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女教师在唐山开平劳教所遭受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玉田县退休教师李志民,女,57岁,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被玉田镇派出所绑架到玉田县拘留所非法拘禁十五天后,于四月二十日下午三点左右被玉田镇派出所非法劫持到开平劳教所,遭到恶警野蛮迫害二年。下面是她自述其经历。

在开平劳教所,恶警把我非法关押在图书室里,睡地铺,盖带血的被子,不让洗漱,不许出屋,不让上厕所,被两个女刑事犯二十四小时看管着,四十七天左右又把我换到另一个屋子里。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警察王甲等人把我强行带到禁闭室,众多恶警轮番迫害,罚站、不让睡觉,上厕所得报告,六月二十一日,劳教所的政委、主任等人一起出动,拿着电棍威胁迫害我,同年七月又被强迫做奴工穿筷子,接管女队的男警察路海存也曾拿电棍威胁我。

在劳教所里,恶警们每次都以查卫生的借口迫害法轮功学员,路海存张口就骂法轮功学员:“别给脸不要脸。”顺手就把我的毛巾扔到地上,一个女警察拽我排队,我不去,警察王甲等人用她们惯用的手段,表面是拽,实际上是拤,警察王甲拽着我的毛衣领子,当场就把毛衣领子拽坏,衣服上的五个扣子全部被拽掉,被拤左臂有大面积的肌肤都是紫青的,在地上拽着我,把我的裤子拽下大半,上半身已经裸露出来,一直把我从三楼抬到楼上。

从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一日开始,恶警们分期分批的强迫法轮功学员穿劳教服,七月十三日,王、严二警察把我带到楼下后就开始发疯,她们一人拉着我的一只胳膊,猛烈撕扯,一直迫害到午后一点多。

在开平劳教所,恶警们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强迫去食堂吃饭时排队、报数,报数时还得甩头,声音小了、大了都要重报,在楼下临吃饭时,要排队踏步到食堂门口。这还不算,早晨五点多就得起床到外面训练,做广播操、练队列,恶警们变着样的迫害着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九月六日,警察王乙把我带到办公室毫无理由的质问我在屋里是否炼功,不一会儿,路海存,一杨姓警察和警察王乙三人同时推着我准备行凶,警察王乙拿着钥匙把我带入禁闭室(半开放管理区),单独一个院(打人行凶没人看见),严红丽、杨姓警察、警察王丙(王乙走了),三个警察一起动手,把我拖到春秋椅上,用绳子捆绑住,严红丽揪着我的头发,一条腿跪在我的肚子上,用手揪着头发往椅子上撞,跪在我肚子上的腿也不停的调换地方,大概往椅子上撞有七、八下,路海存伸出他的右手凶狠的打在了我头的右部(这是上午发生的事),我的头已经被打的抬不起来了,晚上八点半左右把我押回到监室,同监室的法轮功学员看见我的后脑肿起来了,左脸被打上五个红指印,一个手掌印(路海存打的),严红丽把我的头打的像爆炸了一样。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我又被警察王乙、丁小光绑到办公室的春秋椅上。

二零零九年一月四日,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不报数,当时警察王甲就把法轮功学员王伟悦拽出去打了一耳光,之后被捆在椅子上两天两夜多。

一月七日(星期三),亲属接见日,那天我的丈夫、婆婆、弟媳一行五人来看我,王、路二警察不让见,警察王甲把我领到六班(关押刑事犯的地方),大约上午九点多,刘姓警察把我领到她们的办公室,路海存已在那里,他让刘出去,刘走了,路海存狠狠的用左手拤住我的腮帮子,嘴里不停的骂着:“你婆婆来你都不见……”他不让我见我的家人还反过来说我不见,同时抽出了右手猛击我的脑袋,直到把我打倒在地,他说你睁眼哪,他还以为我死了呢。然后把我捆在椅子上,给值班警察打电话:“叫他们家属别走,再等一会儿。”他那意思是我不去见家人,他在做我的工作。还有警察王乙跟我丈夫说:“我再去说,让她来见。”全世界的人都听听吧,路海存把我打成那样,衣服上的扣子都被他撕扯下来了,他敢让我的家人见我吗?把我捆绑了三天三夜,我答应报数才把我放下来。当时被捆绑的还有郑宝华等法轮功学员,这些还不是最残酷的,最狠毒的是不让我上厕所,还把窗户打开冻我,路海存在行凶之后还扬言:“谁打你了?谁看见了?”

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路海存又带了八、九个警察检查卫生,我当面揭穿他打我的事,还没等我说完,杨姓警察就揪住我的头发,路海存拽住我的毛衣领子把我抡起来摔倒在地,然后再把我揪起来踹我的臀部,当时青紫有8x8cm,然后把我拖起来又绑上。

二零零九年正月,侯芳、郑宝华、白凤玉、刘书革、杨淼、刘小君等法轮功学员炼功,恶警们就把床板抬起来,把她们铐在床头上,站,站不得,坐,坐不得,四天四夜后放下来,第二天还炼,又铐上,八天七夜后放下来,再炼又铐上……在这过程中,有一个叫王颖的警察把我从床上拽下来,我被摔在地上,立感心跳加速,她说我装,想讹她。

第二天,警察王乙把我骗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活动室,路海存、严红丽、警察王甲等许多警察把我铐在春秋椅上,另一只手被捆上,又捆住双腿,紧接着又把郑宝华也铐在椅子上,两手铐上又捆上绳子,捆住双腿,让郑宝华的脸朝南,我的脸朝北,路海存又亲自把窗户打开,有人把我穿的棉袄脱下去,晚上八点多,我坐的春秋椅倒了,当时把我的手砸得紫青,就这样她们还是照捆不误,右手只有五个手指还能活动。郑宝华想上厕所,严红丽骂她不让去还用电棍电击她,我被捆绑七天六夜。

丁小光曾两次用有毒的胶布把我的嘴粘得很厚,在打饭时我揭露她的恶行,丁小光骂骂咧咧的,当时还有警察王乙,走到楼上时,丁小光拦住我,叫上正在值岗的刑事犯胡徐燕和警察王乙把我捆在椅子上,先用电棍电击我十几分钟,之后用右手猛打我的耳光,打了十七八个又换左手,左手打累了又换右手,总共打了二十五六个嘴巴子……

在邪恶的开平劳教所,我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酷刑迫害,我三百零五天不吃劳教所的饭,于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才回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