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眼目睹在中国劳教所里同伴被逼疯的情形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记者华清澳洲悉尼采访报道)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九七级学生柳志梅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而遭中共迫害致疯的遭遇骇人听闻,然而这样的例子并不是单一的。记者采访居住在悉尼的法轮功学员曾铮时,就获知了其它的相似案例。

曾女士是北京大学地球化学专业的硕士。她在法轮功中发现了她对于人生和宇宙的疑问的答案,这让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中共迫害开始后,曾铮曾经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达一年之久,其间她遭受过酷刑虐待。

曾铮在当地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时常常提到她亲眼目睹在中国劳教所里同伴被逼疯的情形,她说:“看到明慧网上关于清华大学学生柳志梅被逼疯的消息时,让我想起在中国劳教所里被残酷折磨致疯的原委。我是亲眼目睹同伴被逼疯的情形。”

她说:“我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时,有一个从甘肃来北京上访被抓进来的,大约二十多岁。她刚进来时特别坚定,在被连续轮番折磨五天五夜后,最终被逼疯了。她被逼疯那天夜里我在场,她在一分钟前还很正常,但突然她的眼中闪过一阵迷茫迟钝的神情,然后是一种愚蠢的眼神,紧接着她就非常可怕地傻笑起来,非常大声地傻笑,我马上知道她已经不是她自己了。那一刻我只感到毛骨悚然,只觉得那是世上最可怕的事,没有任何一种事比得上看着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被剥夺走了人最根本的东西,一下子变得神经不正常了那么可怕。我不知道她在此之前都受到哪些折磨,或是否被迫吃了什么或打了什么毒针,但是我是亲眼看到了她被逼疯的那恐怖的一刻,这让我终身难忘。每当我想起这可怕的一幕,我都非常难过,一个生命就这么被逼疯了。”

曾铮还回忆起当初她自己曾被注射一种点滴,“我那时开始绝食,但在绝食第四天时,警察把我弄到医务所去给我打点滴,他们(医生)打不进去,就叫一个犯人来打,打完以后我感到人特别难过,头昏沉沉的,人好象飘散在空气中,我感到没有力气,就靠在医务所的柜子上。打着打着(点滴),我连他们在一旁说话声都听不到了,这些人就象电影里的特技镜头一样‘淡出’了。”

另外曾铮在采访时谈到还有一种非常恶毒的刑法,叫上“穴位电针刑”,也就是在人的穴位处加电流,这种办法也可以把人弄得非常痛苦或变成精神病。她说:“在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一年,从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和北京市女子劳教所,我和另一个大法弟子几乎是相同时间一起进出这两个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她大约才二十出头,眼睛大大的,很美丽。她在被送到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之前,被关押在北京东城看守所,那里的警察想了很多的办法折磨她,想让她妥协不修炼大法,但是她很坚定地一直不妥协。后来警察就给她上电针刑,就是用电针在她的穴位处突然通大剂量的电,她一下子就昏死过去,等醒来时就傻了,失去记忆了,也没有生活自理能力了,她就听任摆布了,让她抄批判法轮功的材料她就抄,不让她做什么的时候,她俨然变成了一个活死人。因为她眼睛特别大,所以眼睛无神、空洞的状态也就更加明显,更加让人看着痛心。后来她越来越瘦,到后来就成了弱不禁风,一吹风就要倒的样子。在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我看到她每次跨过一个根本就不起眼的只有几公分高的小台阶,都要用很长的时间,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做到,她先是在台阶前晃着,晃好长时间才猛一下将似乎根本不听她使唤的左脚‘扔’上台阶,那个动作只能用‘扔’来形容,因为那脚看上去根本不象她的,不听她使唤。这一扔让她险些失去平衡而摔倒,她要剧烈晃动好一阵才找到新的平衡,恢复到之前的晃动幅度,再一边晃着一边艰难地弯腰,将两手颤颤巍巍地撑到地上。喘息半天后,猛一下用双手一撑,非常吓人地将还在地上的右脚也‘扔’上去。然后她还要这样四肢着地原地不动晃悠半天,才能摇摇晃晃直起腰来,再往前走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