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马三家劳教女所的黑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四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下面是一位二零零八年二月被绑架到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女所迫害两年的法轮功学员,目睹的中国劳教所里的罪恶。这位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历经了重重苦难,身心饱受煎熬。

一.强制性劳动――做奴工产品,生活极差,劳动强度超大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这里有三个大队,一二大队是普教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三大队是被所谓的“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一大队的主要负责恶警是尤然、张宇等人;二大队的主要负责恶警是由任怀萍、王淑征、任红赞等人组成;三大队的主要负责恶警是由张环、张卓惠等人组成。

一二大队的劳教人员被强迫做奴工产品――制服,剪刀、缝纫梭芯都是自己买,安排的任务总是紧紧张张的才能勉强完成,如有意外故障没完成就挨打和挨骂或者加期,有时忙的没时间上厕所,一天十来个小时,有一次有一个人在车间没上厕所,憋到生活区去上厕所。结果那里的厕所被锁上,憋的没办法尿了裤子。

在劳教所里,吃的是玉米馒头,有生的、 有变味的、有的比石头还硬。一个星期吃两顿米饭,同样有生的、有硬的、不能吃的。不管什么菜都用水煮,没有一点油。这里的人都靠家里寄钱来养活自己,每月至少要三百元来维持。要是遇到哪里来检查,就把大家买的吃的东西全部收走。一年四季喝冷水、洗冷水,两年来我只洗了三次热水澡。

二.经济上极力盘剥――乱收费(本子,餐具),索贿

生活区、食堂和车间所有做卫生的工具是大家买。本来大家有自己的洗漱用具,警察为了搞钱,说生活用具不统一影响美观,要大家全部换掉,重新买他们的,原来的都收走当废品卖掉。后来买的走时还不能带走,再卖给以后进来的人。还要做所谓的作业,即思想汇报。一个本子一元,一个大队一百多人。一个月下来可想而知,做完的作业本又当废品卖。

有到期的,她们觉得人手少了,就到北京买被劳教人员。二零零八年~二零零九年就买了五批,每批五十多人,每人八百元的生意。马三家劳教所是地道的黑工厂,人家黑工厂还不写思想汇报,不站队,不报数,这里真是连黑工厂还不如!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马三家,首先到三大队进行强行转化,买她们制定的统一制服,夏、冬各一套,共一百元,衣服上要戴上劳动所牌子。当时有个黑龙江的年轻法轮功学员林东宏不配合,几个“帮教”和一个恶警把她连扯带拉拖走,好几天没带回来,也没洗漱,有人问此人到哪里去了,“帮教”就说“这事你们不用管”,过了好几天有几个人帮她收拾行李和生活用品,搬到别的房间去了。当时发现她原来红光满面的容颜变得苍白憔悴,走路一拐一拐的,无精打采。由于她坚信大法和师父,拒绝转化,过了一段时间就打入普教一大队。凡是调换大队都重新买衣服。

还有个法轮功学员是从北京“买”来的,她家境优裕,乐善好施,没被劳教前回老家的时候,乡村的邻居和朋友,有什么困难找她帮忙,总是几千几千的帮助人家,还给当地修了很长的一段公路,人人都说她是个大好人。可是由于她坚信师父,拒绝转化,也被关进了一大队。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和七月二十日她绝食抗议了一天,但同样到车间出工,同时也有喊“法轮大法好”的口号。恶警尤然,张宇等人把她迫害成神志不清,不但不给治疗,而且还不允许在屋里休息,每天有几个犯人劫持着到车间。这样很长时间,可能家里知道,才到医院接受治疗,不知道近况如何。

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是绥中县人,在修炼前全身是病,得法后身体一身轻。几年前被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劳教了两年。由于拒绝转化,又下到普教三队,由于奴工强度大,时间长。食堂的饭连动物吃的都不如,家庭经济困难,身体的病又翻出来了,行走困难,劳动不了。好几次昏倒在地,她同狱警说明自己情况,可是恶警任怀萍却恶狠狠地指着她说:“你这是装的,你以为象上次一样放你回去,没门。你死了那个心吧!”过了好几天又把她拉出去用刑(上大挂),回来时人不能说话,也不能吃饭,她的头发被恶警拽得乱七八糟,身上很多伤痕。以后出工由二人劫持到车间,吃饭时靠别人喂,每天吃的就是菜水泡玉米面馒头,有时吃不了往外吐,见如此情况,另外一个恶人就拿出一支笔来横放在她的嘴上,一人往嘴里灌,另一人就往里塞。喂到一半,掉了一地的残渣,恶人就说“你不配合我们,让我们不好过,我就塞死你”。她现在瘦的就剩一副骨架,处境非常艰难。

法轮功学员赵仁花由于不配合邪恶,拒绝转化,也被关进二大队。由于年岁较大,不能上机台,就安排做几个人的班剪,也就是为机台手服务。按理说机台手做的服装是否合格,与班剪没有关系,可是这位机台手不太聪明,所以做的衣服质量不合格。当时尤然是队长,就栽赃到她头上来,把她叫到库房连续打了十几个耳光和嘴巴。她的耳朵被打的嗡嗡作响,嘴巴被打的几天都吃饭困难。大家都叫她去找中队领导讲道理,之后她就找到了中队的指导员任怀萍,可是任怀萍听完情况后,气势汹汹的大声吼道:“碰一下,多大个事,下回再碰到我手上,我还要打!”尤然知道后,又多次找借口无故踢打她。

再说尤然这个恶警,是个贪官污吏,那里的普教犯人为了自己的减刑和劳动轻松点,都给她送钱和礼物,有个姓王的犯人说:她有七个月,每月送五百元钱给带工的恶人马桂梅。当时马桂梅是尤然的伙伴。好几个普教过年时,每人都给尤然送上一百多元钱,一条烟,还有其它的礼品。所以这些人在车间和生活区无论做什么坏事,在尤然下,都是畅通无阻。而我们法轮功学员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要做好人,做世界上最正的人,抵制一切不正确的现象,不助长这些歪门邪道不正之风。尤然却看在眼里,仇恨在心,就不让法轮功学员向家里人打电话和写信,有的一年多没有打电话,有的几个月不让打电话,有的连过年也不让向家里打电话。而且安排的奴工活是最苦,最累,还经常找茬子加期。有一位上访的说,尤然向她要了两次钱,她没有理,所以成了她的眼中钉,以后劳动中找个借口,尤然的一帮打手把她打成脑震荡。

被尤然打过的法轮功学员有李阁、王金凤、徐小燕、赵仁花、赵淑云、崔国华、常学玲等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