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英语教师赵宗然多年遭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赵宗然先生,四十五岁,原阜平县阜平镇照旺台学校英文教师,是一位英文本科毕业,具有丰富教学经验的老师。照旺台学校于二零零九年九月并入阜平镇城厢中学。因为修炼法轮功,他被中共取消评高级职称的资格,后又被取消上讲台的资格,工资被扣发,他还遭到绑架和劳教迫害

无端遭绑架、抄家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晚九时许,以城关镇派出所所长王梦杰为首的一群恶警受县公安局局长王益民、副局长翟向宇指使,带本所成员及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闯入法轮功学员赵宗然家中,在家人不知事情原委打电话询问过程中,一恶人用铁棒撬开了卧室的防盗窗(两根管已撬断),家人开门后,他们就开始翻箱倒柜,将家中折腾的一片狼藉,找到几本法轮功书籍和几盒磁带(孩子学习用品),并以此为凭据将赵老师绑架并连夜带到城关派出所。临走时又到家中库房内将已报废的一台打印机和一沓A2白纸抢走。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十一时许,赵宗然被带到派出所二楼,所长王梦杰假惺惺地说:赵老师,给我们讲讲法轮功吧。赵老师便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他要求修炼者按真、善、忍准则待人处事。派出所的刘亮却说:抓住了你这条大鱼,看你这老师还怎么当。由于他们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便将赵老师带到一楼一房间,用铐子铐在一张高低床上,室内有一人守候,同时将门反锁。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早晨,派出所人员不让赵宗然吃早饭,直接开车将他拉到看守所。到看守所时他的手被手铐铐出一条深槽,鲜血直流。在看守所体检时,狱医说,赵宗然的心脏有问题,到县医院去做个复查。刘亮便让开车拉他到中医院,在车上,刘亮说:看来要给看守所买好烟,不然他们不收留。就这样他们到中医院走了个过场,又将车开到看守所,给把门人递了烟,将赵宗然扔到看守所后,他们开车溜了。

被非法劳教迫害致重病

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看守所人员李晋强到关押赵宗然的监室让他收拾东西。室内犯人问:要放他回家吗?李晋强说:是。刚出监室,看守所所长赵玉红,指导员张占红却让他上车。上车后,赵玉红还得意洋洋地说:一年时间很快就熬过去的。这时赵宗然才明白要送他去劳教,就这样他被赵玉红、张占红和李晋强送到保定劳教所。

保定劳教所的二大队非法关押着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刚去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单独安排在一个房间,他们没有任何自由并由一个普教看管,十天到半月左右的时间后,他们就被分到下面的小组中,各组有一位组长,不同组的人员不能相互说话,上厕所、早晚的洗漱要向普教打报告,否则被普教发现报给队长后要受惩罚。白天以小组为单位到车间奴役劳动,门口由队长看守。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晚,赵宗然吃晚饭后在床边闭目养神,劳教所一李姓队长推开门恶狠狠地说:我一直在注意着你,在这里你还敢炼功,随后将赵老师带到值班室。李姓队长硬让他承认自己在炼功,赵宗然坚持说自己在床边坐着休息。李姓队长便气极败坏地将他铐在室内的暖气管上。后来大队长找人了解情况后才让李姓队长打开手铐。因为那副手铐不好用了,只有一把钥匙能打开,拿钥匙的人又不在。李姓队长只好将暖气管夹卸下,让他戴着手铐呆了一晚上。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晚,赵宗然刚躺下,感到身体不适,便让同室的人喊了值班人员,值班人员通知了劳教所领导。由于一周前赵老师已到省医院查过一次身体,这次他直接被送到二五二医院。劳教所怕承担药费和住院费便通知了他的妻子到医院陪护。三天后,赵宗然出院回家。在办理所外就医手续时,被相关人员勒索两万余元,加上他的亲朋为他四处奔波所花费的一万元,共计三万余元。

奥运期间遭监控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阜平镇照旺台学校全体教师按照县教育局的安排每日二十四小时对赵宗然进行跟踪监视,并在他的住所附近租了一间房,在他出门的必经之路边设了点,每天都有学校老师在那守候,奥运结束后又呆了数日,学校的老师们才撤离了监视地点。

停发工资、取消评职称资格

二零零七年八月,赵宗然被非法劳教期间,学校的财会人员通知他妻子到教育局打问情况,财会人员说赵的工资不让发了。他的妻子到教育局后,得到局负责人刘国利的答复是:县委有人(书记孟祥伟)发话了,停发赵宗然的工资,工作恢复后工资照发。停发一个人的工资,一个县委书记一句话就定了,不知是谁给了他这样的权力?

二零零八年七月,照旺台学校通知赵宗然到教育局积分评高级职称,几天后,他的妻子见到有老师填评审表,便到教育局人事股了解情况,得到股长张丽霞的答复是:他的积分达到了要求,但他炼了法轮功不能评职称。并说上面有文件,同时也是教育局局委会的决定。赵老师的妻子让其拿出文件看看,股长翻腾了一通,最后说:现在我忙,等以后给你找找。后来又去找人事股,结果还是没拿出来。

二零零八年八月,赵宗然拿着解教书办理上班手续时,阜平县教育局局长韩宝华,副局长郑志刚,周永旺对他的恢复上班工资问题一拖再拖。直到十一月份郑志刚才通知他家属到教育局说:赵宗然的问题我们已经研究了,也尽力办了,他非法劳教期间的工资(二万余元)全部扣留,生活费也不发,同时降一级工资。另外他上班后的工资从八月一日开始计发,什么时候工资拨到他的卡上你得找劳动局,我们说了不算。可是二零零七年八月在停发赵宗然的工资时,教育局人事股的张建明一趟又一趟的跑劳动局,拿着自己写的一份材料硬让劳动局停赵宗然的工资。劳动局的负责人当时说:停发一个人的工资容易,再续发时就难了。早知道恢复工资程序复杂,现在他们却不管了,说了也不算了。

取消任课资格

二零零九年三月底,照旺台学校的校长史彦平把赵宗然叫到校长室说:教育局不让你担课了,我想听听你的想法。赵宗然说:现在这个时候换成代课老师上课对学生学习不好吧。校长说:去年你上班后不久,韩宝华和郑志刚就说了此事,到现在已催过好几次,我一直在答复他们说在物色代课老师,听到你的态度,那就再等等。又过了一周左右,校长又把赵宗然叫到校长室说:不能再等了,镇总校校长刘勤正在等答复,必须马上换代课教师。就这样,一个英语专业本科毕业且具有丰富教学经验的教师就这样走下了讲台,在学校当杂工。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三日,阜平镇合校并点,照旺台学校通知赵宗然到城厢中学开全体教师会,点名时,他没听到自己的名字,安排工作时他也没听到自己的名字。散会后,他便打电话给照旺台小学史彦平校长,问自己现在到底算哪所学校的老师。史校长打电话问了镇总校校长刘勤和城厢中学校长孟庆学后答复说:阜平镇所有具有中学教师资格的老师都合到城厢中学去了,你是城厢中学的老师,现在学校没安排工作的不只你一人,孟庆学说你们年龄大了,在家呆着吧,有什么事学校再联系你们。可现在学校过五十岁的老师都在岗,赵宗然才四十五岁,这答复不太可笑了吗?

十年风雨沧桑,法轮功学员秉持真、善、忍的精神,历经磨难,在自己承受痛苦的同时还在不断的告诉人们真相,愿世人(包括受中共蒙蔽的恶警)都认清中共的本质,从而选择美好的未来。在此也正告那些参与实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们,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愿你们弃恶从善,善待法轮功学员,以赎回你们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