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河北涿州市数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现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七日】河北涿州大法弟子高春莲、董汉杰、邢俊花、任保坤,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遭邪党恶警绑架,至今一直被非法关押,他们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神志不清,有的被迫害出严重病症。请外界关注这些法轮功学员的悲惨处境。

高春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四十二岁的河北涿州女大法弟子高春莲再次遭邪党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涿州看守所至今,现已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生命垂危。

高春莲,原籍涿州市清凉寺区大沙砍村人,京石高速公路涿州管理处高碑店收费站职工,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开除工职。

高春莲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由于生活坎坷的经历,身体患多种疾病,慢性胃炎、慢性肾炎、顽固性神经衰弱,骨瘦如柴、神情恍惚。到处求医问药都无济于事,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经邻居介绍高春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原本暴躁的脾气也改变了许多,工作上兢兢业业,得到领导和同事的一致认可。和邻居、同事都和睦相处。亲朋邻居和同事无不称奇,都说法轮大法改变了高春莲。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涿州市国家安全局在被绑架大法弟子家发现有高春莲家的电话号码,便把高春莲从家中绑架到南马洗脑班。高春莲于四月二十一日早晨逃出后,四月二十四日在去北京途中的大法弟子家中被北京八宝山派出所绑架。后被北京石景山看守所非法关押高春莲二十五天,每天坐板,姿势不端正就会挨打。后转回涿州看守所。高春莲因抗议非法关押继续绝食,汪所长指使狱医张玉刚对她强行灌食,张玉刚拿着很粗的胶皮管从鼻孔插入胃里,拔出时皮管带出很多血,吓得旁边的刑事犯直哭,张玉刚还叫嚣上午插这个鼻孔,下午插那个。在涿州看守所每天早餐是开水冲的稀玉米面粥,能照到人影,中午两个不足一两重的灰色发了霉的窝头,晚上两个小馒头,每顿吃的是咸菜皮,有的人被饿的扶着墙走路,看守所经常无故克扣家属送来的钱物,他们哪天心血来潮,让你今天把钱全部花掉买他们的东西,你就得买,否则第二天全部作废。在这期间涿州公安局政保科长谢玉宝、杨玉刚等人还要封她家的房子,家人反复央求才算罢休。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国保大队恶警杨玉刚、张伟强把高春莲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劳教。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在全市公判大会上宣布对她非法劳教两年的决定,并在全市游街示众。在劳教所的黑窝内,恶警唆使刑事犯对高春莲采取体罚、不准睡觉等方式进行迫害。强迫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超体力劳动,抹铅板,抬很重的铁架子,高春莲的手被磨起了血泡,在高温下劳动,每天吸入大量的铅毒,没有任何的防毒措施,有的被累得晕死过去,有的经常咳血。冬天每天早七点出工至下午四点半才收工,中间不准用餐。劳教所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剥夺与家人接见的权利,中队长张国红搜走笔纸剥夺她们与家人通信的权利。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五日,高春莲因拒绝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被管教刘子维殴打并拖入小办公室,双手铐在椅子上,管教白洁又派人把她的双腿铐在椅子上。夜晚高春莲浑身上下叮满了蚊子,当高春莲喊去厕所时,管教冬青偷看了她一眼离开了。值班管教们每天晚上熬着她,不让睡觉,妄图摧毁她对大法坚信的意志。大队长李秀琴,指导员阎庆芬夜里十二点以后和她谈话至凌晨四点,五点起床。她因拒绝写“四书”,中队长张国红和陈亚娟就轮番踢她的腿部。

八月十二日,大队长李秀琴和张国红值班,高春莲因拒绝“转化”,陈亚娟用电棍电她,刘子维叫来刑事犯张红、吴小丽、坎春娟轮番对她拳打脚踢,他们揪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四十多下,打了她一百多个嘴巴,用拳头打她的嘴部和下颌,轮番踢她的腿部,刘子维踢她的腹部,四个人轮番打了她三个多小时,满地都是她的头发,口鼻出血,嘴里被牙齿撞烂,下颌骨折,脸部肿得变了形,左腿致残当时行走困难,至今不能远行,不能参加重体力劳动,较右腿细,左腿常年感觉冰冷。当时头部肿胀,象蜂蜇一样疼痛难忍,不能枕枕头。管教当时怕她死了担责任,那天夜里中队长张国红偷偷看了她好几次。管教朱曼在她绝食三天被打得严重的情况下,强迫她站立。为了强行“转化”高春莲,熬了她三个多月的时间。劳教所的邪恶目地是:只要不“转化”,恶警拿不到奖金,让你欲活不成、欲死不能,直到承受不住写“转化”书为止。因高春莲正义制止他们诽谤大法,劳教所给她延期十天。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劳教所和涿州公安局联系,清凉寺办事处书记高健又把她送到南马洗脑班。第二天洗脑班主任高学飞指使三名恶徒赵银久、王超、王雷对她进行殴打。王雷使用橡胶棒抽打,并强行灌食。“六一零”主任李明下令每天晚上把她铐在床上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

后来高春莲被迫害的呕吐不止、脸色铁青、骨瘦如柴、体重只剩几十斤,杜勇禄还坚持不放人,直到高春莲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他们怕担责任才通知家人,家人把高春莲送二康医院抢救。住院期间,清凉寺办事处司法所常德春、李春华、王雪松逼高春莲写“转化”书并派人监视她。

出院后,办事处书记高健、常德春、李春华等人还经常去高春莲家进行骚扰。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高春莲再次遭绑架,现仍被关押在涿州看守所,不让家人探望。现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手脚冰凉,站立不稳,上厕所都要两人搀扶,身体严重脱相,生命垂危。

董汉杰被迫害出肾衰病症

矿山局通讯站的退休职工董汉杰,男,五十二岁。一九九五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学法炼功后身心得到了很大改善,几年没看过一次病,没吃过一片药;对名利看淡了,对个人利益也不去争了,在通讯站工作他不但真正的杜绝了对客户的吃、拿、卡、要等不良现象,而且用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工作中处处为用户着想、热情服务、秉公办事,得到了全体职工的认可。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涿州市“六一零”办公室和公安局政保科伙同矿山局的邪恶之徒以“怕”董汉杰在十一期间到北京上访为由,由原老干部活动室主任杨宝山和保卫科的姚运昆将他从工地找回,当晚被强行送进本市的“法制教育基地”(南马洗脑班)。所谓“法制教育基地”根本就不讲法制,是借“法制”之名,行迫害之实。他们非法使用警具:电棍、橡胶棒、手铐、更是家常的巴掌、拳头,还强制劳动、不让吃饱饭。然而不许打骂学员的规定就在洗脑班的办公室墙上挂着。六个月后把董汉杰强行送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天,并强加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非法把董汉杰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恶警们对董汉杰进行更加残酷的迫害,为了抗议非法劳教董汉杰绝食七天才争得一个上诉权,然而它们根本不把董汉杰的上诉当回事,只是敷衍。在劳教所强制让董汉杰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把他铐在窗户上站着五天五夜不让睡觉,致使双腿肿的象水桶一样粗;上绳(五花大绑捆绑着然后再用两个啤酒瓶子插进绳子里加劲,然后用电棍电全身,十几分钟后,解开绳子叫刑事犯抓着手猛烈的抖动,让董汉杰双臂双手疼痛难忍,行完刑后他一动就剜心透骨的痛。)面壁;睡死人床(两只手分别铐在单人床的一头的两端,两脚用绳子拴在单人床的另一头,身体再用绳子缠上不能动,长达十五天之久);手铐在暖气上不让动;生活就在一个马扎子和一个方凳上(时间长达一个月之久)。因董汉杰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四日,董汉杰的妻子(王焕青)找到劳教所与董汉杰离婚。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恶警李大勇协同恶警王磊从劳教所的会见室一直打到一大队队部,又与六七个犯人一起围着董汉杰打,王磊用膝盖撞击董汉杰腹、肋等部位,直至打断了一根肋骨后昏死过去,醒来后又把董汉杰用绳子捆在椅子上,当时正是董汉杰声明强化洗脑作废绝食的第一天,在这种情况下董汉杰还坚持绝食十五天。劳教到期后又非法超期关押一个多月。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日,涿州市公安局政保科张伟强、“六一零”办公室一个姓孟的、矿山局综合办公室梁风月、老干部活动室的边广智、保卫科姚运坤一起在董汉杰患有心衰、肾衰、双膝盖以下部位浮肿的情况下把董汉杰送往保定小白楼洗脑班,第二天将董汉杰送往保定第二医院检查,三天后在师父的呵护下董汉杰从医院走出。矿山局在董汉杰被非法关进小白楼洗脑班的第二天将两万元拨给了小白楼洗脑班,而矿山局在事后将这两万元从董汉杰个人的退休金中,以每月一千五百元的数额非法强行扣除。并扣发董汉杰在被非法劳教期间的退休金四万多元。

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在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驱使下,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矿山局等邪恶之徒七年来对董汉杰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进行了疯狂的迫害:

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六年,董汉杰共被非法行政拘留三次,平均每次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九日被劫持到精神病医院迫害一百一十天;两次被劫持到洗脑班,其中二零零一年九月被劫持到南马村洗脑班迫害六个月;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四日非法刑事拘留五十天;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劳教二十个月;

经济上的迫害有: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进京上访,被公安局非法罚款一万元;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进京请愿,被矿山局扣款一万元;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四日,被矿山局扣款八千元(所谓洗脑班的费用);二零零二年五月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被非法停发非法劳教期间退休金四万多元;二零零四年一月至二零零五年二月矿山局非法从个人退休金中扣款两万元;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晚被清凉寺派出所非法搜身抄走一百三十多元;二零零六年五月被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矿山局非法抄家抄走;DVD袖珍播放器一台,价值三百元;电池充电器一个价值一百元;切刀一台,订书机两个,丝网油墨和器材等价值一千多元;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二日被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杨玉刚非法没收租房押金一千五百元。现扣工资尚未计入。合计九万一千零三十元。

董汉杰被劳教所迫害的心衰、肾衰,双目视物模糊,双腿浮肿,一身疥疮,出狱后妻离子散,无处安身。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晚,董汉杰再次遭绑架,至今被关押在涿州看守所已有四个多月,不允许家人探望。有消息说董汉杰被迫害成高血压,下肢浮肿,已出现肾衰病态,他曾绝食抗议,被恶警几次野蛮灌食。

邢俊花被迫害致神志不清

涿州市女大法弟子邢俊花,今年四十八岁,原为涿州市商业局职工。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晚,邢俊花被绑架到涿州看守所。现邢俊花被迫害致神志不清,心里只知“大法好”,可也是说不出来,身体极度虚弱不能独自行走,上厕所需要两个人搀扶,至今不让家人接见。

任保坤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任保坤,男,四十岁,部队转业干部,原在刁窝乡武装部工作,因在百人大会上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涿州市南马洗脑班迫害,后来走脱,从此流离失所在外多年。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任宝坤被涿州市公安局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刑事拘留。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一日,任保坤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非法关押在保定市劳教所。任宝坤的家人不服判决,聘请了正义律师,提起诉讼。

申爱强面临非法判刑

贵州遵义法轮功学员申爱强去年在涿州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贵州,邪党欲对其非法判刑。

申爱强,化名李通,男,三十一岁,原贵州省遵义市务川县(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镇南镇人。一九九九年,只有半年即将毕业的申爱强,被北京医科大学以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为由非法开除学籍。二零零零年左右,申爱强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六月份,邪恶不断到申爱强的家中骚扰,并把他作为“重点通缉”对像,致使他流离失所多年。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早八点左右,申爱强与弟弟正要陪同父亲去看病,在河北涿州市被绑架,后被恶警劫持回贵阳,被非法关押在贵阳市第二看守所一号房(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烂泥沟),至今不让家属探视,尚不知申爱强的被迫害情况。

贵州公安局现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罪”对申爱强实施强制关押,并妄图对他判刑三至七年。

贵阳市第一看守所(烂泥沟)电话:0851-3762733  第二看守所:0851-3761400

呼吁善良的民众共同关注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的迫害。

以下是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

国保队长(业军):手机:13333126638,13703361286
国保大队副队长杨玉刚:13333126768
大案队:邢术锦13333126626
刑警四队;赵增健13333126678
刑警五队:杨贵福13833081618
林屯派出所所长:刘景生13333126919
涿州市看守所:0312--3909446
涿州市清凉寺派出所电话:0312-385200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