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康运诚历尽磨难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康运诚,原牡丹江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1999年法轮功遭受迫害开始后,因为坚持修炼,曾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判刑,并遭受残酷迫害,2007年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致伤病危保外就医,于2010年11月16日前后离世,终年56岁。

康运诚,1954年出生,原来是牡丹江市房地产总公司经理。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又有愿意为大家义务服务,自然成了法轮功义务牡丹江辅导站站长。1996年,辅导站在东三条路老道口铁路某会议室,每月举办二次九天录像班,由辅导员负责每天放一讲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像,然后在大院里,由学员教功。到1997年,牡丹江辅导站都不用再办九天录像班,各炼功点自己就组织大家在一起学法、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了。

真正修炼大法的人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改变不好的思想与行为,使社会风气好转了,身体素质提高了,给国家和家庭节省了医疗费。有不少人因为修炼大法之后,家庭和睦了,邻居团结了。有的在病痛中挣扎,甚至濒临死亡的人,身体得到了康复;也有面临破碎的家庭从获幸福、团圆,发生了很多神奇的故事。牡丹江市郊区铁岭河镇,有一个叫大青背的山村,那里没有公交车,道路很不好走。大青背有一对夫妻俩,丈夫烟酒成瘾,弄的一身是病,面黄肌瘦的,夫妻俩经常吵嘴,而且生活很不安定,丈夫也知道烟酒对身体的危害,和对家庭产生的不良影响,想尽了各种办法,多次想戒掉烟酒都失败了,妻子也多年疾病缠身。夫妻俩有缘修炼法轮大法后,夫妻俩只看一遍《转法轮》,丈夫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炼功人,烟酒就全部戒掉了,从此身体一天一天的强壮起来了,而且一扫以往的病态,红光满面,真是脱胎换骨的变化;妻子多年不愈的顽疾也消失了,再也听不到夫妻俩吵架了,家庭和睦了,生活越过越好。

一、99年4-25上访后被监控、骚扰

1999年4月11日,何××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发表文章污蔑法轮功。何的污蔑刺伤了广大法轮功学员的心,期刊编辑违反了政府对气功“不打棍子”的政策。天津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认为有必要向天津有关方面澄清事实,并期望通过与杂志编辑部的讲清真相来消除该文章的恶劣影响。因此,4月18日至24日,一些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他们用亲身经历告诉编辑们:法轮功令人身心受益。4月23、24两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导致学员流血受伤,并抓捕45人。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逮捕的法轮功群众不会得到释放。天津的公安亦向法轮功学员建议:“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正是在这种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出于对政府的信任,为了能够有一个自由安定的修炼环境,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前往中南海和平上访。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等官员与法轮功学员代表进行了会谈,在问题得到基本解决的当晚,学员们各自离去,整个过程安静祥和,秩序井然。在离开之前,纷纷将地上的垃圾和纸屑捡起,连警察扔的烟头都被捡起扔入垃圾桶。此事的妥善处理曾被国际传媒誉为开创“中国政府开明接受民众建议”,以及“中国民众素质提高”的先河。这就是震惊中外、被称作“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

然而,四二五上访之后,康运诚及其他一些法轮功学员不断地受到公安局等单位骚扰,甚至有一段时间不让回家。牡丹江市区所有炼功点,被公安监控、录像,不少公安、国安人员渗透到炼功点,与法轮功学员一起炼功。当年牡丹江市政府部门对法轮功的调查报告提到:牡丹江市地区炼功点共有一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市区(东安区、西安区、阳明区、爱民区)共有九千名法轮功学员,外市县(四个地级市:海林市、宁安市、穆棱市、绥芬河市;二县:东宁县、林口县)共有六千名法轮功学员,但没发现有政治色彩。

二、被非法判刑迫害 历经磨难离世

在1999年7月20日清晨,牡丹江市区法轮功学员康运诚、孙丽珠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公安部门劫持,大部份学员在7月20日午前放回,但仍有于宗海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日夜扣留监视。

1999年迫害开始后,康运诚因为坚持修炼,曾多次被恶党警察绑架、非法判刑并遭受残酷迫害。被释放后回到原单位,即牡丹江市房地产总公司工作,安排副职,负责某商场的管理工作,工作任劳任怨、成绩出色。

2003年10月末,康运诚又被牡丹江市610绑架。由于他工作任劳任怨、成绩出色,单位主要领导出面为他担保,不法警察置之不理。康运诚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牡丹江监狱五监区。

2004年,康运诚和吴跃荣、张涛、刘军、王新军、金肩锋、孙登超、吕振江、侯闰忠、姚国才、高云祥(海林)、庞士兴(七台河)、张德文、刘得渊等1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牡丹江监狱,且被迫害的非常严重。恶警为强制改变他们的信仰,把他们关在集训队,恐吓如果不写保证书,就一直留在集训队迫害。

法轮功学员在集训队里遭到的是没有人性的折磨。每人睡觉的地方很小,经常是几个人一张床,白天洗不上脸,上厕所、喝水受限制,每个屋的犯人限制法轮功学员的言行,经常说打就打。在恶劣的环境里,法轮功学员身上都有虱子,白天干活(穿筷子、挑牙签),经常加班到9点或夜里12点,完不成定额便会挨打。邪恶之徒用板子打人,经常把板子打折。晚上上厕所不到正点不让去,出门不喊报告就挨打,吃饭每个人都吃不饱,刑事犯却吃不了都倒掉。

2004年8月份,恶警开始强行转化,找一些刑事犯人轮流和法轮功学员说话,一连6天不让睡觉,法轮功学员以绝食抗议。恶警以暴力阻止学员绝食,每个屋都传出“法轮大法好”的喊声,恶警命令犯人把同修的嘴堵上打,有的被关进了小号、有的被集中到教室强行转化进行精神折磨。同时不让法轮功学员会见亲属、给亲属打电话。其中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最严重的凶手有恶警大队长丁学忠、教导员庄秋欣,以及司海涛、姜军、于科长、张大志等。

2006年1月18日康运诚被迫害关“小号”,原因不详。之前康运诚曾因被迫害严重,出现过严重高血压等症状而入住监狱医院,当时家属曾要求保外就医被狱方无理拒绝,

2007年1月13日康运诚出现病危,被监狱方面转入当地医院治疗,其间手术两次,尤其第二次手术,医生告知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后来,家属找到狱方,大约在4月份才“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康运诚最终于2010年11月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