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对张文丰、刘玉和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九日】2008年4月17日晚九时左右,大法学员张文丰在吉林监狱三监区三小队五楼宿舍509号监舍,晚上吃饭时,犯人在他的饭食中下了药物迷昏后,遭到性侵犯,重点怀疑对象在监舍内管理领工的犯人谢国臣、张辉。张文丰早晨起床时屁股下面有粘连的脏物流出。第二天张文丰把事情反映本小队负责民警柴洪军,当时谢国臣对着张辉说:“管教要问我,我就说是你让我下的药”。这件事情发生之前,犯人谢国臣曾扬言说:“不听话,干脆下点药把他干了”。犯人张辉曾扬言说“干脆下点药让他睡觉睡死得了”等话。

张文丰向柴洪军反映后,柴说:“这件事我会反映给监狱领导处理”。当天大法学员史文卓被关押严管,张文丰当时在场劝阻并大声说:“迫害大法弟子是遭报应的”。柴洪军找借口把张文丰强行关押严管。在没关押严管之前,也就是说张文丰遭到犯人谢国臣、张辉性侵犯的第二天,张文丰感觉颈椎很难受,怀疑犯人用药物迷昏后被谁打了造成的重伤。张文丰被强行关押严管一个半月后才解除。

2008年9月中旬大约十七、十八号一天早晨起床后,张文丰感到脑袋发胀、眼睛发直,全身无力,出工后到了中午天很热,张把衣服袖子撸起来,发现右手腕静脉血管处有一个针眼的痕迹。张立即想到是否自己睡熟时被犯人注射了不明药物,才出现以上不正常状态。张把此事反映给柴洪军,要求到医院做体检。当时柴说:“行我领你去”。第二天柴领张去监狱医院,大夫没有给张做体检,只看了一下说:“不是针眼”。张当时要求做体检,医院不给做。随后柴洪军把张文丰又一次强行关押严管迫害,时间是2008年九月二十三日。

张文丰被关押严管,管理严管的犯人范铁军在狱警孙风军的指使下把张文丰强行推进小号,上了大挂,双手被挂铐,两脚尖刚能着地,被大挂抻约半个小时,张昏过去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管理严管的犯人把挂铐打开,并恐吓说“吃不吃饭”?张说:“不吃”,他们把张全身用胶带绑紧,穿上紧身衣刑具,穿上后整个身体一动也动不了,象僵尸一样,扔在地上躺了一天一宿,他们对张动手动脚毒打。张呼吸困难,生命危在旦夕,违心地同意吃饭。

张文丰被非法关押严管迫害三个月;张的颈椎疼痛难忍,每天挣扎在死亡线上,胸闷、头胀,多次昏迷。张要求到医院检查,狱内大夫说:“这种毛病没什么特效药,到监外医院检查确诊才能对症医治”。至今张的颈椎疼痛难忍,身心被迫害严重,并强烈要求得到医院检查确诊,及时得到公正的处理。此事件已开始向司法部门及相关机构申诉,严惩凶手,对柴、范、孙等恶人追究法律责任。

2008年11月28日,大法学员刘玉和被五监区犯人张孝和、赵国余将大法经文骗出,交给小队管教戴俊,下午戴俊将刘押严管,无辜迫害。

2009年1月14日早晨8点左右,刘在严管被犯人孙兴和、梁新明、范铁军一阵拳打脚踢。晚间7点30分,范铁军将刘玉和叫到严管外面,由范铁军、马敬雨、孙兴和、崔永扒光刘的衣服,强行坐在地上,一阵暴打,边打边说:“严管队打人的事能说吗?是那么回事也不能说,你不是给检察院写信告严管队、告马敬雨、孙兴和打你吗?告诉你早就想找茬打你,今天就打你了,看你以后还敢乱说”。管教刘同、李管教在现场视而不见,管教董健说:“严管队不打人,还叫严管队吗?”

在恶警的指使下他们几个犯人打够了后才让刘休息。8点10分,犯人梁新明又把刘带到厕所一阵暴打,鼻口出血、呕吐,心脏被打成重伤,造成心脏病发作。范、马见事不妙,拿救心丸强迫刘服下后才让睡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