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关、好友被害死 杨小晶遭迫害病重(图)

更新: 2017年08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北京报导)北京大法弟子曹东为了营救当时正遭受关押迫害的妻子杨小晶,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与欧洲议会副主席史考特见面,曹东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会面之后两小时,曹东即遭中共国安特务绑架迫害,被劫持到他老家甘肃,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被邪党法院非法判五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天水监狱。

2006年8月底,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的杨小晶回到家中,为遭非法关押的丈夫奔走呼吁,遭到中共当局的恐吓。2007年8月,杨小晶与曹东的朋友于宙在北京找律师寻求帮助,不久于宙被恶警绑架,无家可归的杨小晶被迫到处漂泊。

2008年3月于宙被迫害致死,杨小晶心痛得直哭。至此,中共恶党强加的压力,使杨小晶精神几近崩溃,情绪已经完全不正常了。很快,杨小晶的身体也快速虚弱下来,2008年8月初,在西安西津医院检查结果为:淋巴癌细胞。

目前,杨小晶在剧痛中煎熬,成夜成夜的疼痛使她无法正常躺下,吃不下东西。


杨小晶与丈夫曹东

新婚蜜月是在恐惧、焦虑中度过

北京市大法弟子杨小晶,女,45岁,1990年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信息管理系,毕业后分配到北京供电设计院计算机室工作,随着计算机应用的普及,工作要求比较高,工作任务一直比较繁忙,是单位的骨干,到99年,她的月收入已达3000元。99年“4.25”后,只因在企业网上刊登了李洪志师父的文章,被单位无理调离计算机室。

2000年2月24日,杨小晶与大法弟子曹东结婚,2000年3月5日,曹东回甘肃庆阳老家办户口,在回北京的火车上,同大法弟子高峰一起被火车巡警无理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内蒙戒毒所17天。

杨小晶的新婚是在恐惧、焦虑中度过。杨小晶所在单位北京供电设计院、邪党支部书记王秀岩多次找她所谓的谈话,逼写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书”,并以上级单位所谓的:如果你单位有一个大法弟子不“转化”,单位领导的奖金扣除、职工奖金、住房福利等待遇消减,对杨小晶施压。邪党人员恶毒的将矛盾全部转到杨小晶头上。为避免单位职工受株连迫害,杨小晶被迫离开单位。而其单位却以杨小晶违反劳动纪律为由,非法解除杨小晶劳动合同。

2000年10月1日,建国门派出所片警到杨小晶家,让杨小晶、曹东去派出所,被他俩拒绝。从这一天起,夫妻二人被迫离开了单位、离开了家,就没有了经济来源。

第一次被绑架劳教,丈夫被非法判刑

2001年5月21日,流离失所的杨小晶回家洗澡,被长期蹲坑的建国门派出所恶警乌利亚绑架,非法劫持到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临时洗脑班——东城凤凰宾馆,杨小晶为抵制迫害,绝食抗议七天七夜,第八天杨小晶被送到东城分局看守所,因不“转化”,怕她去天安门,非法内定劳教一年半。

杨小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第五大队,大队长陈爱华,直接参与、指使犯人对不“转化”的杨小晶进行残酷迫害:长期罚站、晚睡、早起、喝凉水、吃窝窝头。一直到2002年5月12日,中共央视《焦点访谈》中播出嫁祸诬陷法轮功的所谓东北“关淑云杀女案”, 北京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加重,杨小晶被高压迫害,被逼迫违心“转化”,自此导致思维混乱,一直持续到2003年才逐渐恢复正常。2002年11月30日才回到家中。

2002年12月底,拖着虚弱的身体,杨小晶到甘肃平凉看望被非法关押在平凉监狱的曹东,曹东当时被非法判刑四年半,杨小晶就在平凉租住了十一个月,期间的苦楚不堪言表。

第二次被绑架劳教

2004年4月,北京朝阳区亚运村派出所、朝阳分局国保大队五六个警察非法闯入杨小晶父母家中,非法抄家,而后又抄了杨小晶家。杨小晶又一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到北京女子劳教所第一大队。

2005年2月,杨小晶被送到“攻坚队”迫害:早上5点起床,坐“高板”(60多厘米高的塑料方凳),只能坐在边上,两脚并立,两脚、两腿之间不能有缝,有缝就的挨打,两手五指并拢放在大腿上,双目直视,闭眼也遭殴打,只要犯困就遭包夹犯人殴打。除过吃饭时间,一直连续坐着,不让涮洗,有的学员几天就从“高板”上掉下来,屁股上的肉被坐烂。期间,吃的非常少,一顿只给一两米饭;晚上12点睡觉,一间房子只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一张床,犯人包夹两人一班,几个犯人轮班监控,翻几次身、打几声呼噜全部记录,白天黑夜,没有时间、没有日期的任何提示,一直逼着在“高板”上坐着,直到“转化”。一直到8月“攻坚队”解散。

2005年9月,杨小晶被送回一大队,身体已极度虚弱,在大队长陈立的直接驱使下,被逼做奴工劳动,长期低着头,眼睛又近视,造成严重的颈椎病痛。

2006年7月来了两个安全局的人,告诉杨小晶说:曹东出事了,让她给曹东写信,劝曹东“转化”,被杨小晶拒绝。

为丈夫申诉,遭骚扰、恐吓、绑架

2006年8月底,遭受非人折磨的杨小晶回到家中,开始查曹东被绑架的真相。2006年9月30日,恶党对曹东的所谓“逮捕令”交给了他在甘肃庆阳的父母,而杨小晶直到10月底才知道。

杨小晶为给丈夫讨回公道,开始往来于北京、兰州、平凉、庆阳之间奔波,为曹东找辩护律师。甘肃庆阳安全局接手了曹东的案子,对他父母实行消息封锁,不让他父母找人,说越找判的越重;而对曹东却诱骗说:只要他诋毁法轮功,就让他出来。

2007年2月,邪党对曹东的非法迫害在甘肃兰州开庭,律师做了减罪辩护,较成功,并同意接手替曹东继续上诉,然而在邪党安全局的压力下,律师在二审时不敢涉及到邪党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还帮恶党恐吓杨小晶说:越上诉判的越重,致使二审没有开庭,3月份以书面裁决了事。

在杨小晶的再三要求下,2007年10月,律师才将经过修改的辩护状传真给杨小晶,内容完全与邪党的说辞一致,颠倒黑白,完全掩盖了曹东被抓的真相和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来华的目的。

2007年8月,杨小晶与曹东的朋友于宙在北京找律师寻求帮助。2007年9月11日,于宙被非法抓捕,杨小晶的家又一次被北京丰台国保所抄,杨小晶有幸提早离开,但此时她的心情愤懑至极,曹东的朋友被抓,更使她伤心难过,还要躲避邪党安全局的跟踪、骚扰,杨小晶根本无法静心学法、炼功,调整身心的疲惫虚弱。

2007年年底,杨小晶在天水监狱见到被非法关押的丈夫曹东,在被限制的接见时间中,曹东断断续续向她叙述了自己被欺骗、被残酷迫害的前后过程,令作为妻子的杨小晶伤痛不已。

2007年12月杨小晶又辗转回到北京,寻求帮助。12月27日,她回家交房费,被一直蹲坑的居委会人员发现,并报告给派出所,建国门派出所片警刘江、刘涛,当地街道“610”主任杨文仲,东城分局的俩警察一起闯入家中,刘江伙同他人硬将杨小晶抬到楼下,塞进一辆便车,几个小时后到东直门派出所,恶警刘玉刚科长恐吓杨小晶:就是要把曹东关到西北,让你留在北京等没人性的话。而后几个便衣又把杨小晶抬上一辆黑车,关进丰台六里桥一家旅馆里,非法劫持24小时。杨小晶对领头的恶人说:你们仗势欺人,恶人非常嚣张的说:就欺负你了……。一副流氓嘴脸。丰台国保妄想找茬将杨小晶关起来,邪恶之徒的阴谋没有得逞。

出来后杨小晶才发现家门钥匙不知被谁拿走,父母家楼下停着一大一小两辆车。在寒冷的冬日,无家可归的杨小晶再次居无定所,到处漂泊,心中的悲愤、恐惧难以言表,在临时的住房里,由于担心再次被中共当局绑架,经常把窗帘拉的严严的。

好友被迫害致死

2008年2月份,传来于宙、许那被捕的消息,3月于宙被迫害致死,杨小晶心痛得直哭。所有一切恶党强加的压力,使杨小晶精神几近崩溃,情绪已经完全不正常了。很快,杨小晶的身体也快速虚弱下来,2008年7月,发现左颈部、腋窝有肿块,并伴有疼痛。2008年8月初,在西安西津医院检查结果为:淋巴癌细胞。杨小晶在剧痛中煎熬,成夜成夜的疼痛使她无法正常躺下,吃不下东西。

杨小晶年迈的双亲,因邪党的迫害,无法颐养天年,为女儿担惊受怕,长期以来街道办事处社区书记李和平,经常给家中打电话骚扰、跟踪、敏感日到家监视,街道“610”小头头随意到家乱翻东西。父母用微薄的退休金常年扶持着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杨小晶。2008年4月起,72岁的父亲,颠簸在异地他乡,悉心照顾生活无法自理的女儿,远在北京的母亲无时无刻不揪心着女儿,杨小晶及她的父母渴望有一个正常的生活、正常的家。

希望国际社会及善良的人们一如既往的关注杨小晶一家所遭受的迫害,营救曹东,还杨小晶一个正常的修炼、生活环境。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