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桂华在哈尔滨女子监狱惨遭七年迫害

更新: 2017年06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刘桂华,黑龙江依兰县一位普通妇女,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非法判刑,在哈尔滨女子监狱惨遭七年迫害

由于多次被绑架、关押、判刑,家中唯一的房子卖掉后,刘桂华被公安局多次勒索、非法罚款,遭受的经济损失将近16万元。遭迫害后,丈夫和刘桂华离婚,母亲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尤其是她知道女儿在监狱受到折磨后痛苦不堪,2008年11月20日,在思念女儿的痛苦中离世。现在刘桂华无家可归,漂流在外。原本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邪党给摧毁了。

一、牡丹江看守所所长殴打刘桂华 强行送进哈尔滨女子监狱

2004年,牡丹江看守所所长于成龙强行把刘桂华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因为检查身体不合格,监狱多次拒收,于成龙回来后恼羞成怒,又把刘桂华的双手分成十字架绑在冰冷的铺板上,然后打开窗子冻刘桂华,把刘桂华浑身冻得直打哆嗦。刘桂华被绑不到十分钟,浑身疼痛、麻木、双手冻成紫黑色,很快就肿的象个馒头。31个小时都不让刘桂华上厕所。刘桂华高喊:“法轮大法好!”狱警就指使男狱医给刘桂华插尿管排尿,被刘桂华拒绝。刘桂华对他们说:我是好人,我没罪,你们没有剥夺我上厕所的权利,更没有私自给我施暴用刑的权力,你们这是执法犯法。后来刘桂华被他们折磨得有气无力,仍不停地喊:“不许迫害大法弟子”,“法轮大法好”。第三天下午于成龙才让打开双手、双腿。打开后,刘桂华的双手双腿还有全身疼得象刀割一样,一动不敢动,由多名犯人把刘桂华扶起来后,刘桂华觉得心跳加快,天旋地转,上厕所都由犯人扶着。这种迫害持续15天左右,才把刘桂华的刑具全部拿掉。

2004年3月,牡丹江看守所所长于成龙再一次把刘桂华投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强行让刘桂华签字,被刘桂华拒绝。于成龙又领一帮狱警和男犯人把刘桂华从屋里拖出去,于成龙拽住刘桂华的头发,用手搧刘桂华的嘴巴子,有的狱警连踢带打,然后又把刘桂华拖到二楼大厅。

到大厅后,狱警继续暴打刘桂华,他们又一次把刘桂华打倒后,过来七八个狱警和犯人连踢带打,有的狱警用脚踩住刘桂华的头、有的用脚踩住刘桂华的脸、有的用脚踏住刘桂华的腿部、胸部,于成龙一直拽住刘桂华的头发,搧着刘桂华的嘴巴子。这种暴打持续一小时左右,刘桂华的脸部当时就被他们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全部肿了起来。

他们打完刘桂华之后,又把刘桂华抬到一楼。于成龙对刘桂华说:只要你配合他们把刑具给你戴上,我们就不打你了。刘桂华对与成龙说:大法无罪,我没罪,我不会配合你们给我戴刑具,你们这种行为是违法的。于成龙看刘桂华不配合,就叫来很多犯人强行给刘桂华戴上,又命令男犯人把刘桂华抬到车门口时,于成龙趁左右没人,又对刘桂华毒打,直到刘桂华连声高喊:于所长打人了,“法轮大法好!”,他才不得不罢手。就这样,刘桂华被他们抬到了车上。上车后,刘桂华被他们打得披头散发,坐在刘桂华身边有个大法弟子说:他们真狠,把你打成这个样子,我帮你缕缕头发吧。就在她帮刘桂华捋头发时,就看见刘桂华的头发一大把、一大把地往下掉,脸部全部被打紫、打青。就这样,刘桂华被牡丹江看守所强行投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二、被非法判刑七年 在哈尔滨女子监狱惨遭迫害

刘桂华于2004年5月份被牡丹江看守所强行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被分到集训队。刘桂华抵制中共的邪恶“转化”,被长期体罚码坐小板凳两年之久,每天码坐十几小时。长期罚坐小板凳导致刘桂华下肢麻木、疼痛行走困难。2006年3月16日女子监狱成立了四大监区,作为重点暴力“转化”基地,把所有坚定的大法弟子都调到各监区里边去,刘桂华被调到一监区。

在一监区刘桂华坚持修炼、不“转化”,多次被犯人新志荣、李艳华、张峰等犯人殴打。2006年7月因拒绝穿犯人的囚服,再一次被李艳平、新志荣、张峰等人殴打。虐待成了家常便饭。

2007年1月份,一监区狱警为了迎接上级各部门来检查卫生,狱警利用犯人李艳平让刘桂华铺上白床单,配合她们说假话、做假事,被刘桂华拒绝后,李艳平强行给刘桂华铺上白床单,被刘桂华扯了下来,李艳平把刘桂华打倒在地,把刘桂华的脚脖子打伤导致生活不能自理。一个星期左右,上厕所都由两名好心的犯人架起来才能去厕所,回来后,还被她们强行坐在小板凳上码坐十几小时。

这些年来哈尔滨女子监狱一直都在利用犯人以各种形式迫害刘桂华,不让炼功,使刘桂华的身体遭到了严重的摧残。一监区恶警利用犯人李艳平等多名犯人扯着刘桂华的胳膊,拽着刘桂华的两条腿,强行把刘桂华从6楼送到几百米以外的女子监狱医院去“治疗”。大法弟子胡爱云出面制止这种迫害,大声喊:不许迫害大法弟子、“法轮大法好”,被几名犯人封住嘴,关进屋里不让出来。

就这样刘桂华被一监区于2006年6月11日强行抬到女子监狱十监区住院强行治疗。在住院期间,刘桂华不配合打针、吃药,院长赵英玲亲自下令,在医院由犯人商小梅、刘丽、何冰、刘艳华等四人成立专门迫害法轮功强行灌药小组,在强行灌药期间,刘丽、商小梅她们拿来铁勺子、塑料勺子、筷子、注射器等刑具进行迫害。她们把大法弟子李小同打倒后,刘丽用手狠狠的搧她的嘴巴子,然后用脚踹她的肚子,用脚踩住她的头部和脸部,商小梅用注射器扎李小同的十指,当时中指被扎得流血不止,然后商小梅把注射器不消毒隔着裤子扎进李小同的腰部,之后她们又用刑具撬开李小同的口,在她的嘴里使劲乱搅。刘桂华还有李小同、胡桂艳的口腔上腭、舌头、上牙膛、嗓子全部被搅破、绞烂、流血不止。

第二天,刘丽、商小梅她们又来强行灌药,假惺惺的对刘桂华说:我们也不愿意给你们灌药,上指下派你们不打针、不吃药出现生命危险,我们负不起责任,还得被扣分,影响减刑,耽误回家。刘桂华对她们说:如果你们怕我出危险,我不牵连你们,我可以给你们立字为正,我不打针、不吃药天天炼功,我的生命不会出问题。可是在刘桂华给她们立字为正的第三天,刘丽和商小梅不遵守信用,仍然对刘桂华继续迫害,刘桂华和李小同、胡桂艳的身上被掐的青一块、紫一块。

就在第四天,犯人刘丽、商小梅用同样方式强行把刘桂华按倒在地时,李小同跑出医院的监栏门,到医院的外面高喊:“法轮大法好”,被犯人刘丽、商小梅连踢带打拖进屋里,一顿暴打,脸部、脖子、胸部被打伤,挠出一道道伤痕。所有在场住院的犯人,亲眼看到大法弟子遭到如此惨无人道的迫害,都失声痛哭。

刘桂华在非法判刑7年里遭受了严重的摧残,在那7年日日夜夜的迫害中,用任何语言都无法描述,然而刘桂华所遭受的迫害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只不过是冰山的一角,更多的事情有待法轮功学员和知情人士去揭露。

三、依兰县派出所和牡丹江看守所恶警对刘桂华的迫害

此前,刘桂华也多次遭依兰县派出所恶警迫害。因进京上访,于2000年1月6日,被依兰县公安局绑架,关押在看守所三个月,被罚款5000元。

2000年7月,依兰县关岳街派出所所长王明辉和关岳街街长刘艳让刘桂华签写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所谓的“保证书”,被刘桂华拒绝后, 他们把刘桂华非法关进依兰县看守所1个多月,又非法罚款4000多元。

2001年,刘桂华和几名同修到农村向老百姓讲述法轮功遭中共迫害的真相,发放揭露中共谎言的真相资料,被依兰县公安局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刘桂华和几名同修要求无罪释放,集体绝食。在绝食期间,看守所的狱警们把化好的浓盐水,利用男犯人拽住刘桂华的头发和两手,用筷子把刘桂华的嘴撬开,有的狱警掐住刘桂华的鼻子,使刘桂华不能呼吸,他们就给刘桂华一口气灌进一瓶子浓盐水,刘桂华的两腮、舌头、上牙膛、嗓子被灌进去的浓盐水全部烧破。和刘桂华一同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张敏在那次强行灌食中被迫害致死。刘桂华被强行灌食后,深夜1点多钟,身体出现痛苦状态,在看守所把刘桂华送医院的途中她走脱,从此流离失所到牡丹江。

2002年10月25日,因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牡丹江市公安国保大队绑架,在国保大队期间那里的恶警把刘桂华的手高高吊起来,拿芥末油往刘桂华的眼睛、鼻子、耳朵、嘴里灌,用双层塑料袋套住刘桂华的头把刘桂华憋得几乎窒息,折磨得死去活来。然后,狠狠地搧刘桂华的嘴巴子,又拿来一根竹棍把刘桂华的嘴撬开后,在里面使劲的乱搅,刘桂华的嘴全部被搅破,鲜血从嘴里流出来,他们就拿起擦地用的抹布来擦刘桂华的嘴,擦完之后继续迫害。刘桂华在牡丹江国保大队被折磨了两天两夜之后,被送到牡丹江看守所。

2003年,在牡丹江看守所期间,大法弟子鲁永凤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在邪恶所长于成龙的指使下,利用犯人长期给大法弟子用刑,导致鲁永凤双腿出现麻木,没知觉,生活都不能自理,还继续迫害。当刘桂华出面制止时,恶警于成龙知道后,带领一帮狱警和犯人进屋后破口大骂刘桂华,说刘桂华是吵监闹狱,不由分说就让男犯人连打带拽地把刘桂华拖到屋外,女狱警赵润霞拿起专门打犯人的刑具“小白龙”,使劲抽打刘桂华。于成龙又让犯人把刘桂华拖到大厅毒打,然后让刘桂华给他跪下,刘桂华坚决不跪,他就用力把刘桂华打倒,打累了他就让男犯人把刘桂华拖进专门用来折磨大法弟子的一个空屋里,把刘桂华的双手分成十字架形状用手铐把刘桂华的两只手铐在铺板上两天两夜,因大法弟子鲁永凤为了制止迫害刘桂华再一次绝食后,他们才把刘桂华放出来。

哈尔滨女子监狱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
二监区:孙贵方
四监区:孙玉杰,张小红
六监区:马淑华
七监区:吴凤玲
十监区:徐丛艳,吴凤芹,耿凤英,于立波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