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岁男孩的呼唤:我要见妈妈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揣富林,今年十岁,家住河北省迁西县城关,是一个活泼的小男孩儿,上小学五年级。终于盼到放寒假,可以去看妈妈了。2009年1月12日下午5点半,富林和爸爸急切的坐上去石家庄的大客车,去看望因为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鹿泉河女子监狱的妈妈柴君侠。他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到妈妈了。

富林很想妈妈。自打懂事起,家里就不断的有警察来抄家,翻东西,来抓妈妈、爸爸,二大妈、二大伯,富林害怕极了,以至后来小富林在外边和小伙伴儿玩的好好的,一听见有警车叫,就会飞快的跑回家,抱住妈妈,说警察来了,害怕抓走妈妈,如今妈妈还是被抓走了。

晚上11点半,彭!突然一声巨响,富林和爸爸乘坐的大客车与一个小卧车猛烈相撞,两车立即起火,富林连同被子一起被震落到狭窄的过道地下。小富林吓坏了,爸爸急忙踹碎了安全窗 ,带着富林和几个外地民工逃了出来。

车上大部份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上的烧伤和摔伤,富林和爸爸衣服被烧坏,脸漆黑,光着脚在寒冷的冬夜里熬过了两个多小时后,才被赶来救援的车送到了旅店。

第二天上午九点,富林和爸爸终于来到了石家庄。上午十点,富林和爸爸来到鹿泉女子监狱,在会见室登记处要求会见。六监区队长李洪珍(女,50岁左右)说:“不让见,柴君侠公开炼法轮功,不报数,带头闹事,而且还不写‘四书’,现在正在关禁闭。”爸爸问:“什么是‘四书’?”李说:“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爸爸又问关禁闭要多久,李说:“一个星期,半个月,一个月或者更长时间,没准儿。”爸爸问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就不再说话了。

爸爸坐下来,略带乞求的对狱警说:“我们是从一千多里外来的,赶上放假,孩子也想来看看妈妈。路上遇到车祸,死里逃生,还是让我们见一下吧,孩子已经一年多没见妈妈了。”李洪珍说:“不行,每次接见,你都不好好劝,反而更坚定了,不让见。”爸爸无奈,又说:“你不让我见,就让孩子见一见吧,快过年了,就让孩子给他妈在你们的商店里挑点吃的带进去。”

李洪珍仍坚持不让见。下午两点多,我们到会见室,说明情况后,六监区女警说请示一下领导,结果请示了两次,还是既不让见人也不让买东西。小富林了解到最后见妈妈的希望都破灭了,急的直掉眼泪,哭着要见妈妈。爷俩一直等到下午六点半才失望的返回。

富林的妈妈柴君侠和揣翠君是姨姐妹,分别嫁给了揣家的一对亲兄弟:老三揣志刚、老二揣之武。2003年,姐妹俩到县城做小生意,于是,一家九口(两个小家庭和婆婆、公公)由迁西县新庄子乡米城庄村迁到县城。从在农贸市场上摆小摊开始,姐妹俩辛苦经营,到后来租店铺开起了日杂商店。妈妈和二大妈又要照顾家中的老小,又要照看生意。虽然辛苦,但作为大法修炼者,对“真、善、忍”大法的信仰给了她们智慧和力量,似乎没有什么困难能难倒她们,照看生病的老人、幼小的孩子、繁琐的生意上的事情,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一家人过着幸福和乐的日子。

2006年5月,富林的二大妈揣翠君和几个大法弟子发真相资料被邪党不法人员劫持,在迁西看守所遭受了强行抽血、戴手铐、脚镣、灌浓盐水的迫害,迁西邪党人员操控所谓的“法院”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于2006年10月至2007年1月先后四次非法开庭,最后在迁西610的胁迫下,对她判刑五年,送往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在狱中,恶警采用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欺骗等手段,说她已“转化”,强迫她加工服装,从早晨6点至晚上10点,每天十几个小时超体力奴役劳动。恶警动不动以辱骂、背监规、扣分、不让家属接见相要挟。

妈妈君侠这次被抓是在2007年7月18日。那天晚11点多,迁西国保大队长朱振刚、城关派出所所长张印博带着十几个恶警、几辆警车将她家围住,然后翻墙而入,抄走了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及一些货物,抓走了妈妈和奶奶。当晚张印博又带一帮恶警到金厂峪矿上,绑架了正在井下作业的二大伯揣之武。家里被翻的一片狼藉,家里只剩下患脑血栓多年的爷爷、二大伯家的姐姐,小妹和富林。(八天后,原本身体强壮的张印博遭恶报,突发恶疾暴病身亡。)

2008年1月7日,法院对被非法关押了近半年的妈妈非法开庭,妈妈在法庭上严词要求所有中共党员身份的审判人员回避,因为迫害法轮功是中共发动的,中共党员法官不可能公正审判。爸爸为妈妈辩护,当庭要求证人出庭、出示实物、播放被从家中抄走的光盘、展示书籍内容,邪党法院根本不讲法律,毫无理由的对妈妈判刑四年。妈妈不服,上诉至唐山中级法院,结果被邪党操控唐山中院以“维持原判”驳回了上诉。

几年来,富林家先后被抄五次,抓捕六次,五人被非法关押过。妈妈和二大妈更是屡遭迫害,至今二人被分别判刑四年、五年,被非法关押在河北女子监狱六监区、四监区。妈妈和二大妈几年辛辛苦苦经营的日杂商店,也因无人看管,被迫关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