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位于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十几年来这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采用的手段五花八门,完全丧失人性。

首先是软硬兼施逼迫写三书:保证书——保证不再炼法轮功,决裂书,揭批书等。揭批书最为关键,要求每个人写得越多越好,围绕主题必须写法轮功如何不好,要求要骂大法师父,否则被认为不过关退回重写。十几年来,每天都有法轮功学员因为不写三书遭受迫害。面对坚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警察人性全无,采用的手段极其下流。

虽然现在劳教所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数量很少了,每个大队约占三分之一,但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只要没写三书就不能与其他人见面,采用的是封闭式管理,也就是她们肆意使用各种野蛮手段的阶段,只有写了三书的人才能和大家一起劳动,而劳动量也是相当惊人的,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所有人员没有任何人身自由,一切都受时间限制,早晚洗刷时间规定五分钟,包括上厕所、洗脸、刷牙、洗脚等,只有洗澡时间才能达到十分钟,吃饭时间也是几分钟,大家几乎是吃泡饭,这样速度快,如果正常的吃饭,根本吃不完,即使吃泡饭,因是集体去餐厅吃饭,速度慢的不等吃完就喊起立,然后集体站队离开。

一、迫害的手段

1.生活中虐待

每天规定时间以班为单位集体上厕所,限制时间,造成很多人大便困难,每天大便要向警察打报告,你不是不承认你是劳教人员吗?她们就让你说:“报告队长好,劳教人员×××有事请示”,“什么事?”,“上厕所”,高兴了,她让你去,不高兴,你就不能去,有时要请示多次才能去厕所。

2.长期超负荷奴役劳动

长期超负荷奴役劳动是最恶毒的手段之一。每天从早晨五点半起床开始,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以后,除了吃饭和上厕所之外,一分钟也不停地干活,每天长达十五至十六个小时,每人根据年龄阶段不同,分配不同的劳动量,许多人完不成劳动任务。

长期的超负荷奴役劳动和心灵的折磨,使全体被劳教人员都出现了病态,很多人得了高血压、心脏病、胃病、全身疼痛,每晚睡觉翻身都困难,不时听到呻吟声。

每当有上级部门要来检查时,各个大队马上就得到消息,做到表面上应付,将不允许干的活藏起来,还要找一些她们认为信得过的人员谎说每天工作六至八个小时,每天可以看电视和参与其它娱乐活动等。或者王军(劳教所的政委)值班时,恶警们就下令九点半前必须躺下睡觉,任何人不准加班干活。其实超负荷劳动,劳教所每个干警都知道,只是装聋作哑地维持着表面上的冠冕堂皇。

二、一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1、迫害手段

在一大队,以大队长张燕为首的恶警对于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从肉体到精神系统的迫害,主要手段有:
(1)不让睡觉,罚站,不让上厕所,不让洗刷。
(2)用布条捆绑,吊铐,手打脚踢,电棍,关禁闭等等,经常有法轮功学员被双手吊在厕所窗户的铁棱子上,那里常年关着不配合她们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冬天的晚上,狱警把厕所的灯关掉,把窗户打开(因亮着灯怕被外面的人看见),呼呼的北风有时还夹杂着小雪,一会儿整个人就冻僵了。
(3)强迫学员看诬蔑法轮功师父、诬蔑法轮功的片子,在地上或纸上写上大法师父的名字逼学员踩或坐。常常是几天几夜不让学员睡觉,狱警在法轮功学员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强迫她们抄写事先准备好的所谓“三书”,或是强迫她们签字按手印,不签不按的狱警就强行抓住她们的手往上按。

2、一大队的迫害案例:

谭萍云女士被迫害致死

被迫害致死在劳教所的潍坊学员的谭萍云,六十多岁,本就是个残疾人,耳聋,手指残缺,可恶警们强迫她每天做奴工十几个小时,劳动任务跟年轻人的一样,晚上还得等别人都睡下以后才允许她休息,早上别人没起床早早的就把她叫起来,由于长期被单独隔离,她越来话越少,后来几乎不说话。恶警陈千美,沈红秀还经常逼迫本来就不会写字的谭萍云写或抄写诽谤师父、诬蔑大法的文章,不写就训斥和体罚她,致使她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最后被迫害致死。

年轻有才华的郭芳被折磨致精神失常

郭芳,山东莱阳人,年轻有才华且非常单纯,多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六年),期间强制她看诽谤大法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片,还利用所谓“转化”的人与她交流,灌输邪悟理论,强迫“转化”。一个单纯的女孩在承受这种精神上折磨的同时,在肉体上对她吊铐,不让睡觉,关小号,不让洗刷、不让上厕所等等,由于长期遭受非人折磨,致使她精神失常。

三、二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1、迫害手段

二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最为残酷。二大队大队长赵文辉、教导员孙振鸿等,采用软硬兼施的手段;先施以小恩小惠,如帮助买日常用品、买小吃等诱惑法轮功学员放弃正信;对于不“转化”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则指使吸毒犯、普教等极尽迫害,有时亲自动手。孙振鸿还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强迫法轮功学员写“观后感”及所谓的“转化三书”、“周记”、“月小结”、“半年总结”、“年终总结”等。

(1)封闭洗脑

新劫持到二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在单独的辅助房间进行封闭“洗脑”,上厕所只让在房间上,由包夹提便桶;吃饭也在房间内,由包夹送进来,主要目的是:1、互相隔离,进行强制“转化”;2、让包夹为学员端饭、倒便桶,时间长了,包夹就会心生怨言,连摔带骂,借此挑唆法轮功学员与包夹之间的关系,同时增加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压力。

在封闭期间,利用“邪悟者”进行所谓的交流,用那套歪理进行洗脑;如不奏效,再进行威胁恐吓;再达不到“转化”目的,就开始动手打了。封闭期大约在半个月到一个月不等。去向有二:有一些正念不足,违心“转化”,结束封闭进入四班,四班是“巩固”班,被进一步洗脑;对于坚定不移的法轮功学员则进入“严管”,撤换邪悟“包夹”者,换成吸毒犯包夹。恶警首先对包夹进行犒劳鼓励她们对法轮功学员施暴,所有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五花八门的酷刑折磨:双手吊铐几天几夜不放下,面壁罚站、罚坐;冬天浇凉水、开门窗长期冷冻;穿高跟鞋碾脚、手、脖子,拳打脚踢;拖把捣脸;不让洗刷、不让喝水、不给吃饱;完全剥夺睡眠等等。

(2)精神摧残

对于进入四班的,都要被强迫写谤师谤法的“三书”,还要在全大队公开宣读。“三书”要经过孙振鸿、宋敏多次审查,一次次打回修改,谤师谤法的语言无所不用其极。

再下一步就是强迫参加劳教所的所谓“滚动”式教育,强制进行“入所教育、分类教育、爱国主义教育、法律基础教育”等一些漏洞百出、难以自圆其说的歪理邪说。每天都有作业、有讨论;每门课都有考试,有小结等,无非是对法轮功学员进一步洗脑,直到解教前的所谓“出所教育”,填写所谓的“出所总结”等,花样翻新,核心不变,那就是谤师谤法,彻底洗脑。

还有每周一次的所谓“点评”。赵文辉都用极其恶毒的语言辱骂大法、大法师父、法轮功学员。每个班都要针对这个“点评”进行讨论、表态;每周要写“周记”,劳教所召开过的大会都要写感想。写什么、说什么都有固定的套话和格式,结束语都必须是“坚决与××彻底决裂”。

有些正念不足,违心“转化”的学员,虽然避免了肉体的酷刑折磨,却每时每刻都处在残酷的精神摧残和内心的自责中,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非亲历难以体味。有的学员在睡梦中都在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时不时泪水盈眶,不能自持。后来恶警连哭都不让,谁哭就得深挖“思想根源”。什么队列、歌咏比赛、节日文艺活动,恶警都强制学员“笑”,要表现“精神面貌”。

(3)肉体摧残

狱警采取“连坐制”找借口处罚吸烟犯、普教,理由是她们没有“包夹”好法轮功学员,搞的吸毒犯、普教人人自危,对法轮功学员也就越苛刻。

在二大队要解决排便问题是件难上加难的事。恶警规定以班为单位集体上厕所,时间就是小便的功夫,没有大便时间。各人需要解决就必须单独打小报告。报告词是规定的,一句不能多,一句不能少,以侮辱人格、强调“劳教人员”身份为核心:“报告队长,××队长好,我是劳教人员××,有事请示。”恶警带搭不理的:“什么事?”“我想大便。”有时情绪好,就说:“去吧!”有时故意刁难:“你要上厕所,先唱‘××党好’或唱‘××主义好’”。不唱就憋着。

超时劳动。恶警们把被关押人员当作机器,每天强迫劳动长达15-16小时。从来没有星期六、星期日的休息时间,可考勤表却填写着星期日休息。长期超强度的奴役劳动使很多人的身体出现病态,有的打线圈手指关节都累坏了,不能正常屈伸,疼痛难忍。

2、二大队迫害案例

孙怀森被强行灌食、长期不准睡觉

法轮功学员孙怀森,2009年正月被劫持到二大队,恶警逼她“转化”,她绝食抗议一个月,恶警郑金霞踩住她的头,强行灌食。恶警们还长期不让她睡觉,她支持不住,每天躺在警察办公室的地板砖上,无铺无盖。后来孙怀森被关进了洗澡房,每到晚上,澡房使用时就把她关到别的房间,使用完了再关进去。整个夏天,洗澡房如蒸笼一样,又潮湿又闷热,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中孙怀森被迫害的全身伤病。

陈振波被呈“大”字型铐在窗栅栏上七天七夜

法轮功学员陈振波,2009年12月被劫持到二大队,经邪悟者轮番洗脑,仍坚持正念不“转化”。赵文辉把她关到隔离门外的警察厕所进行“严管”。邪恶教导员孙振鸿先买烧鸡犒劳吸毒犯姜丽霞、孙丹丹,利用她们残酷的迫害陈振波。恶警把陈振波双手伸开,呈“大”字型铐在窗栅栏上七天七夜,姜丽霞打她的乳房,踢她的阴部,往她脸上吐痰,不给饭吃,陈振波脚肿得象大面包。有一次,姜丽霞、孙丹丹把陈振波打得半夜喊救命,恶警宋敏害怕罪行败露,用胶带封住陈振波的嘴。吊铐七天七夜之后,迫害并没有结束,她们继续折磨陈振波,长期罚站,长期剥夺睡眠,不让大小便,都尿在裤子里,连续几个月不让洗漱;用毛衣钩针往身上扎,陈振波身上被钩针划了很长的口子,耳朵被扎穿;往身上浇凉水,然后敞开窗口冻她;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有一次陈振波被打昏在地,孙丹丹用脚狠跺陈振波的头和颈椎,一连跺了40多脚,致使陈振波颈椎受损,脑袋耷拉无法抬起,身体侧弯,行动不便。赵文辉为了掩盖迫害真相,都将陈振波单独关押,不敢让别人看见。陈振波曾写信揭露迫害,趁劳教所政委王军来时当面交给她,可是如石沉大海,迫害并没有收敛。现在,陈振波仍然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遭受迫害。

四、刘红在三大队遭受的迫害

山东青岛莱西市汽车站职工刘红,二零零八年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劳教,在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亦称王村女子劳教所)第三大队遭受吊铐酷刑的迫害,七天七夜只能脚尖着地的吊铐,使她的双手几乎残废。 从刘红自述的经历,我们也可领略三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三大队恶警崔洪文把我领上楼,让邪悟者周彩霞转化。我不愿意与她们交谈,恶警宋红就罚我站,白天黑夜都不让我坐,晚上也不让睡觉。因为我不穿囚服,恶警就和犹大把我的衣服全扒下来,只让穿个文胸套上囚服。我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不是犯人,拒不接受穿囚服,就把囚服全脱下来。恶警在一边讥笑我、侮辱我,还吆喝其他人来看,当时门外站了好多人在看。恶徒们又让我带胸牌,我不带就不让我上厕所。

我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吓得用手捂住我的嘴,我挣脱开了,跑到窗前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把我铐在窗棱上,拿来宽胶带把我的嘴粘住,并围着头缠了好几圈,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才用剪刀剪开胶带。他们使劲往下撕胶带,拽下好多头发来。

一会儿,恶警又拿来两副手铐铐住我的手,把我拉到恶警的厕所里,高高的铐在防盗窗上。两只胳膊使劲往两边拉直,直到拉不动为止,脚后跟不着地,只有脚尖着地。

就这样白天黑夜都铐着,手腕上缠着几道厚毛巾,即使这样,手腕也磨起好几个大水泡。吃饭的时候也不放下来,由陪着的人一口一口的往嘴里喂,大小便时,提个塑料小桶,给我解开一只手铐,因铐的时间长了,手已经麻木了根本不听使唤,脱裤子都脱不下来,还得别人帮忙。早晨洗漱时,陪着我的人拿毛巾给我抹两下脸就算洗漱了。

九月份的天挺热的,我身上出了很多汗,几天下来又湿又臭,头发出油都粘在头皮上了,也不让我换衣服,不让洗澡。

九月十日下午,恶警宋红、李爱文看我不妥协就加重迫害我,把两只手铐死死的卡在两只手腕上,一会儿,就觉的手指肚发胀,胀的很难受,越来越厉害,象要裂开似的,又象万根针扎一样,钻心的疼,连碰都不敢碰。再加上好几天好几夜没睡觉了,大脑迷迷糊糊的,分不清东西南北了。这时,我感到无法承受而违心的妥协。恶警崔洪文进来故意碰我的手,疼得我大叫。崔洪文只给我解开一只手铐,让我写所谓的“三书”,把另一只手还铐在窗棱上,直到九月十二日晚上才把我放下来,这样一直铐了七天七夜。

这次吊铐使我两只手几乎残废了,象木头似的失去了知觉,左手特别沉重,根本使不上劲,半点知觉也没有。

五、四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法轮功学员刘洪霞坚定修炼大法,范乃凤,杨金红,孙华,王慧英等数名恶警将她绑在警察厕所的窗户上吊着,一吊就是几个星期。两只手分别用手铐铐在带有不锈钢的窗棂上。四大队狱警先后利用这种卑鄙手段吊过数名法轮功学员,有的甚至被吊一个月之久。

山东威海市文登宋村镇周格村法轮功学员姚秋红,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晚被文登公安局向红平、王永建等多名公安恶警在烟台绑架。姚秋红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绝食20多天后,被转押到山东女子第二劳教所四大队。她第一次被四大队的恶警杨金红、吴秀丽、柳青、范乃凤等按住,专门打胸部、阴部等地方,拳打脚踢,阴部被皮鞋踢的流血。2008年9月19日,因为她坚修大法,不放弃信仰,又被范乃凤、吴秀丽、柳青、孙华(教导员)等恶警打的遍体鳞伤当场昏死过去。医生告诉狱警她有肝炎病不能再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恶警们才停止不再打她。可是却白天晚上不让她睡觉,叫犯人轮流看管,吃喝拉尿都在一间屋里,就这样43个昼夜没能好好睡觉。目前她出进吃饭上厕所等单独有犯人监控看管。

在奥运期间,山东女二所非法关押许多法轮功学员,恶警逼迫写放弃信仰的“三书”,不“转化”就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再不“转化”就用手铐铐在窗户的防盗窗架上,两臂平伸,脚尖着地。蓬莱的法轮功学员姜爱群被铐数月,脚肿得穿不上鞋,莱西的逢伟娜被铐的胳膊不能动。

相关信息

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162-2信箱  邮编:255311
所长:钟宁
副所长:麻公元
政委王军  (办)0533-6690988
原所长:刘长增  (宅电)0533-6689888  手机:13805336562
原管理科长:陈素萍 现任管理科长:李玲(办)0533-6689550
教育科长:张玲 (办)0533-6689550
纪委举报电话:0533-6691992  于书记(办)0533-6690987
一大队:
大队长:张燕 副大队长:沈红秀
教导员:李悦
恶警名单(队员):张文波 申冉 陈千美 李薇 李红梅 李文 王丽洁 蔡静
一大队电话0533——6689409

二大队
大队长 赵文辉
副大队长 赵莉莉
教导员 孙振鸿
恶警名单:刘桂珍 周红梅 夏丽 石玮 郑金霞 宋敏 宋丽娟 刘青 牛蒙缯
二大队电话:0533—6689411

三大队:
大队长李爱文,
副队长林月珍, 教导员王永红(电话6689414)
三大队恶警崔洪文 宋红 丁海英 阎淑萍 张芳 殷桂华 张春霞 韩新可
三大队电话 0533——6689415

四大队:
大队长 王慧英
教导员 孙华 (娘家是普集东河北人)
范乃凤 杨金红 李芙蓉 吴秀丽 柳青 黄博
四大队电话0533——6689415
( 注:自2010年4月以后四个大队的大队长互调,现一大队队长是赵文辉,二大队队长是张燕,三大队队长是王慧英,四大队队长是李爱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