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砺铺就回归路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是九九年“七﹒二零”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刚接触《转法轮》这本书时,我才看到一半,便抱着书哭了,生命里很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令我茅塞顿开。于是《转法轮》给我开启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让我生活的安稳与快乐。

自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面对各种外界压力与各种常人心,我跟头把式的往前走着。当然,因为法的伟大与超常,修炼这些年,有许多的不可思议与神奇在我的身上展现,以前我是过敏体质,修炼后全好了,而且十多年没再吃过一片药,精力旺盛,我的改变真是天翻地覆的。但自己常常感觉到修这么久了,炼功学法经常流于形式,整天的忙着,并没有真正得到提高。换句话讲,感觉自己并不会修炼,但是怎么感觉总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一种不踏实流于表面的感觉,通过大量学法,现在把我近期所悟整理一下望同修给予指正。

面对所谓的病业

《转法轮》第一讲中写道:“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有时心脏不规范的跳几下,当时我的第一念就是心脏不好,然后才明白,我是修炼的人,必须放下有病的这颗心,师父已经给净化身体了,身体是没有病的。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你老认为自己是个常人,老认为是有病,那怎么炼?”我明白了师父为什么千叮咛万嘱咐的要我们多学法,法学的多自然而然记住的多,同化的也多,遇到事情可以直接用法对照用法衡量,也就是一思一念常在法上,避免被人心带动着,所谓的各种病业也就无空可钻,各种干扰也就消失遁形了。

面对情的干扰

我非常执著孩子的学习成绩。儿子上初中这几年来,我从没见过他专心致志的算过题,只是举着书看,并在中考前三个月就正式向我宣布:“妈,我考不上!”并要求我给他找课辅老师,说这次考不上,但辅导对以后有用。我就想尽自己最大努力吧,虽然补课费很贵,只要他肯努力应该能考上。结果中考成绩下来,真让我大跌眼睛,儿子连自费学校都没搭着边。我就想怎么会这样?修炼人周围的环境一定是我自身修炼状态的反映,一定是我自身做的不够,我每天都学法,但真正领会了多少,同化了多少,觉得自己一天挺忙挺累,其实很多事情都有意无意间流于一种形式了,象完成任务一样。所以才感觉自己提高的如此缓慢,甚至踏步不前。孩子到点放学不回家,自己竟然满脑子的坏想法:是不是出去上网了?是不是跟同学闹矛盾打起来了?是不是处小对象了?那可真是翻江倒海,越想越来气……但每当冷静下来突然意识到:这种种思想是谁?从哪里来的?当我被它操控,不断有坏思想时,是不是在往对方空间场里加入不好的物质?

还记得那个日本科学家做的水结晶的实验,对它有善念那么它就会好起来,反之对它充满恶念甚至邪念,那它能好吗?本身好的可能也被自己的恶念弄坏了。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中讲道:“就是因为自己的思想不正,才招来了不好的东西。”一个修炼人如果不能站在法上,却用常人的思想观念来思考问题,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滋养了邪恶又真正在伤害着自己,也伤害着他人。另外空间那可是真实的物质存在。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这和我们自己的心是有直接关系的,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以后再有不好的思想带动我让我越想越生气时,我能意识到那是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因素抓住我的人心观念和漏洞不断加强放大并操控着我造成的。我努力的分清真我与假我,让自己站在法上思考一切、面对一切。但真正面对取舍时,想让自己别胡思乱想时,另外空间真是正邪大战一样相当的艰难,有时就得干脆喊师父,心想我豁出去了,什么也不想了,让师父安排一切,稍后一切也就平复了。为什么去各种人心与观念会那么难?因为它们很微观,所以它们也能操控常人,带动常人去做任何事情。作为炼功人,跳出常人,不被人的观念带动牵制,这也就是修炼。当我分清这一切思想不断归正越来越纯净时,我周围的一切环境和孩子的表现都越来越好。

面对正法進程

由于人类道德的不断下滑,现在天灾人祸也越来越多,萨斯病,禽流感,汶川大地震,再到全国高发的甲流感,人们由以前的惶惶不可终日已经变的几近麻木,再加上媒体的秘而不宣和不断造假,真的使很多人临危不知惧,不能理性的思考面对当今的一切,也就是邪党文化还牢牢的控制着很多人的头脑,这正是大法弟子需要努力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时刻。每一次天灾人祸对于救度众生来讲都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而且常人也感兴趣,很多人也愿意听,再引申到中共讲无神论,使人不相信善恶有报因果轮回,道德每况愈下人人为近敌,为了一己之私不择手段,才使现在天灾人祸如此之多,跟世人讲冥冥之中有定数,世道兴衰不由人,你看不见神佛的存在,难道神佛就不存在了吗?也告诉人们中共如何迫害法轮功以及法轮功在国外的洪传形式,告诉人们上天呵护善良正直的人,三退保命。我的很多亲属朋友和同事都先后办了三退。

记得我有一个同学在同意三退后,我送给他一个护身符,他一直随身携带,以后在不断的接触中,我不断的深入的给他讲真相,他也理解的越来越深刻。有一次他开车外出,正想倒车,他却下意识的走下车来,到车后一看,见一个小孩正在摸着后车牌照玩,孩子的妈妈离的很远正在打电话,这让他后怕不已。回来后跟我说是护身符救了他,没有伤到。还有一次我同学去早市买菜,一个菜农正拿着零钱手指着一个刚刚离去的老人的背影说:“就是她给我的这种钱,写的都是法轮功的东西,我得去抓她。”我同学赶紧说:“你可别,这钱不一样花吗?再说人家也没咋地你。”那个菜农也就不吱声了。

但是面对陌生人讲真相就觉得有难度,我常利用着买菜、选服装的机会就当今社会现状作为切入点来讲真相,真有很多人大梦初醒般很高兴的办了三退并再三感谢我,也有的看出来只是应付而已,但是也表态了,还有一少部份人不相信甚至提出反面看法。面对种种不同我反映出各种不同的人心,有欢喜心,自满心,应付心……,还有的是更多的怕心。怕被别人举报,怕被别人跟踪,怕发资料时被别人看到被录像录到,甚至害怕到不敢到同修家里去……很久了,这颗怕心反反复复出现,感觉自己怕心这关过的很辛苦。

有一天去超市出来时碰到一位女士,礼貌的问我是否想看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光碟,见她随手拿出的正是我们的神韵光碟,当时我相当震撼,没想到同修竟能如此坦坦荡荡的证实着法,而我目前为止大多只是在楼道里发放,能亲手给出的寥寥无几,自愧不如的同时,我明白了要摆正自己的位置,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啊,有无所不能的师父,有无所不能的大法,我到底在怕什么?这时再一找,发现怕的物质已经不知所终了,周围真是天清体透。师父早说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带着这么多的人心能救度众生吗?众生能被救度吗?任何一颗人心不都是有求吗?换句话说不就是求迫害吗?救度众生是一件多么神圣的使命,我全力以赴去做了吗?掺杂任何一颗人心都是玷污佛法,如果真的站在法上心怀众生的话,一定是慈悲满满的去面对与救度众生,任何私心与杂念根本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常常能感受到众生急切的呼唤,大法弟子走到哪里就要把正念带到哪里,其实这也就是正法修炼者所携带的能量,把周围的一切生命归正,让所有的物质生命都能知道法轮大法好,同化大法,都能有未来。一次班上出去干活,走到高温高压的设备旁,突然的心动,想到这些设备长年累月承受高温高压它们为了什么等在这里?所有的生命不都是为法而来的吗?我向它们高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四周一片一片的喊声潮水般的响起,此时的我却只想流泪。万物有灵,所有的生命都在苦等着,苦盼着能听到福音能被救度,就象溺水之人痛苦的等待着,挣扎着……肩负神圣使命与殊荣的我们没有理由懈怠、麻木,只能奋起直追,努力救度,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