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素芹被万家劳教所迫害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二日】我叫张素芹,家住黑龙江省阿城城郊三队,在哈尔滨市打工。2005年12月5日,我在道里钢铁街向人讲真相,被人举报,道里区派出所恶警将我劫持到道里第二看守所迫害,2006年7月6日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万家劳教所。

一进万家劳教所,恶警第一件事就是暴力逼人放弃信仰,逼写“三书”。我不写,就罚蹲,我不蹲,集训队长吴洪勋上前照我胸前就是一脚,当时踹得我半天说不出话来,紧接着一帮恶警把我拖到小屋,然后双手反吊起来,脚离地,我就是在这种强制暴力高压迫害下写了“三书”。

从那以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大夫看了说:“严重的心脏病。”不能参加奴工,可恶警吴洪勋等每天照样逼我下菜窖干奴工,我有时挺不住就躺在菜窖地上。他们看我实在不行就强行逼我打针吃药,可是打了十多天点滴和吃救心丸也不好使,就是这样的身体状况,集训队恶警还强迫我到地里干奴役劳动。

记得2008年9月30日,强制我去地里扒土豆,累得我犯了心脏病,躺在地里不能动,恶警最后看我实在不行了,把我拉回来,当时找不着大夫,恶警吓坏了,等大夫来时,跟恶警吵了起来,大夫说:谁让她下地干活的?

二零零七年正月初八早晨,因我不背守则和声明“三书”作废,被集训队吴洪勋等恶警体罚坐铁椅子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除每天规定上厕所(三次每次十分钟)外,连吃饭睡觉都是坐铁椅子上,特别是到了后半夜,冷,困,心绞痛,苦不堪言。一周过后,脚肿得象馒头,腿象棒子,半个月后行动都很吃力;一个月后,我的身心已经被摧残到极限,已支撑不了,才让我和四位同修从铁椅子上下来。

过一周,2007年的4月12日,卢振山又指使男队干警进入集训队,三队男干警杨占齐和李冰二人将我双手反绑后吊在二层床上,然后用电棍电我的双手,当时真是生不如死,心脏开始抽搐不止,这还不算,恶警又给我加期2个月零7天。

4月16日那天上午,管理科周军带着一帮恶警拿着答卷让我们答,不按照他们要求做就叫出去吊、电、打,大法学员关华就是这样把胳膊给打折了,然后恶警还欺骗我们说,关华父母有病,准她回家照顾老人,其实关华没有回家,她被拉到万家医院,不准见任何人。

一年多来,经过上述的摧残与折磨,我的身心受到了致命的创伤,丧失了基本的劳动能力。现在只要累一点,心脏就承受不了,身心疲惫,反应强烈,在2007年4月25日,我被从集训队又转到前进劳教所迫害。在前进劳教所一大队,恶警强迫我干奴工,超时劳役,因我身体不好,干不了活,恶警队长张波就叫两刑事犯把我拖到车间,命令恶警周木奇看着我,不允许我找大夫看病。最后又给我非法加期三天。

以上是我被迫害的经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