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刚被迫害截肢含冤离世 妻子呼吁援助(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六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晚十点,被保定监狱迫害截肢、十年来受尽魔难的王刚含冤离世,才40多岁。第二天,家属在中共恶党人员的威逼利诱之下,将他遗体草草掩埋。面对这天大的冤屈,大地为之含悲,苍天为之落泪,在下葬的过程中,大雪铺天盖地而来,天地缟素。

正当壮年的王刚,是被河北省涿州市“610”、当地派出所、保定监狱、冀东监狱的中共邪恶人员联合迫害死的。五十年不遇的大雪,昭示着中共邪党十年来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王刚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被中共法院枉判十年冤狱,二零零五年五月在保定监狱被迫害的高位截肢,右腿只剩十公分左右;保定监狱为推卸责任,掩盖迫害事实,将王刚偷偷地转到唐山冀东监狱继续关押迫害,直至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四日他去世前的半个月。

王刚妻子整日以泪洗面,悲痛交加,请求正义人士关注。

一、正直、善良的王刚

王刚是河北省涿州市码头镇义和庄乡西韦坨村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处处以法轮大法“真、善、忍”为准则,人变的越来越乐于助人且富有同情心,不但用“真、善、忍”法理来要求自己,还告诉不修炼的家人积德行善。

从王刚生前小故事中看他修炼后的身心情况,他做的好事说不完,用乡亲的话说:多了。一次,王刚和邻居一块去买化肥,回来一数发现多了一袋,他立刻骑上自行车把多出来的一袋化肥钱给送了回去。那年的一天,街上躺着一个人,生着病,但没人管,王刚看到后,背起来就给送到医院去了,病人出院后非常感谢。


王刚生前的家

简陋的屋内摆设

王刚有一手绝活——看猪。一口猪只要他一看就知道多少斤,拿秤来称,称的份量保证和他说的份量上下差不了多少。多少钱能买多少钱能卖,能挣多少钱就算出来了。有一次他和一个伙伴去买猪,比如说:这口猪值三十元,伙计说下十五元成交,王刚告诉卖猪的人说:忒少别卖。闹得伙计对他有意见。王刚说:“若没学大法之前,十元我都敢买,六十元都敢卖。可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这黑心钱我不能要。我只挣我该挣的那一份。人家辛辛苦苦养猪容易吗?我轻而易举的就把人家的钱拿来,人家怎么生存?人来在这个世界上都有生存的权利,我们做买卖不能昧良心。这样做人才能心安理得。”

即使在涿州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王刚把每顿饭的两个窝头分一个给同监室的其他人,每个人饭盒里一块,自己饿着肚子,还要为别人多做些什么。自己的衣服被子送给了没有衣被的人。一个人在衣足饭饱时给别人一口饭吃不算什么,而自己也在挨饿且衣被很短缺的情况下,还能首先想到别人,他这样做,让同监室的人看到了什么是善良。

从1999年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不公正的、邪恶的非法镇压开始后,王刚以自己的亲身体会向世人诉说法轮功的美好与被迫害真相,不幸的是王刚和千百万个法轮功学员一样,这种和平理性的向政府诉求并没有得到感动而采纳,相反,中共邪党江泽民之流为发泄私愤变本加厉的加剧迫害,王刚和上亿的大法弟子被推向政府的对立面,造成的悲剧致使千百万的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就这样一个美满的家庭被拆散了。

二、政法委、党委的残暴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也就是中共统治、祸害中国五十一周年的日子。河北涿州义和庄乡政府当时从北京抓回了五名法轮功学员,关到了乡政府会议室。这五个人其中就有王刚、三十多岁,张莫、近三十岁,张莫的母亲六十多岁,臧翠青、近四十岁,陈玲梅、五十来岁。 十月份的天气很冷了,这些人就这样被冻了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上午,电话响了,得到指示是:按反革命处理,打死白打。政法书记任炳辉、乡党委书记马树海、乡长白景华,以及几个副乡长,所有的有关人员基本参加了,分成几拨折磨这些法轮功学员,把这五个法轮功学员拉出去,用手铐铐着,吊在停车场的棚子上,不让吃饭、睡觉,吊了三天三夜。


河北涿州义和庄乡政府

河北涿州义和庄乡委会

义和庄派出所

十月十二日中午,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亲自来督战。首先是在乡政府开会,开完会后,韩占山挨个问这五个人:还炼不炼法轮功?他们回答说“炼”。韩占山一挥手,任炳辉、马树海等所有的到场人员开始对这些人大打出手了。

第一个被打的叫张莫,他是一个退伍军人。不法人员人都在屋子里打“施展”不开,就把张莫又拉回到院子里,用棍子,三根高压电线拧成的“鞭子”从头打到脚。几个人围成一圈,现场真是惨不忍睹。张莫发出一声声让人揪心的惨叫,但这些打手却不肯罢手。张莫的母亲听到自己儿子撕心裂肺的叫声,快晕死过去。政法书记任炳辉早就准备好了,看到张莫的母亲这样心疼儿子,就把义和庄卫生院的尤洪叫来,凶狠地说:给她打针。老太太说:我没有病,不打针。任恶狠狠地说:我叫你不吃药不打针!从尤洪手中一把抢过注射器,不由分说扒开老太太的裤子,就在身上乱扎,也不知道注射的是什么药水。

第二个被迫害的是臧翠青。他们把一直吊着的臧翠青从棚里摘下来,拉倒在地。任炳辉在扒老太太的裤子时,其实已经在给“处理”臧翠青做铺垫了。他在同类面前表现积极,说话中带着一股邪劲:穿着衣服打不疼!他边说边亲手扒臧翠青的上衣,往上扒到肩部,然后又扒裤子,一直扒到脚后跟的部位。只给臧翠青留下了一个很旧的、洗的很薄、又很透明的内裤。现场的人都象看热闹一样看着。乡恶党党委书记马树海好象很赞成任炳辉的行径,又不能被任炳辉这个政法书记夺走了他的风头,就带着几个乡长对臧翠青大打出手。他们用打张莫的凶器同时毒打,打了一会,任炳辉又出主意说:(这条“鞭子”)打的不疼,把它拆开吧,越细打得才越疼!就这样一直把臧翠青打得昏死过去,然后又泼冷水。等臧翠青醒过来,就又把她用手铐吊了起来。

吊起来时,也没有给她提上裤子,这一吊起来,透明的内裤就更明显了,上班的人都看到了。吊了很长时间,大乡里上班的人都看到了,任炳辉觉的这个流氓行为达到了效果,就给臧翠青把裤子提上。这时乡长白景华制止政法书记说:别给她提!说完就用皮鞋朝着臧翠青的小腿迎面骨部位狠狠地踢上去,踢的臧翠青在空中荡来荡去。乡长的这一举动,又让政法书记的邪劲更足了,他问臧翠青,你还炼不炼?她回答说:炼!他就叫人端来几杯冷水,灌到臧翠青嘴里。任恶狠狠地说,那你就拉、尿在裤子里吧!他又叫人拿来一脸盆冷水,政法书记拎起衣领,一脸盆冷水就倒了进去……

第三个被打的是陈玲梅……第四个被打的是七十多岁的苏国华……第五个被打的是王刚……

目击者说:眼前一幕幕暴力事件,是涿州市来的恶党“大官”亲自督战,乡党委书记亲自带头下,发生的罪恶。眼前的一幕幕,是被称作“共产党人”的人干出来的事情。

三、在保定监狱遭迫害截肢

王刚在2002年7月被涿州市公安国保大队警察和“610”,受尽非人的酷刑折磨长达半年之久。2004年被中共法院枉判十年冤狱在保定监狱受迫害。

王刚在保定监狱时一直坚定正念,不配合邪恶,每次在受酷刑折磨审讯时总是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不放弃信仰,不写三书、不签字。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九日在保定监狱,王刚被抬去关禁闭,由监狱长高英直接负责迫害。王刚被捆绑在床上,床面木板畸形焊了三道铁梁,脚下面是两个铁镣子,腰部有一条大带,两手用手铐铐在床上。在关禁闭的十天里不让说话,喝水只给一小点。五月二十七日凌晨四点左右,范建立和冉林(狱政科的负责人)到禁闭室,范建立问“谁让给你垫的褥子”,抬腿踹王刚截肢前的那条腿,又把王刚身下的褥子拽下去拿到外面。范建立又再次踹,让王刚去监控室见他。王刚说腿疼走不了,他就叫人把王刚拖到监控室的门外,让他自己进去。王刚爬了进去,被范建立一脚踹在地上,又让出去,就这样反复三次。王刚随后向其他狱警反映了情况。

五月二十八日经医院检查,王刚的右腿、骨头骨折、肌肉、血管已坏死,脉管发炎。监狱长高英在拒绝王刚通知家人的请求下,强行给王刚做了下肢截肢手术,不放人,并不许家人会见。恶警惨无人道地折磨王刚,导致王刚右腿整体截肢。监狱怕担责任秘密把他押送到冀东监狱。

而身陷保定监狱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的王刚,要求监狱赔偿给自己、给家人造成的精神和经济伤害,还要求追究监狱方打人凶手和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叫更多无辜的世人认清中共邪党真面目。王刚对保定监狱高英、范建立等人提出控告。

王刚生前在狱中控告保定监狱相关责任人的控告书

控告人:王刚,男,河北省涿州市西韦陀村人
被控告人:高英,男,河北省保定监狱(又称河北省第一监狱)监狱长
被控告人:范建立,男,河北省保定监狱监政科科长
控告事项:
被告高英为了“转化”我,迫使我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指使警察和犯人对我实施各种酷刑和虐待,特别是指使被告范建立对我实施酷刑,将我的腿打残。我被强迫去监控室见范建立,因为腿痛站不起来,只好爬进监控室去见范建立。范建立非要我站着进监控室,我只好三次爬进爬出监控室见范建立。即使这样范建立还继续打我,用脚踹我。经医院检查,我的腿、骨头、肌肉、血管已坏死。如不立即截肢很快会毒气攻心,并有生命危险。监狱长高英在拒绝通知我家人的情况下,强行给我做了下肢截肢手术,至今我只有一条完整的腿,但监狱方仍不放人,并不许家人会见。

请求事项:
申请保定市人民检察院对两被告立即立案侦查并提起公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根据二被告对我进行各种酷刑折磨,精神摧残直至终身残废而且继续非法关押的犯罪事实,依法追究二被告的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赔偿因我被迫害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无力履行赡养老人抚养子女的义务等方面的损失折合人民币一百万元。同时提请检察院建议有关部门撤销二被告的职务,并立即无罪释放控告人。

具体事实和理由如下:

2005年5月18日下午,我收工回来,因晚上炼功,他们把我固定在床上,在大队办公室呆了一个晚上。5月19日下午收工回来,饭后把我抬出去关禁闭。一次,我把固定我的捆绑带子崩开了,因多日捆绑在床上,腿脚失去了知觉,只好扶着墙去墙角的水池。洗了脸,把短裤脱下来当作毛巾,擦洗了三次,他们发现后又把我重新绑在床上。晚上换班时,把我挣脱的事告诉了接班的,他们就给我换了一张床,床的四个边框都镶嵌角钢,而且床面木版畸形焊了三道铁梁,脚下面是两个铁镣子,腰部有一条大带,两手用手铐铐在床上。在关禁闭的十天里不让照看我的人跟我说话。喝水只给一小点,有的时候不让照看我的人多话,不给我一点水喝,而且禁闭期间,在监狱,监狱长高英直接负责迫害我,就连监区的队长见我也要有高英的批示。他们是想用这邪恶办法将我给“转化”,如果不“转化”就捆在床上半个月或一个月,太邪恶了。

我多次向禁闭室的队长反映身体不舒服,需去医院看一看,可他们置之不理,后来我就让照看我的人给单位(所被迫害的监区单位)多次捎话,才把医院的大夫叫来,给我看后没说什么就走了,唯一的举动是去掉了脚镣。而且教导员王兰桂多次到禁闭室偷看过我,也问看我的人我有没有“转化”的迹象。在没有得到准确回音后一直没出面。

5月27日凌晨4点左右,范建立和冉林(狱政科的负责人)到禁闭室,范建立问我叫什么,还用强光电棒照我的脸,问“谁让给你垫的褥子”?我没回答。他抬腿踹我截肢前的那条腿,连踹七八脚后。他又伸手拽我身下的褥子,没拽动,他就找人帮他拽,被惊动过来的张炜、邵成军忙进来帮他把褥子拽下去拿到外面。他又再次踹我,当时拽褥子时就被畸形的木床板和铁股硌的青紫块,有的地方肉皮已破,而后他还让我说法轮功不好,后来他就去了监控室,并让我去监控室见他。当时我连短裤都没穿,见他时才准予穿了条秋裤,我说腿疼走不了,他就叫人把我拖到监控室的门外,让我自己进去。我走不了就爬了进去,他叫我站起来,我说腿疼站不起来,他一脚把我踹躺在地上,又让我出去,说什么时候能站着走进来再进去,就这样我三次爬进监控室。他说你再装明天送你去严管队,天亮我亲自来接你。然后,时间不长,他和冉林离开了禁闭室,我告诉邵成军和张炜,让他们告诉监区,范建立把我给打伤了,叫他们把我送医院看伤,周占虎把我抬上三轮车去新生医院(保定监狱内部医院)就诊。

输液到半夜一点多钟,又重新把我送回禁闭室固定到床上。5月28日,他们把我从禁闭室再次送到医院输液。张院长问我腿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我没有告诉他。中午11点半左右,出去外诊,去保定市252军医院做身体全面检查后,下午5点多钟又上高速去北京安贞、积水潭301医院就诊,诊断结果都应双截肢。

又回到保定监狱的新生医院,29日上午去市第一医院就诊,当天晚上做手术取栓,30日早晨查床时通知尽快截肢。30日上午,他们把腿上的伤告诉了监区长史朝营和指导员王兰桂、周占虎。中午新生医院张院长来看我,我说:“张院长,我有话单独对你说。”当时病房就我们两个,我把范建立打伤我经过告诉了他,我说监狱领导要给我个说法,否则我就不做截肢签字。他说行,一定给我转告。30日下午,医院再次通知,毒气会散开有生命危险。我跟史朝营说:“我在截肢前我要征求我爱人的意见。”史朝营说:“不行,你通知她管什么事。”他剥夺了我见家人的权利。

在住院时,监狱“610”主任张某,30日也在市医院,我把范建立打我的事情告诉了他。他说:“王刚,你先养病,等病好了再说。”后来,王兰桂到医院来看我,我说:“我这事怎么处理?”他说:“你写汇报向监狱反映情况,也把你想解决的办法和一些想法写出来。”我把他们多次对我的迫害进行揭露。我被迫害到现在,包括狱里调查组对我这件事的介入和调查也是轻描淡写,而且在调查那天,狱里调查组组长杨冒林还威胁我说:如果这事你再闹下去,能给你办假释都不给你办。把范建立打我的事只说打了一两下,我三爬监控室被打都没有提。从我在保定市医院向史朝营反映范建立打我的情况时,他作了记录,我也给他签了字,时间是2005年5月30日。我也让他捎话把范建立打我的事告诉给高英,为什么高英不出头和派人介入调查,又为什么一直没露面?后来捎话转告高英了。我被关禁闭是狱里控制,监区队长见我都难,没有高英的批示谁都不能见,那范建立不就是高英授意去禁闭室打我的吗?目前高英一直没出面。

后来新上任的宋志刚多次想拿话套我的内心,对迫害致残我的事的想法和到底想怎么办?我现在就是一句话:要一个公正的说法。现在和家里联系不上,也不知道家里知道不知道我的事。我希望家里人知道,让更多的人认识到这个政治流氓集团的真实面目,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并帮助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

控告人:王刚
二零零七年三月一日

四、家人探视遭拒

二零零七年六月七日王刚的妻子等亲属,按照五月二十四日保定监狱会见室给的会见时间,再次到保定监狱要求见王刚,会见处负责接待的人叫出四监区负责的李姓警察。当家属向其说明情况后。李姓警察仍以没有会见证为由,再次拒绝会见。

王刚的妻子、岳母、哥哥、姐姐乡亲等数人在保定监狱会见接待处,向接待员说明情况。经联系,四监区的李姓主任接待了其家人,但是以没有接见证不许接见。

此时家属向其说明要求会见的理由是:在家中看到关于王刚被迫害得截肢致残的消息,今天来是要验证一下此消息的真伪,并希望狱方给予方便。

李姓警察面露窘态的说那是谣言并让稍等一下,后到监狱会见室让接待员要家属的身份证,并鬼鬼祟祟的躲在暗处看着王刚家属交身份证。不多时,身份证被退回。又从监狱里走出一个拿录像机的警察说是狱政科的,给家属录了像,回答仍是不让见,说什么王刚没有转化,条件不成熟。

王刚家属要求说:如果监狱有什么规定,我们可以不和王刚直接见面,只要王刚在家属面前走一趟,看一看王刚的腿是不是好的,就得。此时已到中午十一点多钟。狱政科的警察说:下午一点半狱政科上班再来。就匆匆的走了。

下午一点半,王刚家属到保定监狱前门要求见狱政科的负责人。门卫让两点半再来。到两点半时,狱政科的人仍不理不睬。

在这种情况下,王刚家属强烈要求见监狱领导,此时由负责监狱管门卫的警察出面才找来狱政科和四监区的宋志刚等数人约家属到监狱西门解决问题。宋志刚查看了家属乘坐的车辆和来的人员后才到监狱生产处的房间与家属谈话。经过数个小时的交涉,并要求给出文字资料,监狱拒不出任何文字材料,仍坚持要等王刚转化后才让见,说:王刚现在一天喊三遍“法轮大法好”。

一直拖到下午六点钟左右,王刚家属遗憾的离开。

2008年9月16日,冀东监狱来四名工作人员找到王刚家属说,王刚从保定监狱转到冀东监狱时,右腿高位截肢只剩十公分左右,就剩下一条左腿并且还有炎症,我们一直给他治疗,但不见效果,剩下的腿也面临截肢危险。所以研究对他保外就医。只是争得家属和当地政府同意。家属和村党支部签了字,后又找到义合庄乡政府商量,结果义合庄乡党委书记邵长镇、乡长付伟辉、乡党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王金丰怕担责任,他们不给盖章签字。

五、家人被监控、威逼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有谁会相信王刚被监狱迫害得截去一条腿后,家人还被当地邪党政府如此严密监控呢? 2009年3月26日傍晚,有朋友乘车前往河北涿州市义和庄乡西韦坨村想看看王刚的妻子,进村后,当询问王刚家住处时,村民们支支吾吾的不敢说出准确住址,向一位小伙子询问时,那小伙子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我们说“是他亲戚。”他又问:“什么亲戚?你们是哪里人?是不是炼功的(法轮功)?我劝你们还是快点走,要不然,别说我不客气。”说着就掏出手机要打电话,拨了几下电话就骑着摩托车急转弯往回走,看样子是去叫人去了。

在奥运之前,王刚的另一条腿也处于危险状态,也有被截肢的可能性,生命处于危险之中。河北冀东监狱怕国际人权组织过问此事,冀东监狱负责人找到义和庄乡政府协商给王刚五万元钱,由当地政府负责接回王刚,义和庄乡政府拒不接收王刚,怕王刚出来控告他们,义和庄乡政府和监狱负责人找王刚的妻子谈话:给王刚五万元钱了结王刚截腿的事。王刚妻子表示,那么结实的王刚现在成残废了。我们一家人怎么生活,给五万元钱就完事了吗?

2009年5月,冀东监狱曾将身体处于病危状态的王刚送回家中,但当地义和庄乡派出所在涿州市政法委授意下也赶到王刚家,极力拒绝王刚回家。他们以王刚被截肢、监狱必须赔偿为由让冀东监狱拿钱,否则不同意接收。监狱方面的人悄悄扔下王刚,开车跑了。当地“610”、派出所马上派人骑摩托堵截,不把王刚拉上就不让走。就这样,王刚又被拉回监狱。2009年8月,王刚家属到冀东监狱接人,当地“610”、派出所得到消息,不知做了什么手脚,冀东监狱却无论如何都不放人。

2009年10月,王刚被确诊为淋巴癌晚期,冀东监狱这才通知家属来接人。西韦陀村支书却说:接他干什么?让他死那儿吧!王刚妻子说:难道连一把骨头都不让我们有吗?

10月14日王刚回家,10月31日晚10点就含冤离世。被保定监狱迫害截肢、十年来受尽魔难的王刚含冤离世,第二天,家属在中共恶党人员威逼下将遗体草草掩埋,在下葬的过程中,气温骤降,50年不见的大雪铺天盖地而来,正义的乡亲悲愤的说:“这共产党早就该完蛋了。”

六、妻子诉求正义援助

由于保定监狱官官相护、推卸责任,说王刚当时出现脉管炎必须截肢,借病情严重为由不与通知家属。家属说王刚没进监狱前身体健康,进监狱不久腿就被他们打残了,由于血脉不通转为脉管炎的,最后因王刚已经去世,监狱官方强调证据不足,不与任何赔偿,如若不服再上告。妻子整日以泪洗面,悲痛交加。

在此我们呼吁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全世界所有善良、正义的人们给以关注,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大法与大法弟子王刚致死的所有凶手,无论时日长短,天涯海角,必将追查到底,善恶有报是天理。西班牙国家法庭近日做出了一项史无前例的裁定,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包括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在内的五名中共高官。法院通知书表示,若被告的罪名成立,将面临至少二十年徒刑,并附带经济上的惩罚。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一手挑起了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运动,在中国大陆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施行“从名誉上搞臭、从经济上搞垮、从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等灭绝政策,导致十年来众多法轮功学员遭酷刑、失踪、被活摘器官、被用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据悉,与江泽民同案的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和吴官正等四名中共高官皆为江泽民的死党,对这场迫害的发生、推行和延续,有着不可逃脱的罪责。”

在此正告涿州市公安局、“610”、政法委、公、检、法、司、等所有迫害法轮大法与大法弟子一切不法人员,赶快悬崖勒马,看清形势,停止参与迫害善良将功补过,给自己和家人选择光明的未来。


以下是迫害王刚生前的单位与直接责任人电话:

保定市委办公室  : (0312)3186561、3103881
市长专用电话:  : (0312)12345
保定市政府办公室 :  (0312)3088801、3088803
保定市公安局  : (0312) 3026139
涿州市委办公室电话:(0312)3632191 ,3633812,3632114
涿州市政府办公室 (0312)3632168,3632273
涿州市公安局办公室 (0312)3852132
刑警大队办公室 (0312)3852101
涿州市公安局局长李铁英
河北省涿州市委办公室:0312,3979028
涿州市政法委办:3852330
涿州市人大常委会:3632105涿州市民政府办:3979088
涿州市法院办:3852325
涿州市检察院办:3852823
涿州市公安局办:3852132
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杨玉刚手机:13333126768
家庭住址;交通局家属院中间一幢楼从西数第二个门洞第五层502

码头镇  义和庄乡    义和庄乡
党委办 3872127 北地村委会 3920334 新家街村委会 3875106
书记室 3872128 北芦村村委会3872101 新家街村委会 3875106
镇长室 3872126 大营村委会 3928184 徐肖街村委会 3871417
政府办 3872129  东营村委会 3875514 洋泗庄村委会 3877061
派出所 3872121 浮洛营村委会3878056白庄村委会 3925614
码头村委 0312--3872141 北蔡村委会 0312--3925158
义和庄乡 南蔡村委办 3926377 义和庄村委会 3762157
乡政府办 3762168 南定村委办 3762115 涿村委会
乡政府党办 3762166 南芦村委 3873253 南营村委 3928008
义合庄乡党委书记邵长镇电话:0312—3762266
乡长付伟辉电话:0312—3762288
政法委书记王金丰电话:0312—3762168
南任村村委 3762125 向二村村委 3922316
向四村村委 3920464 涿x村委会 3876227
义和庄派出所 3762366,3762122
西韦坨村委办 0312--3767134


河北省唐山市委办公厅:区号0315,2825030
唐山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2821464
唐山市政法委办公室:2802455
唐山市政府办公厅:2823553
唐山市公安局:2822350办公室2530130
唐山市司法局办公室2801031
唐山市人民法院投诉公室:2810065
唐山市人民检察院办公室:2825660
冀东监狱办公室:3515105 :
河北省冀东监狱四支队狱政科科长贾文海手机 13323250376 办公0315-8313661 住宅 0315-8317638
河北省冀东监狱六支队清洁队警察杨红卫手机 13803327285 办公 0315-8327727、8327728、8327687
住宅 0315-8320915、8501665
河北省保定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责任人及恶人名单
河北省保定监狱区号:0312   邮编:071000
高英(河北保定监狱狱长)办公室电话:0312-5923801 5923000 宅电:5928999手机13832224005
张胜国 政委主管610 办 0312-5923002 手机 13832224002
陈东林  办公室电话 :5923003 宅电:5928188
李富荣(副狱长)办公室电话:5923004 宅电:5928168
周彦平  办公室电话:5923005  宅电:5928887
高泽祥 副狱长主管610 办 0312-5923006 宅 0312-5928069 手机 13832224006
刘要彬  办公室电话:5923007  宅电:5928888
陈振良  办公室电话:5923008 宅电:5928666
孟水泉  办公室电话:5923009 宅电:5928115
保定监狱狱政科    科长赵东亮:5928509
杨蕾  手机13703321586  宅电:7521876
田新慧 狱侦科长 办 0312-5923060 手机 13832224060
张庆信 610主任 办 0312-5923083 手机 13832224083
政治处 办 0312-5923016、5923017、5913018
办公室 办 0312-5923019
狱政科 办 0312-5923058、5923138
纪检委 办 0312-5923039、5923040
教育科科长范建立 手机13832224037原狱政科副科长
狱政科警察冉林
组装大队监区长史朝萤
组装大队教导员王兰桂
组装大队警察周占虎 保定监狱相关人员电话: 张胜国 政委主管610 办 0312-5923002 手机 13832224002
监狱长:手机13832224005
八监区主管手机13832224028
一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21 5923041
二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22 5923042
三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23 5923043
四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24 5923044
五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25 5923045
六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26 5923046
七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27 5923047
八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28 5923048
九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29 5923049
十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30 5923050
十一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31 5923051
十二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32 5923052
十三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33 5923053
十四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34 5923054
十五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35 5923055
十六监区办公电话0312─5923036 592305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