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八年期满,张振敏被关入洗脑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是兰州法轮功学员、现年四十七岁的张振敏女士八年冤狱所谓的刑满日,可当日,张振敏没有被释放,却被劫持到了兰州市臭名昭著的龚家湾洗脑班。

冤狱期满,家人来接遭驱赶、辱骂

五月二日这天,本是张振敏家人盼望已久的一天,是亲属们想着能和亲人团聚的一天。家人连夜赶到甘肃省九州女子监狱苦苦等着接人,没想到凌晨四点五十分却开来四辆警车,后得知是兰州市政法委、“六一零”(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机构)、城关区公安分局政保、国保科等机构人员,直接将警车开进监狱大门内。此时女子监狱保卫科长亲自频频动手连喊带骂,推打张振敏年迈的母亲、丈夫牛万江及家人,并带领十几名男狱警和七、八名女狱警在门口手持警棍兴师动众,深更半夜面对深受迫害的善良百姓如临大敌一般,不但不让接人,还蛮横阻拦、驱赶,连门前都不让站。

七十多岁的老人半夜在监狱大门前大声哭诉:“你们谁没有亲人哪,我的女儿做好人没错,在这里给你们干苦工八年了,你们还不放人,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善心?”然后大声呼唤:“张振敏,我的女儿,妈妈接你来了。”可是,就是听不到女儿的回音。就这样老人的呼唤不但唤不来狱警的善念,反而遭到保卫科长的叫骂声:“你再喊,我就收拾你。”这就是如今口口声声“文明执法,构建和谐社会”下的中共狱警对待历经苦难,“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百姓的野蛮行径。

天亮以后,家人四处打听张振敏的下落,到城关区政法委后,大门紧锁,长期深受迫害的家人都忘了当天正是“五一”放假休息。可是,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却丝毫没有忘记,也不放过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百姓的暴力劫持与惨无人道的迫害。

八年冤狱,再送洗脑班

好不容易找到城关区政法委副主任高丽娜的电话,才得知是兰州市“六一零”与城关公安分局把人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了。家人问:“你们执法机关,按照法律规定,今天是所谓的刑满日,为什么不放人回家,还要执法犯法,非法劫持,而且动手打骂家人,到底是惩恶扬善,还是惩善扬恶呢?”高丽娜说:“可能是监狱反映张振敏‘转化’不充份。”家人说:“‘转化’是把人从坏往好里转,那么把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人‘转化’,到底是怎么个‘转化’法呢 ?是不是需要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转化’成象女子监狱保卫科长那样打骂象他父母一样年迈的老人的人呢?”

直到下午五点,家属艰难的赶到臭名昭著的龚家湾洗脑班要求见张振敏时,门卫请示后说:“上面有指示,不让家属见,等待电话通知后再接见。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振敏和丈夫只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被分别非法判刑,历经各种酷刑折磨。这十余年的多数时间,家中只剩下年幼的儿子跟着年迈的姥姥和姥爷艰难度日。

张振敏陷冤狱八年,历经折磨

张振敏女士,原是兰州市肉联厂职工。她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个好人。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日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秘密枉判重刑八年。八年间,张振敏从西果园看守所被转至华林山第二看守所,后又转到甘肃省女子监狱四监区,遭受了中共恶警们的各种毒打、电棍电击、吊铐、戴刑具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四年七月,张振敏因擦掉女子监狱办的诬蔑法轮大法的黑板报,遭到恶警毒打,恶警把她吊起来,用电棍电击,之后又给她戴上刑具吊铐在四监区水房里长达七、八天,致使她的一只胳膊受伤,往起抬都很费劲。

丈夫冤狱期满,再被关入洗脑班四年遭受非人摧残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张振敏的丈夫牛万江在兰州监狱被迫害,冤狱期满后,兰州市政法委、“六一零”、城关区政法委自知理亏,不敢白天接送,为掩人耳目,于凌晨秘密将牛万江劫持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遭受长达四年多的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在这四年多中,牛万江多数时间都是在禁闭室里背铐或绝食中度过。最惨重的一次是二零零七年十月五日至十二月二十七日,他被关在冬天寒冷的阴山洞里的禁闭室中,被吊铐了八十一天之久,没有暖气,手脚惨肿,脚上冻裂的口子长达一寸多……

其实,张振敏夫妇及家人所经历的这些迫害与苦难只是十余年来中国大陆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及家人所承受的惨无人道的苦难迫害中的冰山一角。其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实质上是对整个民族的迫害。希望我们每一个良知尚存的中国民众都能清醒起来,认清中共流氓暴政的邪恶本质,深切关注迫害,呼唤正义良知,抵制邪恶迫害,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给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