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日】

  • 立即停止对冰球教练高维喜的迫害

  • 给武昌区水果湖派出所副所长尹拥军的信

  • 立即停止对冰球教练高维喜的迫害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高维喜的公检法司的工作人员与相关人员:

    今天,看到好人高维喜在四平监狱被迫害,我怀着不安的心情给你们——参与迫害高维喜的公检法司的工作人员们写这封信。

    高维喜是一位高级教练,退休前曾任长春市及吉林省体工队冰球教练,国家冰球队教练,第九届冬运会期间,应邀担任香港冰球队教练。从六十年代起,高维喜就从事冰上基地工作,他经常带队参加国际比赛,为中国、吉林省、长春市拿过很多奖项,在国内冰球界享有很高声誉。

    随着事业的不断发展,疾病也越积越多,冠心病、动脉硬化、胆囊炎、胃炎、十二指肠溃疡、关节炎、前列腺炎、直肠炎、严重的肾虚、肝炎导致的轻度肝硬化,因为训练比赛造成的严重脑外伤后遗症、脑震荡后遗症、手术后遗症、青光眼、关节损伤、骨折、颈椎病、胸腰椎弯曲、骨质增生及股骨头坏死等等,疾病使他每天都在痛苦中挣扎。一九九六年,病情加重,卧床不起。疾病的折磨使高维喜感到绝望,他写下了遗嘱,安排好了后事,苦熬残年。

    当亲人告诉高维喜修炼法轮功能救他的命,并给他看《转法轮》。高维喜在病榻上戴着老花镜看《转法轮》,内心还在犹豫:象我这样一个行将就木的病人还能有希望吗?还能有人管我吗?可是,随着看书,身体上的病痛却一天天消减,修炼法轮功使卧床一年半的高维喜很快就能下地炼功、盘腿打坐了,各种疾病不翼而飞,精神状态越来越好。这使他惊叹法轮功的神奇,也明白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返本归真、性命双修的高德大法,他在一篇修炼体会中说:“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

    是的,法轮功不仅给了高维喜新的生命,也使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修炼前,高维喜脾气暴,性子急,动辄吵架、骂人,不管是跟队员还是跟裁判、主管,说翻脸就翻脸,冰上运动界都知道他的坏脾气。修炼后,高维喜按照法轮功的要求修炼心性,以法轮功学员的标准去对待和处理问题,关心、爱护每个运动员,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再没发过脾气,彻底改变了冰球界对他的负面评价。

    看到高维喜身上发生的变化,很多人开始了解、接受法轮功。一九九九年第九届冬运会期间,到长春参加比赛的香港滑冰总会会长李光京和香港滑冰总会副会长、花样滑冰协会主席冯惠女士有感于高维喜的变化,特地请了《转法轮》带回香港去“好好看看”。

    就在高维喜以健康的身心服务社会之际,中共邪党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高维喜被几次拘留劳教,2007年又被非法判刑7年,目前,高维喜以七十高龄被非法关押在四平石岭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近日得知,四平石岭监狱刑事犯在恶警指使下,曾经用鞭子上面绑上尖锐东西将长春市老年法轮功学员高维喜身体抽打的皮开肉绽。

    高维喜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老人手里一边干着活,一边忍受着刑事犯毒打后背。高维喜被毒打后,过几天狱警走到他跟前说看看伤的怎么样,高维喜衣服一揭开,后背已无完肤,血肉模糊,伤处刚刚好时,邪恶狱警故意用手一抹,后背结痂即脱落,血淋淋的后背让人惨不忍睹。

    高维喜每天被迫和其他刑事犯一样干着十二小时或更长时间的超强度奴工活,动作稍微慢一点,就遭到毒打;晚上休息时,高维喜习惯盘坐,老人刚将腿搭上,刑事犯就任意的用大巴掌在老人脸上毒打。

    面对这种中共制下的执法犯法,对修炼人的残酷迫害,他的家人、朋友、与他相识和不相识的善良的人们,都在关注着他的情况,也都在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象高维喜这样一位成功人士,一个享誉体坛的国家级冰球教练,一个昔日挣扎在死亡线上、修炼法轮功后起死回生的七十岁的老人,一个自觉提高道德水准、于社会有利而无害的好人,只因信仰“真、善、忍”就被数次绑架、非法关押、折磨,甚至判刑。这正常吗?

    然而这种不正常,与你们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判决有直接关系。

    如果说,在二零零一年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前后,你们不知道江泽民、罗干等为挑动世人仇恨法轮功,并使其对法轮功的迫害合法化而导演“天安门自焚”事件和各种奇奇怪怪“自杀”“杀人”事件,那时可以说你们是被其欺骗蒙蔽的。今天,当法轮功学员十年来利用各种形式揭露江泽民、罗干集团编造“天安门自焚”的伎俩和罪恶目的之后,在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真相几乎人人明白的今天,你们还在非法判决,恶意迫害法轮功学员,那就是有意犯罪,更是对自己的未来极不负责任。因为,你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每一次迫害都是被记录在案的。

    懂法律的你们知道迫害法轮大法没有法律依据,你可能要说这是“上级指示”,我在“执行命令”。以此来为自己违背良知和道义的行为推卸责任。其实这对你来说是最可悲的,当年的纽伦堡大审判中,屠杀犹太人的德国纳粹党徒盖世太保们,在法庭上辩论说杀人“是上司的命令”,但没有一个人能以此借口逃出法律的审判,那些屠杀犹太人的高级将领,那些胁从犯罪的医生、生物学家,包括执行死亡命令的护士都被处以绞刑。文革期间哪一个人不是在执行毛的“最高指示”?结果呢,文革后有多少造反派头头被判重刑关进监狱?又有多少警察被秘密枪毙?这些中共自己的历史档案中都有详细记载,时至今日,西班牙国家法庭已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做出裁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以及其同伙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中共官员,并下达了诉状,抗辩期为四至六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联邦法院第九法庭下令阿根廷联邦警察局国际刑警部逮捕江、罗二名前中共高级官员。

    劝你看一看真相,请你想一想其中的道理:法轮大法被中共邪党迫害将近十年,不但没有被压垮,反而弘传世界,猖狂一时的邪党却在其一手制造的迫害中使越来越多的世人看清了其妖言惑众的本质,其丑恶的历史和残忍的害人手段。随着《九评共产党》一书的问世,百年红潮已落,天灭邪党已定。其实人人心里都有杆秤,孰重孰轻你们更清楚。

    读史明智,历史的过去就是今天的教训。静下心来,用你的社会历史经验看看今天,用你的良知,道德衡量一下,扪心自问:修真、善、忍做好人错了吗?法轮功学员的善良与坚定,只能证明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纯正,只能说明中共邪党的流氓与残忍,被利用与被蒙蔽的公检法司的工作人员的可怜与可悲。当真相大白,迫害结束时,你将如何面对?停止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高维喜及所有法轮功学员。

    十多年的迫害,已经使许多公检法人员良知复苏,看到了中共的邪恶和必然灭亡的前景,从而都在用实际行动改正错误:公检法司的工作人员中也有用各种方式抵制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有人事先把消息透露给将要被无辜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有些狱警、看守不但善待法轮功学员,而且还把做恶者的罪证悄悄记录下来,作为将来对罪犯审判的证据;更有大批人士悄悄退出中共,甚至真姓实名做“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当法律不能维护正义相反成为当权者的血腥镇压工具之时,你们的道德良知应该为自己做主。无论你们曾经对法轮功学员做过什么违背良知的事,请你们立即退出这场邪恶的迫害,揭露邪恶的罪行,向法轮功学员谢罪。只要你能从新把握机会,坚持正义,每一个善念,每一桩善行,都将为你叩开未来的幸运之门。

    生命的选择总是自己做出的,恶报是法轮功学员不愿看到的,但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如果非要恶意迫害法轮功学员,则必遭天谴。所以我们为了你们的未来,向你们讲明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以利你们分清正邪与善恶,在生命的关键时刻,做出正确选择,不要再做这种害人更害自己的事,远离灾祸。

    最后,希望不明真相被邪党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在邪党公检法司部门工作的警察和工作人员,快快摆脱邪党的控制和蒙蔽,了解真相,停止被利用,为自己的生命和未来着想,主宰自己,千万别做邪党的陪葬。

    愿所有善良人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党、团、队,保住平安,走向美好的未来。

    无条件的释放高维喜以及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关心你未来的好人

    2010年3月


    给武昌区水果湖派出所副所长尹拥军的信

    新年岁首之际,回顾往昔,有多少曾经被你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在黑窝里备受残酷的折磨。这些,作为水果湖派出所副所长,协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你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二零零八年,武昌公安分局一科周捷、余爱民、田某、刘某等在水果湖中北路高王村,将暂住此处的应城法轮功学员袁金荣从住处绑架,并搜身、抢劫现金、手机及法轮功书籍、真相资料、光盘等。袁金荣被劫持到武汉市妇教所(东西湖二支沟)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事隔不久,几名警察又闯进某“家政中介”,威胁利诱、构陷诬告“家政中介”的老板,以有人举报做家政钟点工的人偷了人家家里的东西要调查为由,迫使中介老板交出打工人员名单与电话号码。而事实是:法轮功学员做家政时向其雇主讲真相而被举报。

    你将许多无辜的农民工带到派出所关了几个小时,随后第二次绑架袁金荣,过程中,你用手铐反铐袁金荣双手,强行搜身、抄家,还动手殴打袁金荣七十多岁的母亲与年幼的侄女,你扬言要将袁金荣赶出武汉,“不服。你们去上告!”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外出去做家政钟点工的王姓法轮功学员几天未回家、失去踪迹,其家属及亲友四处寻找不得后,于十一月二十九日与“家政中介”工作人员高顺琴到东亭派出所(原水果湖二所)报案。派出所警察说“家政中介”所在地归水果湖派出所管辖,应到那里报案。家属及中介人员赶到水果湖派出所报案。至此家属才得知:又是你绑架了王姓法轮功学员,并将他送武汉市妇教所关押。十五天后又转送到杨园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初,派出所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到“家政中介”的房东那里威胁利诱,胁迫房主终止与中介租赁人高顺琴租赁合同,不让其开门营业。当中介租赁人高顺琴问其房东为何要终止合同时,房东说:派出所一男一女两个警察迫使她终止合同。十二月二十九日,高顺琴到水果湖派出所找到你,善意地叫你不要这样做,并请你劝说房东不要终止合同。你问高顺琴还炼不炼法轮功?她说:“国家没有哪条那款说炼了法轮功就不让做事工作、不让生活了!”你二话不说,粗暴地把她从二楼推到一楼派出所大门外,当高顺琴继续与你论理时,你气急败坏地将拖进派出所,用铐子铐了一个多小时才放人。最后导致高顺琴赖以生存的中介关门、生活陷入困境。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下午三点钟左右,你们水果湖派出所恶警闯到魏兴芝家,强行翻窗(邻居证实),绑架走魏兴芝。当晚九时,武汉市“六一零”、市公安局一处、武昌公安分局一科、水果湖派出所十几名警察,撬门扭锁,再次非法闯入魏兴芝家,家中被翻的一片狼藉,两台电脑、三部打印机;法轮功书籍、真相资料及光盘等物品被洗劫一空。就连魏兴芝过生活的二千元现金也被抢走。你还胁迫魏兴芝的侄儿在抢掠的清单上签字。法轮功学员魏兴芝被你们从家中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关押,并一直不告诉家人。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法轮功学员魏兴芝的家人才得知她被从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劫持到武昌区“杨园洗脑班”继续迫害。当家属去要人时,人又已不在杨园洗脑班。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魏兴芝的家人、亲友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去打听,才知道魏兴芝已被你再一次投入监牢!

    五十四岁的魏兴芝,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武昌水果湖北环路小区,原为湖北省省直机关第二保育院的幼儿教师。魏兴芝曾多次被非法关进看守所、洗脑班迫害,被非法劳教期间遭酷刑折磨。后被单位非法开除,工资已被扣八年之久,失去生活来源。

    二零零三年六月初,魏兴芝在单位上班时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家被抄。后被劫持到武汉何湾劳教所六大队非法劳教。在炎热的七月份,劳教所的女警察一个星期不让她洗澡,二十天不让她睡觉,房子里连个凳子也没有。女警察挑选了几个吸毒人员轮流看着她,罚她站着。时间长了魏兴芝站不住坐倒地上,吸毒人员就拉扯不让坐,还提水倒在地上。警察跟值班劳教犯讲,魏兴芝要不站就用绳子把她绑到窗户栏杆上。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魏兴芝被转到沙洋劳教所九大队。狱警逼她白天下地做奴工,晚上仍不让她睡觉,指使劳教人员逼魏兴芝放弃信仰,用烟头烧她的手、用针扎手,恶狱警还唆使吸毒犯给她灌酒。罚蹲、罚站对魏兴芝是常事,有时只准她睡二到三个小时,有时三、五个小时,有时刚睡一个多小时就被叫起来准备下地劳动,有一次连续几个晚上不让合眼,一闭上眼睛就挨打。她稍微不按他们的要求做就招来拳打脚踢,两腿被踢得青一块、紫一块,眼睛被打青,耳朵被打肿,一只脚的大脚趾甲被犯人用脚跺踩得发黑,不久脚趾甲掉了。一个吸毒犯强迫魏兴芝蹲军姿,她不蹲,吸毒犯拿起小板凳就朝她背上砸。背上被砸的流血。有几次,一个姓刘的狱医一脚把她踢倒,与吸毒犯一起把她按在地上给她强行灌药。魏兴芝被迫害得皮包骨,骨瘦如柴,警察都说她变的“好老了”。

    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魏兴芝在沙洋劳教所被迫害一年后,被湖北省省直机关第二保育院原任书记王典平和水果湖派出所一名女警察从沙洋劳教所九大队接出,直接送到湖北省所谓“法制教育中心”,即汤逊湖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后,王典平又和湖北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刘成保处长一起从洗脑班将魏兴芝直接拉回她的老家,不让她回单位上班。在车上,王典平伪善的说“回去玩几天”,谁知到她老家后,王典平马上变脸,威胁她说“以后不准回武汉”。后魏兴芝回武汉自己家,王典平和单位管理员到她家说:你被开除了,以后不与我们相干,和我们没任何关系。

    魏兴芝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以前身体上的毛病都好了,身心健康,没用国家一分钱医药费,工作兢兢业业,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对工作认真负责,对小孩细心护理。就因为她不放弃法轮大法信仰而被非法开除、截断经济来源,从二零零一年至今八年不给工资。

    她所遭遇的一切迫害,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想一想由于你的所为,给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带来的是什么样处境。

    然而,在我们修炼人看来,你这样的执行迫害者,才是最可怜的。你知道吗,时至今日,被曝光的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者已逾万例。 你知道吗,当年文革结束时,参与文革迫害的军管干部17人、警察793人共810人就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中共还为受蒙骗家属开了一张“因公殉职”的通知单;那些暂时侥幸逃脱的文革急先锋们最终也遭到天谴,很多人都得了心脏病、半身不遂或癌症而不得善终。没有不灭的王朝,只有正义良知永存。

    我们真诚地希望你思考一下:在利益和正义之间你选择什么?在耻辱和尊严之间你选择什么?在倒退和前进之间你选择什么?在肮脏和道德之间你选择什么?在败坏和良知之间你又选择什么?在好处和责任之间你选择什么?在野蛮和文明之间你选择什么?在马列子孙和中华儿女之间你选择什么?

    十多年的腥风血雨、凌辱酷刑,直至失去人身,都没有、也不可能摧毁与动摇法轮功学员坚修法轮功与救度众生洪愿!法轮大法在十年迫害中,反而迅速传遍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与地区。这再一次验证了邪不压正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从古罗马暴君虐杀基督徒到希特勒屠杀犹太人,那一个能逃脱人类正义审判?

    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现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曾庆红、李岚清等高官,已在国外三十几个国家法庭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等被起诉。其中部份中共官员已被判罪名成立。这场全球起诉的规模被国际社会称作是二战后起诉纳粹罪犯的纽伦堡审判之后所仅见,实耐人寻味。

    你可知善恶有报是天理,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再次郑重提醒:那些做恶者,包括湖北省六一零杨松、姚中凯、张小钟、田少国、黄兆林、郑少三、吴永文、赵志飞等幕后操纵者及始作俑者,如不珍惜这最后的机缘,恶报即会来临。

    当前的退党、退团、退队大潮势不可挡,截至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已有六千九百多万勇士退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灭中共,退党、团、队才能保命。在面对即将到来的大审判中你怎么办?!该清醒了! 信仰无罪,做好人无罪,修炼法轮大法无罪。立即停止你们的犯罪行为,立即无条件的释放魏兴芝等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