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七台河市老人自述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我姓于,是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居民。我于九六年七月有缘得大法。修炼前身体有多种疾病,腰疼、腿疼、头痛,半边身体不好使,最顽固是折磨了我多年的痔疮,所有这些在我经过学法不长时间完全好了。老伴和女儿看到我身体的变化,相继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她俩经过学法炼功后身体也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全家都体验到了大法的美好。

就这样一部能使人们身体健康,使社会道德回升的高德大法却被江泽民利用手中的特权肆无忌惮的迫害。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为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老伴找到“六一零”办公室,告诉他们法轮功这么好,为什么就不让炼呢?当时就被他们非法扣押。

了解到我全家都修炼大法,“六一零”办公室伙同兴岗派出所的四、五个警察便于当晚五点钟左右开车到我家进行抄家,把我家所有大法书、师父讲法的录音带、录像带、教功碟、炼功音乐带等全部抄走,把我绑架到七台河兴岗派出所。兴岗派出所的张姓所长打了我好几个耳刮子,还用穿皮鞋的脚踢我的小腿,我的帽子被打飞了,腿被踢伤了。

被非法审讯数小时后,晚十点左右我被劫持到八六一行政拘留所非法关押。“六一零”办公室的恶人将大法弟子铐起来动刑。我的两条腿被掰成大字形,由恶警按着肩膀用电棍电。几天后又被他们劫持到七台河第二看守所(又称七台河第二监狱,现已经解体了)非法关押迫害。第二看守所是九九年专为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新盖的房子,非常潮湿,墙上往下渗水。里面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大约有二、三百人。

女儿也被非法关押。她家中有个三岁的孩子,女婿上班,孩子无人照看,给女婿造成极大的困扰和伤害。我全家三口被非法关押三十八天。

快要过年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家人、朋友去“六一零”、派出所要人,为了亲人能回家过年,有的家人托关系找门路,于是“六一零”、派出所的恶警们便利用这个机会大肆勒索钱财。腊月二十七,我们一家三口被放回,但付出高昂的伙食费壹千多元。回来后,街道居委会多次到家骚扰,使我家不得安宁。

二零零四年八月份,为救度众生我出去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八月二十一日晚九点多钟,人们都已经熟睡,七台河桃山分局警察伙同“六一零”人员又闯入我家,进屋就开始非法抄家。他们把我家晾衣服用的铁丝拿下来,五、六个恶人用它把我五花大绑扔进车板上,又把所有的大法书全部抢走,把学法炼功用的录音带、炼功带、录音机等全部抢走,我和我老伴被绑架到桃山分局后,被扣上狼牙手铐,又六、七个恶警把我按在地上轮番打,不让喝水,不许上厕所,一个打累了再换一个上来打。我的全身被打的没有一块好地方。打完后他们又把我铐在暖气管上,坐不下又躺不下,吊了一夜。

第二天被非法关押进第二看守所,晚间又从看守所绑架到桃山分局遭受更残酷的迫害。桃山分局伙同“六一零”邪恶之徒对我轮番动刑,两个警察按着我的肩膀把我的两腿叉开成大字形,把两手从背后铐死,又用棍子往下压。他们把棍子都压折了,还不肯住手,又上来一个用针在我身上满身扎,这个下去,又上来一个满身掐,掐的全身青一块紫一块。他们还用手使劲按我的头,把头压到无法再低的程度。

当我被迫害晕死过去时他们就用凉水喷我的脸、头,看我刚喘上一口气来就又接着对我上刑。直到恶警累的有气无力了才暂停下来。这时我手腕上的铐子都勒进肉里去了,手腕子肿的很粗,就这样又被在暖气管上吊了一夜,第二天被非法关进看守所。手铐象从肉里拔出来一样。看守所的警察看我满身伤痕,都看不下去了,说:“咋整成这样?”

我老伴被绑架当天就闯了出来。我在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于十一月十一日被关进绥化劳教所迫害。在绥化劳教所每天被强迫做奴工十四、五个小时,又被迫军训,晚间码小凳到九点。白天劳动定额完不成,夜晚还得加班。

每个大法弟子被两个犯人包夹,走哪跟哪儿,不让说话。恶警、恶人随意打骂大法弟子,逼写心得笔记,穿狱服,哪一样做得他们不满意就任意加重迫害,吃的更差,咸菜里再拌上食盐,就是不让人吃。饭菜差得真的是连猪狗都不吃,还给我们吃,真是人间地狱!

善良的人们,我们只是为了信仰真、善、忍,要做一个好人,道德高尚的人。我写出我所遭受的迫害,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明辨善恶是非。对于这场残酷的迫害,请伸出你们正义之手,与我们一起共同制止这场迫害。也真心希望所有参与这场迫害的人都看一看《九评共产党》这本奇书,了解共产党的历史和今天。中共解体是天意,谁也挡不住。望有缘人能顺天意,早日退出共产邪党的一切邪恶组织,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