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市西固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兰州市西固区政法委“六一零”与当地公、检、法、司互相勾结,九年来,采用密谋、威胁、恐吓等邪恶流氓手段,对西固区六十多位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绑架、关押、判刑。

一、“六一零”恶人孙聚德、高引祥恶行

西固区政法委“六一零”的主要成员:孙聚德,男,五十多岁;高引祥,男,六十多岁,已退休,原西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此二人在职期间,西固区的六十多位大法弟子所遭受的不同程度的迫害,哪件能和当地六一零脱了干系?因为六一零是凌驾于公、检、司、法之上的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机构,凡迫害大法弟子的事都得当地的六一零点头定夺,其它执法机关才能执行。在孙聚德和高引祥当职期间,西固区有那么多大法弟子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这都与他们有直接的关系。孙聚德至今仍执迷不悟,还在参与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天灭中共在即,希望孙聚德能给自己和家人留条退路,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再助纣为虐,否则在中共灭亡时只能做它的替罪羊、陪葬品,那时悔之晚矣!

1、对上访、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作为主要迫害对象,先后被非法劳教、判刑的二十多位,有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或其它场所。

2、对劳教判刑期满,在监狱、劳教所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继续非法劫持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强制逼迫“转化”,写不炼功的所谓“三书”。

3、孙聚德、高引祥等亲自负责在西固区办洗脑班,即所谓“河口法制教育基地”和“红旗制袋厂法制学习班”,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如不“转化”,就直接送劳教所。

4、给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施加压力,以大会、小会批评通报等手段逼迫单位参与到“六一零”迫害中,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如兰州三毛厂根据西固区“六一零”的指示,对去京合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杨映海、张书堂、孙立红以三毛厂的名义下发迫害文件,并专门制定迫害方案,以下岗、离职、开除工职、长期不发生活费等迫害手段,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兰化公司“六一零”,按西固区“六一零”的要求,对法轮功学员赵保亭一家重点迫害,单位多次对他家人进行非法绑架、关押、劳教、下岗、扣发工资等各种迫害。

5、西固区“六一零”与市安全局、公安,与法轮功学员所在辖区派出所,街道、居委会等,花钱雇佣社会无业人员跟踪、盯梢、严密监视、窃听、上门骚扰、抄家等各种下流违法手段,无法无天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法轮功学员张风云、赵旭东被迫害致死

1、张风云,女,西固木材厂家属,年仅三十五岁就被迫害致死。二零零一年七月张风云在西固河口发资料讲真相,被西固河口派出所恶警绑架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期间,遭残酷殴打、野蛮灌食等迫害,在灌食时用管子在胃里乱捣,致使张风云生命垂危,二零零一年八月十日,在雷电风雨交加的夜晚,恶人将奄奄一息的张风云扔到垃圾台上,任风吹雨淋,直至含冤离世,从非法绑架到迫害致死,前后不到二十天。当时家中留下一个十一岁的孩子。

2、赵旭东,男,兰化职工,三十六岁就被迫害致死。二零零零年底,赵旭东去京合法上访,被单位接回后,在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被打的脱了像,单位怕承担责任,一边取保候审,一边非法劳教。原赵旭东基层工作单位领导袁锦鸣,带人在赵旭东住宅楼下车棚蹲坑、诱骗,几个恶人把自己的同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强制非法绑架到甘肃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邪恶的劳教所恶警百般折磨迫害,赵旭东始终不写保证,不放弃信仰。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与其母(大法弟子)等几人在家中,被兰州市安全局裴怀伟等恶人非法劫持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恶警用惨无人道的手段给赵旭东灌食,短短五十天内,身体健壮的赵旭东被折磨的头发花白,全身被打的青紫,七窍出血而死。

赵旭东的妻子李红平,四十岁,兰化职工,二零零零年底讲真相、发大法资料时,被西固区先锋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被折磨的脱了像,恶人怕承担责任,无条件释放,后却被非法判劳教两年。被迫流离失所,又遭非法绑架,非法加判劳教半年,合计两年半。在平安台劳教所她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被迫害得很严重,直到二零零四年二月其丈夫赵旭东被迫害致死火化的前一天才回到家,看到的是丈夫伤痕累累的尸体。二零零七年五月在工作岗位,又被兰州市公安局非法绑架,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九个月,勒索八千元。

赵旭东的母亲白金玉,六十多岁,兰化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底去京合法上访,被单位非法隔离关押十五天后,又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在劳教所被折磨的心脏病复发。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与其子(大法弟子)等几人在家中交流,被兰州市安全局裴怀伟等恶人非法劫持。遭谎言、恐吓、威逼、刑讯逼供的同时,在另一房间用高压电棍酷刑折磨其子赵旭东,儿子因痛苦发出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使白金玉无法承受这种精神刺激,被逼得跳楼,造成脚踝骨粉碎性断裂、坐骨骨折。西固区“六一零”全然不顾她痛失独子、身体严重致残的锥心痛苦,毫无人性的勾结兰州市七里河法院、检察院、市安全局非法判她三年重刑,在甘肃省女子监狱六监区拄着拐杖,每天强迫干十五、六个小时的苦役。白金玉全家修炼大法,被当地恶人视为重点迫害对象,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三年四年间,单位每月只发给她三百元生活费,至今单位还欠白金玉两万元退休工资。多年来,当地恶人多次私闯民宅,非法抄家,派出所、街道、居委会出钱,雇佣闲散人员长期监视、监控、盯梢,给其家人造成无尽的精神痛苦,一个正常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死的死、残的残,家破人亡。

赵旭东的父亲赵保亭,六十六岁,兰化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底去京合法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区东北旺看守所。西固区“六一零”、公安政保科长高引祥,给北京海淀区东北旺看守所发传真,说赵保亭全家炼法轮功,是当地骨干,要加大力度迫害。三九严寒,赵保亭被东北旺看守所几个人轮番毒打,再用凉水浇,折磨的晕死过去两次,后被单位接回在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继续遭迫害三个月。

三、西固区法轮功学员九年来遭迫害的部分案例

1、关自平,男,三十六岁,兰州市维尼龙厂职工,二零零零年初在讲真相救度世人中被西固新城派出所恶人绑架。在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被强迫每天拣十八、九个小时瓜子,视力急剧下降。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兰州监狱受尽折磨。二零零五年的十一月所谓的刑期已满,因不向邪恶转化,被直接劫持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强迫“转化”,三九严寒,被吊在没暖气的铁门上,多次关?阴暗的禁闭室。在监狱被折磨五年,洗脑班迫害一年七个月,于二零零七年七月正念正行走出邪恶的洗脑班。西固“六一零”与其单位串通,开除了关自平的公职,使他失去生活来源。

2、杨映海,男,六十一岁,兰州三毛厂职工,二零零零年被单位逼迫停职,二零零二年被恶人非法绑架,非法判重刑十年关押在兰州监狱六监区,他不承认邪恶的迫害,不配合邪恶的非法关押,在监狱经常遭受恶警关禁闭、关小号等邪恶手段迫害,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

3、温仕学,男,五十七岁,兰化职工,二零零二年在保护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过程中,被恶警劫持,非法判重刑八年半关押在兰州监狱七监区。西固“六一零”给兰化施压,停发其工资,被非法开除公职,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

4、杨秀琴,女,六十岁,兰化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七月,在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中,被西固河口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甘肃省女子监狱一监区,每天强迫干十五、六个小时的苦役,用各种邪恶手段逼迫“转化”。

5、周月莲,女,五十八岁,兰化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在“红旗制袋厂法制学习班”迫害两个月。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被兰州市公安局反邪教大队恶人非法绑架到市局就被上酷刑“老虎凳”,刑讯逼供,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先后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三监区、五监区,每天强迫干十五、六个小时的苦役,用各种邪恶手段逼迫“转化”。

6、骆秀峰,男,三十七岁,二零零三年在青海格尔木工作点被恶人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五年五月在讲真相救世人中,遭恶人构陷,被兰州市公安局反邪教大队恶人非法绑架,非法判重刑六年。在兰州监狱他正告恶人自己无罪,不配合恶人。从零八年四月开始被恶人铐在院子电线杆上迫害,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遭受迫害,几个月不让家人接见。

7、张金梅,女,五十五岁,兰化职工,二零零零年底去京合法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七月在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中,被西固河口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后来一直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在证实大法中被劫持,非法判十九年特重刑,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女子监狱五监区,遭邪恶转化。

8、刘菀秋,女,五十岁,兰化职工,二零零三年被从外地绑架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第一次被铐了一个月,手腕处肉都被铐烂,以后又多次被铐,遭毒打,经常被所在单位陪员打骂,后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五年十月发真相资料时被兰州市白银路派出所非法绑架,送往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行迫害,当时寒冬腊月,刘菀秋只穿着单薄的羊毛衫和羊毛裤,恶徒把刘菀秋关在没有暖气的禁闭室内,把她反吊在铁门门框上,除吃饭、上厕所时打开手铐外,白天黑夜连续二十四小时吊铐,长达半个月;直至刘菀秋被迫害的两腿浮肿、化脓、流水,恶徒才将刘菀秋放开。没过几天,恶警将刘菀秋劫持到兰州市榆中和平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期间,刘菀秋每天都被一到二名劳教人员监控,一切言行都被监视,每天都被强迫做奴工,不干就遭打骂。劳教所恶警为了达到强迫“转化”的目地,用警棍毒打刘菀秋,打的刘菀秋脸都变形了,并唆使普犯将刘菀秋吊铐起来打骂。二零零七年非法劳教期满后,劳教所恶警因刘菀秋没有被所谓的“转化”,就将她再次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一次又一次肉体与精神上的迫害,现在刘菀秋已被迫害的身体瘦弱、精神恍惚,可是龚家湾洗脑班仍不放人。

二零零三年刘菀秋被非法绑架时,家中只有一个和她相依为命的十五岁女儿,在刘菀秋被非法关押期间,可怜女儿无依无靠,四处流浪,饥一顿饱一顿在苦难中长大,盼望着早日与母亲团聚。西固“六一零”孙聚德等人却无理要挟孩子,至今拒不放人。

9、魏兰桂,女,六十七岁,西固一小学退休教师,一九九九年去北京合法上访,被恶警绑架到海淀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天,遭打骂,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回兰州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不“转化”不发工资,后又被绑架到孙聚德、高引祥负责的“河口法制教育基地”强迫“转化”。

10、张翀,女,五十多岁,兰化职工,二零零零年底去京合法上访,二零零一年初被单位工会等骗出,非法绑架到兰州平安台劳教一年,恶警采用各种邪恶手段强逼“转化”。 西固“六一零”与其单位勾结、串通,扣发她的退休工资。

11、宋占云,女,六十岁,西固印刷厂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底去京合法上访在平安台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恶警采用各种邪恶手段强逼“转化”。

12、李金兰,女,六十多岁,兰炼职工家属,二零零零年底去京合法上访,被恶警绑架到北京东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被西固先锋路派出所接回非法关押在兰州第一看守所两个多月,后有被转送关押在“河口法制教育基地”一个月。

13、张书堂,男,五十多岁,兰州三毛厂职工,二零零零年被西固“六一零”高引祥等恶人从家中绑架,在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惨遭迫害,折磨两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所谓刑满后因在劳教所不“转化”,被西固“六一零”直接劫持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遭各种残酷手段强迫“转化”。回家后单位长期不恢复工作,基本生活费都不给,长年被非法监视、跟踪、上门骚扰。

14、范春风,男,三十五岁,在西固“五零四”厂修鞋为生,二零零零年底去京合法上访,被恶警打的险些丧命,后送回外地老家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在同修家中交流,被兰州市安全局非法绑架,西固区六一零伙同七里河法院、检察院、安全局密谋非法判刑两年,在兰州监狱遭残酷迫害。

15、李秀兰,女,六十五岁,兰州市河口四冶大修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元月,河口派出所无故将李秀兰骚扰、刁难,不顾她当时拉肚子,强制在河口派出所打扫了一个星期的卫生,接着在大年三十,又将李秀兰送?兰州市桃树坪拘留所。李秀兰绝食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正月十五过了才被放出。回到家后,河口派出所三天两头到家中骚扰,这几年,李秀兰一直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兰州市公安局利用卑鄙的手段──蹲坑、跟踪,在大街上绑架了李秀兰,后又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七日,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对李秀兰、岳丁香等四位兰州市大法弟子非法开庭。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秘密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判李秀兰七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反邪教科”迫害。

16、王志君,女,七十岁左右,兰炼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在保护受迫害大法弟子时无故被邪恶从家中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六监区。

17、李红桂,女,五十五岁,西固水厂职工,二零零零年初去京合法上访,在兰州平安台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五年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中被恶警劫持,并非法判刑。

18、谢小平,男,三十八岁,化建公司职工,二零零零年底去北京合法上访,回来后在工地干活时,化建保卫处以谈话为由把谢小平骗回单位,直接送往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回家后,单位时常骚扰,即使谢小平外出干活,单位保卫处也派专人盯着,二零零三年底谢小平被逼买断工龄,没了经济来源,一家人生活没了着落。

19、张福录,男,五十多岁,兰州三毛厂职工,二零零零年被单位逼迫辞职。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在“红旗制袋厂法制教育基地”,精神上折磨,强行高压转化,后有幸走脱,又被西固“六一零”派人从张福录老家直接绑架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吊铐在禁闭室几个月,直至二零零七年十月才恢复自由。

20、朱凤娟,女,六十岁,兰州四七一厂工人,由于?京合法上访被单位扣了七千元(包括单位到住京办接朱凤娟来回的一切费用)。回来后,数次被关押在单位保卫科,后送劳教未遂。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在兰州龚家湾洗脑班遭受迫害。在单位和六一零的威胁恐吓下,丈夫在家经常打骂朱凤娟。
26、孙立红,男,兰州三毛厂职工,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孙立红去北京上访回来被非法关押在西固拘留所,单位也多次非法关押孙立红,后来,西固六一零与兰州三毛厂联合将孙立红绑架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

21、黄菊萍、老杨夫妻,七十岁左右,被迫害中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后又被恶人盯梢、跟踪,非法绑架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四十多天 。


兰州市西固区政法委地址:兰州市西固区公园路三号 邮编:730060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