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的残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位于石家庄市石铜路,从外观上,这里绿草茵茵,环境整洁优美。然而,在这迷人的外表下,掩盖着无数的残酷、恐怖与黑暗。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们,遭受着残酷而邪恶的迫害,一桩桩一件件血腥虐待的事情,在这里,每天都在发生着……

一、用邪恶手段强制洗脑,迫害信仰,精神摧残

这里非法关押着几百名女性法轮大法弟子,所有被非法劫持到这里的大法弟子,都不让进入劳教人员的班组,而是首先安排到保管室和小库房等变相的小号内进行强制洗脑。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曾因修炼大法而身心受益,都是奉行着法轮功“真、善、忍”的原则,在社会上默默地做着好人。然而被劫持到这里,却要被强迫着去诬蔑法轮大法和大法的师父。对于那些不肯写下所谓揭批法轮功的“四书”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就会采取残酷的暴力措施。

一大队来自石家庄市的大法弟子冯小梅因为不肯写四书,被恶警大队长刘子维派来充当打手的普教人员朱丽英、刘宗珍、齐小露等人强行把腿双盘姿势绑住6个小时,不让放下来。钻心的疼痛使冯小梅发出大声凄惨的哭叫,而就坐在门口不远处的几个恶警却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值班恶警谷红叶还让普教值班人员把冯小梅的屋门关严点儿。残酷的“绑盘”使冯小梅的双腿肿胀,疼痛难忍。腿放下来后,恶警不但不让冯小梅休息,还继续强迫冯小梅罚站,整夜不准睡觉,不让上厕所。半夜时,冯小梅挪到门口对恶警要求要去厕所,恶警就装作没听见。

残酷的迫害致使冯小梅双腿一直肿了好几个月行走困难,憋大小便使冯小梅的肠道出现严重便血现象,一连数月连续大量便血,恶警不但不让去外面医院检查,还不准她接见或通知家人。

几乎所有不肯转化的大法弟子都经历了被手铐上铐、罚站、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不让吃饭喝水等虐待。有些承受不住折磨的大法弟子违心写下“四书”后,恶警怕其反悔,还要继续强迫其看诬蔑大法和法轮功师父的书和光盘,进行连续数天乃至数月的高密度洗脑,然后调到专门关押所谓“转化”学员的二大队或三大队,去参加每天长时间的奴工劳动,目的就是不让其再去想法轮功的事情,占住其自由思考的时间,妄图扼杀法轮功学员的理性思维和灵魂。

二、强制奴工劳动,压榨血汗

劳教所的奴工劳动,除了是为占住法轮功学员的大脑,不让其思考外,还有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劳教所赚钱,使恶警们私分利润。劳教所是由国家财政进行基建拨款建造的,而且按照劳教人员人头每月拨款,劳教人员奴工都是不用付工钱的赚钱机器。劳教所实际上就是没有成本的血汗工厂。

2008年—2009年上半年,劳教在押人员中法轮功学员比例占80%。劳教所吃的菜大部份是由在押人员在地里种的,不用花钱买,伙食中肉很少(只有上级来检查时除外),大部份时间是吃水煮菜,油水很少。而劳教所恶警们丧心病狂地逼迫劳教人员们为其卖命挣钱。

劳教人员每天早上7:00开始吃饭,十几分钟后吃完饭,就直接去北楼干活,直到中午12:00吃饭时才收工。午饭后有时会休息十几分钟,有时就直接又去车间劳动到吃晚饭,晚饭后还要加班,二、三大队每天晚上加班,一般时加到21:00,最晚时加到半夜12点以后。而一大队的劳教人员在09年夏天时经常加班到夜里2、3点,完不成任务的班组要加班到通宵,否则全组学员扣分、罚站。

为了掩盖半夜加班的事实,一大队的大队长王维卫和刘子维下令晚22:00熄灯时间以后,加班的班组不准开大灯,只许点小灯干活。累了一天的劳教人员们还要在昏暗的灯光下非常艰难地叠袋子、干活,一天下来后,很多人眼睛都肿了,双眼模糊,视力大幅度下降。真是比共产党自己杜撰的“周扒皮”形象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对抵制强制奴役劳动的法轮功学员,变态折磨

对那些抵制迫害、拒绝奴役劳动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因怕其带动其他人罢工,就把她们关到单间小屋,派2-3个普教人员进行包夹监控,并授意对这些大法弟子疯狂迫害。

大法弟子张艳春曾被恶警大队长刘子维、王维卫派来的普教打手、地痞流氓朱丽英、刘娟、刘宗真、吴海霞、李丽娟等人扒光衣服,打得浑身是伤,乌眼青,一直到张艳春临到期时眼睛还是青的,为了怕张艳春出去控告,又给张艳春非法加期关押了将近2个月,等其眼睛恢复得大约看不出被打的痕迹才把她放出劳教所。张艳春被释放前一个多月,普教恶人打手朱丽英还教唆和张艳春住一屋的普教宗东荣每天打张艳春,并告诉宗东荣说:“队长说了,法轮功学员打了白打,使劲整。”

而大队长刘子维的态度是把迫害法轮功学的权力全部下放给普教恶人朱丽英等人,只要朱丽英看哪个法轮功学员不顺眼,无论怎么迫害,刘子维不闻不问也不追究。如果法轮功学员反抗或告状到恶警那里,刘子维还给朱丽英做后盾,变本加厉迫害大法弟子。

来自保定的大法弟子陈秀梅进劳教所时很精神漂亮,到劳教所一大队后,满口牙全部被打掉,衣服被扒光,所有内衣全部被抢走。冬天发棉衣时,因一大队棉衣不够发,差几件,大队长王维卫就下令,所有小屋不参加劳动的法轮功学员不发棉衣。大法弟子陈秀梅已是五十多岁年纪,大冬天什么内衣都没有,就只穿一身劳教单衣过冬,每天冻得直哆嗦,谁看了都不忍,而恶警却一直无动于衷。

有一次陈秀梅因为炼功被恶警把被褥全部抢走,只让其睡光板床,因天气太冷,陈秀梅就自己到另外一间关押大法弟子的小屋去取自己被抢走的被褥,被恶警王维卫拷问了一中午,后来将陈秀梅铐在床边几天几夜,由朱丽英看守。那几天深夜,经常能听到从陈秀梅的房间内传出阵阵惨叫和打到人身上的“扑扑”声,朱丽英嫌铐陈秀梅的手铐一动声音响,只要手铐一动一响就从床上起来打她,或第二天狠揍陈秀梅一顿。

陈秀梅因挨打受伤痛苦得小声呻吟,朱丽英就经常把毛巾塞到陈秀梅嘴里,不许她发出声响。有一次白天朱丽英打陈秀梅时,陈秀梅大声惨叫,值班恶警踹伟到门口去看,一看是陈秀梅在挨打,转身就走了,跟没看见一样。恶警纵容恶人朱丽英等人迫害大法弟子,而朱丽英因迫害施暴反而有“功”,被奖励减期四个多月提前出所。

2009年初,恶警刘子维下令所有不参加劳动的法轮功学员一律不准吃菜、喝粥,每顿只给一个馒头,有时赶上吃包子或米饭没蒸馒头,就让普教从食堂拿头一天剩下的凉馒头让法轮功学员吃,因多日吃不到菜,法轮功学员大多数解不出大便,极其痛苦,为抗议迫害和虐待,小屋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而恶警刘子维、王维卫却很高兴的说:“绝吧,绝食就灌,灌一次扣你六十元,看你有多少钱让我扣!”普教恶人朱丽英也说:“这下可有钱花了。”为了不让恶人随意花自己的钱卡,正在绝食的大法弟子刘炳兰和王力霞把钱卡藏起来,朱丽英找不到她俩的卡,气得叫上刘宗真和李丽娟拼命地打她俩,还不允许她们上厕所。刘炳兰两天没有上厕所,等到让她上厕所时,已经憋得尿不出来了。恶人普教李丽娟嫌她解得慢,上去一脚踢在刘炳兰的膀胱部位,致使刘炳兰很长时间肚子疼痛难忍。

大法弟子陈秀梅的钱卡被朱丽英翻到,她家人刚给她上了400元钱,朱丽英和李丽娟只去购物两次就把陈秀梅钱卡里的所有钱花得只剩八毛钱,使得陈秀梅连手纸都买不起。好心的普教包夹人杨秀莲悄悄给了陈秀梅一卷卫生纸,被朱丽英发现后,一拳打在杨秀莲胸口上,并且告到恶警那里,致使帮助法轮功学员的普教学员杨秀莲以同情法轮功为理由被罚加期半个月。

而朱丽英把搜刮法轮功学员和其他普教的钱经常上供给一大队的恶警们,给恶警们买吃的东西,巴结、讨好恶警,因此能够使恶警们对其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为不闻不问。一大队没有吃过朱丽英东西的恶警很少,大部份恶警都吃过、用过朱丽英上供给它们的东西,有时恶警吃饭时没胃口就喊朱丽英给她们拿吃的东西,朱丽英临解教时曾宣称,光刘子维一人就吃了她六千元!难怪恶警刘子维、王维卫等人与朱丽英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能如此默契,狼狈为奸,其实都是各有所图,互相利用。

四、对老年、有病的大法弟子非人道的迫害

在劳教所关押的一部份大法弟子是超过60岁以上的,按劳教法规定,这部份60岁以上的老年大法弟子是不应该再参加劳动的,可是在劳教所,这部份大法弟子照样被迫害做奴工劳动。石家庄大法弟子冯小梅肠道有病,长期便血,恶警不但不给她看病,还逼她干活,任务数按壮劳力的任务给。

石家庄大法弟子张桂芹,61岁,血压高达280,照样每天必须到北楼上四楼去干活,劳动时间和其他的劳教学员一样,加班加点时也照加不误。

大法弟子张瑞华也六十多岁了,也每天被强迫去劳动。张瑞华身体有病,心脏病、血压高,劳教所一大队想给其办理保外就医出去,但因为张瑞华不肯写“回家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所里一直不给她办理,而张瑞华照样还要去和其他劳教学员一样每天去车间干活。

四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安金亭长期迫害之下血糖低,经常在半夜时犯病,是一大队有名的病号,可刘子维给她的任务数照样和壮劳力的全额任务数一样,连普教都说恶警们太没人性!

2008年,一位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到劳教所后,被检查出血压高达300,属于高危病人,可是就由于她在组里念“法轮大法好”,被刘子维、师江霞、王维卫等人弄到一个小屋去打,头发都被揪得满地都是,不论病情多么严重,恶警们照样迫害不误。

五、欺上瞒下,制造假相,掩盖罪恶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自成立以来,一直在极其邪恶地迫害大法弟子,有些迫害的事实真相也在不断地被国际互联网曝光。但是,这种邪恶的迫害一直没有停止过。非但如此,因其迫害恶行而邀功,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被评为“省级先进单位”,还获得了上级颁发的一系列奖励和证书。

每当上级来检查时,都要提前通知劳教所,劳教所内就开始大造声势,大搞卫生,做表面文章布置迎接,食堂伙食也会突然地好起来,不是炖鸡就是吃鱼。当上级领导来检查那一天,食堂早就安排好照相,拍一些劳教所人员“幸福生活”的照片,让上级领导回去交差。上级领导也乐得大家高兴一场,表扬一顿,吃喝完毕,抹嘴扬长而去。所谓你好我好大家好,就是没人管劳教人员的死活。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恶警们听命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弟子进行野蛮而残忍的迫害,而且这只不过是中国大陆各监狱、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发生在中国的更多的迫害事实也在不断地披露出来。

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仍旧在继续,而在全世界,更多的人已经知道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越来越多的各国政府和人民正在站出来抵制和谴责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弟子的迫害与关押,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罗干也已经被阿根廷法庭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并发出逮捕令。在不远的将来,中国大陆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们将遭到惩治的报应,邪恶之徒猖狂不了几天了。物极必反,任何一个朝代,到了最腐败、没落的时候,也就快走到尽头了。奉劝那些不明真相还在参与迫害者,悬崖勒马,给自己留条后路,给自己的子孙后代留条生路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