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马三家劳教所05年至06年的恶人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恶人恶行,充份体现出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我曾经当着二十多人的面质问过教养院的副所长说:电视中刚讲过“警察打人是犯法的”,我看见你们教养院的警察怎么随便打人啥事也没有,不追查责任,逍遥法外,你们有什么特权吗?是不是有后台支持你们这样干的,他笑着点头默认。有个副大队长说了句实话,“你认为你是谁啊,谁管你们的死活”。他们是直接执行中共恶党的旨意,在对法轮功上是“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警察明目张胆地说打死了算自杀。

下面就是马三家劳动教养院2005年-2006年的部份恶人恶行。

2005年初我们第一眼就看见沈阳学员高雅贤几次戴着头盔被两个警察夹着胳膊送进综合楼四楼小号里进行迫害。一个健康的人被迫害成瘫痪,大小便都让学员抬着走。

2005年3月31日,马三家教养院把160多名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与所谓转化的学员分开,搞什么所谓的严管,从精神上洗脑,听什么报告等,从肉体上进行摧残,各种体罚五花八门,罚站、不让睡觉、上死人床等等,采取各种卑鄙的手段。吃的是硬窝窝头和咸菜。他们为获取暴利,超负荷地让学员每天劳役十七、八个小时。

首先把160多名法轮功学员分成几个分队关在二楼各室里,门窗糊上报纸等物封闭,前后安上监听监视器,由警察和法轮功转化学员24小时监管着,一天到晚坐在小塑料凳上,关上几个月,下楼腿都不能走路。走廊上有几个男恶警来回巡视,有不符合规定的就冲进去大打出手。

4月1日晚,在二分队,李红不穿囚服,被拖出去一顿毒打关进小号里。陈立光不穿囚服,被拖出去打得鼻青脸肿。老张太太不穿囚服,几名男恶警闯进来就准备打人。孙淑香说了句“那么大岁数不能打”,恶警郭云秀说:“这是什么地方”,就扇了她两个耳光;王曼丽说了一句也被刘春杰扇了两个耳光。

对于恶警们的暴行迫害,多数学员用绝食来表示抗议。在一分队的李宝杰被恶警李明玉当着学员的面骑在肚子上野蛮灌食被呛得喘不上气来,送医院半路上就咽气了,死时才三十几岁。他们封锁消息,不让学员出来说。后来恶警刘勇当着二十多名学员的面嚣张地说:“邹秀菊,别说打掉你一颗牙算什么?李宝杰怎么样?死了还找律师来了解情况,我说了几句话就把律师吓跑了,死了算自杀,我们不怕,你们去告吧。”

学员孙淑香睡不着觉,被他们强行送精神病院呆了10天,在强烈抗议下才回教养院。恶警张环欺骗她说:“我领你出去散散心”,并强行套上囚服,送进小号里。恶人李筝放高分贝的噪音喇叭想噪疯她。晚上又找来男恶警刘春杰用硬画报往她头上猛抽打,用脚踹后背,打得鼻青眼肿,打得她直恶心呕吐。

4月5日恶警黄海燕骑在谢德文身上进行野蛮灌食,而后一脚把她踹进老虎凳子里铐起来,被迫害的站立不起来。4月7日,谢德文、孙淑香、王淑平因不配合戴手铐,恶副所长王乃民领着恶警于文等人把她们三人铐在一起,用皮鞋往她们脸上踹,踹得鼻孔流血。孙淑香眼睛红肿,很长时间看东西模糊。

4月19日,在二分队的法轮功学员集体发正念,几名女恶警跑进来猛踹学员。孙淑香肋骨被恶警崔弘踹伤,又把嘴封上送进小号。在小号里灌食,恶警们根本不管学员的死活,谢德文和一名姓夏的学员被她们野蛮灌食差点呛死。

小号有四平米大小,门窗封闭,冬冷夏热,二十四小时坐在水泥地上,不让洗脸刷牙,不准换衣服,夏天身上散发出一股恶臭味,警察进来都捂着鼻子跑。吃的是剩下的硬窝窝头和一点咸菜。不给水喝不让吃饱,有的学员渴的喝尿盆里的水,还经常被拳打脚踢,戴手铐。朱云蹲小号绝食11个月瘦的只剩一副骨头架子,很吓人。

8月2日,恶警高云天看见学员盘腿,进来就踹,一脚踹在陈桂兰的胸部,肺部被踹伤咳嗽了近三个多月并伴有吐血水,去医院检查竟说是胃病,医疗费自付。

一天中午,高云天把龙淑芬叫出去用电棍电击她,藤世云被绑死人床20多天。

8月8日,恶警李明玉带领李勇、高云天等人把袁书哲、陈桂兰、孙淑香吊铐三角库里、床头等3-6天不等。手被吊铐得发紫、麻木。

五分队学员因反对反复翻号、搜身。被恶警张磊、李勇送进西头墙角有冰溜子的室内罚站近一百天,腿脚水肿、麻木失去知觉。马丽艳血压升高,栽倒在地。

除夕夜,全体学员齐喊:“师父过年好!”有十多名学员被吊铐十多天。就是这样的迫害,他们认为没有达到目的,又进行新一轮的更加残酷的迫害。

2006年2月24日,他们又从外部调来40多名男警,对不放弃信仰的学员进行更残酷的迫害。25、26、27日以换室为名进行翻号。把每个学员身上的衣服全脱光,只剩下裤头还要掀开检查,发现经文就送小号或加期,不坐小板凳都推出去脚尖靠墙罚站。不穿囚服,拳打脚踢。恶警刘勇躺在女寝室里亲自督阵,睡觉不让脱衣服。龙淑芬不上床被推出去吊铐11天,回来时大拇指化脓,指甲脱落。

蒋桂云、孟凡秋、盛连英、袁书哲、邱丽、王会男、闫春娇、陈桂兰、龙淑芬、孙淑香等人经常被罚站,杨利威被推出去两手被铐在两床头上往两侧抻,抻死过去。醒来又放污蔑大法录音进行洗脑,孙淑香走慢了一点被李明东一拳打晕,耳膜被打穿孔。又把绝食的学员周华、孟凡秋、盛连英、蒋桂云、王满丽送去东头室内关起来,一天24小时吊铐在床头上,晚上睡觉也不拿掉手铐,被迫害出现各种病症。

3月1-8日,他们为查找写经文的笔迹,晚上去厕所都要签字,不签字就不让去。4月10日,逼学员戴胸卡,杨利威不配合被恶警陈靳敏连扇二十几个耳光,脸被打的变形。恶警刘勇毒打陈桂兰。

4月20日早晨,恶警闫世光、刘勇发现学员身上写有“真、善、忍”等字样。闫春娇、孙淑香被提审,孙说修真、善、忍没有错,被送到东头分别铐起来,恶警范亚奎、李明东往地上写李洪志让她踩,不踩就用脚踹。胳膊往两侧抻,把胳膊血管抻破出现水肿,并公布加期3个月,蹲小号10天。

4月24日,全体学员因不报数被恶警马吉山、刘勇等人罚站一天一夜,不给饭吃,不让睡觉,不准去厕所。

4月25日,早晨去饭堂吃饭,走到院子中间全体学员齐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李明玉怀疑是孙淑香带的头,又把她铐起来。

一天,藤世云给刘勇讲真相,他不愿意听,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拳打向眼部,很长时间眼睛红肿,看东西模糊。刘勇、李明玉夫妻还百般抵赖。

三分队全体学员不配合坐小板凳,被罚站两个多月。从早上6点站到晚上12点左右,闫春娇的脚尖离开墙,被马吉山发现,一脚把她踹倒,脚踝部位青紫肿大,好长时间不能走路。

4月25日以后,恶警马吉山、刘勇无故把袁书哲、龙淑芬、杨利威、王会男吊铐20多天,杨利威被抻死过一次。王曼丽因不配合剥大蒜,被恶警陈立山狠扇二十多个大耳光,被打晕倒在地,打点滴两周多。龙淑芬被刘勇抓起摔倒床头,史桂荣不配合搬桌子,嘴被打出血,打点滴两周。孙淑香不配合坐板凳被恶警刘勇推出去踹倒,又用大手往后脑勺上扇。

5月8日,恶警刘勇无故往信淑华、陈桂兰、邱丽、孙淑香身上乱踹。他们是张嘴就骂,举手就打。打骂大法弟子成了家常便饭。恶警王院长、张书记还大力支持、添油加醋。

恶狱医曹玉洁想出一个毒招,往绝食的学员嘴里下撑子,嘴被撑破流血,关节脱臼,嘴肿胀外翻。恶狱医丁大勇往学员王秀兰的头部扎乾针,玩忽职守把一根针留在头部较长时间,被学员发现后才拔出,造成王秀兰象植物人一样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不能说话很长时间。

8月份,恶所长苏境去外地开会回来,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高压政策,往死里整。不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的学员两手背铐压在床底下,一会功夫汗流浃背,胳膊疼痛难忍。晚间听见二楼学员被打被抻,撕心裂肺地嗷嗷叫,惨不忍睹。8月30日又把普教的部份法轮功学员调回来,用同样的手段进行迫害。信淑华因不放弃信仰把两条腿和一只胳膊捆在一起吊起来。她咬紧牙关就是不放弃信仰。

为了获取暴利,恶警逼法轮功学员在服装厂一天干十七、八个小时的苦役。还时常打、罚和加期。不写考核也同样被打被罚和加期、到期不放人。马三家教养院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未停止过,甚至变本加厉的升级。他们的恶行不但不追究责任,还给予升职加薪的奖励,苏境的奖金一年6万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