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素华遭马三家劳教所多年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辽宁本溪市已六十岁的农村妇女信素华,结束了第三次被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的迫害,回到家中。三年的迫害使信素华四肢无力,不能干重活,右腿走路瘸拐。近十年来,信素华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非法关押,备受各种酷刑折磨。

一、被马三家迫害两年,身体虚弱,右腿瘸拐

二零零八年三月,信素华正在往一根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时,一辆警车在她附近停下来,恶警冲上来抓她,把她右手的中指拧的手指肚朝外。在本溪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八天后,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被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

信素华被非法关押到了李明玉(恶警头目刘勇之妻)的大队。信素华不承认这种迫害,就开始绝食。绝食六天后,李明玉指使恶警把她铐在“死人床”(手脚及全身都被固定在床上不能动)上,嘴里戴上钢撑子,给她灌柴油、“废功”药(干面,3个小时能灌完一包),打“废功”吊瓶(2斤装的塑料瓶包装)。据恶警说,这种“废功”药打少了,四肢无力,打多了,就是植物人,再打多,人就没命了。

其间,恶警孙美经常掐信素华的脖子,捏她鼻子,往死里迫害她,还说,让你天天遭罪,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迫害三天后, 恶警突然主动给她收拾干净,原来是她的两个儿子及媳妇来看她。他们就是这样背地里干坏事,当面装好人。

信素华被酷刑迫害六天后,身体极度虚弱。停止绝食后,恶警经常用各种恶毒的手段继续折磨她,如用手铐打她的脚趾、脚心、腿骨、大腿内侧、头、手指甲等敏感部位,令她疼痛难忍。恶警还恶毒的穿着高跟鞋,用后跟踹她的大腿,大腿上肿起了很多包。有一次,信素华正在炼功,恶警王艳平冷不防踹她一脚,又把她拖到办公室,吊在暖气管上整整一宿,还狠狠的打她。恶警还把她绑在“死人床”上,灌“废功”药。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到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的两年间,信素华被迫害得四肢无力,不能干重活,右腿走路瘸拐。

二、遭马三家四年酷刑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三十一日,信素华到偏远的地方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期间她受尽各种酷刑。

1.暴打

在马三家劳教所,只要信素华不“转化”,就遭受暴打,成了“家常便饭”,身体到处是伤。如,恶警宋玲玲用棍子打信素华的手,信素华的手鼓起一个很大的黑色的包;恶警王艳平把她的肋骨踹折了;徐秋霞(普教)把她的尾骨踢折了;恶警马吉山和多个恶警将她摁在地上,用穿着皮鞋的脚狠狠的踹、碾她的脸,导致整个脸完全变形;恶警马吉山把她的手腕掰折,只有肉皮相连;于娜(普教)、宁丽娟等三人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头上撞开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于娜用绳子使劲勒她的脖子;恶警狠命的打她耳光,打的她满嘴是血;用三个苍蝇拍合一起,打她的脸,苍蝇拍都打坏了;恶警还把她的衣服扒光,用床板狠狠地拍打,从头到脚拍个遍。

2.“抻”刑

信素华还遭受了各种“抻”刑。 一种是把双手分别铐在两张床上,再将两张床分开,身体抻到极限后,将两张床固定。第二种是将双手一高一低铐在两张床上,身体抻到极限后,将床固定,再将双腿捆绑固定。 第三种是将双手铐在二层床上,再将一条腿抬高铐在床上,单腿着地。第四种是将双手铐在二层床的角铁上,头被压在二层床下,两腿被伸直捆绑后塞到床下,用棍子等别住,并在脚心下面穿进角铁,用角铁的棱硌脚心。恶警马吉山、张春光和其他恶警多次长时间使用这四种抻刑折磨她,同时还用火烧她,用针扎她。

3.吊铐、电击、“老虎凳”等其它酷刑折磨

信素华坚持信仰,还受到其它酷刑折磨。恶警用手铐把她吊到暖气管上,恶警谢成栋(音)拿来一个特号的电棍电她的乳头。

信素华还被送进小号,坐“老虎凳”。 “老虎凳”就是两手铐在凳子上, 动不了,一个姿势坐在窄窄的铁凳上。不让大小便,不给水喝,同时放着邪恶的录音。信素华先后三次被关进“小号”,分别坐“老虎凳”23天、24天、25天。

冬天,恶警用手铐把她吊在厕所里,扒光衣服,打开窗户,大片的雪花飘进来,落在她身上。有时厕所坏了,粪便流的满地都是,恶警就把她固定在地上坐着,泡在粪便里。

恶警每天拽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着她去吃饭,信素华的身上被扒的只剩背心、裤头,腿上的皮都磨破了,在地上留下长长的血迹。

恶警用胶带封住她的嘴,用打火机烧她的头发、脸、手。用钢撑子把她的牙掰掉,用手铐狠狠地往她身上刨, 把手铐铐到肉里,肉都翻开了。

恶警恶狠狠的踹她的阴部,导致她休克。又指使几个人把只穿着内衣的信素华抬起来,往楼梯上摔。恶警黄奇用又长又粗的大针扎遍她的全身。

恶警李俊问信素华法轮大法好不好,她一说“法轮大法好”,他就把燃烧着的烟头扔到她嘴里。有一次,信素华儿子给她送了50元钱,恶警张卓慧告诉她,却不给她钱。

恶警见使尽了招数,也不能“转化” 信素华,恶警头目刘勇就指使恶警使出了最后一个毒招。把她带到一个单独的房间,说:“你不是要做好人吗?为了救人,就活摘心脏吧,要不就‘转化’。” 信素华就对他说:“我不‘转化’,你也别想活摘我的心脏。”恶警马吉山说,你还不‘转化’,有多少不‘转化’的都送去活摘器官了,然后尸体都烧了。恶警用各种酷刑折磨信素华一宿,期间恶警多次打电话与苏家屯联系,要把她送去,最终没能得逞。

一直到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信素华被放出来。

三、进京证实大法,遭非法关押迫害

早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信素华第一次进京上访,被非法抓到一个地下室,后又被送回本溪,绑架到“白楼”(看守所)。在那里,她不背“30条”,坚持炼功,被恶警拖到院里,她仍然打坐。恶警用一米多长、胳膊粗的木棒打她,直到恶警打累了,木棒也打折了,恶警还用手铐把她铐在暖气管上,用电棍电。

一九九九年六月,信素华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第二次进京。他们在天安门广场打坐,一群警察过来,把她们抬起来,扔到警车里,把他们与很多外地进京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在一起。恶警问她姓名、地址,她不说,就打她二个耳光。又问她炼不炼功,她不说,恶警拿起带钉的木板砸向她,结果木板打到桌子上,后来又把她绑架到本溪看守所。

因信素华坚持炼功,恶警打了她一通后,给她戴上手铐、脚镣,把四肢抻到极限,固定在床板上,这样抻了三天。恶警来了,她就喊“法轮大法好!”又被抻了三天。一个月后,信素华离开看守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