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现誓约 救度众生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学法三天,感觉身体有旋转的法轮;过一段时间后,看到师父的法身,看到大周天在通;上炕下地就象走平道一样,骑自行车就象飞一样,体弱多病的我,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喜悦。我认定了法轮功,认定了《转法轮》这本高深的书,这么好的高德大法,我要修到底。

洪法

我整天那个兴奋啊!这么好的大法让我得了。喜悦之余我逢人就讲:法轮功美好、神奇。就这样亲戚、朋友、同学、邻居、同事,都有得法的。接着在同修家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带,一批一批的人得法,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们很快成立了炼功点。

学法的人多了,资料和大法的书就不够用了,我们就到外地去找书背回来发放给同修。大法的洪传象滚雪球一样,我地区学员迅速发展到近四千人,同修们受益了,癌症好了、罗锅直了,各种疑难病都好了,弟子们沐浴在佛恩浩荡的幸福中。

進京证实法

正当我们都心浸在佛光普照的幸福中的时候,风云突变,天津抓人;四二五和平上访。我预感到真正的考验来了。事过三个月,七月二十日天一亮,当地的警察驱散了六个炼功点,并恐吓谁到炼功点来就抓谁。警察抢走大法书和资料,非法抓捕十人,其中大部份是辅导员。

同修们讨公道,進京上访,被抓了回来,有被拘留的、被罚款的、被劳教的。那时我们同修碰到一起就学师父的经文、切磋交流,提高认识;为了更多的同修都能走出去,我们开了几次交流会,大家坚定一念,必须去北京证实法。二零零零年六月下旬,四天时间,我们当地先后有二十名同修進京,在一天上午九点钟和邻市同修在天安门广场拉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发自肺腑的高喊压在心头已久的呼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声音响彻云霄。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安全返回家中。

讲真相、救众生

一九九九年八月,管区派出所把我们当地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办班,谈“认识”。每人给发本、发笔,我就借此写了“大法给我第二次生命”。所长看完后,把我列为当地重点人物。没几天,又加莫须有的罪名,非法拘留我十四天。

那段时间,片警经常来我家骚扰,我就和他讲,修“真、善、忍”是做好人,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共产党打压法轮功是错误的做法,我经历了共产党的多次整人运动,突出讲了八九年“六四”惨案,堂堂正正的讲给他听。开头他还和我辩解,问我几年文化。我说:“文化太浅,亲身经历的挺多,实事求是。”后来他乐了。走后,儿媳妇说:“妈,我手冰凉。你咋啥敢都说,吓死我了。”我说:“别怕,咱这是在证实法。”

后来我就开始发资料,讲真相。我地区只能复印,不能下载、打印,我就到外地取资料。那时的我,干事心强,虽然学法炼功从不间断,但经常不能静心学法,学法走形式。为此师尊多次点化,也不悟,最后出了大漏。有一次我带着资料在回来的路上被邻市警察绑架。非法审讯时,我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那警察当面说:“我承认法轮大法好。”我说:“你再说一遍。”他又说了一遍:“法轮大法好。”被绑在铁椅子上的我为他高兴。在慈悲伟大师尊的呵护下,三个地区同修的发正念加持下,家属亲人的多方援助下,我三天走出魔窟。在家人去接我出来时,丈夫、儿子没有一个指责和埋怨的,连警察都说:你们家人真好。

二零零三年春,由于外地同修被抓受到牵连,两个地区的国保大队恶警来抓我,正巧我刚离开家几分钟,就前后脚。这又是师尊慈悲呵护我平安躲过一劫。

我流离失所在外四个多月。从那时起我才静下心来学法。对照师尊的法,我找到了漏在哪里,原来我一直带着没有修去的争斗心、怨恨心、显示心在做着大法的事。找到了自己的执著,不断学法归正自己,回到家中,又投入了证实法的行列。

这几年,资料点遍地开花,可以拿到各式各样的、针对方方面面讲真相的资料和光盘。我去单位大姐家送几次真相材料,她说:“我有种感觉,这个社会腐败透顶,天灾人祸这么多,好象天要灭这个朝代,这个党气数尽了。这些材料看完,我明白了不少事。”我给楼下老太太看,老太太看完后挺神秘的说:“你在哪弄来的,太好了。我什么都明白了,你把这材料就放我这保存,给家人看。”她还说:“我后悔没跟你们学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我心里都扎根了。我年纪大没入过什么,把我几个孩子都三退了吧。她们都同意。”几年来亲朋好友该退的都退了。

很多同修都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我在这方面差距很大,讲的少。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再有哪,救度众生这件事情,有一些人就是很难抓紧,现在做事的大法弟子就是这些人在做。有一些人不出来,不重视,把救度众生这件事情看的没有那么重要。其实,你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全在那里了。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这篇讲法我反复看,我悟到:我有使命在身,必须完成。我和小组同修配合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主动和陌生人搭话。面子关突破了。同修发正念,我来讲,一次次的怕心突破了。

一天,晚上上夜市,有一父子俩是从日本回来的,搭话后就给他俩讲真相,他说:“法轮功挺好的,日本有炼的,很受欢迎。”顺利的讲退了。那个小男孩和我学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接下来又退了三个人。

我又走到两个姑娘面前,问她们是高中学生吧,她俩都说是。我说:你们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其中一个说:“阿姨是炼法轮功的吧。”我说:“是的。”她说:“我劝你还是不要炼了,别给家里带来麻烦。”我说:“我有多种病,上海都住了四个月,练过三种气功,都没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十四年没吃过药了,我给我们家带来的都是福份。刚才那父子俩是从日本回来的,他们说法轮功在日本挺受欢迎。现在全世界人100多个国家都炼。”女学生说:“你看见了吗?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说我儿子、媳妇都出国旅游过,亲眼所见。她说:“我是无神论者。”很遗憾,就这样她俩走了。

回来的路上,我和同修边走边交流,在救度众生的路上真是有苦、有甜,有连声道谢的,还有斥责的。在刚才那两个女学生身上,我看到了邪党文化,无神论的毒害有多深。我俩边走边背“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从法中悟到:我讲真相慈悲心不够,正念不足。

四、法中升华

记的有一次开交流会,第一个发言的同修就说:“你说有的人她怎么就不向内找哪?”一句话就激起我的人心。我表面平静,嘴没炸,心已炸了;我虽然表面上明白大法弟子遇事要向内找,但真遇到同修给指出执著时,不自觉就走到为私为我的框框中,表面接受,内心不舒服,甚至挑剔同修的态度,不愿接受指责的语气,心里拧上了劲,心想:我今天就不找!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师父的话点醒了我。为什么能刺激自己,肯定有要去的心,有要修去的地方。是对着我这颗心来的,不然我怎么会剜心透骨呢?不行,我还得找,挖出根子,不向内找,就等于是不修,我点着自己的名字喊:诚心的向内找!突然我明白了:不就是那顽固的观念吗!人的东西、争斗心和怨恨心等的表现吗?找到了,也分清了它,清理解体它,它不是我,心里敞亮了。体会到扎实学法的重要。

五、形成整体、跟上正法進程

有一天半夜十二点发正念,当变大莲花手印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在我耳边:“完成你的史前大愿吧!”随即飘来一个象圣旨一样的黄绸缎子软联,上面有四个大字:“史前大愿”。瞬间卷走了。这时我明白了,自己是有誓约的,是立下大愿来的。

回想从得法到现在,自己做的怎么样呢?饱享大法给我带来的福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九九年前曾经轰轰烈烈过,可是在九九年后,在邪党迫害下,多次被非法抓捕,流离失所过,那时法理也不清,正念也不足,产生了严重的安逸心,辜负了师恩,没有认清自己的责任,那时虽然也间断的跑一跑,协调一下,但不够主动,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

师尊的多次点悟,同修们正念正行无私无我的境界,激励着我兑现自己的洪誓大愿,参与到整体协调中来。在协调中切磋如何学好法,如何证实法,如何面对面讲真相,如何形成整体,这过程中,法理清晰了,同修们分成小组,利用各种形式救人,效果很好,救人的三退名单比过去翻倍的增多。看到整体的升华,众生的得救,弟子更觉的师恩浩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