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狱中开始修炼的张艳芳被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哈尔滨报道)在狱中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妇女张艳芳,在位于哈尔滨市的省女子监狱十年多的时间里,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在狱中离世,年五十四岁。张艳芳遭受了上大挂、坐铁椅子、毒打、冷冻、不许吃饭、不许睡觉、长期关押小号、野蛮灌食、残酷毒打等各种酷刑迫害。

九三年入狱,九五年开始炼法轮功

张艳芳,一九五六年出生,家住大兴安岭地区。张艳芳于一九九三年因刑事犯罪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被投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当时身患甲亢、气管炎、风湿性心脏病、风湿节节等病症的她,不能参加体力劳动,勉强在病犯监区服刑。

一九九五年,张艳芳在狱中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她严格用法轮大法的标准“真、善、忍”要求自己,很快她的身体奇迹般的康复了,几乎对生活失去信心的她,又对生活充满希望,全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努力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以来,在监狱得法的法轮功学员因不愿放弃大法,被疯狂迫害。从九九年四月二十七日开始,狱政科科长杨丽彬(女)和教改科科长、监狱610主管肖林(男)及警察陈冬月(女)以坚持修炼就不给减刑相威胁,找张艳芳谈话逼迫其放弃法轮大法修炼。尽管张艳芳怎样讲诉着自己在大法中的身心受益,以及大法如何的教人向善、使人道德回升,恶警还是将她无理的关入禁闭小号一个多月,并多次在小号中殴打她。

张艳芳因坚修法轮功,做好人,从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至二零零八年期间,共被非法关押小号十七次,累计长达四年之久,遭到残酷迫害。在二零零一年新年刚过,狱中将法轮功学员关入小号,戴上背铐,张艳芳绝食抗议。在狱长孙淑兰指使下,副狱长丛新带领犯护商晓梅(服刑前从事医护,服刑后被监狱利用)给每个法轮功学员灌白酒,当时鼻口呛血,身心受到极大迫害。其中一次关进小号七十二天不让吃饭,每人每天只给一小勺玉米面水,当时多数人出现生命危险才解除了那次小号关押迫害。

二零零三年九月,张艳芳因炼功被恶警张春华、郑杰(队长)强迫进行非人拉练,犯人赵艳一脚把张艳芳前牙踢掉。白天把张艳芳拉到没人地方,恶警、恶人围成一圈让跑步,不跑就打,到谁那,谁就用或小白龙或电棍或警棍打。晚上不让她睡觉,恶人王凤春、王威、朱玉红、李桂香用木棍打脸,把裤子扒下,用木棍毒打至少100多下。张艳芳的脸和身体被打的紫青,恶徒们还要用盐水擦洗她的身体,侮辱打骂。

二零零四年八月,张艳芳绝食6个多月要求释放被关小号的法轮功学员,在此期间,她被铐在地上4个半月,不让垫东西(后期天凉,垫个小垫子),高烧38度5,不让上床。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郑杰、张春华、黄静及恶人李铁力。

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份,张艳芳已骨瘦如柴、吃不进饭,有时吃了饭就呕吐,由于长期受到非人的迫害,张艳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走路已无力气。到十月中旬已非常严重,生命已危在旦夕。期间,张艳芳本人及家人多次要求入院医治,二监区只带其到狱中医院以只是以营养不良为借口不给医治。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提出让张艳芳到狱外医院治疗,均以张艳芳没有钱为由遭到拒绝。

张艳芳家在农村,生活十分清贫,她不想再给家里增加负担了,就一再和二监区长商量到法外医治的费用应由监狱负担,并尽快医治。二监区毫无人性的拒绝带她到外面医治。就此张艳芳的病情急剧恶化,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象张艳芳这样的在狱中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人还有好多。该监狱以她们不放弃法轮功为由,拒绝给她们减刑,甚至非法加刑迫害。

最后的日子

到十月二十二日,张艳芳生活已完全不能自理,张多次要求住院治疗,二监区大队长信兰兰,副大队长董岩口径一致的说:住院得狱医院赵院长批准,可赵院长检查说你没有病,只是营养不良,所以不同意你住院。并当着包夹犯人和送张去狱医的犯人说,你们把她扔在地上就走,她自己肯定会爬起来。接下来的几天,张艳芳已多次出现昏迷,或突然休克,甚至一天出现几次,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即使这样也不让住院。在这几天里,张艳芳被几个犯人抬着往返于狱医院与二监区之间打针,有犯人说:“别说她都病成这样,即使是没病也折腾出病来了。”

一天晚上董岩值班,张艳芳突然昏厥,抽搐,犯人慌忙向董岩求助,董岩漫不经心的到张的监舍,满不在意地说:“咋抽的……”更可笑的是董岩在犯人的改造车间泪流满面的对犯人说:“张艳芳病成这样我们也很难受,可是她因炼法轮功拒绝住院治疗,我们也没办法呀。”这和前些天法轮功学员娄嵬明遭到迫害后出现生命危险时二监区(特别是董岩)的说法如出一辙。

张艳芳危情记录: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晚上抽搐三次,警察不同意去医院,已不能行走。十月二十三日,去狱医院检查仍说是营养不良导致贫血,血压为高压70毫米汞柱,低压40毫米汞柱。十月二十五日至二十六日,晚上抽搐,送医院住了一夜,医院不同意收住,返回二监区。十月三十日:打白蛋白。十月三十一日:住院。这时张艳芳已说不出话来,早七点多警察王伟娜站到奄奄一息的张艳芳床前斥责道:“狱医院给你检查了,你不吃饭,就打白蛋白,一针要好几百,你以为监狱给你出啊,是你自己的钱,你打吧,医院说了,打白蛋白不吃也死不了。”此时失去意识的张正躺在尿得很湿的病榻上。

监区又打电话通知家人让其为张掏医药费,并以告知张危在旦夕,要求家人必须在十一月一日赶到。当张的姐姐从大兴安岭匆匆赶到时,张艳芳已毫无意识。监狱又逼着张的姐姐在经济窘迫的情况下回家到处借钱,当把好不容易借到的钱拿到手,还没等返回哈市,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中午左右,张艳芳就离世了。当天送狱外医院时,同去的有二监区副大队董岩、警察王伟娜坐一辆车,当时男警察问为何不打120急救车,董岩说张艳芳家没钱,能省就省点。

张艳芳离世后,她在监狱省吃俭用的钱卡中还存有1390元钱,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被二监区副大队长董岩提出说要交给狱里。

参与迫害的狱长、警察、犯人名单

参与迫害张艳芳的狱长、警察名单如下:
狱 长:孙淑兰,女。任职期:1992年~2002年
王 兴,男。任职期:2002年~2004年
刘志强,男。任职期:2004年~2008年
白英贤,男。任职期:2009年
包 锐,女。任职期2008年至今
副狱长:褚淑华,女。任职期:1992年~2004年
丛 新,男。任职期:1999年~2003年
狱政科长:杨丽彬,女。多年来在狱政科任多种职务,主要抓小号。
教改科(610):肖 林,男。多次打女法轮功学员。
警察:王伟娜,女。
监区大队长:郑杰,女。现任集训队大队长,仍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董岩,邱艳,女。现任二监区副大队。
信兰兰,女。现任二监区大队长。
参与迫害的历任大队:崔红梅、张秀丽、张春华、张晓颖、王亚丽、王晓丽

犯人:商晓梅,女,杀人犯(杀其丈夫)。曾是犯人护士,一直灭绝人性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直接参与灌食,灌浓盐水、灌大蒜、灌不明药物等,直至2009年12月31日,调离十监区(病号监区)。现在在三监区服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