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钢铁公司职工刘凤云和刘爱东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唐山钢铁公司公安处及各单位不法人员长期监控、骚扰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尤其2009年“十一”期间。其中,动力能源部南区动力厂不法人员多次到家中骚扰刘爱东以及她在北京的女儿。唐山钢铁公司医院护士刘凤云亦被骚扰不断。自2009年5月1直到10月底,唐山市派出所以所谓“稳定”为由,欲将其进行非法抓捕、关押,致使刘凤云在此长达半年的时间内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归。

一、唐钢医院刘凤云屡遭迫害被迫流离失所

刘凤云,女,现年56岁,唐钢医院护士。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因一直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但工作期间屡遭迫害,即使退休(2009年6月)以后,仍是骚扰不断。

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开始了全国范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恶毒打压。从那时起,唐山钢铁公司医院伙同当地居委会和派出所对刘凤云轮番施压,每晚都有人上门骚扰,强迫她交出法轮功书籍,并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因为刘不肯放弃自己的信仰,所以从7月25日开始,刘凤云被非法拘禁,吃住都在单位,不准回家,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昼夜被人监视。刘凤云丈夫因受蒙蔽和压力,要么对她哭着劝说,要么对她拳打脚踢。

在刘凤云的本职工作(变态反应疾病的诊治)之外,强行给她增加了额外的三份工作(分诊、抽血和统计药单)。尽管如此,刘凤云毫无怨言,而且把每项工作都做得很好。然而,迫害者仍以“提高她的思想认识”为借口,送她去洗脑班,谎说出去“学习”几天。2000年11月28日,将其强行送至唐山市棉纺厂洗脑班,一去就是三个月。

在洗脑班,四道门上锁,吃喝拉撒都在室内。因为刘凤云要求炼功,并喊“法轮大法好”,不但被罚站半小时,而且脖子被电棍电了一次,然后又让她绕着操场跑了三圈。

洗脑班每天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录音、录像。因刘凤云拒绝观看,就被罚跑步,罚站,并且拳打脚踢,手铐电棒,在最冷的三九天,让她在没有暖气的屋子里睡觉。因为刘凤云在住室墙壁上写了“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结果被一番拳打脚踢后,又被铐在床头六个小时。后来,因为刘凤云告诉一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抵制观看恶毒攻击法轮功的电视节目,结果被看管(大个子姓张,小个子姓刘)打得牙龈出血,口腔破烂。然后,刘凤云被唐钢公安处接回唐钢医院,继续非法拘禁。半个月后,再次被送回洗脑班。

2008年12月15日,刘凤云在本小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者构陷,被抓到派出所扣押一夜,并被抄家,然后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拘留所。半个月后,又被送往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但查体不合格,回家。

四个月后,派出所以邪党“十一”为由,欲再次抓刘凤云去劳教。刘凤云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后来几个月,派出所、居委会和医院都在四处寻找刘凤云的下落,实施迫害。丈夫因此吓得血压升高,女儿每日哭哭啼啼,年逾八十体弱多病的老母亲更是为此经常失眠。

二、唐钢不法人员不断骚扰刘爱东 给家人造成巨大伤害

刘爱东,女,现年56岁,唐钢南区动力厂退休职工。修炼法轮功前,婆媳关系、夫妻关系非常紧张,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婚姻也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就在这时,刘爱东接触了法轮功,并被其中的道理所深深折服。于是她学法炼功,很快像变了个人一样。在工作中,她不但能很好的完成自己的工作,还主动为同事提供帮助和便利;尤其是在家里,她按照“真善忍”的要求,放下了婆媳之间十多年的怨恨,对丈夫也是宽容忍让,从此家庭和睦了;不仅如此,缠身多年的血管神经性头痛也好了。看见刘爱东的变化,她的一个同事曾说:“通过刘爱东的变化,我就知道法轮功好,没准哪天我也炼”。

就在刘爱东生活逐步走向美好的时候,1999年“7.20”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开始了。刘爱东的生活也因此多次被骚扰。

2001年7月底,唐山市公安局一科高姓科长、唐钢公安处两人和单位公安共5人,非法将刘爱东从家中挟持到单位,说是“了解点事”,结果将其拘禁五天,并非法抄家。由于在被非法拘禁中,刘爱东身体出现严重病态,迫害者才允许其办了所谓的“取保候审”一年,但向刘爱东家中勒索5000元,才让回家。当时说一年之后没出现什么事情,5000元归还本人,可至今八、九年的时间都过去了,公安局分文未还。

2005年过年之后,刘爱东写给女儿的信件被不法部门私自拆看,唐钢政保科王忠林与一名干事、本厂书记鲁宪斌、办公室主任和公安干事高德友等去家中查问写信内容,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在刘爱东家中乱翻乱找。

2009年9月22日,以保邪党“六十年大庆”为由,唐钢动力厂派两人去刘爱东家中骚扰,因未见到刘爱东,他们开始蹲坑,监视,打电话骚扰。那时,刘爱东的婆母刚刚去世十来天,他们这一举动,使本已处于悲痛之中的八十多岁的老公公进一步受到惊吓,精神高度紧张,给身心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为了迫害刘爱东,2009年9月底,唐钢公安又去了北京,与北京住地派出所和居住小区物业勾结,到刘爱东女儿家中骚扰,严重干扰了刘爱东女儿的正常生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