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富锦市公安绑架李小红 勒索钱财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李小红,黑龙江省富锦市大法弟子。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曾经多次被公安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累计被非法关押四年多的时间。期间,前后直接被勒索钱财二万多元。

一九九九年年末,为了向政府反映法轮功被冤枉的事实真相,小红去北京上访。结果被前门分局的警察给抓了起来。当时一个警察还骗她说:“你们的同修没有钱,连袜子都没穿,没钱买,我还得去替她们买。”小红很感动,听说同修没钱花,马上心甘情愿的帮忙。警察回来时还给她泡了一碗方便面。回来后,才知道那钱被警察装进自己腰包,根本就没给同修。400块就换了一碗方便面。被提审后,身上的200元钱也被收去,说是回家再给,结果这钱就没了踪影。和小红一起被抓的当时富锦九个人,国保大队的孙维阳可来了门道,挨个搜身,把这些人身上几千元的现金全部抢走,少的也有几百块钱,多的一千四、五百。

回来后,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孙延峰强迫田海燕在看守所跪了一宿,一位年岁大的大法弟子腿也被踢坏了。小红说,我没做错事,一个恶警照脑袋就给了一拳。为了抵制迫害,小红绝食九天。看守所一个叫邢起辉的恶警不顾小红的生命安危,二次强行灌食。二零零零年七月,小红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在那里由于坚持自己的信仰就被送去严管队迫害,打骂拷打,并强迫参加奴役劳动。因为不放弃修炼真善忍,恶警就给小红加了半年期才回家。可怜家里五岁的孩子,两年多没有妈妈在身边照顾,是他们把许多大法弟子迫害得家破人亡,失去工作。

零二年五月的这一次,小红花了三千块钱。刚从劳教所被释放半年多,国保大队的裴小东带三个人又去小红的大姑姐家抄家搜查。找到几页经文,当作犯罪证据,就强行抓走了小红的姐夫,由此威胁小红出面换姐夫。小红就去公安局要把姐夫换回来,但是他们非但没有放回姐夫,小红也被非法关了起来。家里人明白,他们又想搞点钱花了,只好托人给孙延峰在教育局工作的姐姐送了3000元钱,大姐夫家给拿4000元钱才回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的一个晚上,没捞到钱的南岗派出所五、六个人再次到小红家敲门,小红丈夫没防备,就开了门,他们进屋就乱翻,翻到大法书及资料就给拿走了。小红的丈夫一看他们去拿香碗,就说了一句:这个(香碗)也犯法啊?他们就一窝蜂的绑架了小红的丈夫。当时,小红出门不在家。半夜三更的吓醒了两个熟睡中的小女孩。当时一个只有七岁,另一个十几岁。眼看好好的一家人又要被他们拆散了。

为了要回自己的丈夫,小红再去公安局。叫赵怀祥的副局长就命令裴小东出面再次将小红绑架到富锦看守所,非法关了一个多月,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往佳市西格木劳教所继续迫害。小红家又花了4000元钱,才把丈夫放了回来。那个裴小东临走前,告诉小红:“这回你放心(被劳教)吧!你丈夫放回去了,孩子有人管了。

在佳市西格木劳教所,迫害不断升级,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每天坐小板凳接近二十个小时,还不让睡觉,一闭上眼睛就延长坐小凳的时间10分钟。最长的时候早上五点起床,一直坐到后半夜两点。有的坐小板凳腿都硌烂了。还不让洗澡,上厕所时间长一点就有刑事犯冲进去往外拽。劳教所的骂声、打人声、电击大法弟子的惨叫声经常听见,整体强迫奴役劳动。在那里小红曾被关了40多天的禁闭。

这次被非法劳教期间,小红的父亲得了绝症,给孩子写信,盼望临终前能见上女儿一面。劳教所把小红给父亲的回信拿走后,根本就没给寄。压根也没让他们父女见上最后一面。后来劳教所有个叫胡萍和孙丽敏的两个管事的给小红“开窍”点悟,说给她们一万元块钱,保证可以提前回家。就这样,根本无罪的小红又花了一万多元,才出来。

归根结底,富锦610的恶警对法轮功的迫害手段绑活票,就是打着法轮功犯法的旗号,任意妄为的抓来,明目张胆的要钱。家属为了亲人就给送钱,收了钱就放出来。然后过一阵子再抓,再要钱。一直到把这一家人敲的灯尽油枯,拿不出钱的就送劳教,完成所谓的镇压指标,用来换奖金、政绩、往上爬的资本。多年来,这已经形成恶人的一个惯例。从九九年至今,据不完全统计,富锦公安局绑架法轮功学员二百多人次。田海涛一人就曾被绑架五、六次。家里前前后后花费数万元。十多名大法弟子被开除工职。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已近十整年。现在随着大气候的变化,他们害怕被揭穿也变得越来越坏。从以前的明着要,变成现在背地里“宰”。告诉送钱的家属,千万不许对家里的法轮功讲拿了多少钱,这钱都给了谁。千万千万保密,否则下次再抓你,再给我钱,我也不给办啦!可见绑了一回不够,还要打算再绑下一次接着敲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