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监狱酷刑:坐“马扎子”(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哈尔滨监狱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恶警张久珊从2002年6月份到集训队当队长以后,指使犯人关德军、徐自强、王彦武等一伙,对法轮功学员大肆摧残、长期折磨:关禁闭、锁地环、戴脚镣后上刑毒打、不让睡觉、体罚等,还用坐“马扎子”的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很多法轮功学员肉体上和精神上受到非常大的伤害。恶警张久珊提升这些残害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当带班杂工,给他们权力,并给减刑奖励。

坐“马扎子”就是坐在并成一条线的马扎上。把马扎子并成一条线,立起来两端着地,象骑马一样骑在仅宽2.5至3公分、中间还有螺丝备着螺丝帽的棱上,根本就坐不住;而且两手放在膝盖处必须坐直,有时还得摆姿势:两手臂平行向前伸直,或向两边侧伸,象在飞。而且要坐正、坐直,有包夹看着,动一动就要遭到辱骂或拳脚相加。这种酷刑迫害,一般人坐几分钟都很难。对于坚定抵制“转化”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白天被强制奴役干活或以站队走步训练为名摧残,晚上六点到零点被罚坐“马扎子”,一坐就是六个小时,动一点就得挨一次打。

2004年3月18日,法轮功学员孙殿斌一次答题不符合张久珊所愿,张久珊指使犯人关德军、刘彦明、金志东、李东辉和集训队的犯人摧残法轮功学员孙殿斌、李成义、张玉良、张传铎,强迫这些法轮功学员骑马扎儿、头顶墙、身体稍有一动就打,直到后半夜,才让睡觉,早晨4:30起床,仍然继续骑马扎儿;白天训队列,不让休息。这样持续了一个星期,使法轮功学员肉体上和精神上受到很大的伤害。

法轮功学员袁清江,在2003年3月7日中共邪党两会期间,被绑架后非法判刑。04年春,袁清江被劫持到哈尔滨监狱集训队,因不配合所谓的“转化”,遭到坐“马扎子”残酷迫害,白天干活比坐“马扎子”要轻一些,可是恶警就是不让袁清江白天干活,强迫袁清江一直坐“马扎子”,每天干活时都能看见他坐在车间里,有包夹看着,恶警张久珊及恶犯关德军、王士军等迫害他,袁清江一坐就坐了18天!还得摆姿势:两手臂平行向前伸直,或向两边侧伸,不让睡觉并遭到毒打,造成胸腔积水,全身无力,四肢不灵,昏死过去。2004年7月1日袁清江由哈尔滨监狱转押到大庆监狱六监区。

2005年“五一”后,大庆监狱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迫绝食,遭关小号、坐铁椅等酷刑。5月30日至6月1日,袁清江被六监区长董凤环和副监区长指使犯人捆绑三天,遭董凤环亲自毒打,身体遭到严重迫害,口吐鲜血,胳膊和脚都被绑坏,肝硬化腹水,腹大异常,阴部肿大异常,瘦得皮包骨!袁清江用绝食的方式抗议这种非人道的迫害,在他身体状况十分危险的情况下,恶警将其带到监狱医院进行所谓的“治疗”,用监狱里犯人的一句话形容:住进了这个医院就等于被宣判了死刑。2005年7月23日,袁清江含冤离世。

2004年3月18日在一次问话中,由于孙殿斌的回答不符合恶警张久珊所愿,又遭到张久珊指使杂工关德君、刘彦朋、金志东、李东辉及刘忠利等犯人摧残,强制“骑马扎子(立着骑)”,头顶着墙,身体稍有动弹就打,直到后半夜。白天训队列罚站,不让休息,一连一个多星期。犯人关德君对孙殿斌说:“张大队让我好好收拾收拾你。”犯人刘忠利说:“张大队说了,使劲给我打,只要打不死,留一口气就行。”

2004年4月23日下午,李长安等七位法轮功学员被转到哈尔滨监狱集训队。在集训队里,有个刑事犯叫关德君,管事的。在有一次警察询问李长安与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吴平判几年,有什么特长。因李长安与吴平没有按关德君的意思在见警察时要立正喊报告,警察刚离开,关德君就对李长安与吴平拳打脚踢。晚上收工后,关德君以李长安等没规矩为借口,对李长安与吴平、刘贵福、李占斌、张淇、刘立强进行迫害。让他们坐马扎子,把马扎子合上后,立着坐,象骑马一样骑着坐,两手放在膝盖处必须坐直,有人看着,从晚上九点钟坐到零点,第二天早上四点坐到六点后开饭,逼迫写所谓“三书”。第二天晚上,在法轮功学员整体抵制下,其迫害阴谋破产。

法轮功学员杨毅忠被迫一天只睡一小时觉,长时间立坐马扎子,臀部坐烂,经常被殴打。(恶警:张久珊,恶犯:徐力等)

法轮功学员张玉良被迫害,晚上六点到零点被罚坐“马扎子”一坐就是六个小时,动一点就挨打,在小号遭毒打,被撅手腕子,致使手腕经常疼痛。(恶警:张久珊,恶犯:徐志强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