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庆阳市强维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明慧通讯员甘肃报导)甘肃庆阳市大法弟子强维秀,女,39岁,镇原县农机局职工,家住镇原县农机局家属楼。她是镇原县被迫害最严重的大法弟子中之一。下面是她遭受的部份迫害事实。

1、在庆阳市镇原县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年底,强维秀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恶警绑架。后被镇原县恶警吕正品押送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出来时被从两千元押金中,扣除一千多元,作为吕正品进京带人所用费用,未给任何条据。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强维秀被长期戴手铐、脚镣,被看守所恶警多次用穿着皮鞋的脚朝身上乱踢。当时邪恶所长是秦德玺(已退休),副所长刘某某,参与迫害的还有李国民、胡国勇、何金花。

出来一个月后,强维秀又被无理关押,因绝食反迫害,一星期后放回。期间遭受野蛮灌食,长期背铐。第二次上访,被当地恶警半路劫回,非法关押一月,期间被长期戴脚镣、手铐,有时连续好多天背铐,并被经常用脚踢,拖拽。

第三次上访回来,在室外炼功,被邪恶110绑架到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地点在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平安台第一劳教所。2000年11月,恶警从强维秀单位借现金800元,作为送强劳教途中费用,当时坐公共汽车,根本用不了那么多。当时是派出所所长陈某和恶警张五堂押送的。

强维秀被非法劳教的一年,工资停发,上班后工资降了三级。上班期间,恶警张家涛经常上强维秀单位或家里骚扰,她被迫离家出走。2002年9月在兰州被绑架,恶警吕正品与苟会峰(已遭恶报)把她押回并伪造材料,非法关押两个月,报送劳教2年9个月。她所带一千七百多元现金被吕正品扣除一千三百多元,说是找她期间所用电话费之类,未给任何条据。看守所又扣除伙食费两百多元。恶警方志强与司机张五堂送强维秀劳教半途,她从高处跳下,身体受伤,不能动弹。在她身体极度难受的情况下,恶警依然经过长途颠簸把她送到劳教所,劳教所拒收。恶警又打算找关系把她送进兰州市第二劳教所。在兰州市安西路一家私人诊所她被强行输液,不见疗效又被大夫刁难。最后达不到目的才把她送回,关进镇原县看守所。在此期间她一直绝食反迫害,又不配合治疗,邪恶之徒怕她瘫痪,怕担责任,第二天将她放回家。

2004年5月上旬,强维秀中午下班回家路上,被几个恶警强行绑架,关进公安局审讯室,被铐在专铐犯人的那种椅子上。恶警半夜时将她诱骗上车,说是找个人,车走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到了兰州市榆中县女子劳教所。其中有恶警张家涛,司机是恶警贾某某(听说已遭恶报身亡)。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心脏病,脊椎两处骨折,)劳教所拒收,恶警不死心,第二天又换个大医院检查,还是不合格,恶警就将她送进劳改医院(康泰医院)。她自被绑架就一直绝食反迫害,在劳改医院被野蛮灌食。

45天后,恶警张家涛和另一位不知名的,将她带到劳教所,强行输液,又给劳教所教育科长行贿。据说地方恶警找到省邪恶610,说如不把她送进去他们就不回去。在她身体极差的情况下,被送进了黑窝。

二零零六年正月二十八劳教期满,被延期迫害49天。单位派人去接,租车等费用用去1300元,从工资中扣除。在劳改医院用去6351元,从强维秀工资中扣除。总算下来也有一万多了。这些年增资、调资全都没有。现在又少算6年工龄。每次被绑架,家会被抄的一塌糊涂。

2、在兰州市平安台第一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2000年11月7日,强维秀被非法送进平安台第一劳教所,因她不背邪恶的守则,每晚站到12点以后才让进屋睡觉,直到劳教期满。冬训期间她不配合训练,并且炼功,被关小号半个月,戴手铐,白天、黑夜让站着。出来时脚肿的只能穿40号的大布鞋,挪一步都钻心的痛,连续一个星期脚痛的晚上睡不着觉。当时在邪恶的七大队一中队,教导员是谷艳玲。后被安排到二中队,教导员是恶警胡瑞梅。其间,强维秀绝食反迫害,遭野蛮灌食,10天后被强行带到医院,手脚被捆绑在床上,长期插上灌食管子,并强行输液。

有一段时间,大法弟子炼功,喊“法轮大法好”反迫害,十几名大法弟子深夜被带到住院部隔离,单独迫害。对不屈服的大法弟子,铐上背铐,中间穿上绳子吊到铁栏杆上,脚尖着地。当时三中队恶警李小静给强维秀上的刑。因她被带到住院部,影响了中队的分,一天半夜被两个吸毒犯带到室外,毒打一顿,差点背过气去,为此还延期三个月。

强维秀曾写了一份揭露劳教所私设刑堂,迫害大法弟子的信,给了大队长戴文清,结果被带到大门外平房内吊铐起来。中队邪恶指导员胡瑞梅负责迫害,大队邪恶指导员景雪峰训斥。此次迫害一个星期,前三天吊铐时间长,虽然隔几个小时还放下来,两只手腕还是被铐烂,现在还留下印痕。听说后来劳教所用了更残忍的酷刑,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尤其刚被送去的),带到大院子里的菜窖里,用绳子吊起来迫害,既没人知道也不留痕迹。

在平安台第一劳教所,除星期天外,每天都得到外面干农活,锄草、翻地、掰玉米等,还有磨宝石,编毛辫子等。生活极差,水煮菜没一点油,吃的面经常是又焦又稠带生面疙瘩的。热水很少,冬天在外洗衣服,盆子和地面冻在一起,水里都是冰碴子,洗头多数都得用凉水。

女大法弟子全被关在邪恶的七大队,当时大队长是戴文清,指导员是恶警景雪峰,一中队指导员是恶警谷艳玲,二中队教导员是恶警胡瑞梅,三中队教导员是恶警李小静,在迫害大法弟子上,是非常卖力的。

3、在兰州市榆中县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2004年6月26日,强维秀在邪恶的劳改医院遭受了45天的野蛮灌食后,被非法送进了兰州市榆中县和平镇女子劳教所(把以前的一所、二所女队合到一块)。在劳教所洗澡堂一楼,邪恶专门腾了一间房,派了6个邪恶狡诈的吸毒犯看管,四个中队各抽了一名邪恶队长,24小时轮流值班,负责的恶警是刘生。吸毒犯对她百般刁难,软硬兼施,而邪恶队长却假装不知,根本不管。半个月后回到邪恶的一中队。当时她身体极差,心脏病、脊椎两处断裂,洗几件衣服都累得不行,几天后才有所恢复。所谓的教育科科长曾说,她只要安安稳稳呆着,不要有啥事就行;而几个月后,就让强维秀参加所谓学习,她拒绝,邪恶之徒就把她骗到教室,不让出来。吸毒犯读诽谤大法文章,她就背法,后来吸毒犯干脆就不读了。

一次,邪恶队长上诽谤大法的课,强维秀欲走出教室,被包夹按住,她喊“法轮大法好”,被有预谋的恶警戴上手铐,关进小号,不顾她脊椎两处断裂,心脏病,把她背铐,吊铐在高低床的上栏杆上,脚尖着地,直到第二天快中午时放下。当时是邪恶教导员汪红娟负责迫害,对她说,只要坐在教室就行,听不听在自己。没想到她又上了当,7天后小号出来,呆在邪恶的课堂里,非得让写邪恶的作业,还得按照邪恶的要求写。同时换了非常邪恶的包夹单桂莲,当时队长夏文英。强维秀看清了邪恶的阴谋,因脊椎两处断裂,承受吊铐很艰难。

大概十天后,因调整中队,她被调到严管队(入教队),从此邪恶之徒放弃了对她所谓的转化。她被延期49天,2007年2月上旬被释放。

女子劳教所里的苦役有织地毯,糊药盒,磨宝石,剥玉米皮,机房作少数民族戴的帽子,给鞋面缝装饰品等,奴役劳动强度都很大。邪恶认为有危险的活如织地毯,机房做帽子不让大法弟子去。

大概在2005年,疾控中心对劳教所所有人员进行了一次身体全面检查、包括验血。

4、劳教所对其他大法弟子的迫害

新送去的大法弟子首先被送进入教队,找最偏僻的房子关起来,名为隔离室,6、7个吸毒犯看管,实施迫害。其中迫害最严重的有崔建平、范俊草、刘晚秋、刘秀萍。崔建平曾经十几天不让睡觉,长期站着,一打盹就打,耳朵被撕裂,拖把被打断,脚被吸毒犯用脚碾,血都渗出鞋面。当时迫害崔建平最厉害是吸毒犯项冰岩,负责迫害的恶警是刘生。

范俊草六十多岁,曾被用绳子捆绑吊起来折磨。刘晚秋被吸毒犯陈晓红背铐吊到高地床的上栏杆上,又垫了几本书,床四个脚被用小凳子支起来,整个人悬空,手腕被铐烂,现在还留下两个显眼的黑圈,乌黑的头发一夜变白了。当时负责迫害的恶警是刘生。刘秀萍遭到的毒打也相当厉害,有一次因为洗衣服被吸毒犯李莉毒打,盆子被踩坏,第二天衣服没干也不让晾,也不让放,湿衣服就让穿在身上。

有一次,恶警刘生让吸毒犯把一位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双手铐在高低床的上栏杆上,让把裤子扒下来让吸毒犯取笑,然后走了,过了好一会才回来让把裤子提上去。还有很多鲜为人知的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约四个月后,才让下楼打饭,归队,长时间让打扫厕所。

当时入教队主要负责迫害法轮功的队长是邪恶教导员刘生,2006年换上了赵莉,刘生当了中队长,当时主管迫害的还有副大队长屈玲,教育科长念雪峰,副所长杨德兰,还有恶警汪红娟,景雪峰等。当时表现非常邪恶的吸毒犯有陈晓红、项冰岩、王丽、李莉等。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