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山东省男子监狱的罪恶(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监狱(男子监狱)位于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工业南路91号,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黑窝。自1999年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省监狱身为执法机关,执法犯法,持续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其中又以关押和“转化”法轮功学员为主要任务的十一监区入监队最为严重。

十一监区监区长张磊光、教导员李伟、副监区长陈岩为首的恶警,对被强行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施行精神与肉体上的残害,致使至少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恶警并用暴力、高压等恶毒手段强迫多名法轮功学员违心“转化”,给法轮功学员本人及亲人带来无尽的痛苦。

该监狱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并洗脑迫害的地方是十一监区入监队,自2001年开始收押法轮功学员直至2003年上半年以前,以十一监区教导员李伟为首的恶警,主要采用伪善的手段及利用暂时被谎言迷惑而“转化”了的人去欺骗刚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以达到“转化”的目的。但伪善毕竟是伪善,2002年左右,他们指使其他犯人在全狱上演诬蔑法轮功的节目,台下正在观看节目的冯勋红、石鑫等4名法轮功学员毅然站起来,高呼“法轮大法好”,随即这4名学员被强行带走,并被强行戴手铐脚镣关进禁闭室几十天。禁闭室是用来惩罚严重违犯监规的犯人的小黑屋,三面布满胶皮防止犯人自杀,一面是铁栏杆,大小便在屋内一个桶里,24小时受人监控,人在里面不能站立,每顿饭只供给1个馒头、一块咸菜、一碗水。后来,当这几位学员从里面出来时,外面的人都几乎认不出本人的模样。

2003年下半年,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而且大多数都坚守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拒绝转化。以十一监区教导员李伟等人为首的恶警利用济南一贪污犯曲文广作为入监队的大班长,直接接受恶警的命令施行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曲文广在中共官场上混了几十年,阴险、狡黠,积累了许多官场上人整人、人斗人的手段。他曾经对人说:“咱被关进来也不算冤,想当初咱也是把人家整的家破人亡。”之后,在李伟等恶警的直接授意下,他和入监队其他的“帮教”(所谓的“帮教”大多是贪污、受贿、强奸、杀人、抢劫、黑社会等刑事犯,由李伟等人直接任命),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施行精神上与肉体上的暴力折磨,他们通常的暴力手段及过程如下:

在教导员李伟等恶警授意下,入监队被分隔成近20个小房间,门窗紧闭,跟外面几乎是密封的,即使里面大吵大闹外面也听不清。拒绝转化或从新开始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由至少一个“帮教”(犯人)任组长,配备多名刚入监的新犯人(一般挑选比较凶狠的)做包夹,强制法轮功学员固定一个姿势坐小板凳,每天从早坐到晚。由“帮教” 组长(犯人)领头,带领犯人轮番不停的灌输中共诬蔑法轮功的邪恶言论、强制看诬蔑法轮功的音视频。如不妥协转化,就强制保持一个姿势抱头蹲在墙边或站立,再不转化,就加长蹲的时间,每天只能睡2个小时,有时甚至会连续数天不让睡觉,上厕所都受到限制,上厕所得打报告和承认自己是罪犯,有法轮功学员因不承认自己是罪犯但又憋不住多次便在裤子里。

在不断恶语训斥辱骂的同时,还经常施以拳打脚踢、扇耳光、上夹棍、鞋底抽、挠脚心、挠腋窝、用烟头烧鼻孔和手腕及脚、踩脚、多个恶人集体殴打等等酷刑,学员被折磨的难以忍受痛苦呼喊时,嘴里会被塞上毛巾、内衣、脏内裤、臭袜子等,甚至被多名恶徒摁倒在地或床上,蒙上好几条被褥,恶人群体殴打,恶毒流氓手段无所不用。对出现生命危险的、打伤打残的,送监狱医院抢救后,回来后接着迫害洗脑。在这样残酷及长期的折磨下,有3名学员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恶徒多次扬言:“折磨不死就行,让你生不如死”。

有的学员被迫害时呼喊“法轮大法好”,或有的学员强迫转化后又声明从新开始修炼时,通通会被李伟等恶警强行关进禁闭室,在禁闭室里,24小时手铐脚镣加身,冬天冻的难以忍受,夏天被蚊虫咬的非常难受又动不了,室内还经常开强光灯照射迫害,有时一开就是三天三夜,眼睛被强光照射得视力模糊,几乎无法入睡。有的法轮功学员连续被关两个多月,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出来后,行走自理都困难。

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无理拒绝与家属会见,即使允许会见,也有警察严格监视与家属的谈话。如青岛城阳区法轮功学员邵承洛的家人先后9次来监狱探望他,却只让见了3次,而且每次只有几分钟;2007年12月26日,山东莱芜市法轮功学员王逢玉的妻儿从几百里之外赶来探望,遭到狱方拒绝,此前,王逢玉妻儿曾经多次来探视均被李伟等人无理拒绝。

以下是山东省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一、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吕震,男,1976年出生,山东蒙阴县法轮功学员,毕业于重庆大学金融系。于2009年6月22日在山东省监狱被迫害致死。吕震于2004底(或2005年初)被送入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入监队关押,之后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吕震被关进严管室强行转化,每天强制保持一个姿势靠墙抱头从早上5:00蹲到夜里3:00,否则便遭打骂,仅几天后,吕震脸色发青、满脸困意,身心疲惫,后被强迫写出所谓的“四书”后,搬到“巩固组”继续学习邪党恶党理论。2005年下半年,吕震声明从新修炼,之后马上被送到严管室严管迫害,直到2009年6月22日被迫害致死。家人被监狱告知吕震于6月22日凌晨死于心源性猝死,但吕震家庭中从没有人有心脏病史。

钱栋才,男,1968年出生,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2005年年初送到山东省监狱入监队,以曲文广为首的帮凶,在入监队15监室(严管室),对钱栋才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毒打、罚蹲、不让睡觉等酷刑,后因身体出现危险被送到医院。 2006年2月4日, 钱栋才在济南中心医院急诊内科死亡。“病员诊断检查证明”上的检查结果是“猝死”。

王新博,男,山东淄博法轮功学员,2003年左右被强行送往山东省监狱。在身患重病的情况下,李伟等恶警仍指使犯人强迫他每天看诬蔑法轮功的东西、写出诽谤法轮功的心得体会,王新博因此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后病重去世。

王新博
王新博

二、强制长时间不让睡觉、罚蹲、集体殴打、针扎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

赵卫东,山东泰安市法轮功学员,于2004年11月被强行关入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入监队的。恶警曾多次指使犯人对赵卫东“突击转化”:强制让他坐小圆木凳,“帮教”(犯人)不停的灌输诬蔑法轮功的言论,每天不让睡觉或只睡很短时间。由于他拒绝“转化”,2005年10月下旬至12月上旬,有整整26天连续600多个小时不让他睡觉,强制一个姿势蹲着,一天24小时有5、6个犯人轮流包夹,一闭眼就打,捅,踢,拽头发,拽耳朵。如果蹲不住,会遭到犯人一顿暴打,然后拽起来再逼他蹲着,每天数不清要遭受多少拳打脚踢。

由于连续长时间没有睡觉、被逼蹲和遭暴打,赵卫东被迫害的长期精神恍惚,无法辨别方向、腰直不起来、随时都往地上栽,以致摔得前额满是疙瘩。据目击者说,他一个晚上能摔(前摔和后摔)几十次到上百次。一次,一个新犯人看着表说,“赵卫东一分钟就摔倒了七次”,还说“赵卫东的头把地板都要磕破了”,而赵卫东本人当时根本不清楚,处于昏然不知的状态,等他白天醒来时,只是不停的说“头真疼,头真疼”。

即使这样恶人对他的折磨仍不放松。“帮教”(犯人)不断纠集新犯人、打手开会研究迫害他的办法。一次4、5个犯人集体暴打赵卫东,用脚踢他两肋、用膝盖猛顶他的肋骨、两手捂住他的嘴。赵卫东摇头拼命喊“憋死了!喘不动气”,他们才松手。因为长期连续不让睡觉,赵卫东大部份时间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中。常看到他在地板上做洗手的动作,等他清醒时问他,他说看到地板上有一层水,他在洗手,特别是到了晚上几乎都处于这种状态。即使这样恶人对他的折磨变本加厉,“帮教”(犯人)不断纠集新犯人,打手开会研究对策、办法。有一次,赵卫东被打的躺在地上动不了,帮教班长感觉严重了,怕不行了,就对打手们说,“出了事(指把人打死)就说他是自杀。”帮教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不转化就是死路一条”。

“帮教”(犯人)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不转化就是死路一条”。赵卫东被打得浑身疼痛,左耳差点被打聋,躺在床上翻身都非常困难,几个月后还不能侧身。因为他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恶徒还控制他大小便,有几次被逼得便在裤子里。

李伟等恶警就是这样指使犯人毫无人性的折磨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尽管遭受如此惨烈的身心迫害,赵卫东自始至终都没有一句过激的行为与言论,始终用真、善、忍要求着自己。

尹向阳,山东龙口市法轮功学员,2005年5月被强行送往山东省监狱入监队。入狱后,十一监区教导员李伟等恶警指使一些刑事犯对尹向阳轮番上阵洗脑,还不时打骂,大约第七天将尹向阳肋骨打断。7月份,尹向阳声明“四书”作废并从新修炼,随后立即遭到了更残酷的迫害:尹向阳被强行关进严管室,连续7、8天每天只允许睡2、3个小时,在不断的受到打骂的同时,恶警竟指使犯人每天都往他脸上倒风油精,每次要倒一瓶,少量的风油精有提神的作用,但大量的风油精接触皮肤后,会使皮肤非常疼痛。

2006年1月,迫害继续升级,恶警指使犯人强迫让尹向阳每天蹲19个小时,连续蹲了20几天,并且有4、5个新犯人包夹,一发现蹲不住了,就动手打。尹向阳在忍受这种精神和肉体上极大痛苦的同时,恶人还逼迫他背宪法、刑法。更残忍的连上厕所都受到限制,有时6小时才让去一次,有时十几小时都不让去。

2006年10月,对尹向阳的迫害再次升级,李伟等恶警把他从入监队强迫关押到小岗队(十一监区的另一个单位,负责执勤),指使一些暴虐的犯人强制他每天24小时蹲着,并不断的打骂。尹向阳如果拒绝进食,他们除了加重折磨以外,还强行灌食、灌药。在此期间被指使的犯人还用针扎他的全身。经过了约98个小时的连续折磨后,尹向阳除脸和手以外,全身上下皮肤都变成了乌黑色,左胳膊和大腿被打折。这时他自己爬都爬不起来,连上厕所都要新犯人架着去。即使这样,犯人的打骂也没有停止。在这期间,有时多达十个犯人同时对尹向阳动手:有扭腿的、扭胳膊的、强压住身体的、捂嘴的等等,他的胳膊就是一个名叫陈千宋的犯人扭断的。

在极端痛苦中,尹向阳向带头行恶的“帮教”犯人高冠法要求见狱警,高说:“你想见政府领导(犯人对狱警的称呼),政府领导就见你吗?你不‘转化’,政府领导不会见你的。”当尹向阳说要向狱警反映他们的恶行时,高有恃无恐的说:“政府领导不会对我们进行惩罚的,我们这种做法是政府欢迎的。你唯一的出路是‘转化’”。有一个参加迫害的新犯人说:“我不知道什么是道德,也不知道什么是行善,我就知道打人、置人死地。”他还说:“我没想到,我被判了刑,在监狱还能够打人,真痛快。”还有一个新犯人说:“我是死刑犯,现在等于得了第二次生命,我还在乎什么,顶多再死一次到头了。你要不听我摆布,我就能叫你生不如死,不信你就坚持下去试试。”

山东省监狱就是利用这些人中的败类残酷折磨这些善良的无辜百姓,但面对如此的虐待,尹向阳始终表现着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

三 对绝食抗议监狱暴行的法轮功学员采用更惨无人道的迫害

邵承洛,山东青岛城阳区法轮功学员,从事中医职业,2006年7月被强行送到山东省监狱关押。2007年秋,邵承洛私下写的揭露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字材料恶警清监时发现,随后遭”帮教”犯人及包夹犯人的毒打,邵承洛高喊“法轮大法好”,恶人害怕,堵住他的嘴,并将他拖到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严管室,残酷迫害了数个月。这期间,邪恶的”帮教”犯人班长韩晓磊狠狠地用脚踢打邵承洛,”帮教”犯人班长吴家勇则咬牙切齿说:“对邵承洛往死里整,打死算自杀”。

包夹人员轮流值班不让他睡觉,一犯人宁亮用打火机烧邵承洛的眼睛、指头等一些敏感部位;另两个”帮教”犯人朱庆江、王振军把一把小椅子的腿削尖,尖朝上放在地上,然后4个人提着邵承洛手脚往椅子尖腿上掼,致使邵承洛的臀部腰部严重损伤;包夹犯人还用牙刷插在他的两指间,用力握住指尖后转动牙刷,致使邵的指间血肉模糊,疼痛难忍;包夹犯人还把邵的腿弯中放一根圆木或四棱木并强迫他蹲下,他们再上下来回滚动木棍;恶徒还一起拔邵承洛胡子、头发、眉毛。后来邵承洛绝食抗议,被恶警指使犯人拉到狱医院强行灌食,住院处主治医生郑剑(刑事犯)甚至用螺丝刀撬嘴,邵承洛两个牙都被撬坏了。

“帮教”(犯人)江学东邪恶的经常扬言要打死邵承洛,并亲自动手打,一次江学东令犯人用擦厕所的破毛巾扎在邵承洛的嘴上。四个犯人按压,又2个专踏邵承洛的脚,双脚后来全变黑了。江学东常说:“我使一个眼色,他们就干掉你。”

邵承洛绝食近4个月后,只剩下皮包骨,屁股也坐溃烂了。即使这样,恶人仍不放松的折磨他。一天夜里邵承洛在裂骨的痛中醒来,发现恶徒把一只凳子四腿朝上,邵承洛被绑在倒过来的凳子腿上,屁股烂肉疼痛难忍。恶徒们见邵承洛不屈服,又拿出几根5公分粗、40公分长的圆腊,强制他的膝盖跪在上边。又拿另一根圆木压在他腿后弯上边,用力下压。一恶徒又用一块透明香皂大小的木板,在邵承洛的肋骨上用力旋扭,恶徒们还用电烙铁在他的两腿膝关节及踝关节上共烙了四处。

面对恶徒的疯狂迫害,邵承洛始终坚守着“真、善、忍”,不惊不怕、无怨无恨。经过几个月的酷刑折磨,邵承洛的腿被打折、颈椎被打伤,并留有严重后遗症:头痛、手指发麻和肿胀痛、胃在强制灌食时被插管插伤并经常疼痛。

四 用烟头烧、猛踩双脚、采用文革式的批斗迫害法轮功学员

王新忠,山东滨州法轮功学员,被非法严管期间被邪恶罚站、罚蹲,还被多名犯人集体殴打,七月的炎热天气被恶人摁倒床上盖上好几条棉被蒙住头进行毒打,王新忠疼痛难忍并大声叫喊,恶徒把脏内裤塞到他嘴里,差点被憋死。下到五监区后,王新忠又多次遭受恶警指使犯人的严管和毒打,还被关过禁闭。

董传彦,山东青州法轮功学员,60岁左右,腿曾经出车祸摔断,但在长期严管强制坐小板凳期间,仍受到残酷迫害:恶徒竟将烟头塞到他的鼻孔里,用烟头烧他,一个体重200斤的犯人用脚猛踩董传彦的双脚,致使他的一只脚严重萎缩。

石增雷,山东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被多次强制严管洗脑迫害,后因承受不了恶人非人的折磨,被迫撞墙撞断了颈椎骨,但恶徒还不放过,在监狱医院和省警官医院接受治疗期间,被多名犯人压迫四肢和胸部,差点丧命。后来还象文革一样召集入监队所有人员开批斗会,强迫所有人喊口号批斗他。

山东省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这些仅仅是通过种种渠道艰难传出的一小部份,可想而知,仍有多少人间地狱中罪恶还不被人知晓。在山东省监狱还遭受过残酷迫害的至少还有以下学员,由于篇幅,在此不一一叙述:

刘仲明,山东冠县法轮功学员。
邢同福,山东冠县法轮功学员。
王亮,山东淄博法轮功学员。
从培清,山东龙口法轮功学员。
孙国,山东招远法轮功学员。
黄敏,黑龙江法轮功学员。
梁晶,山东滨州法轮功学员。
王成林,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
高洪杰,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
吴相万,山东临沂法轮功学员。
王逢玉,山东莱芜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刘锡铜,庄石军,沈希家,曹国臻。

这就是号称“全国五大文明监狱”之一的山东省监狱的“文明”表现,这就是中共邪党执法机关的“执法”过程,如此惨无人道的、毫无人性可言的“转化”手段,居然受到邪党的表彰,该监狱居然被评为“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先进”监狱!

与人类为敌、与人性为敌、与人类道德与善良为敌、与人类最基本生存权利为敌的杀人凶手与中共邪党将去向何方?“天灭中共”,这就是答案。

所有行凶的恶人必将为其行为负责,必将受到严惩;奉劝还在行凶的恶人,放下屠刀,揭露所犯罪行,以求赎罪;奉劝对中共尚抱有幻想的人们认清中共的暴恶本质,赶快脱离与人类为敌的魔鬼,“三退保平安”;呼吁全世界善良正义的人们关注正在发生在中国的罪恶,制止迫害。

附一:山东省监狱部份恶警照片:


副监狱长齐晓光

监区长张磊光

教导员李伟

副监区长陈岩

附二:山东省监狱部份联系方式

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91号
邮编:250100
传真:0531-8959784
监狱总机: 0531-87075454
1.负责“转化”工作的副监狱长:
王树桂:办公 0531-87075536,公司办 0531-87075528,住宅0531- 87075666
2.狱政科
战化程:办公 0531-87072760,住宅 0531-85688477
盖景涛:办公 0531-87072620,住宅 0531-88908285
宋景锐:办公 0531-87072610,住宅 0531-82610163,小灵通0531- 85262299,办公室(1) 0531-87072610,办公室(2) 0531-87072620,监狱长接待室 0531-87072660,会见主任室 0531-87072670,会见室 0531-87072650
3.十一监区(入监队)
张磊光(监区长)办公 0531-87075200,住宅 0531-87072612
李伟(教导员) 办公0531-87075200,住宅 0531-87075325,0531-87072680,小灵通 0531-86657816
4.医院
陈荣德,办公 0531-87075563,住宅 0531-87072652,
何德国,办公 0531-87072933,住宅0531- 87072798,
林祥华,办公 0531-87072993,住宅 0531-87072809医疗门诊0531-87072953,注射室 0531-87072963,病房0531-87072973,药房0531-87072983,理疗科 0531-87075457,办公室0531-87072855

附三:山东省监狱管理局部份联系方式
1.刘吉林  副局长
0531-86969240 85688304
2.狱政管理处
秦泗鹏 0531-85688201 (办) 0531-85688576 (宅)
王民成 0531-85688230 (办) 0531-85688406 (宅)
苗玉宽 0531-85688280 (办) 0531-85688555 (宅)
梁鲁杰 0531-85688230 (办) 0531-85688200 (宅)
3.狱政管理科
贾吉生 0531-85688214 (办) 0531-85688607 (宅)
于红 0531-85688205 (办) 0531-85688436(宅)
乔希久 0531-85688214 (办) 0531-85688582(宅)
周建设 0531-85688214    0531-85688656(宅)
4.刑罚执行科
王芳蓉 0531-85688218 (办) 0531-85688605 (宅)
徐良云 0531-85688218 (办) 0531-85688730 (宅)
仲雷 0531-85688218 (办) 0531-85688732 (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