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监狱十五监区酷刑摧残法轮功学员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零九年六月,牡丹江监狱为追求所谓的“转化率”,对各监区下发文件,要不惜任何手段迫害狱中的法轮功学员,并且暗示监区狱警、分监区大队只要不出人命,可以采用任何手段,要求“转化率”达到百分之百。对工作人员以下岗相要挟,驱使狱警和服刑犯人对法轮功学员酷刑迫害,实施暴力转化。

监狱利用三、四个在押刑事犯人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采用殴打、长时间不让睡觉、扒光衣服用凉水浇,甚至在零下十几度的室外冻着等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而且不允许家属探视。有的个别狱警动手殴打、电击法轮功学员,不许他们睡觉,或指使几个犯人一起毒打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他们肆意虐待、奴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双重折磨。

牡丹江监狱十五监区是全国监狱公认最黑暗的监区,其大队长谢晓峰素有“恶人”称号,在对该监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宫呈阁、赵柏亮等实施的暴力转化中,宫呈阁的门牙被打掉。谢晓峰仰仗在黑龙江省劳动局工作的弟弟的势力,在监区一手遮天,他利用一中队队长何广海,犯人头修颜新一同高压、暴力管理监区犯人,勒索犯人钱财,甚至贩卖国家财产。他曾对犯人讲:管理犯人就要以黑制黑,以暴制暴。所以监区内对虐待犯人的现象比比皆是,殴打、电击、关禁闭无所不用其极。

以下是被关押在十五监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

一、法轮功学员赵伯亮被背铐、殴打、浇凉水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赵伯亮被牡丹江市西安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九年被非法送入牡丹江监狱十五监区二中队,二零零九年七月,牡丹江监狱开始实施暴力转化。十五监区中队队长吴继哲和徐杨让赵伯亮在已经写好的放弃信仰的“四书”(保证书、悔过书等)上按手印。赵伯亮不按,他们就让刑事服刑人员范国明、王刚、丁立波等,将赵伯亮按住拽着他的手指头硬按上手印来完成他们的任务,丁立波还打了赵伯亮几个耳光。

零九年十一月份,监狱“六一零”人员来十五监区核实所谓转化情况,赵伯亮和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也都说明不是自己本意按的手印。十五监区大队长谢晓峰大怒,将各中队干警和服刑杂工训斥一翻,要求他们必须完成“转化”任务,否则扣干部工资,扣服刑杂工的分,不予减刑;如完成任务就给服刑杂工奖励、减刑等等,以此要挟他们。

狱警和犯人开始全面迫害修炼者,三天三夜不让赵伯亮睡觉,白天在车间由服刑杂工赵云刚和孙光远看着。晚上在监舍走廊,让服刑杂工范国明看着。第四天白天,将赵伯亮从车间调回监舍,用手铐把赵伯亮反剪双手在床铺头上,普犯范国明还逼他将衣服脱掉,推到水房,和王刚用凉水自来水浇,最后王刚、赵云刚、范国明对其进行殴打逼着他抄写所谓的“四书”并按手印。

当时赵伯亮被折磨得腰不能弯,大腿青紫,小腿被凉水浇得经常抽筋,走路困难。事后他们反而说:我们也不想这样,可是我们不治你,他们就治我们。中队干部也说我们知道转化不了你们,但是完不成任务我们交代不了,你只要帮我们糊弄过去,你们的事我们也不愿意管。事后,狱警又以将赵伯亮等人“转化”就给那些刑事犯减刑,要求他们一个月完成定额任务,以给狱警的政绩抹粉,给他们的“转化工作”报功,目的是为了欺骗上级,欺骗世人,完成所谓的“转化指标”。

牡丹江监狱各监区都在疯狂迫害修炼者,很多人都经受了不让睡觉、吊挂、浇自来水、电棍、殴打、关小号等折磨。

二、宫呈阁多次被敲诈,当狱警面被殴打,三颗门牙脱落

二零零九年八月上旬,大队长谢晓峰指使一中队队长何广海电击法轮功学员宫呈阁,让修彦新、李云野强行拉住宫呈阁按手印,强制转化。

八月中旬,在监区,宫呈阁被逼做奴工——插眼毛,因他近视,干不了这活,大队长谢晓峰及一中队队长何广海就以此为由利用犯人对宫呈阁敲诈勒索,勒索不成,谢晓峰、何广海二人指使犯人孙景华与李云野大打出手,导致宫呈阁三颗门牙活动脱落。犯人殴打宫呈阁时,孙干事,张干事等警察一直看着,任其殴打!

二零一零年一月初,谢晓峰指使犯人向宫呈阁要好处,并暗示他的家人:不来就给宫呈阁加任务,并让插眼毛干活。宫呈阁父母于零九年春,在谢晓峰威胁下送他一千元。

二零一零年五月末、六月初,犯人头修彦新,指使犯人将宫呈阁家人邮来的鞋拿走后,冒充宫呈阁笔迹,给宫呈阁家人写信,骗去五百元钱和东西,并多次暗示宫呈阁别出声。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三日,谢晓峰派犯人冒名写信索要下,从宫呈阁家人那里又勒索五百元,并偷着打电话要东西,宫的家人邮来的东西,有一次邮包未收到,一次鞋被拿走。

十五监区的干警在谢晓峰的胁迫下,在暴力管理和勒卡中,都直接或间接参与了犯罪。社会上人们都说:警察比流氓黑帮还狡诈还凶,肆无忌惮。有个干事在宫呈阁被打时说:谢晓峰有人,谁也动不了他。我也做过很多坏事,哄人、骗人、打人、卡人。犯人头修彦新,是谢的智囊与打手,中队长都说:修彦新说的算。

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殴打、电击、关小号

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张景亮,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二零零六年十月,张景亮因为在车间炼功,也被十五监区大队长关进了小号。期间被侯波拳打脚踢并威胁上脚镣。

张涛,二零零六年因坚持炼功,被张红电击后关进小号,关在笼子里冻,零七年初,张涛反迫害不做奴工,被张红、纪滨电击、戴手铐。

卢世奎,在狱中得法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零七年夏,因从他那搜出法轮大法的书,被张红一脚踢中下颌,受伤后,他的电子书也被搜出,又被张红、周继和、李炎三人轮番用电棍电击,致脸部变形,他还遭到拳打脚踢。

法轮功学员关文龙,二零零八年八月初,因身体不适没干活,被警察吴继哲用电棍电击,脸部变形,身上多处烧伤,长时间伤痕不去,当时多名犯人按着他,助纣为虐。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在二门点数时,狱警武学军公然在三百多名服刑人员和十几名警察面前,殴打法轮功学员关文龙。十一月十七日,武学军又将关文龙押入小号,同时告诉小号里的服刑人员殴打关文龙。为了让服刑人员关振利听从他的指使殴打关文龙,武学军经常给关振利带酒,买吃的。

二月二十四日,武学军和犯人李晓伟、王立军,看厕所的犯人姜明永,五组长何雪双,将关文龙打得爬不起来,而且武学军还用锥子扎关文龙的后背和大腿,又指使这几名犯人对刘军,张世江进行一顿毒打。

十五监区早出晚归凡事都勒卡,打骂普遍,任务多完不成就被骂、被打、关禁闭,犯人怨声载道,从警察到杂工犯人,风气不正黑暗得很。

相关人员电话:

监狱长杜应春手机号:13836352345
监狱“六一零”张国民手机号13039722224
十四监区中队长王勇、李岩手机号13514570408
大队长孙洪喜
十五监区大队长谢晓峰13514570117

监狱长范振宇 0453-6404715-8888
副监狱长王健 13904833666
监狱长助理杜应春 13836352345
牡丹江监狱:
宋晓彬 13766603777
赵鹏 13945326218
周金平 13945345260
王旭辉13704534000
王辉 13504830585
宋浩 13089885777
姜伟东 13946341001
杜英春 13836352345
董亚林 13845352555
刘成彬 13946334295
秦忠 13091856072
岳永军 13945363013
丁学忠 13945386698
庄轶欣 13836369666
刘士平 13845355071
郑玉和 13019068650
刘明华 13091858138
高海民 13359887399
王树生 13303636767
闫立民 13704838802
胡伟 13836308976
李杰 13946337645
钟贵 13836316007
于富刚 13836318822
张浩 13945314079
李继刚 13945317585
吴旭东 13504838111
黄福玉 13836379977
徐庆余 13945362043
王珏 13359880771
姜亦臣 13946335828
姜革 13009887080
何建军 13836318365
王文生 13054345000
朱再良 13904838884
韩国庆 13091856318
刘遵起 13089836305
李鹏 13945315170
汪伟 13946346388
孙兆峰 13089897068
尤福贵 13836308650
阎善明 13089836408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