唐山开平女子劳教所恶警的凶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唐山开平女子劳教所自99年7月以来,非法关押了难以计数的大法弟子,并采用非人性的手段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强行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不放弃信仰的就采用古今少有的酷刑折磨。从那里出来的人都说:那里道道是鬼门关、阎王殿。

劳教所的宿舍是楼房,刚进劳教所的人,第一关是所谓的“教育科”。教育科在一层,是恶警行凶、施暴的地方。在那里警察强迫每人念劳教所制定的《五要十不准》、穿号服。不念、不穿,警察就罚站,不许坐、不许睡觉(屋里只有一把春秋椅),逼迫大法弟子干奴工,连续三天三夜之后才被分到班组里,才给安排宿舍。

劳教所规定:各班组见到队长要喊“队长好”,如果不喊的,就罚站、不让睡觉。在08年9月份,有一个因上访被劳教的人,因不堪忍受这非人的折磨,上吊自杀,因发现及时没造成恶果。从那以后,才取消了 喊“队长好”。从那以后,劳教所的各个房间都安装了监控器。屋里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被警察看的一清二楚。在劳教所是不许随便上厕所的,小便只能在屋里(屋里有一个盆),每人一天只许上一次厕所。

08年9月底,大法弟子杜玉蓝,六十多岁,因为在铺上炼静功,被恶警队长闫红丽几人拖到一层教育科,一恶警用手掐着杜玉蓝的脖子,闫红丽和其他几个恶警,一哄上来都殴打她、电她,她的脸上、头上、身上都是一大块一大块的青紫。过了两天,在地里干活时,杜玉蓝突然倒地昏死过去,后来又出现几次,一次比一次严重,最后一次还出现全身哆嗦,劳教所把她拉到医院,此后再也没有见她回来。

10月初,大法弟子郝风莲因炼功,被闫红丽、王文平、张海容、王玉芬等十几个恶警一起下手殴打,有的拿着电棍、有的拿着警棍,乱打乱电。她的额头、下巴被打的全是青斑,眼睛被打的红肿,瞳孔放大、睁不开,就是这样,恶警们还罚她坐了两天两夜椅子,闫红丽还罚她不许上厕所,最后被迫害得大小便失禁,心脏病、高血压。劳教所怕出现危险,才叫家人接了回去。

在那个邪恶的魔窟里,大法弟子只要炼功,就被殴打、罚站、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为了反迫害,大法弟子刘晓君、郑宝华、刘淑格、白风玉、侯芳、杨淼、王伟月、王兰凤、吴淑贤等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穿号服,不报数(那都是犯人做的),恶警大队长闫红丽就把她们一个一个的拉到教育科实施酷刑迫害:

吴淑贤被恶警闫红丽、王文平、张海容、王玉芬等群殴,把56岁的吴淑贤打的浑身是伤,耳朵被打聋;刘淑格被铐在椅子上9天9夜,恶警大队长闫红丽还不让她上厕所,最后被迫害得大小便失禁,昏死在椅子上,恶人们才让人把她抬到班组里;刘晓君被电棍电的心脏病突发,浑身抽搐、哆嗦;郑宝华被恶警王文平用警棍毒打,恶人陆海存(处长)用电棍电她双手手背,把她铐在教育科椅子上4天3夜;把王伟月铐在教育科的椅子上6天6夜。在这期间,恶警为了逼迫大法弟子穿号服,把大法弟子的衣服扒掉(只穿内裤和胸罩),11月初天气已经很冷,恶警们把教育科房间的窗户敞开,冻着这些大法弟子。由于长期遭受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郑宝华被冻的晕倒在地上。恶警怕出事,才把她们放回班组。但是恶警还以她们不穿号服为由,罚不让她们吃饭。饿的受不了了,想吃点自己的饼干和水果,恶警王艳华看到后,端起果盆就走,大法弟子拦住给她讲真相,她不但不听,还凶狠的掐刘淑格和白凤玉的脖子。过后恶警王艳华还到处长陆海存那儿告状,第二天,恶警王玉芬以检查身体为由,把炼功的大法弟子骗到教育科,又把她们铐在椅子上。三四天后才放回。

不论恶人怎么折腾,大法弟子就是要炼功。在09年2月26日,刘晓君、郑宝华、刘淑格、白风玉、侯芳、杨淼、开始炼静功。邪恶发现后把刘晓君、郑宝华骗到教育科,又被铐在椅子上9天9夜,还敞着窗户。第十天让她们回班组,邪恶把她们的床板卸下来,把刘晓君、郑宝华分别铐在床架上,这是最残酷的,被铐的人是站不起蹲不下,对身体的损害非常厉害。7天后,因刘晓君的身体很虚,邪恶怕出事,让她们睡了一宿。第二天,恶警把刘晓君、郑宝华的衣服全部拿走,只剩下身上穿的一身秋衣秋裤。她们没有被吓住,每天早上炼静功。因为有监控器,邪恶发现有炼功的,所有值班的恶警全都上来,拿电棍的、拿警棍的一起打。特别是恶警王文平、闫红丽、丁小光、杨海风、王玉芬、曹凤梅又骂又打,王文平象疯了一样打了郑宝华三十多巴掌。随后恶警把郑宝华又骗到教育科,一屋子的警察,连打带踹,把郑宝华铐在椅子上11天才让她回到班组,在班组又蹲坐了7天才解开。

白凤玉,56岁,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后,被迫害成心脏病、高血压。因炼功,恶警给她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八天八夜没有大便,第九天,白凤玉想上厕所,敲门,闫红丽一口回绝。白凤玉实在无法忍受,大声呼喊、敲门。恶警闫红丽听到喊声,拿着电棍把门开了一条缝,电棍放着电捅到白凤玉的心脏上,白凤玉当时倒地没了呼吸,屋里人见状大喊:“医生、警察!”但没人进来。几个大法弟子围住白凤玉,约一小时后白凤玉才苏醒,当时眼角还淌着眼泪。警察从监控器看得清清楚楚,就是不管。三月二十二日,白凤玉开始绝食反迫害,抗议警察滥用警械,实施暴行,要求正常上厕所,不许再污辱大法弟子。三月二十六日(第四天),为了给白凤玉灌食,恶警和普教约十人,把她绑在春秋椅上按住,甚至有人还坐在她腿上,她拒不配合,医生王洪利用钢勺撬她的嘴,把她的嘴角、头部都开出血。最后,白凤玉一声大吼,将十个按住她的人全部掀翻在地,恶人被她的气势吓住,再不敢给其灌食,改为好言相劝。

09年3月26日,刘晓君、郑宝华、侯芳三人绝食抗议恶警的虐待和暴行。第一天,恶警把郑宝华拖到水房,扒光衣服(只穿短裤和背心),要野蛮灌食,医生不在,恶警叫普犯灌食,郑宝华说:她不是医生,出事谁负责?恶警说郑宝华想闹事,过来就打,有人揪住郑宝华的头发,恶人们照着她的脸猛打,脸被打破了,流着发绿的水。第二天照样灌,狱医王洪利和何洪伟在给郑宝华灌食时,几次插到肺上,拔出的管子都带着血。她们三人不配合邪恶,遭到野蛮灌食和毒打,每次灌食都使得鼻腔出血,腹泻、呕吐,身体极度痛苦。更残忍的是每天灌食却不许上厕所,一连9天,郑宝华的肚子鼓起来了,象怀孕几个月的。她坐不下,站不直,只能双臂向身后半依在床上,遭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5月份,郑宝华身体出现发烧、咳的厉害,经医院检查说是肺结核。后来吐的越来越厉害,而且有时出现高烧,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不仅不收敛暴行,还更加残酷的迫害她:不让穿外衣,每天还要把她拖到水房野蛮灌食。11月15日郑宝华吐得更厉害了,而且高烧昏迷不醒。送医院经检查:肺结核晚期,医院想抽血化验,可是医生怎么也抽不出血来了。劳教所怕承担罪责,急忙打电话通知她的家人,把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的郑宝华推给了她的家人。

在开平女子劳教所里,陆海存是处长;王文平、闫红丽、王玉芬、是大队长;王艳华、杨海凤是副队长,丁小光、曹凤梅是恶警;还有狱医王洪利(院长)、何洪伟。王洪利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只要家属给他送钱(物),他就可以说这人身体不合格不能收或提前放人。没病的他可以说成是有病,有病的他可以说没病,根本不管人的死活。

以上只是开平劳教所恶警恶行的几个事例,这只是邪恶的劳教所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