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秉志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始末(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九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北安市59岁的法轮功学员姜秉志,二零零八年十月被投入绥化市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九年八月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劳教所才通知家人去北安医院见面。此时的姜秉志两腿仍有瘀青。几天后,姜秉志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由于绥化劳教所长期超负荷奴役大法弟子,采用“包夹”限制、制止人身自由,不许互相说话。包夹在恶警的怂恿下动辄对学员大打出手,拳脚相加、以至蹲小号、手铐、电棍电、罚站、不让睡觉、坐小板凳等等,致使很多大法弟子出现病态。

零九年六月初,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大法弟子姜秉志被迫害得出现手脚不听使唤、反应迟钝、神经质惊恐等症状,在此期间劳教所内医院装模作样粗略检查一下,查后也不当回事。由于姜秉志行动已不方便,就让两个“包夹”(普犯)上下楼拖拽着他,过程中动辄拳打脚踢,恶警不但不制止包夹等恶人对他的暴行迫害,还骂他装病。

七月中旬,姜秉志病情加重,恶警们不得不给开些药,也是为进一步迫害作敷衍,只简单的给开了点复方丹参片,这样维持到了七月末。姜秉志的病情日渐加重,这时劳教所把姜秉志平时拖拽的脏衣服换下,押他去市医院做了一次所谓的检查,检查后回来依然说没有什么病,但听个别警察背地说:“好象有小脑萎缩的症状。”

中队长石剑和包班恶警毕飞,经常给姜秉志施加压力,还说:不要再装下去了。并指使狱头恶人—曾经因重伤害罪判二十年的安达市恶徒孙茂坤(39岁)对姜秉志施以拳脚,致使姜秉志身上、胳膊上、青紫瘀块不断,旧的没去,又添新伤。

八月初的一天,中队长石剑命人把姜秉志拖到办公室,回来后从嘴角残留的血迹可看出,又是一顿毒打。又一日,副大队长廉兴、中队长石剑命人把姜秉志抬到办公室(此时姜已不能行走),又对他进行电棍电、被拖回被非法关押的监室时尿水趟了一走廊,寝室里都是。

八月中旬左右,姜秉志已出现大小便失禁,白天拽到厕所去便不出来,晚上时常尿床,恶徒孙茂坤不但不手软,因此更加重了对他的打骂,还不让给他水喝,每天只在灌药(丹参片)时能喝两口水,饭也不给吃,没人喂他。并不让他与法轮功学员接触。

由于又渴、又饿、体罚等,此时姜秉志已出现昏迷状态。一天晚上,恶徒孙茂坤说“干部说了(指石剑),晚上睡觉让他自己脱衣服上床,上不了床就在地上睡。”这样姜秉志在冰冷的瓷砖地上躺了整整一宿也没人敢管。

又一天晚上,恶徒孙茂坤对着靠坐在地上昏睡的姜秉志,恶狠狠地说:“就你这样的还活着干啥,死了算了。”说完便一脚狠狠的踹在姜秉志的软肋处,痛得他好半天才“哼”了一声、喘上一口气来。此事正被在一中队被迫害的鸡西大法弟子石小春从厕所窗户看到,走出厕所时说了一句“没老没少,牲口八道”,就因为这句话被值班恶警听到,石小春被定为“多管闲事”,并罚坐一周小凳子。

大约八月十九日这天,姜秉志出现严重昏迷状态,瞳孔已散大,抬头纹都开了,意识反应已丧失。即使这样,恶徒还强扶他坐在地上,后背靠床沿,因他已昏迷不醒根本无法保持坐姿,致使身体重重摔在瓷砖上,这样,头连磕了两三次。被恶党邪灵强制灌输的已毫无人性的可怜的生命——一部份恶徒们还讥笑说:“心真大,还能睡着”。

两天后,约21日上午,交接班时,恶警金庆富看了看姜秉志的状态,对着石剑耳语了一阵,意思是很危险了。这样从不把人命当回事的恶警们又拖到下午才叫人把姜秉志抬到所医院,后送市医院,经检查已实在无医治的可能,才通知家属将其接回家中。姜秉志在被家人接回后不久便病逝了。

主要参与迫害者:恶徒孙茂坤、一大队恶警中队长石剑、一大队恶警副大队长廉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