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是江苏方强劳教所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恶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王飞,男,四十多岁,是江苏方强劳教所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人之一。自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王飞在该劳教所担任大队教导员、支部书记等职,专门负责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工作,为达到“转化”的目的,使尽各种流氓手段摧残学员,他既是迫害的策划者,又是凶残的黑打手。

王飞是江苏劳教局教育处长唐国防手下的忠实走狗,俩人臭味相投,内外应合,疯狂迫害被非法关押在方强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为贯彻唐国防的邪恶旨意,王飞召集各组组长开会时,公然宣称对法轮功学员行恶不要有任何顾虑,挑唆说:“劳教所对付法轮功学员可以犯‘小错误’”,并威胁手下人:“对付法轮功不力的组长一律撤职”。在他明目张胆的怂恿下,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到恶警、恶人的野蛮殴打。一次,法轮功学员施炳均被暴打时,担任一大队教导员的王飞就站在窗外观看,学员误以为他是领导,会阻止手下人的暴行,就向他喊“报告”,王飞随即阴毒的说:“我走了,打你没人问。”

二零零一年,王飞由于卖力迫害法轮功,他当头目的一大队被方强劳教所树为“先进典型”,那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地方。隆冬季节开挖河泥,月亮还挂在空中,就逼迫学员起床,顶着寒风去干奴活,直至天黑,光着脚踩着冰抬河泥,受尽折磨与摧残。六月去稻田施肥,每人要扛一百斤重的化肥,在又窄又滑的田埂上走700多米,稍不注意连人带肥一起摔进水田。烈日炎炎,稻田的水发烫,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繁重的体力活,却饭都吃不饱,邪恶妄图用超强奴役来摧垮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年老的学员王永新抗工反迫害,在一大队院内揭露邪恶,王飞与管教科科长黄建军串通后,让黄亲自带车到一大队,强行给王永新戴上手铐,把他拉到严管队,用两根电警棍长时间电击王永新老人,然后又把他关进了3平方米的禁闭室继续折磨。另一位学员抗工绝食被强制灌食,狱医看到抽出来的鼻饲管带血,向王飞反映说反复插管造成食道损伤溃疡,王飞不听狱医劝阻,歹毒的说:“要吃也不让他吃,就给他灌!”随后亲自动手,把管子插进去抽出来,插进去抽出来,故意反复折磨学员。

二零零二年十月方强劳教所成立了四大队,那是一个专门对法轮功学员洗脑的黑据点,王飞调往四大队任支部书记。他指使恶警用电棍电击,长期罚站等,更加疯狂摧残法轮功学员。一位学员实在站不动坐到地上,王飞就让恶人往他身上、地上浇水,让他浑身是水,冻的索索发抖,并用烟头烫,用鞋底抽,致使耳朵被打坏,手被踩伤,头皮被开水烫伤。打人之狠毒,把鞋子打裂,凳子打坏,拖把打断,还把马桶装满水,将头按在马桶里灌水,直灌的肚子鼓鼓的,大小便失禁。

江苏方强劳教所四大队二零零三年十月一日开始搞所谓“突击行动攻坚战”,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转化”。十一位大法弟子被酷刑折磨,包括:吴军、何国平(昆山)、陈晓星(报社记者)、李熹龙(常州)、陈盘根(苏州大学教授)、窦文强(大学生,南京浦口)、胡春清(苏州)等,二十四小时强制不给睡觉,逼迫他们放弃信仰。负责“转化”的警察和“帮教”以及夹控人员实行三班制,专门设夹控房,门窗用报纸或床单封闭,连续进行非人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苏州大学陈盘根教授和苏州桥梁设计硕士生胡春清,每天都被劳教人员打骂,更有甚者被打的大小便失禁,下半夜不让穿衣服只穿短裤衩,还要被16盆冷水连续浇淋。刘居方,宜兴人,农民,喉结被掐坏,发不出声音,胡春清的耳朵软骨被拧碎变形。打手们用烟烫、针扎等各种方式来随意折磨摧残法轮功学员,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二零零五年底,王飞策划并亲自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路通的残酷迫害。每天从早晨逼他6点钟开始站墙角,面壁直至深夜,24小时被监控,喝水、穿脱衣服、大小便都要请示,两腿站的严重变形,当他快受不了时,王飞就用风油精点他眼睛、颈椎、太阳穴等,一边点一边说:“我现在要你跪下来求我,你跪呀,跪下来求我救救你的家庭。”边说边把路通衣扣解开,逼他蹲下,对他下身实施流氓式摧残。

当这些方法仍不能“转化”他时,就在大会上宣布对他警告处分,2006年8月,王飞领着12名警察, 12名犯人对他行刑,用鞋底猛抽耳光,脸被打的变形,牙齿松动,把他头摁到抽水马桶里折磨,并安排八个犯人同时打他,直施暴到下半夜3点,致使他吐了两天血,头部和前额被打出数十个肉包,脚被打伤,无法行走。王飞还不罢休,又把路通押到秘密行刑室,領着三人,亲自上阵,拿着电警棍说:“他不讲实话,我要电死他。”拉严窗帘后,不停打其耳光,并扒了衣服将他踩在地上用电警棍连续电击。

经一年多摧残,路通身心崩溃,被逼妥协,可王飞还不死心,说路通写的“揭批书”不合格,继而又殴打谩骂,逼其重写,路通不从后,王飞自己动手,把稿子改得面目全非,全是诽谤、恶毒谩骂大法与师父的言辞,并美化方强劳教所,什么“春风化雨”般的关怀,前后共改写了19遍。当时路通还是个刚走入修炼一个月的新学员,违心“转化”后痛不欲生,释放后迅速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并以真名曝光劳教所罪恶,揭露王飞为首的邪恶之徒对他的凶残迫害。

二零零六年下半年,法轮功学员李中伟被非法关进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在一年多时间里,受尽了精神与肉体迫害。二零零七年元旦李中伟单位来人看望,当时只有四十多岁的李中伟半年时间就被迫害成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所以劳教所不敢让他单位人探视。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底,唐国防代表江苏劳教局去方强劳教所搞所谓的“验收”,大法弟子李中伟拒绝参加,支部书记王飞威逼他,他还是不去。十二月二日上午,王飞带着一伙恶警气势汹汹的强逼李中伟去“验收”,李中伟平静的回答:我不去。王飞吩咐恶警粗暴的把李中伟拖到了验收处。当时大法弟子孙正声站起来高声质问唐国防:“你们不是说验收是自愿的吗?怎么如此强迫?我也不验收。”这时王飞快步从走廊冲到大厅,凶狠的对着李中伟的脑袋就是两拳,唐国防不但不阻止,反而在前台吼着:“把他拖到后面去”,两人夹住李中伟往外拖时,王飞怒冲冲对着李中伟的后脑又是一句重拳,李中伟大叫一声。被拖走后,李中伟躺在床上一直没吃饭,喊头疼头晕,十多天后被送回了家,可见伤的不轻。

王飞在大庭广众之下敢对一个被迫害的连路都不能走的法轮功学员行凶施暴,而作为上级主管领导的唐国防不但视而不见,却恣意纵容,致使劳教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加肆无忌惮。

在对坚修的法轮功学员“转化”无效后,唐国防又使毒招,亲自指挥策划,搞男女劳教所“联合攻坚”,把男性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句东女子劳教所,把女性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方强劳教所迫害,由王飞担任组长,句东劳教所郑琪慧为副组长。二零零三年十月,句东女子劳教所恶警一行人带着几个女法轮功学员来到方强劳教所,既配合方强劳教所搞洗脑转化工作,也让方强劳教所对女学员搞流氓迫害。对方强一位男学员实施9天 9夜车轮战,不给睡觉,什么“上墙、拉直、烫平”,强行按住他的手,在师父的法像上乱写乱画,用锣在耳边猛敲,试图让他在精神崩溃中转化,最后未能得逞。

期间最邪恶的是把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女大法弟子高玉兰,让男犯居大春将其衣服扒光,进行流氓侮辱摧残。这一丑恶行激起了有良知的干警与劳教人员的愤慨,惊动江苏省纪委、省劳教局,但最终不了了之。那次迫害行动中,句东劳教所的女法轮功学员刘承芝(音)、陈贺婷(音)等同时遭到迫害,还有一位南通“610”送来的女教师。也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折磨,让男包夹采取各种下流手段整她,尽管门窗被堵的严严实实,但凄惨的叫声,还是不断的传出。那次所谓的“联合攻坚”行动,王飞担任负责人。

随后,相隔一个月,王飞带着一批恶警及邪悟的人,把方强劳教所的所谓“强硬分子”押到了句东女子劳教所,与句东女子劳教所郑琪慧、周英等一批恶警,共同折磨一位男学员,采取不让他睡觉、不许上厕所、暴打、电击等手段,逼迫其转化。当恶警对那位学员转化失去信心时,唐国防暗中鼓励王飞等继续施暴,说:“可以搞定他。”于是王飞继续充当黑干将,半个月不准那位学员睡觉,为达到不让他合眼的目地,采取往他头上脸上浇冷水,往太阳穴涂风油精,耳边敲锣、电棍电击等卑鄙手段,最后逼迫其在精神崩溃中妥协,王飞等为此对唐国防佩服至极。至此,才带着方强劳教所那帮人离开句东女子劳教所。

江苏方强劳教所恶警王飞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累累罪恶,江苏劳教局教育处长唐国防直接操控着劳教所,用其邪恶卑劣的手段,不断在高墙内上演着一幕幕人间悲剧,所谓的“转化”之路,就是大法弟子的血泪之路。


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名单:

唐国防 江苏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
王 飞 江苏方强劳教所大队教导员、书记
魏 云 江苏方强劳教所四大队教导员
乔队长 江苏方强劳教所四大队大队长
黄建军 江苏方强劳教所管教科科长
魏红慧 江苏方强劳教所四大队二中队队长
张莲生 江苏方强劳教所四大队二中队指导员
姜信海 江苏方强劳教所四大队中队长

江苏方强劳教所恶警:

潘育华 周红标 陈金祥 陈有龙 丁加建 谷以利 吴晋军 曹队长 朱队长
徐指导、姜明

句东女子劳教所恶警:郑琪慧 周英 洪鹰 丁慧

参与迫害的劳教人员:
居大春 雷汉祥 郭忠祥 吴宽红 马海军 袁勰祥 马宝东 王志刚 石永贵 陈雄杰 齐虎 袁中 周春荣 沈青松 杨军 闻龙升 张德进 华万林 陈一飞 吕立瑶 肖立余道洋 薛耀 周洪林 王建勇 欧阳克顺 陈勇 李蓉菲 张锋 陈远祥 裴宝光 徐俊 曹士俊 陈小祥 王祥 宁军 董飚 姜国章 周峰 李双城 彭海军 李红建 朱颜龙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