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积香被临沂市洗脑班迫害精神失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五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蒙阴县法轮功学员阚积香女士于二零一零年一月被警察绑架,之后被劫持于临沂市“六一零 ”(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所办的洗脑班里,目前已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阚积香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在临沂汽车站被非法抓捕,并遭车站派出所和国保大队恶警的非法关押审问,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约一个月后被劳教,劳教所拒收,阚积香又被劫持到临沂市洗脑班。参与迫害的中共人员有临沂市洗脑班头目宋伟、陈海、苏伟、赵洪兵(音)、赵田雨(音)。

三月二日左右,阚积香的丈夫到洗脑班去看望妻子,看到妻子被迫害的只认识自己,不认识其他家人,要求把妻子带回家,临沂市“六一零”拒绝了他这一要求,说是等十天半个月后放人,说是再“学习学习”,思想“转化”了才让她回家。

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工作人员指责阚积香的丈夫不好好管妻子。阚积香的丈夫说:妻子修炼法轮功前体弱多病,患有气管炎、哮喘、头晕、腰腿痛,经常不能起床,生活不能自理,我有三个女儿,当时一对双胞胎女儿尚小, 我怀里揣着两个女儿伺候妻子,她稍一不如意,就发作,又哭又闹,伺候着她,还不给我个好脸色看,婆媳关系不好,整天闹仗。我逼得学会摊煎饼、做饭,我会木匠却不能出去干活挣钱,因为得伺候老婆孩子。我不能外出挣钱,还得花钱给阚积香治病,孩子身体也不好。那时没钱、心情不好,过的是油煎的日子。妻子修炼法轮功后身上所有的毛病都消失了,全家人也受益了。她完全变了一个人,与人相处谦和忍让,开始体贴孝敬我妈,我妈逢人便夸她,在村里她是被公认的好人。我开始外出打工挣钱,日子也富裕起来,心情特别好,家庭特别幸福和睦。

阚积香,四十八岁,家住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一家人过着油煎般的日子时,中共政府人员没有去过问关心。她因修大法身心受益,家庭特别幸福和睦时,却遭中共人员多次迫害。十年来,她坚持用“真善忍”的信仰理念处事为人,却遭到中共恶徒十多次的摧残虐待。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一日早上六点多钟,坦埠镇派出所仵刚和三个不知姓名的恶徒把阚积香骗去,说是了解情况,谁知他们把阚积香拉到派出所,什么也不问就是一顿毒打,搧耳光,坐在地上手搬着脚尖腿伸直,后来又让阚积香站在南墙根的雪地里冻。

二零零二年三月初七的晚上,阚积香被临沂市罗庄高新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残酷迫害,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期间,他们不让阚积香睡觉,白天黑夜的给阚积香灌输邪恶的谎言,给阚积香洗脑“转化”,对阚积香进行精神折磨,直到被迫害的站立不稳,走路摇摇晃晃,神情恍惚,最终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又被劳教所送到精神病院呆了一天,说是给阚积香检查身体,恶警看阚积香实在不行了,才肯放人。

二零零五年五月一日之前,坦埠镇政府“六一零”的两个人又窜到阚积香家,他们进门就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阚积香说:“炼又怎么样,不炼又怎么样?”他们 说政府不允许炼。阚积香说:“我在自己家里炼功谁也管不着,你们这些年对我的迫害还嫌少吗,我在自己家里招惹谁了,你们三天两头来找我的麻烦。”他们说: 我们也就是来看看,要没什么事我们就走。阚积香说:“我以前病得起不来床,你们谁来看我了,现在我炼功好好的,你们到是三天两头来管我。”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上午,蒙阴县“六一零”和坦埠镇派出所恶人先爬墙跳进金钱管庄阚积香家窥视一番,后叫来该村书记等人,一起将阚积香家大门砸开。光天化日之下,在阚积香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将阚积香家抢劫一通。阚积香被非法劫走的个人财产有:笔记本电脑一台,mp3三个,打印机两台,刻录机一台,个人信仰物品一大宗,总价值约一万元,恶党政府人员把阚积香逼得有家不能归。

临沂市场“洗脑班”自2002年1月成立以来,迫害了临沂市无数的法轮功学员,罪恶深重。为保证运转,该“洗脑班”经常调换人员,明白真相的不想干的就调走,然后补充新人,最近刚刚又新调入两位年轻的女工作人员(王××、马××),顶替了一位姓高的女士。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