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第二女子劳教所摧残人性的酷刑和奴役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三日】甘肃省第二女子劳教所地处兰州市安宁区黄河边,这里的高楼与平房被一圈土墙围住,外界人很难想象在这片土地上对劳教人员每天除了苦役外,还常常有着血腥的苦刑和虐杀。让我们来看看从二零零一年开始此劳教所的罪恶,这是作者在甘肃省第二女子劳教所亲身体验、亲眼所见。

罪恶一:劳教所是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争斗地,是杀人无需偿命的邪恶黑窝。

女子劳教所里,高高的大墙内有两排平房,每排平房被隔成五至六个劳教称为“号室”的小房子,一个小号室可容纳九只高架床,每个号室分配二十多个劳教人员(有时三个人两张床)。

为了更有利于自己的暴力管理,恶警将每个号室交给一位至少进劳教所二至三次以上的吸毒人员(号称“班长”,实为“牢头”)来管理,此人必须对劳教人员心狠手辣,阴险歹毒,能见恶警眼神行事,对恶警百般讨好,随时逗恶警开心,按恶警的话讲:交给这样“经验丰富”的人管理会让自己少操心。劳教所对此人也大开绿灯,可以不参加劳动,对普通人员拳脚相加。

这样,劳教所的每个号室里,在邪恶劳教人员的管理下,便进行着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畸形管理制度。

首先,新来人员在牢头前报到,自己家人给自己上账(给钱)多少;自己的被褥和衣服都要经牢头过目,牢头相中的物品,由牢头的小打手给牢头留下,让新来人员在墙壁下站立,面壁“自省”数小时,待腿脚打颤时,方罢休,(有的牢头会对新来人员进行一顿暴打后,才让其开始面壁)。家人接见时,送的东西,先交给牢头,此牢头挑好的供给恶警,自己留一部份,剩下的才给被接见者本人。

在劳教人员的劳动苦役中,恶警先将任务分配给每一牢头,牢头再给劳教人员进行二次分配,账上钱多的少分点,没钱的多分,在工地上随便打人,若不打人,恶警便称此人“监督不力”,挨打者多数为无钱人和法轮功学员。收工回去,对白天挨过打的人还要进行罚站。劳教人员有手工专长的还在劳动之余要给恶警们(包括其家属)赶织毛衣、赶绣袜堑,目的只是为了能少挨打骂。有时两个恶警值班,伙房的四、五位劳教人员两手各托不重复的菜盘子排队送去。有位吸毒人员说:队长们享受的是慈禧太后的“宫廷生活”。

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劳教所用尽了邪恶至极的各种流氓手段:

剥夺说话的权利,每个法轮功学员由二至四名吸毒人员包夹,法轮功学员间不准说话;

苦役工地上,给法轮功学员多分配高强度劳动任务,完不成者,晚上罚站。

剥夺睡眠权利。对有些法轮功学员,白天高强度的劳动后,晚上站在劳教所的院子里至黎明四五点,甚至通宵,第二天,仍参加高强度劳动。

挨冻,大冬天,让有些法轮功学员晚上站在院子里罚站,挨冻至深夜十二点后。

暴晒,七、八月天,骄阳当空,让“不听话的”法轮功学员站在院子里暴晒,不让动,不让喝水,一站数小时,时常有学员晕倒;

野蛮灌食,因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非法残酷迫害,便进行惨无人道的野蛮灌食,让几名吸毒人员将法轮功学员压于病床上,用鞋油刷撬开法轮功学员的嘴,狱医将吸食管插入胃部,将加盐的水灌入胃部,甚至将管子在胃部搅动,恶警站在旁边哈哈大笑。

折磨性上铐。顾名思义,床是为人休息服务的,然而中国的劳动教养所将它发明成一个罪恶的刑具。高架床铁杆有为上、中、下三档。下档(下床铁杆)将法轮功学员两手反铐于铁杆上,站不起,坐不下,被铐的人一周(白天、黑夜)后,两只鞋底磨成了大洞,一个人走多少路才能将鞋底磨破?可想而知,在此酷刑中她们承受了多少身心痛苦。一半以上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均受过此刑。中档(上、下床连接的铁杆)将法轮功学员两手反铐,脚下踩一小板凳,将学员铐好后,将小板凳拿开,将人空悬,身体的重量完全由一副手铐承载,手铐深深陷入手腕的肉中,担心法轮功学员疼痛喊叫,便将吸毒人员的脏袜子强行塞入法轮功学员的嘴里,受过此种苦刑的人,手腕溢出黄脓,痕迹不退,手臂长期麻木。上档(上床铁杆)将法轮功学员两手铐住,手臂垂直站立等。

关禁闭,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后,便先由牢头带入恶警办公室,用胶棒一顿殴打后戴上手铐,将此法轮功学员关入无窗户的小黑房子里,手铐固定于挨地的暖气管上。

在各种戴铐受刑中,一日三餐各为半个馒头和一杯水。法轮功学员受此几种酷刑,每遇上面来人检查,便将窗帘拉住,防止曝光。

劳教所明文规定,所有刑罚不能超过七天,然而在中国的劳教里,恶警无任何手续随便延长各种酷刑时间,对法轮功学员在号室戴铐时间一次有的可达二十八天。

有时恶警会用警棍电击学员嘴巴和身体;

殴打,在中国的劳教所,打人是对劳教人员最常使用的一种手段。恶警打劳教人员,牢头打弱者,恶警、牢头、包夹人员打法轮功学员。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牢头可以将自己的鞋脱下来,用鞋底殴打法轮功学员的脸。三个恶警一组商量后,将法轮功学员叫到办公室,用橡胶棒殴打学员的臀部及大腿,一轮迫害结束后,许多法轮功学员走路一瘸一拐,上厕所时,连普通人员都偷看法轮功学员腿上那大片的青紫块。

天水市北道区法轮功学员六十二岁的李桂兰老人,是一位退休的高级工程师,就被恶警王永红、段玲指使吸毒人员何丽(兰州市人)等几名劳教人员活活的打死了(老人进劳教所只有三天)。

至今这些杀人犯还逍遥法外,尤其是恶警王永红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由一名小队长提升为辅导员,还在兰州市平安台劳教所作关于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报告。

在此期间,有时王永红戴一墨镜,腰带上挎一手枪,耀武扬威的走在劳教所的大院内。这样劳教所的管理人才就是黑社会的打手。恶警言传身教普通人员:劳动教养的目的就是如何做一名道德更沦丧,品行更恶劣的社会渣滓。教育管教人员如何去做一名杀人犯。

罪恶二:劳教所是司法部门通过劳教人员每天超过十小时的苦役,通过偷税、漏税、牟取暴利的黑色加工厂。

劳教所关押的人员是主要是吸毒、卖淫、偷盗及法轮功学员,对劳教人员的“教育”就是苦役, 包括:

承包工程,平地、平路、人工耕地,架子车运土,一人一天平地三至四亩。

加工产品:整筷子,先用化学物质(类似硫酸,腐蚀性及强,滴于地上,地面立即起泡)漂洗食用筷子,后拣一双,装入只标有“欢迎光临”字样的白色塑料袋,再数一百双用捆扎成全成品,一人一天包装十多带(装面粉的大尼龙袋)。

拨大豆,六至九月份,将绿色的大豆用嘴啃开,将大豆浸泡于水中半小时,再用牙齿轻轻咬开薄皮,用手捏出小绿豆。在此三个月左右,每个劳教人员每天有时只有四至五小时的休息时间。

包百合,劳教所有自己的百合加工厂房,农户将成熟的百合运来,百合厂房的劳教人员(从劳教人员中挑选固定下来)将百合拨开,最里面的小芯直接用塑料袋包装,在机器上将塑料口密封成成品,外层烂坏二至三片一对,外面再用好皮包住烂的,轻轻放于塑料袋密封,劳教所不允许浪费一片百合叶。每到收工时,值班恶警与牢头除验数,看是否完成任务外,还要查看废品,若未完成任务和废品中含有小片烂叶者,腐坏的烂叶让此劳教人员当众吃掉,收工后会让这两类劳教人员抱着盛百合的大塑料框(框内盛三分之一的百合)在院子里跑圈子。当熄灯休息后,其他劳教人员常常会听到院子的跑步声。经过如此“高压训练”的“百合劳教人员”个个是造假高手。

几百人在一年四季如此高强度每月只有七元代金券报酬的劳动中,劳教所(自称劳动改造人的地方),所生产的所有产品无任何卫生监管部门的监督,税务部门更是不可涉足一步,它们靠偷税、漏税、牟取的巨额暴利到底流向了哪里?无怪乎现今的劳教所对肝炎、爱滋病患者也不放过,不顾所有人的生命安危,在这个黑色的加工厂,榨取她们的最后一滴血。

另外,每个劳教所在通往关押劳教人员院门旁都设有一个小卖部,小卖部内经营各种食品、鞋袜、内衣、内裤等商品(私下经营香烟,经常给吸毒劳教人员非法提供),劳教人员的家属探亲时,若是市场上购买的食品,会被队长们一律退回,并说此东西劳教所有规定,不能让劳教人员收取,留钱是可以的。但劳教所的小卖部极为特殊,商品价格几乎是一般商品的二倍。这样它们也将牟取暴利的手伸向每一位劳教人员的亲属。

罪恶三: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洗脑,其实质是对一个有高尚人格的人进行污秽的精神强奸。

从古至今,所有国家的法律给人定罪,是依据此人行为上到底触犯了什么,从未曾说一个人头脑中装着什么,而要对其进行刑罚。法轮功学员头脑中装着“真、善、忍”,做一名好人,却被中国大陆的劳教养所非法进行强行洗脑,利用各种刑罚,将人“转化”为一名“假、恶、斗”的坏人。法轮功学员每天进行苦役后,在疲惫不堪中,被强制看污蔑法轮功的造假电视;强制学习污蔑法轮功的造假书报;强迫法轮功学员写造假心得。

罪恶四:劳教所是人类道德败坏的催化剂,是培养同性恋、滋养 “爱滋病”患者的人类动物园。

刚走进劳教所,院子内一个个留着男式短发,身着男装的劳教人员一定会让你误以为男女关押于同一个号室,以后你上厕所时会发现:凡是这样的劳教人员在厕所里总会有一个个的女式打扮的劳教人员相伴,以后你也会发现每个号室的牢头和小打手与本号室或其它号室的牢头和小打手都是这样的“成双成对”。劳教所外,她们几乎全为吸毒人员,吸毒、卖淫、注射毒品,在此她们又搞同性恋,尤其夜晚熄灯后,互串号室挤在一个床铺上,毫无道德底线,犹如动物一般。

当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如此令人恶心的生活环境时,有些恶警竟大言不惭的说:“在劳教所里,同性恋是很正常的”。同号室的法轮功学员互相说一句话是违犯“规定”的,吸毒人员互串号室搞同性恋,便是合乎劳教所的法规。

中国的劳教所有义务给中国大陆培养大批的变异人吗?无怪乎现今的劳教所一年一次的体验后,出现了几个“爱滋病”患者,恶警们一点也不惊奇,只是私下告诉给牢头们,牢头们偷偷议论便罢。让这样更多的爱滋病患者以后通过卖淫,卖血(用卖血钱换取毒品)再去毒害更多的中国人。

罪恶五:劳教所毫无监管部门生产的非法产品,向中国、甚至外国输送着大量的毒品和各种传染病病毒。

劳教所内生产的所有产品,毫无卫生监管部门和产品质量部门的监督,携带大量的毒品和各种传染病的产品充斥在中国大陆,甚至国外。食用筷子是用浓度很强的类似硫酸的化学物质漂洗,漂洗的劳教人员几天后,头发变成棕黄色,脸部皮肤被漂洗得惨白,其它包装人员一周后,头发一个个被此药水“锔”成了棕黄色,随后每个人的眼睛视力极度下降,劳教人员被此药水如此的摧残着。然而此药水将筷子洗白后,只用标有“欢迎光临”的白色塑料袋包装后直接进入中国大陆的每一个高级饭店、普通饭馆及小吃摊。此“毒筷”毒害着每一位中国民众。

拨大豆时,因赶速,每一位劳教人员必须两手送到嘴边,然后用嘴啃开,因此有二分之一的人嘴唇开裂,流脓流血,此脓血便沾染于豆粒上,盛豆粒的器具均为劳教人员的洗脸盆,洗衣盆、洗脚盆、甚至尿盆,如此的成品到市场上会一抢而空。人们可曾想到,如此稚嫩香甜的小绿豆上,携带着多少病毒,包括肝炎、各种性病和爱滋病病毒。

纵观中国劳动教养所对中国民众犯下的种种罪恶,请我们每一位有道义的正义人士共同起来,立即废除中国的劳教制度,立即解体中国大陆所有的劳动教养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