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的“分尸”和“严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下面我也把自己和身边同修在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里遭受迫害的所见所闻曝光出来。

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是专门邪恶迫害女大法弟子的黑窝。从外观上看,就给人一个啼笑皆非的感觉:说庙不庙,说公园不公园,说疗养院不疗养院。这种形式实际上也是中共邪党一贯玩弄的狡诈之术之一,它就是想从外观上给不了解内情的外人制造一个所谓的“关爱、体贴、和谐”等假相来蒙蔽世人,也就此给自己涂脂抹粉。

进了劳教所的里面,它首先让你看到的就是学员们的劳动场面,实际上这是中共利用高强度劳动对已被所谓“转化”学员的另一种形式的迫害。而被“严管”的不“转化”学员,他们实行了全封闭措施,绝对不会让刚进去的学员看到的。对于刚进去的学员,那些管教和所谓的已“转化”的“帮教人员”(一般是两人一组)装出一副很和善的面孔对其生活上很关心照顾,实际上新学员是邪恶的紧锣密鼓给洗脑的阶段,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所以生活的所有日常用品,就包括吃饭、刷碗都得她们给弄。这样她们就用来当借口迷惑本来已在难中的学员,说什么“你看看劳教所条件多好,政府对你有多关心,多照顾,也不象你们网上说的打人骂人,你看看那有什么酷刑了,这不造谣吗?”等等就此攻击明慧网

紧接着就从亲情上诱导你,说家里的亲人老小怎么想念你、怎么挂念、怎么盼你回家,让你感到怎么愧对家人等等,实际上是背后的因素专门抓住那些亲情关过不去的学员钻空子?行迫害罢了。我觉的这也是她们最阴险的一招。再加上其它邪招软硬兼施等手段。其详细过程很难叙述,总之很多学员都是被这一招拖下水的,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对于那些坚定的不“转化”学员,恶人们恨之入骨,尤其二大队更邪。他们把这样的学员完全封闭起来,不让任何人接触看见,专门让那些吸毒人员看管。让其罚站,白黑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甚至有的两只手用手铐被上下吊在窗棱子上,站也站不起,蹲也蹲不下。由于长期被铐罚站,腿和脚肿的很粗穿不进鞋去,腿上的毛细血管都崩断了,往出渗血。

威海地区的赵美玲学员被转移到管教人员办公的综合楼里,因为那里设有两间专门为不“转化”的,他们认为特别顽固的大法弟子用于酷刑的严管室,在那里没有吸毒人员和“帮教人员”看管了。都是那些恶警把守着。和我在一起被劳教三年的同修亲口说:她就在那里待过。那些恶警因为她不“转化”就用“分尸法”折磨她,就是两个恶警一边一个扯着她的胳膊往两边用力拉,还用针扎她的眼睛,二大队的恶警头子赵文晖就直接参与这事。

对于那些所谓写了“三书”已被“转化”的学员,除了一天十二、三个钟头的高强度劳动外,每个周还要写“周记”,每个月底还要写“月结”还有大大小小的所谓“心得体会”等等,不管写什么,都必须写上她们规定的那句“和谁……彻底决裂。”的话,因为她们知道大多数学员虽然写了“三书”都不是真心要脱离大法离开师父。也都最最不愿意写和说这句话,这句邪语是最让我们痛心的了。所以一旦发现哪个学员在哪一篇上不写这句话就证明这个人没“转化好”又“反弹”了,马上就得“严管”起来。

“严管”期间不让出去上厕所,大小便都在这一间屋里,也是由吸毒人员看管罚站,骂些不堪入耳的话。白黑不让睡觉等等,直到学员承受不了了,再让其写上一百遍“和谁……彻底决裂”邪语才放回班里。有的从农村去的老太太也没上过学,大字不识几个,她们也得逼着写“三书”不会写就让别人替她写,再叫老太太照葫芦画瓢描上去,不会念侮辱大法的文章,只要会骂师父、骂大法就行。不会写文章也得非学会写那句话“决裂”的邪语不行。有的老学员当面不敢说私下里就非常气愤的说:“好话不让说,专门教你骂人侮辱人,就这样连畜生都不如的人还得把她们比作象母亲、象医生、象老师赞扬她们,什么春天般的温暖真是恬不知耻,叫我说真是流氓到家了。

最邪恶的是,刚进去的学员被迫害写了“三书”以后,还得进所谓“巩固班”,换句话说就是更进一步洗脑,时间不等,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因人而异。在这期间,每天被强制大量的看歪曲、造谣和侮辱大法与师父的录像片书籍等,看完后,还要写出所谓“心得体会”,再加上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操纵,犹大们及恶警歪理邪说的煽动。那个环境真是邪恶至极。当时我觉得空间象凝固了一样,令人窒息的喘不过气来。我的心每天象滴血一样的绞痛,那个情景真是语言都难以描述的。那时我只有一句形容词:流氓都被中共耍尽了,这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再也找不到这么卑鄙无耻的流氓团伙了。

在四大队关押的青岛学员鄢景秋因不“转化”,恶人两天两夜不让她合眼,因她喊:法轮大法好,姓孙的恶警用毛巾使劲勒她的脖子,把她勒晕了过去。又因为她绝食抗议,四个恶警把她按到四肢朝天,把她抬到医务室灌食。

还有一个叫李平的学员由于不配合邪恶,被恶警好一顿毒打,还用绳子把她捆起来,在身心受到双重摧残下,导致了这个学员精神失常,最后连大小便她都吃,恶警一看她真的疯了,才通知家人把她接回家。类似这样迫害的实例太多了,比这严重的也不在少数,只是这些事由以前的公开化转成了单独地秘密?行,就是在一起劳动的学员也很难看到实况(大部份是后来有了机会听本人说的)有时只能远远地看到这个人好好的进了严管室,再过了几天又看到她连走都走不动了,谁知道是怎么折磨的她。

我在这里还要着重提一下王村女子劳教黑窝里的高强度体力劳动手段,是一付无形的最恶毒的摧残剂,关押在里边的每个学员都深受其害。恶人们抓住了大部份学员想早日解教回家的心里,大量的给学员分配定额劳动,就是把定额劳动计算成金额,并规定每人每月必须完成多少金额才能加分,加够多少分才能减期一天,不然就扣分。象装铅笔、刷胶等这些活毒性都很强,尤其在炎热的夏天,高温高达摄氏三十七、八度昏倒在工作车间,好多学员中毒中暑发高烧、呕吐,就这样发烧不到38度以上她们是绝对不会让你卧床休息,还得继续干。日复一日,每天持续劳动十三、四个钟头,什么人累不垮?尤其有些六、七十的老年学员眼神跟不上,动作又慢,一天分的活干不完,晚上还要加班到半夜一、二点钟。有时碰到写那些乱七八糟的文章那就更苦不堪言,活还得干,写作能力又不行,所以常常熬到天亮,不能睡觉,第二天再接着干活。长此以往的折腾,有很多学员就积劳成疾,恶人们又不给医治,再说也没那个条件和水平,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把我们当人看。长期下去等这些人走出黑窝时身体也被拖垮了,有的甚至得了重病因延误了医治而造成人身死亡。在里边我深深体会到这种手段,最具有隐瞒性,而且残害范围广,所以也最具有杀伤力,由于身心的双重摧残再加上吃的又不好,所以每个从黑窝里出来的人几乎身体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有的出来后需要长期调整才能恢复。

在这十年中,大法弟子遭受中共的迫害何止千千万万,中共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的滔天罪行真是罄竹难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