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永兴六一零及长沙洗脑班对蔡志雄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省法轮功学员蔡志雄先生是永兴县种子公司专业技术人员,他业务精,道义明,为人正,责任强,在社会上,在单位里,是公认的好人。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多年的迫害中,蔡志雄先生被迫失业后靠经营种子为生。今年夏天,就在他经营种子最忙的季节,遭到当地农业局、永兴“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暴力绑架,被关入洗脑班遭受身心摧残,因错过种子经营期,而遭受严重经济损失。以下是蔡志雄先生自述的被迫害经过。

遭农业局与“六一零”合伙绑架

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上午八点多,在永兴县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办主任刘丽玲,农业局局长李元胜、副局长黄光辉的策划指挥下,农业局执法大队队长廖培勋两次打电话给我说黄光辉有事找我,骗我到黄的办公室,廖培勋和执法大队人员已等候在里面,种子公司经理刘文杨、副经理李瑞云也来到农业局。

黄光辉说政法委要我去长沙培训,我说:“经营最旺季,忙都忙不过来,培什么训?是洗脑班,我不去 。炼法轮功的人,千千万万,都是好人,我也没做坏事,我同你父亲是朋友,在你家住过,我相信你,尊重你,在百忙中赶过来,你千万不要乱来,谁干什么都要负责,要承担后果。”

黄不听并打电话给“六一零”办主任刘丽玲,刘马上出现在我面前。我说:“不知道你们大白天凭什么骗我来?什么目的?我没做任何坏事,我忙的很,你们要明镜高悬,不要制造冤假错案,成千古罪人。我要生存,正要下乡促销种子,你们看我摩托车上就有种子。”刘执意不肯,我走出门去。刘丽玲带来的人,“六一零”司机许利军和另一恶人(矮个子)将手铐使劲铐住我的双手,靠进肉里去了也不管,然后他们与农业局执法大队许孔旗、陈子明等把我推下楼、抬起把我塞进车里,我大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封闭车门玻璃开走了。他们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与手续,在我事业黄金时期光天化日之下绑架无辜好人。在城区,“六一零”办曾毅刚也上来了。车到湘阴渡镇派出所停了下来,他们要等补办的所谓手续。无端被陷害,我想走脱,被陈子明殴打,因用力过猛,他自己都受了伤,还怪我。

在长沙洗脑班遭受身心摧残

后来我被绑架到“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其实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私设监狱,称之为长沙洗脑班更为贴切。里面没有牌照,里面的人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是挂着一红色的所谓帮教的牌子,上面也没有名字。

在那里,永兴“六一零”司机许利军和农业局许孔旗随意搜我的包、搜我身。“陪教”许孔旗、陈子明说,许利军代表“六一零”,陈代表农业局,许孔旗和陈子明对我随意殴打辱骂,甚至在我上厕所时也要强行打开门看。

其间,许孔旗说“有奶就是娘”、党叫干啥就干啥”,而陈子明则宣扬一些违宪违法的歪理邪说,官腔十足,他扬言,只要“上面”有人开口,他就什么都敢做,什么都不怕,以前在黄泥乡就是这样。陈常掐我的喉管,用小竹鞭打我、戳我,陈还得意地说回去后就当股长(后来真的当上了法规股副股长)。许孔旗和陈子明肆意辱骂我,说建议上边干脆关禁闭、劳教、判刑,搞死我算了。陈将我按到墙边,把我的手反到背后,许则用膝盖突然从后面狠命撞击我的臀部,还说是为我好。

在邪恶的洗脑班,一帮人来了,下次又来一帮,散布歪理邪说,还说洗脑班有几个劳教、判刑的指标,说要配合,否则就关监牢。我说:“我生活好好的,生意刚有起色却无端被迫害。我问你们,真善忍哪里错了?真善忍是普世价值,道德基础,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世界需要真善忍”

他们则威胁我,说要抓我到那个派出所去,且动手动脚,一下说要关禁闭,今天说要劳教我,明天又说要送我上哪个监狱去,让犯人打死我。我说:“你们对那些杀人放火,打砸抢的坏人下力,那谁都佩服你们。宪法讲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人身自由。法律讲要尊重和保障人权。以前人大委员长乔石说: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你们不要知法犯法、执法犯法。我是无辜的,我好好的被铐起,手现在还没好。我是无辜的,我有好多重要的事要做,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

在场的“帮教”宋建平(常德人)、袁杰(浏阳人)骗我说兰小明是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领导。兰小明说铐得太轻了,把手搞断就好了。他说他可以不打我不动我,但可以搞死我,很容易,对法轮功要搞到底。

袁杰多次出现,一下要我这样,一下要我回答无理提问,一下要我站起来,否则就打人,手上有什么就用什么打,扇耳光等。

七月十日清早,许孔旗恶意告发我炼功。宋建平、袁杰等强行抓我到四楼看诽谤法轮大法、诽谤李洪志师父的光碟。他们不停地折磨我,三天不让我睡觉,他们则三班倒,见我一合眼就打我。

七月十一日,临武雷某让我罚站,许孔旗则丧心病狂地打我的脸,用打火机烧我的下巴,在宋建平、雷某的怂恿下,许孔旗、陈子明多次将红花油涂到我眼皮上、眼睛里。

七月十二日下午,雷某要我写一个所谓学习心得,说随便写什么内容,写完就放我回去。我写了,结果石沉大海。过了几天,雷某来了,我问他不是放我回去吗?他说我写的没通过,要我写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三书”,要精心表演好。

大约七月二十日,永兴“六一零”主任刘丽玲到长沙来了,叫我快点转化,不然就要坐牢。我说:“我做了什么坏事?伤害了谁?我信仰真善忍,要我转到哪去?好人转到哪去?你们这样不明不白陷害无辜的我!将来法轮功平反了,你们怎么办?你们赶快释放我,将功赎罪。迫害大法天理不容!我是无辜的,我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刘丽玲却讽刺侮辱我。

七月二十二日,兰小明、浏阳的张某(女)要我上四楼看“某某万岁”光碟并要写所谓心得,否则不能睡觉。兰小明几次说我神经不对,要给我针灸,要送我进精神病院,被我正义拒绝。

兰小明还骗我说前十来天到永兴搞材料去了,不放弃信仰就直接在洗脑班宣判,劳教、判刑送监狱。他还总自称大哥,说不会害我,管他运动也好,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说大法洪传世界,世界需要真善忍,支持正义,选择善良,才有美好未来。

七月二十五日,长沙洗脑班负责人高雨田和兰小明、袁杰一起来,高雨田说,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不需要再说什么,现在就是要强制洗脑、暴力转化,不相信共产党的灌输抵不过法轮功,法轮功学的进,我们就要灌得进,说完就走了。

七月二十六日,兰小明、袁杰又强迫我到四楼但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光碟,说是上面的安排。形势恶劣,又是几天几夜不让我睡觉,这次还不让我刷牙洗脸,不让喝水,动不动就不让吃饭,有一顿没一顿,有吃也是只有一点饭,一小夹豆芽,不饿死就行。他们把空调开的很低,夜里,我又冷又累,还被袁杰罚站,搞得人痛苦无以言表。二十七日半夜,袁杰把我打得口里面都烂了。白天,我口渴,要求拿茶叶打开水喝,雷某开玩笑说,茶叶里放了毒,不能拿,他问我能挺多长时间,这里可无限期延长,叫我低头算了。我说这样乱搞是中华民族的悲哀。那几天,从他们谈话中我了解到雷某七月底要到武汉去参加全国性“学习”。宋建平知道我不喝酒,他拿来啤酒,还说口渴了有啤酒。

七月二十八日清早,袁杰要我写保证书,说写了就让我睡觉,被我回绝。他就不让我吃早餐,要写所谓学习心得,说写什么都行,写了就跟上面去说,让我回家。中午,宋建平强迫我面壁站直,还打我的手,他说我不睡觉如果受不了了,马上有车送医院给打针,然后马上恢复精神,接着继续,他说对法轮功要杀一儆百。宋建平、袁杰自己不讲道理还说别人不讲道理。

下午,又有一帮人来散布歪理邪说。后来,兰小明安排人拿起唐敏二零零九年写的“三书”要我抄,他还写了一份“保证书”要我抄,说写简单点也可以,否则没有晚饭吃,要关禁闭,让蚊子咬,那里又脏又潮湿让人受不了。

因自己平时只为生意奔波,学法不深,修炼不扎实,在非人的折磨下,我违心写了所谓的“三书”,而带给我的是深深的痛悔,欲哭无泪。我知道法轮大法是我苦苦寻觅的,得到“真善忍”大法是我最幸运的,大法已深深扎入我心里。后来袁杰说“保证书”没通过,然后它一字一句念,要我按照他说的写,直到二十九日凌晨三点多钟。

二十九日上午,兰小明又说悔过书没通过,要写补充材料。写来写去,在演戏,心痛苦异常。袁杰要我按照他说的写,全部是谎言。他们一直得寸进尺,步步紧逼。兰小明还要我抄写谭某污蔑大法的东西,我羞辱异常,他们摧毁人的道德。之后几天,兰小明、袁杰要我看所谓的《真相VS真相》,袁杰说这本书是全国发行的,而里面尽是些颠倒黑白、断章取义,强词夺理的歪理邪说,兰小明还从反法轮功网站上下载了它写的几篇污蔑大法的文章要我读,高雨田、兰小明诱导我骂师父、骂大法。

兰小明,湖南怀化人,一九六一年八月二十三日生,苗族人,所谓帮教代号为002,笔名苏湘子。他说他写了好多这样的文章在网上发表,一年稿费有一万多元,他是全省政法系统十佳,他还道出他现在在带袁杰、浏阳张某(女)、湘潭王瑜(女)(音)等几个年轻人,并说有人三次在明慧网上这样曝光他:兰小明,身高1.75米左右,戴一付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其实它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他威胁我不能对别人说,否则就要抓起我,搞死我。

在里面,我了解到李建国、唐敏分别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七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长沙洗脑班迫害。这个邪恶的洗脑班还要我妻子签什么字,要她如何如何,上挂下连,激化矛盾,给我施加压力。在邪恶的洗脑班里是我的奇耻大辱,这些人知法犯法、执法犯法、阴险毒辣,他们视生命如草芥,泯灭人性 与良知。

农业局与六一零继续骚扰我

八月四日,在我回来的第二天,黄光辉就打电话找我妻子所谓了解情况,我妻子压力很大,很害怕,她说跟我离婚算了,我说是谁一而再,再而三骚扰人的生活、干扰别人的信仰?我是无辜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是他们在干坏事。

八月十一日,“六一零”办曹祥云、张国辉到我家来,我问他们,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我没做坏事,为什么要绑架我到洗脑班迫害?那真是扭曲人的心灵。我本来靠自己闯,走出自己的路就不容易,为什么要伤害我?是谁定的?曹祥云说是集体研究决定的,下次就要劳教、判刑。我说我是无辜的,法律应该是惩恶扬善的,绑架善良百姓到洗脑班迫害是摧残我,是破坏我的家庭。八月期间,长沙洗脑班多次打电话骚扰我。

八月三十一日遇见公司经理刘文扬,他问我长沙费用怎么办,农业局要公司负责,我说:“你还问我?先前农业局骗我经过你了吗?万丈高楼从地起,你不抵制,这冤假错案,总要平反昭雪。”刘说要注意,下次就要劳教、判刑。我说谁说的?我何罪之有?公理何在?是谁在制造社会动乱?是谁在犯法,在干伤天害理的事?将来法制健全的时候,他们罪责难逃!

且说种子经营错过大好时机,本来可促销出去的种子大量滞销,且延误退货时间而致有些种子被拒收,有序成了混乱。没有保障,失去信用,售后服务中断,网络被破坏,帐难收,更谈不上收定金,本来看好的成果付诸东流,简单变成复杂,形成恶性循环,给我身心、家庭、事业造成很大损失。

中国是神州大地,中华民族文化是神传文化,历来崇尚修炼,重视道德,修炼法轮大法是一种崇高的信仰,是一种良好的健身方式。同为炎黄子孙,希望世人觉醒,呵护善良,汇聚正义海洋,共同制止这无端血腥的迫害,让悲剧不再重演,走向光明、美好的未来!

一、参与迫害恶人:
(一)永兴六一零办:
六一零办主任、政法委副书记  刘丽玲 13217359333 0735-5531296(宅)
六一零办副主任、公安局副局长 周 彪 13973512656 0735-5566936(办)
六一零办正科级干部      尹水平 13973538472 0735-5566610(办)
六一零办正科级干部     曾毅刚 13087256676 0735-5523599(宅) 5566099(办)
六一零办副主任科员      曹祥云 13875595687 0735-5566099(办)
六一零办干事         张国辉 15243571152 0735-5566099(办)
六一零司机         许利军 13975799387 0735-5566099(办)
(二)永兴农业局:
李元胜 5531509(办) 5522967(宅) 13975705863
黄光辉 7540686(办)         13574532066
廖培勋 13975792602
许孔旗 13975725863
陈子明 13017352304
(三)长沙洗脑班:
兰小明 13974594252
高雨田
袁 杰
宋建平
雷 某
二、相关世人:
袁小飞 13973545584
唐仕秀 5529203(宅) 13975725856
许 峰 13170353298
谭阳斌 13272412833
黄承书(黄光辉父亲) 13107357226
刘文扬 13973538437
李瑞云 13786542855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