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王村劳教所对杨文杰女士的残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杨文杰,女,四十八岁,是招远市的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开除公职,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抓捕,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八个月。二零零二年三月份,杨文杰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招远市“六一零”非法抓捕,绑架到王村劳教所劳教三年。三年的非法劳教,杨文杰遭受了恶警、恶人数不清的残酷折磨。

王村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最狠毒的一个黑窝,那里的队长(警察)大多原都是“八三”厂即将下岗的职工。劳教所的所谓“队长”都是一些道德败坏的恶棍。当时的所长是刘长曾,副所长王军,科长肖爱华。在他们的指挥下,对大法弟子进行肉体折磨,不让睡觉、生活上虐待、精神上摧残,每天强迫干16-17个小时的活,无论多大年龄的生产任务一样多,有些60-70岁每天的生产任务完不成,就摊在其他人身上,干到凌晨1点是常事,有的队长(警察)还让学员给她们洗衣服,并且有的还把家人的衣服拿来让学员洗,法轮功学员就象奴隶一样,虽然每天干那么多活,却没有一分钱的收入,卖给学员的日用品双倍的价格,每顿每人只有二两馒头,因奴役劳动时间长,不够吃的,就得靠家人供生活费,家庭条件不好的,就得喝水充饥。法律规定劳教人员每月每人国家拨款生活费100元,而王村劳教所对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每月只给80元,而实际每人一个月只有60多元的生活费,从中他们索取的钱都占为己有。在改善生活时,值班队长还要从学员少的可怜的食物中要出她们吃的饭,队长每月的奖金1000元-2000元。在金钱、利益面前,队长们极力的为恶党卖命。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采取各种卑鄙恶劣的手段。

杨文杰因不“转化”,恶警把她从这个队调到那个队,使她遭受了各种残酷的折磨。在一大队,因她阻止别人读侮辱大法的书,被一个姓沈的恶警骗到办公室,在大队长张燕的指挥下,七、八个恶警蜂拥而上,拳打脚踢,把杨文杰按倒在地,戴上手铐用胶带封住她的嘴(这是恶警们惯用的手段),把她拖到队长厕所,双手背铐在窗户铁棂上,两只胳膊被拉的动不了,腰卡在窗台沿上,叫来四、五个高大狠毒的人毒打杨文杰,让她赤着脚在水地上,恶人踩她脚,打的杨文杰口出鲜血,下牙被打活,张燕又叫两个喝了酒的男恶警来毒打她,踢她,打她耳光,整三天三夜被吊在窗上,不让她吃喝,把她折磨的尿血,腰痛的不能动,腿被打瘸。

之后,又把杨文杰调到三大队,被关在队长厕所,由两个人监视。这个队的队长们更狠毒,以大队长李爱文为首的李倩、崔红文、丁海英、韩信克、殷桂华、张芳、李英等,她们折磨大法弟子不择手段,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经常被打得惨叫,场面惨不忍睹。

一次,恶警们折磨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凄惨的叫声传遍整个楼,杨文杰听到后,出来想劝阻恶警停止行恶,被恶警张春霞、韩信克等抓住,边打边往屋里拖,恶人把杨文杰毒打后,又叫来管理科科长陈素苹,以她为首的七、八个队长,把杨文杰抬到禁闭室,把她全身用绳子绑在床板上,一动也动不了,整整九天九夜,没吃没喝,真要把她置于死地,恶警把她折磨的不断尿血,还不放过她,逼迫她写保证书。之后,又把她弄到没人住的办公四楼住了十五天,每天凌晨2点,才让她睡觉(这期间恶警在禁闭室特制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床)。

十五天后,恶警又把杨文杰弄到禁闭室,把她铐在特制床上,双手被手铐和绳子固定住,脚戴上脚铐固定住,全身用绳子缠起来,手上、脚上、身上被勒的道道伤痕,身下铺着一个湿垫子,李英抽打杨文杰的脸和头,用胶带封住她的嘴,姓赵的一个恶警把卫生巾塞到杨文杰嘴里,李英声称用这种手段致残杨文杰,并对其他恶警说有一个大法弟子就是用这种手段致残的。恶警用此手段把杨文杰绑、铐在床上四十天四十夜。李英、李倩、崔红文、丁海英等她们对杨文杰更是残忍,四十天四十夜,杨文杰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四十天后,每天晚上十二点才让她睡觉,睡觉时还要把她绑在床上,又把她绑了四十个晚上,恶警把杨文杰关在禁闭室七个月,那真是人间地狱啊!遭受的痛苦难以形容。

恶警企图让杨文杰放弃学大法的阴谋没得逞,在政委杨青、科长陈素苹的策划下,又把杨文杰弄到四楼,由恶贯满盈的李英、于赢和姓石的三个恶警二十四小时轮流折磨杨文杰,杨青给三个恶警买了很多食品鼓励她们,恶警把杨文杰的两只手戴上手铐再加上绳子紧紧的勒住,一头铐在铁窗棂上,一头铐在暖气管上,一高一低,蹲不下,站不起,膝盖、脚脖子用绳子绑住,给她抻筋,不让她上厕所。整整十天十夜,没让她闭眼,固定铐绑着。杨文杰被三个恶警折磨的死去活来,手脖上多处被手铐和绳子勒的皮开肉绽(至今还有伤疤)。双手肿木的失去了知觉。

这期间,杨文杰来了例假,恶警李英就脱下杨文杰的裤子羞辱她。李英经常与男恶警勾结一起到多处劳教所用卑鄙可耻的手段转化大法弟子。李英,女,不到40岁,原是王村“八三”厂即将下岗的职工,是个下三滥的女人,满脸淫气,经常与男人勾结,作风败坏,是劳教所最狠毒的恶警。李英在禁闭室迫害大法弟子时,通夜与男人打电话勾结,语言低级下流。

第十天晚上,恶警李英给杨文杰打开一只手铐,逼迫杨文杰写恶党的邪恶制度,三个恶警到外屋去大吃大喝了。杨文杰不想再忍受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和羞辱,也不想让恶警再对大法犯罪,宁愿一死也不放弃修炼大法。于是她头朝大理石窗台角上猛撞过去……,她醒后已在血泊之中(编注:请法轮大法学员在任何屈辱困苦的情况下都不要采用类似过激的方式。一定要按照大法的法理,理智智慧的讲真相、反迫害)。第二天,恶警把杨文杰送医院缝好头,以杨青、陈素苹、李英为首的恶人还不放过她,因伤势太重,腿已站不住,恶警又让杨文杰坐在地上,双手背铐绑在椅子上固定住,膝盖和脚脖子用绳子绑住,让杨文杰尿在地上,只让杨文杰穿着单衣,那时已是十一月份,裤子一次次的尿湿,痛苦之中再加上寒冷,那个痛苦真是无法形容,就这样又整整的折磨了杨文杰十一天十一夜。二十一天二十一夜,已把杨文杰折磨的不成样了,在高压下,邪恶之徒直到逼迫杨文杰违心地写了保证。当恶警给杨文杰打开手铐和绳子时,杨文杰已失去了站立的能力,皮开肉绽的手脖子和十指已没有了知觉,双脚象木板一样,十个脚趾头一动不会动。

二十一天后,恶警又把杨文杰弄到三大队,李爱文为了不让其他学员看到杨文杰被折磨的样子,把她隔离由队长监视,晚上十二点才让她睡觉,睡觉时还要给她戴上手铐,李爱文把杨文杰写的重新修炼的声明撕了,还逼她干活。直到三年非法劳教期满时,杨文杰的腿还没恢复正常。三年中杨文杰无论在哪个队,都不断的给队长们讲真相写劝善信,对迫害她的恶人不怨不恨,始终以善心对待她们,劝她们弃恶从善,给自己的未来留条后路。

三年的非法劳教,杨文杰遭受了恶警、恶人数不清的残酷折磨。遭受迫害的又何止是她一人呢?潍坊的王丽平因不放弃信仰,肖爱华把她轮流到各大队折磨。王丽平的耳朵被恶人拽的差一点掉下来,耳朵化脓把一半头发都剪掉了。被电棍电伤、致残的大法弟子很多,还有被折磨死的。凡是被恶党绑架到王村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哪个都有被迫害的经历,在恶党的支持和操控下,劳教所的队长都对大法弟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四日杨文杰被强加的非法劳教到期时,招远市“六一零”以杨文杰不放弃信仰为由,又将杨文杰从王村劳教所直接拉到臭名昭著的招远市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迫害。迫害事实请见:《再曝光招远市六一零、洗脑班的恶人恶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