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监狱野蛮折磨大法弟子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山东省第一监狱(男子监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监狱为达到“转化”(即强迫大法弟子违心表态放弃信仰)的目的,对这些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实施着非人的折磨。

高洪杰:被监狱恶徒威逼下写了五书放弃信仰后,在零七年八、九月份他又坚定了对大法的信仰不变,并写出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五书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因此遭受了严管组长达十个月之久残酷迫害。训斥、辱骂、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扇耳光、上夹棍、鞋底抽、挠脚心、挠腋窝、七、八个恶徒群体殴打等手段无所不用。恶徒们天天用牙刷刷高洪杰的皮肤,使他后背和左侧皮肤大面积化脓,现在有几处留下三十公分大小面积的疤痕,高洪杰始终不放弃信仰,令恶徒们心里胆寒和折服。

刘锡铜:零八年七月份入狱,因不写放弃信仰的“五书”(悔过书等)不“转化”,在严管组遭受七个月酷刑迫害,和高洪杰一样所有的酷刑都用遍,他的耳朵被打的变了形,听不清声音,现被关在新犯组11组。

戴国玉:零九年五、六月份入狱,因不写放弃信仰的“五书”(悔过书等)不“转化”,被恶徒们关在厕所毒打,戴国玉高喊“法轮大法好”,被七八个恶徒们抬到公用洗澡间用脚踩着戴国玉的脖子,用脏抹布往嘴里塞,用脚踢他,迫害了他一夜,差点憋死,天亮了戴国玉在昏迷中被抬到十八组,戴国玉在巩固组这边受到迫害是因为严管组那边六个监室都住满了新抓来的法轮功学员。

邵成跞:因不“转化”,并在零七年下半年和大法弟子尹向阳传手抄经文被包夹和帮教班长举报,和尹向阳一起被送严管组迫害,同时受迫害的还有王松武、张乃福等人,他们被逼写检查,并被扣除了减刑分。邵成跞零八年零九年因不“转化”多次被送去严管,每次邵成跞都是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徒捂着嘴抬到严管组,先是一顿暴打,邵成跞的腿以前被恶警打残,不能正常走路,恶徒们逼他天天走正步,得和正常人一样走路,走不好就打,现在他的一个手腕被打断,曾被开水烫,用被蒙头暴打等酷刑,几次差点被打死,邵成跞几次绝食,又被野蛮灌食,现在仍在迫害中。

邢铜福:在零七年减刑两年将要出狱的前两个月,帮教让他写出监发言,邢铜福写出了声明,以前所写所说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恶警多次让他收回声明并用加刑威胁,邢铜福坚持自己的信仰,后被撤销两年减刑裁定,严管组恶警指派新犯人对邢铜福一顿毒打,逼着重写所谓的“五书”,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到医院做过手术后,现在身体一直很差,零九年九月底将出狱,在六月份又被帮教恶徒们强行送进严管组迫害,逼写出监发言。

张传正:传手抄经文,被恶警清监时发现,送严管被恶徒迫害,遭受到各种酷刑。

石增雷:在严管组受迫害期间,被打的一头撞在墙上,脖椎撞断,现已残疾,恶徒们说是石增雷出现了幻觉,自己撞墙要圆满,石增雷以前精神一切正常,从来没有什么幻觉,零九年因传递经文,恶警把石增雷的一百六十分减刑分全部扣掉,并在大会上以此来威胁全体大法弟子。[注]

梁晶:由于写了坚修大法的声明,被调到十一监区严管组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在承受到极限情况下吞下一支牙刷,恶徒把梁晶抬到医院动手术取出,身体瘦的已成骨架。[注]

范建国:零七年六月份入省监狱被迫害,因不写五书,被体罚了下蹲三天,不许动一点,动一点有六个新犯人按住范建国用拳头打头、脖颈、腰等部位,每天早晨五点到晚上十二点,三天后他的腿站不起来,走路得两个人扶着走路,在威逼下写了五书,在巩固组多次因“转化”不彻底被恶徒班长恐吓。

孙虹:因不写五书,恶警三天不让他睡觉,后每天让睡两三个小时,折磨得皮包骨头瘦得不成人样子。

段利克:因不“转化”不写五书,被殴打,视力下降。

吕震:在监狱多次被严管,因传经文被恶徒发现,零九年六月二十日从十组送到二十七组遭受迫害,六月二十一日晚被送医院后死亡。此前身体健康精神很好,现在山东省监狱所有的犯人都知道吕震被打死。二十七组的帮教班长叫陆恒学(音)。

王康宁:零七年十一、十二月份在严管组受尽十个多月的折磨,被逼写五书,后调到十组新犯组,又调到八组重点迫害,被逼写了入监发言。王康宁过后对自己所写的五书和发言一直后悔,零九年新年过后和同组的孙其武一同写了声明,孙其武在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号上台读入监发言时说:“对不起大家,我今天不想发言,我不能对不起我尊敬的师父和大法,我今天和王康宁一起写出声明。”没说完就被帮教张跃恐吓下去,下午送严管组遭受迫害,恶徒们认为是王康宁挑头,对王康宁酷刑折磨,逼写检讨和侮辱大法的文章,在调回八组包夹班长对王康宁严加看管,经常对他打骂和体罚。

孙其武、孙其文哥俩一同被判五年,家有近九十岁老母亲不能赡养,孙其武在严管组被恶警指使的新犯人经常打骂,用脚踢他的头,用天天蹲着体罚他,撤销孙其武一年减刑分并查看一年。

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号开始,十一监区劫持的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全部严管,不准出门,水、饭、购物都有新犯人送,停止一切活动,一点人身自由没有,对有的大法弟子还组内严管,李锦忠被组内严管体罚一个月坐板凳,不准午休。孙寿熠组内罚蹲。上厕所要打报告,经批准才能去。一直到五月下旬才解禁。

十一监区主任韩晓磊在上大课时经常威胁大法弟子,你们谁再不老实就收拾你们。韩晓磊是济南一家日报记者,因出卖国家机密被判刑十二年,利用迫害大法弟子来讨好恶警,征得减刑分,刑期过半明年可能出狱,还有一些经济犯、杀人犯利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来减刑,有刘长征、张跃、刘克安、高万法、蔡青华、齐东兴、王克东、王雁、韩晓磊、白帮武等。

以上是省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罪恶的一部份,可谓是冰山一角。

[注]:法轮功严禁杀生,包括自杀和自残。常人的一些方法虽然能起到反迫害的作用,但是很危险,容易真的伤及性命。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时刻牢记自己是超常的修炼者,必须要珍惜生命,避免效仿常人的思想行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