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州市“六一零”国保大队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七日】我叫任月巧,生于1964年,住萊州市沙河鎮和平村。2008年8月8日晚,莱州市“六一零”国保大队张海峰等人翻墙入室,在没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绑架我和潘玉军。当晚,我俩被带到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店子洗脑班,分别被呈“大”字型吊了起来。

刘京兵等人因我上网曝光他们迫害潘玉军之事怀恨在心,对我大打出手。刘京兵叫着我的名字说:“你还认识我吧?我就是你们说的刘京兵,你有没有想到你也会有今天?你终于落在我们手里了。”有三四个人气势汹汹的来到我的房间,拿着刑具,劈头盖脸,连打带骂。当时在场的另一房间的柞村镇的母女俩大法弟子,她女儿是个大学生,被这种阵势吓的捂着眼睛哭了起来。

其中,有一恶人说:“你俩都出去。”又对沙河政府看管我的人员说:“你也出去。”随后把门关上了。他们对六月底曝光他们“把潘玉军衣服扒光,在其身上乱写乱画,并取笑戏弄他,说他们对潘性虐待之事”暴跳如雷,逼问是谁给曝光的。我说是我。其中一人说:“我看信!就是找死!你敢说我们性虐待潘。”他拿着三个记号笔在我面前晃着说:“任月巧,你看好了,这就是性虐待潘的笔,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性虐待,什么叫性虐待?”边骂也用笔在我的脸上、脖子上、身上、胳膊上乱画,边画边说:“这就是性虐待,这就叫性虐待!”画满后,往我的脸上喷水,而后用抹布擦干后,再画满。其中一人拿来一瓶啤酒用手拽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脸仰起来,另一人把着我的嘴,往里倒酒。

在店子洗脑班十二天的迫害中,我被呈“大鹏展翅”吊铐了八天八宿没让睡觉。由于两只胳膊长时间伸铐着,不能动,我的腿肿的老粗,两只脚穿不进鞋去,呈紫红色,肿的钻心的难受,两只手被铐的无知觉,伸不直。至今已有七个多月了,我的手还有些麻木,被他们打的耳鸣,被上吊铐抻的左键肌肉痛,不能猛烈运动。

和我一起被绑架的潘玉军2008年6月27日闯出黑窝后四十多天,他的双手还没恢复正常,再次被绑架。自从上次潘玉军的经历被曝光后,恶人更是变本加厉,不知悔改,疯狂迫害,刘京兵亲自参与。他们再次把潘玉军铐在房间里,进来一人把潘玉军的衣服从下往上一掀,蒙住潘的头,就开始打。当时把潘玉军打的昏死过去。他们用凉水把潘玉军泼醒后,再打。连续几天,白黑都打,往嘴中灌酒,白天出太阳,把潘玉军放在太阳下曝晒。遇到下雨天,把潘玉军铐在院子里淋雨。在潘玉军的脚上戴上脚镣,脚脖子被磨成重伤。到了晚上把潘玉军铐在窗上,刘京兵等人轮着打,打昏后,用凉水泼醒过来再打。恶人用一种摇电话的酷刑把连接电瓶的两根线的两端分别夹在潘玉军的左右乳头上和两耳上,打开电源开关,给潘玉军过电好几次。

潘玉军被折磨的昏死过去好几次,恶警用凉水泼过来再打。恶警还用打火机烧红了的铁片往潘玉军的身上按,目地就是想让他脱离大法,出卖大法弟子。刘京兵用小竹条抽打潘玉军多日。就这样,从潘玉军嘴里一个字也没吐给恶人。

有一天,看到潘玉军在院子里两只手平伸、手心向上站着,有一个恶人在他对面坐着,不知在问他什么,只看到对面的人时不时用小竹条抽打潘玉军平伸的左右手手心。还有一次,看到潘玉军戴手铐脚镣,脚肿的穿不进鞋去,赤脚在院子里溜达,两只手捧着师父法像在院子里走。晚上半夜,打潘玉军的时候,潘玉军喊“大法好!”刘京兵抠他的眼睛说:“我也知道大法好,就是不许你喊。”到最后没办法了,恶人把潘玉军带到看守所。在临入所前,潘玉军还被打的拉到裤子里。土山政府的工作人员要把裤子扔掉,是我阻拦,并亲手把裤子洗净。

对公诉机关指控我“炮制了所谓的潘玉军在莱州市法制培训中心遭迫害的信息”上传明慧网之事,我郑重声明:此事是真实可靠的,大法弟子是信仰真善忍的,我们对于所遭受的迫害不会夸大、不会编造。在此我要揭露一个重要的事实真相:那就是所谓的“莱州法制培训中心“其实是臭名昭著的莱州市店子洗脑班,是集“转化”、体罚、酷刑折磨等为一体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

2008年6月25日,潘玉军在环日公司上班期间,被绑架,并被非法抄家。酷刑逼供两天后正念闯出,几番周折,死里逃生。我看到他时,他给我的感觉就如同刚从地狱里爬出来一般,两天两夜连续不停的酷刑折磨,使他脸面发青、神志恍惚、遍体鳞伤、双手失去知觉、手指弯曲伸不开。潘玉军身心受到重创。对此次迫害事件的真实性,我可以作证。潘玉军是这一迫害事件的当事人。迫害的严重程度是我亲眼所见,并有照片为证。(可到网上查询)

对于整个迫害事件经过是受害的当事人潘玉军亲口所述,在店子洗脑班恶人对潘玉军动用多种酷刑,把潘玉军的鼻孔里插上烟让他吸,恶人知道大法弟子不吸烟、不喝酒,想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动摇大法弟子的信念。有三、四个恶人,有的抓头发,有的捏鼻子,给潘玉军往嘴里灌啤酒,由于潘玉军奋力挣扎灌不进去,他们就又找了一个更邪恶的人联手。那人用力猛打潘玉军的肚子,在潘玉军痛苦吸气时往肚子里灌。在这个过程中,钉在墙上的链接手铐的膨胀螺丝被挣脱两次。而后恶人又找来更粗的螺丝钉在墙上,再次被挣脱,然后再换上更大的螺丝。恶人把潘玉军全身衣服扒光,在其身上乱写乱画,并取笑戏弄他。恶人怕发现给潘玉军用刑留下伤痕,用硬物抽打潘玉军的两肋处,这样能把人打成内伤还发现不了。他们把潘玉军两腿倒起来,双手被平伸铐着,把潘玉军象打秋千一样来回晃荡,身体的全部重量落在两只胳膊和手腕上,导致潘玉军双手麻木、失去知觉、手指伸不开、手腕被手铐卡破了皮肉,两只胳膊被用刑时抻的好几天不敢动,身体两肋被打成紫青色,造成内伤,不敢大口呼吸,咳嗽时身体内部钻心疼痛。(详见明慧网)。

两天后潘玉军翻墙闯出店子黑窝,从此被迫失去工作。“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怕事情败露,经常到潘玉军和他亲戚家查找,想再次抓捕,导致潘玉军有家不能归。在被逼离家出走期间,不幸被“六一零”恶人跟踪,2008年8月8日晚,潘玉军再次被绑架,再次被酷刑迫害。就这样潘玉军也没吐一个字。这就是整个事件的全部过程。

潘玉军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抵制非法关押、酷刑迫害、非法判刑,自被非法关押之日起绝食反迫害已有七个多月了。现在他的身体极度虚弱,不能站立,只能躺在铺上,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不能大声说话,不敢考虑问题,因为想多了会头痛,甚至出现恍惚,每天在极度痛苦中度过,已不符合关押标准。强烈要求立即无罪释放潘玉军回家调养身体。同时撤销对大法弟子的一切不公裁决。

自从2009年6月16日接到非法判决起,我已绝食反迫害。抗议对我的不公正裁决,非法关押。我信真善忍没错,也没违反宪法的条例,而且在看守所期间的任何材料上,没有我的任何签字。在店子洗脑班刑讯逼供的情况下所说的一切事情是我救度众生的过程,更不能成为给我非法判刑的依据。莱州市人民法院对我判重刑完全是不公正的。在此我强烈要求立即无罪释放。强烈要求将莱州市“六一零”所有在店子洗脑班酷刑迫害的不法人员绳之以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