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八日】

一、过亲情关,走出来证实法

修炼法轮功已经将近三年了。修炼初期,先生反对我修炼,而我自己脾气急躁、好胜,刚刚得法法理不清,没有做到向内找,认为他只要反对我学法炼功,就得跟他对着干。认为自己做了家务就行了,根本没有把他当作一个要救度的生命。只管自己抓紧点滴时间学法,而忽略了家人的感受。我们两个人就象斗牛场上的两头牛,谁看见谁都互不服气,互相不说话。

后来我开始背法,越来越多的法理显现在我的眼前。有一次,我问自己:你是要回家呢?还是要跟老公争个对错?我自己回答自己:我要回家。我要放下我好胜的心。这个念头一出,马上想到“给老公写封信”。这样,在去年年底去德国法会之前,我给老公写了自结婚以来的第一封信,在信中,我非常恳切地告诉老公:我珍惜这个家,如果我有错的话,我可以改。只有一个要求:我不放弃炼功。

在法会期间,与同修交流此事,同修对我说了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家庭中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不对的永远是你,因为你已经修炼了,有矛盾了怎么可以怨常人呢?第二句话是:要想参与证实法项目,必须把家庭问题解决好,否则,干扰太大,很难做好项目。第二句话对我的震动非常大,因为当时自己非常想参与证实法项目,但总觉得家里象有一颗定时炸弹,搅得自己心神不宁。

在从卡尔斯鲁返家时,心里真是七上八下,不知老公读了信后的感受是什么?尽管心里有些难受,轻轨到站时,我还是微笑着让所有的人先上车,然后,自己才提着沉重的行李,找了一个角落坐下。车行两站后,一个德国老太太走到我跟前,抚着我的肩膀说:“你是一个非常好非常好的女人,希望你一切都好!”我马上眼泪滚了下来,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

回到家,我一反常态,温柔地跟老公说话,他不理我,我还是不停的问东问西,他终于忍不住笑了。我心中也在暗暗窃喜,觉得自己终于闯出一关了。没想到更严重的事还在后面等着。一次老公与他父母通话,他父母问及我的情况,老公说我一直在炼,还经常出去活动,少则一两天,多则一星期不回来。从我后来的旁敲侧击中得知,他父母支持他与我离婚。

一天,老公突然跟我说,他已找了律师,准备跟我离婚,孩子归属于他。我听了大吃一惊,我没有吵闹也没有哭,我只说让我想一想。我想到,每一个人的婚姻都是前世因缘所定,是天上神的安排。同时,这也是我的修炼场所,我必须要珍惜。

因此,从常人的角度,我列举了种种离婚给家庭和孩子带来的不幸与经济上的损失,同时,我平心静气的继续我的大法修炼及大法活动,又象以往那样不间断地做家务,对他好,对孩子好。另一方面,我主动和公公婆婆沟通,说明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为什么非要让我离开大法?后来公公婆婆不再支持他儿子离婚,对于我的信仰,他们也不管了。

以此同时,我把师父的《洪吟》中的《做人》等诗词发送到老公的电子信箱,也经常摘录明慧网上的文章给他看。在今年九月我去汉堡参加大法活动。回来后,老公第一次主动跟我讲话,说撤销了律师对我的离婚申请,并问我恨不恨他?当时,我只回了简单的一句:“不恨”。因为,那时的我,心中早已充满了宽容与忍让。

二、神韵推票过程中的修炼

二零零八年四月是神韵首次来慕尼黑演出,那时,自己刚刚得法一年还不到。一开始一位同修跟我说等演出团来了以后,要我去帮忙熨衣服,当时听了心里非常高兴,谁不喜欢看到演员哪?但演出前二天,我被告知人手已够,不需要我了,让我继续去街上发报纸。我当时伤心透了,整个晚上不能入睡。通过向内找,我找到了一颗想让别人重视的心。因为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一直受老师与同学的重视。如今,一旦被人忽略,就觉得很受打击。当时我平服了自己的这颗心后,第二天又上街分发报纸去了。

因为当时很多同修去帮助熨衣服,做饭等,街头上已经没有多少同修在分发报纸,有很多的仙女装剩了下来。有同修建议我们每个人穿上仙女装来分发报纸,我挑了一件漂亮的清朝格格装,开始在寒风中发报。

突然,我发现离我二三米外,一对异国夫妇手持相机,不停地看着我,被人这样看着,我心里不自然起来,马上走到马路对面去分发报纸。可是,不一会儿,又看到那位先生在不远处对着我拿着相机想拍而又不敢拍的样子,心中突然美滋滋起来--“可见自己还不难看哎”,想到这,心头一惊,我来干什么来了?赶紧给他们递上一份报纸,让他们拍了个够。然后,心里默默地祝福这对夫妇永远记住“法轮大法好”。

去年,纽约法会期间,遇到把大法介绍给我的那位同修,说起了这件事,他听了大跌眼镜:“你们德国大概没人了,你也可以穿仙女装啊!”尽管自己当时神色不动,但心情大受挫折。仅有的一点爱美之心终于给彻底去掉了。今年初,法兰克福和柏林神韵期间,我发报纸时心情淡然而平静,没有了爱美之心,没有了强调自我的心,只有一个念头,希望能救度每一个与我有缘的生命。

三、否定间隔向内找

由于我还没有完全修去自命清高的执着,也由于自己得法时间不长,很多修炼中的理还没有悟到,所以每每参加活动,总看到不信任的目光,心里特别难受。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既然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总有我要去的东西在里面。所以努力去做到忍受屈辱,不争不辩,内心里却是天翻地覆。当时家中有关,同修中又有这种无形的压力,真的是里外不是人。几度想,我为什么要承受这种煎熬呢?几次有想回去做常人、逃避矛盾的念头冒出,但是我放不下大法,我的人生已经归属于大法,我合十站在师父的法像前,告诉师父我要回家。

我拼命学法,背法,背到韩信能受胯下之辱,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忍受别人的不信任呢?我难道比一个常人还不如吗?我告诉自己:放下自己,一切都会过去的。师父在《精進要旨》〈真修〉经文里说:“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我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在乎别人对自己的态度?终于我找到执著自我的心,找到了一颗总想处于别人上面,而不甘低于人下的心。

想到自己得法时间不长,于是我利用工作和做家务的空闲时间背《转法轮》,现在正在背第三遍,尽管背了后头忘了前头,但是背法带来的提高真的是无以言表,师父给了我很多很多。尽管我知道修炼要吃很多苦,但我一定会将修炼的路走到底。

(二零零九年德国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