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实庄稼汉遭九年冤狱 回家仍无自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黑龙江鸡东县法轮功学员王学世,前后蒙受邪党九年冤狱,妻离子散。最近王学世刚出狱回家,当地恶警、恶人竟当日上门骚扰,不许他随便出入,并继续非法扣留他的身份证。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大法学员王学世刚出狱回到鸡东县银丰村家中,该村村干部伙同哈达乡派出所恶警就迫不及待地闯入王家,恐吓王学世:未经准许,不得擅自离家,要出门必须通过派出所同意。王学世索要自己的身份证,恶徒们不给。王学世的母亲有心脏病,最近一晚又被闯到家门外大叫大喊的哈达派出所恶警吓得心跳不止,好几天才缓过来。

王学世,男,四十岁,是个朴实,善良的庄稼汉。他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的言行。一人得法,全家受益,他炼功后,家中的孩子很小,从未有过大病小灾的,非常听话、省心。他妻子脾气暴躁,与婆婆的关系非常不好,他炼功后经常给妻子讲做人的道理,要行善积福份。妻子也明白了很多道理,不再与婆婆争吵,不再与邻里斤斤计较,家庭也和睦了。他家当时开了一个粮食加工厂,由于他为人温和善良,信誉又佳,炼功后更不与人计较利益得失,以诚待人,生意非常好,受到了全村人的信赖,很多村民都说:看到你的变化,这法轮功肯定好,我们也炼。很多人都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都在法轮功中得到了不同程度地受益。

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年,王学世就被邪党非法监禁了九年,其中包括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判刑七年。以下是王学世遭迫害经历简述:

说真话 被非法劳教两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氏集团为首的邪党开始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王学世为了澄清事实、要求还法轮功清白,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关押在驻京办事处,遭此处恶徒毒打、皮带狠抽。鸡东公安副局长朝阳、李清华等三恶警将王学世劫持到鸡东看守所迫害,恶警马力用小白龙抽打他,驱使犯人毒打他,用拳头猛打他的头部,被迫害了八十一天后,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鸡西劳教所。

鸡西劳教所恶警对他酷刑折磨,想强制转化他,让他立正,不准动,站在雪地里冻,不让学法、炼功,坐在铺板上不准动,一坐就是十五、六个小时,导致腰酸背痛,长期坐下去就会肌肉萎缩、生疮。恶警强行对他洗脑,逼看、听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书籍等,不“转化”就酷刑折磨。有一次黑龙江省劳教处的女处长带着一些犹大到鸡西劳教所做所谓“报告”,诬蔑大法,王学世和同修杨晓光把她们恶毒攻击、污蔑的发言稿抢下撕毁。七、八个恶警蜂拥而上,将他俩打的鲜血淋漓,然后拖入小号迫害。

二零零零年过年时,恶警又劫持来十多个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不配合就毒打,一次恶警在毒打法轮功学员时,王学世站出来制止,恶警范国语将王学世拽到恶警室,用警棍使劲打他的右眼,当时王学世的眼睛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过了几个月,眼睛才模糊看到东西。

那时王学世的孩子才四岁,每次他的妻子抱孩子看他时,都心疼得泪流满面,孩子搂住他的脖子就不放手,嘴里喊着:“爸爸咱们回家,爸爸咱们回家。”由于王学世被迫害,他的妻子无能力维持粮食加工厂的生意,被迫低价卖掉。

二零零零年非法劳教期满,王学世回到家中。但没多久,哈达派出所恶警就去他家要抓人,说是有人举报王学世贴法轮功真相了。王学世被迫流离失所。在这期间,他的妻子无法再承受更多的痛苦,改嫁他人。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活活拆散了。

惨无人道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吉林法轮功学员成功插播法轮功真相后,使当地众多的民众明白了真相,认清了江氏邪党集团的骗人伎俩。牡丹江法轮功学员也开始用这种方式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使更多的世人尽快看清邪党迫害真相。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上七点半,王学世在牡丹江人民公园插播法轮功真相时,被广电集团雇佣的一群打手绑架、劫持到牡丹江阳明分局。

一帮恶警非法审讯王学世,使用惨无人道手段。这群刑警都是经过邪党如何折磨人的专业训练,拳头都是平的,打人非常狠毒,他们用尽了流氓手段折磨王学世。恶警将王学世捆绑在铁椅子上,然后刑讯逼供,用矿泉水瓶反复抽打他的头部,鲜血直流;用拧了劲的电线抽打他的脚面,直到把脚面打烂;再用胶条把嘴封住,用芥末油倒入鼻孔,并用手巾将鼻子嘴捂住,不让喘气;王学世顿时觉得胸腔内象火灼烧一样极其痛苦难言,眼睛已经睁不开了,恶警们连打带骂,出口的脏话简直比流氓还下流。轮番迫害中,好几个恶警将王学世前后围住,用塑料袋套住他的头部,令他窒息;恶警又把他眼睛蒙上,用拳头使劲搓他的肋骨,一恶警用手使劲捏他的睾丸;王学世当场痛昏过去。恶警们早已人性全无。

四月二十五日,恶警将奄奄一息的王学世扔进牡丹江看守所。当时王学世身体已极度虚弱,坐立不住,换下的衬衣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在这种状态下,包号的侯姓管教还要强迫王学世码铺。王学世说头晕,坐不住,码不了。侯姓管教立即命令号里的犯罪嫌疑人把王学世摁在铺板上扒掉裤子,用“小白龙”(白塑料管)狠命抽打他的背部、臀部,直到打累了才停。恶徒们把这种残忍的迫害手段叫开皮。

恶警侯将王学世拖到女号门口,当着许多女法轮功学员的面,用小白龙抽打他,目的是恐吓女法轮功学员,迫使她们屈服。女法轮功学员含着眼泪叫恶警侯住手,说:你家也有亲人,你母亲不也是炼法轮功的吗。恶警侯这才住手。

说真话 再遭七年冤狱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牡丹江市邪党中级法院非法判王学世七年徒刑,王学世做无罪上诉被驳回,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

牡丹江监狱恶警剥夺王学世修炼的权利,并派犯人,包夹监视他,不准他给家里打电话,不准写信等,制造生活困难。

二零零四年十月末,恶警连续五昼夜不许王学世、刘小龙等法轮功学员睡觉,并强行奴役他们。法轮功学员于忠海家邮来的钱被恶警私自扣留,于忠海要钱,恶警不给反而指使犯人将于忠海打得鼻口出血。

二零零四年年末,五监区大队长郭宝林、教导员韩国兵、副大队长赵喜和等恶警筹划了一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转化”,恶警赵喜和亲自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恶警逼迫全体犯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晚上轮班拨拉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白天再让犯人抬到车间迫害,企图以此达到所谓“转化”指标,但恶警没有得逞,法轮功学员李凤全坚决不写所谓“转化”书,恶警不让他睡觉,和犯人同时殴打他,打得李凤全走不了路,恶警还不叫人扶,导致他从三楼楼上掉下来,摔得昏迷不醒,两天后转入公安医院抢救,由四名犯人看着不让人接近,并对外全面封锁消息。这次迫害恶警以失败收场。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初,新任大队长高海平命令搜查车间座位,抢走王学世的大法书籍,并将王学世关进小号迫害。小号里阴暗寒冷,已近结冰,恶警将窗户开着,强行将王学世线衣线裤扒下扔掉,只让穿监狱发的所谓的“棉衣”。晚上更冷,王学世只有靠不停的运动来维持体温,不然就得冻僵。在小号里,恶警不给吃饱饭,早、晚各给半个黑面馒头。王学世在小号里被迫害了二十三天。这段时间,王学世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摧残,精神几尽崩溃,几乎成了废人,一年左右才慢慢缓过来。

二零零八年到二零零九年的春天,王学世的家人曾经两次从五、六百里地赶到牡丹江监狱探视他,都被恶警挡在大门外,不让见,也没有通知王学世本人。家人含着眼泪而回。

这时的五监区大队长叫齐伟,此人为牟取暴利,经常逼大法学员及其他服刑人员长时间、超强度劳役,早六点出工到晚九点收工,经常加班加点,有病的犯人也强迫出工,黑暗至极。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非法迫害的罪恶罄竹难书,它给中国百姓带来多灾多难的五毒恶世。天灭中共在即。奉劝那些还在迫害大法的人,立即悬崖勒马,不要为了一时的利益,而成为中共邪党的殉葬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