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桦甸市刘玉和遭监狱酷刑 家人控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导)吉林桦甸市大法弟子刘玉和被非法判刑关押于吉林省吉林监狱,因坚持信仰多次受到酷刑折磨。家属多次强烈要求监狱惩治打人凶手,狱方却没有给过刘玉和及其家属任何正面的答复。刘玉和无奈之下只得用绝食抗议来维护自身的利益及生命安全,结果换来的不是监狱对此的重视,却遭到了恶警的报复——野蛮灌食。

刘玉和曾一度被酷刑迫害的日常生活无法自理,大小便失禁,生命垂危,被送进监狱医院抢救。家属授权律师追究吉林监狱责任,连律师也被吉林监狱恶警变相恐吓威胁。

刘玉和家人为救亲人,依法向吉林省有关司法部门提出控告,并强烈要求监狱上级及相关执法机关领导特别关注刘玉和被酷刑迫害事件,尽快予以查实,给予公正的解决。并且同时要求将刘玉和接回家中疗养。

然而中共相关执法机关至今没有给予解决。刘玉和家人和维权律师似乎也受到了极大的胁迫或压力,至今没有在深究吉林监狱的法律责任。以下是刘玉和家人的申诉控告信。

各位有关执法机构领导及相关官员,你们好:

我叫刘玉发,吉林省桦甸市人,因为哥哥刘玉和被吉林监狱折磨至生命垂危一事特向各位领导反映,因事情紧急请在第一时间内给予解决。

刘玉和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屡次遭到酷刑折磨。家属多次强烈要求监狱惩治打人凶手,狱方却没有给过刘玉和及其家属任何正面的答复。刘玉和无奈之下只得用绝食抗议来维护自身的利益及生命安全,结果换来的不是监狱对此的重视,却遭到了恶警的报复——野蛮灌食。刘玉和被折磨的日常生活无法自理,大小便失禁,生命垂危,正在监狱医院抢救。

二零零九年五月末,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相关领导到吉林监狱调查监狱狱警李永生、王元春等人组织指使犯人参与酷刑折磨造成刘玉和身体伤残的事实。吉林监狱极力掩盖事实真相,对刘玉和实施打击报复,非法关押小号。

我们了解到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刘玉和被狱政科长李轶皎,严管队狱警孙风军、监狱医院孙文等人毒打折磨。我们来到吉林监狱进行探望,要求见刘玉和。我们给吉林监狱五监区打电话,五监区狱警张猛接电话,有一个狱警恶语相加,以“刘玉和在医院看病不让见”为由不让我们接见。那个狱警不仅大骂我们“算什么狗屁”,还扬言要出来和我们“练一练”。

我说“接见是我的权利”,那个狱警反而大骂我:“你算什么东西,你说见就见啊,你他×有什么权利……”等等恶语威胁,赶我们走。我让他报出姓名,他不敢告之,匆匆挂断电话。

无奈之下,我们只有聘请正义律师,通过法律途径,保护我哥刘玉和不再受到生命威胁。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我们又到吉林监狱要求会见刘玉和,狱方借口刘玉和在严管期间,住在医院不予会见。律师要求接见刘玉和签署委托协议书,也被非法无理阻挡。十六日,我们再一次到吉林监狱要求会见刘玉和,好证实他身体状况,吉林监狱警察来回相互推诿,不让接见。我们要求见住监检察官,也未被允许。

现我们依法对吉林监狱,进行逐级投诉。下面,我们把刘玉和被酷刑迫害折磨的经过,简单陈述一下: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刘玉和被吉林市船营法院判刑八年,送入吉林省吉林监狱关押。在吉林监狱,刘玉和被监狱利用的犯人多次殴打,被多次严管虐待、酷刑折磨致残。

吉林监狱对刘玉和的加重迫害是从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开始的。当天狱警带多名犯人将刘玉和押送严管监区,在严管监区,被押人员坐窄凳,重心都在屁股上,从早五点坐到晚七点半。因刘玉和坐不直,狱警用电棍电他头,叫犯人按他的脖子。在迫害的痛苦中,刘玉和头撞地面以示抗议。狱警说:‘你还要自杀啊,带出去!’过一会很多人就听见刘玉和的惨叫声,遭酷刑折磨。第二天又被带来坐凳,继续被迫害。

零八年十月,刘玉和又被关押严管。恶人孙凤军指使刑事犯人孙兴合、范铁军、梁新明等人,将刘玉和‘上大挂’迫害。两天的迫害使刘玉和身体被严重抻残,至今双手麻木。他们强迫刘玉和在大挂上大小便,大小便沾满衣裤。又强迫刘玉和坐板一个多月。刘玉和写信上告被严管残害的真相,反遭严管迫害。

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狱警戴俊再次把刘玉和关入严管。零九年一月十四日早上八点左右,刘玉和遭到管理严管的刑事犯人孙兴合、梁新明、范铁军的暴打。晚上七点三十分,刑事犯人范铁军将刘玉和叫到严管外面,范铁军、马敬雨、孙兴合、崔永扒光刘玉和的衣服,强制其坐在地上,便进行暴打。边打边说:“严管队打人的事能说吗?是那么回事也不能说!你不是给检察院写信告严管队吗?告马敬雨、孙兴合打你吗?告诉你早就想找茬打你,今天就打你了,看你以后还敢乱说?”管教刘彤、李管教在现场却视而不见。管教董健说:“严管队不打人还叫严管队吗?”在狱警的指使下几个刑事犯人打累了才让刘玉和回去。八点十分刑事犯人梁新明又把刘玉和带到厕所又一阵暴打,鼻口出血,呕吐不止。致使刘玉和被打成重伤,当时心脏病发作。刑事犯范铁军,马敬雨见事不妙,拿救心丸强迫刘玉和服下后才让回去。

至今刘玉和的双手被抻残,疼痛难忍。零九年四月份,刘玉和又被关入严管迫害折磨。被监狱严管迫害期间,刘玉和多次向监狱和各级有关部门反映被迫害的真相,监狱多次对刘玉和打击报复,被强行关押严管小号进行迫害。家属知道刘玉和被迫害的真相后,多次要求法办打人凶手,追究恶警孙风军,以及参与迫害的犯人孙兴合、梁新明、马敬雨、范铁军等人的刑事责任,狱方却反而明显对刘玉和实施严酷的酷刑报复。

监狱内对如实揭露迫害的人,一律强行关押严管小号迫害。狱警一方面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加大力度进行迫害,一方面又对前来探视的家属极力掩盖犯罪事实。由于吉林监狱迫害真相一次次的曝光,上级领导过问,严管队的管理犯人孙兴合、梁新明、马敬雨、范铁军等人立刻被换掉企图隐瞒事实,监狱又派犯人张宝军等人到严管小号继续对法轮功加重迫害。

至今在吉林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有十多名。如今,刘玉和又被酷刑折磨迫害的生命垂危。刘玉和是我们的至亲兄弟,一奶同胞!从内心里讲,我们从未将他当作罪犯,他为人仗义,心地善良,绝对不是坏人!现在,从种种现象表明,刘玉和的生命生存受到严重威胁,如果刘玉和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们也必要讨还公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宪法至上的法制国家,任何违反法律的行为,都应当受到法律公正的制裁。如今吉林监狱相关人员执法犯法,肆意践踏国家法律。在我们合理要求得不到公正的对待和解决的情况下,我们依法投诉吉林监狱酷刑折磨迫害刘玉和的相关执法警察和直接酷刑迫害刘玉和的相关犯人,强烈要求上级执法机关领导特别关注刘玉和被酷刑迫害事件,尽快予以查实,给予公正的解决。并且同时要求将刘玉和接回家中疗养。因为事实早已证明,吉林监狱只会对揭露其违法犯罪行为者进行疯狂的打击报复,草菅人命。我们家人甚至担心他们会对刘玉和杀人灭口!

据我们了解到的事实,至今国家法律上都没有规定炼法轮功违法。法院在对法轮功修炼者判刑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因为律师在请法官出示法轮功是否×教的相关法律依据时,法官不能出示任何有效证据。所以对我的亲人的判刑和迫害就是完全无理的和违法的!

二零零六年开始实施的《国家公务员法》明确规定:国家公务员在职期间,执行明显违法命令时,所造成一切违法事实的后果,责任由本人承担。依据事实断定:吉林监狱相关狱警直接参与和指使犯人对刘玉和打击报复进行酷刑折磨已经构成严重违法犯罪。本人要求相关执法部门对我哥正在被非法迫害一事中的指使者和打人凶手严厉依照法律追究刑事责任和依照有关法律规定进行民事赔偿。

人命关天,救人如救火!请相关部门领导,维护法律尊严,公正执法,匡扶正义!

写信人:刘玉发(签名)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六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