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兰县退休教师三次被非法劳教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宁淑贤,女,五十五岁,是黑龙江省依兰县达连河镇学校的一名退休教师。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从二零零零年二月至今,先后两次被非法关押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一次被劫持到前进劳教所,十年中,受尽酷刑折磨。

宁淑贤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浑身是病,特别是股骨头坏死、脑外伤后遗症折磨的她痛不欲生。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健康,对人生充满了希望。然而,随着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后,宁淑贤深知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中共利用谎言欺骗所有的中国人,于是,二零零零年二月,宁淑贤为了让人明真相,去北京信访办上访,结果被中共绑架,在依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八天。二月份出来,因集体炼功,又被绑架拘留了一个多月,期间绝食七天,后被勒索两千元才放回。以后的这些年,宁淑贤被三次非法劳教。

一、被非法关押万家劳教所

1.看守所里遭毒打和野蛮灌食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依兰县东城派出所恶警闯到宁淑贤家。当时宁淑贤没在家,他们把宁淑贤的大法师父法像抢走。第二天早上,他们又回来,逼问宁淑贤大法经文是哪里来的?宁淑贤不告诉他们,于是,这些恶警把宁淑贤绑架到依兰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一次,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集体背法,所长郑军把他们拉到外面,站成一排,在烈日下暴晒。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接着背法。郑军气势汹汹的过来,用尽力气拳击宁淑贤胸部,宁淑贤的胸部疼了很多天。

看守所里知道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有大法书,准备搜监,宁淑贤把书藏在自己身上。搜监时,狱警谷海荣没搜着,这时副所长林忠盯上了宁淑贤,其他法轮功学员齐心护着宁淑贤,恶警郑军、郭莹、尚德忠、看守所司机等人一起对法轮功学员们拳打脚踢,薅头发,打耳光,打的非常残忍。他们把宁淑贤銬在铁椅子上,用剪子铰开她腰上缠的大法书。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要求归还大法书。绝食七天,郑军、林忠为首的几个狱警给法轮功学员们野蛮灌食,最终也没归还大法书。

2.被非法劳教一年

七月二十四日,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邪恶的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在万家劳教所,每天包夹轮番“转化”迫害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强迫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逼写“三书”,宁淑贤和依兰的几位法轮功学员一概不配合。一次,为了开创学法炼功的环境,晚上,宁淑贤和几个法轮功学员炼功,大队长张波强迫宁淑贤和法轮功学员们背手蹲在地上,銬到暖气管上,把宁淑贤銬了半宿,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銬了一宿。

后来,宁淑贤被迫害得浑身长疥,他们把宁淑贤送到万家医院打针,宁淑贤不配合,把针拔下,药瓶子给摔了。万家医院院长宋某薅宁淑贤头发,打嘴巴子,用拳猛击前胸,宁淑贤被打得很厉害。

后来宁淑贤被家人办理保外就医,在劳教所共呆了八个多月。

二、再次被非法劳教 劫持到万家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五月,依兰县公安局,为了完成上级给的“劳教任务”,到宁淑贤家抄家,搜走一本大法书,看地上放个椅垫,就说宁淑贤炼功了。于是,宁淑贤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两个多月,后被劳教三年,又劫持到万家劳教所。万家劳教所惧怕依兰法轮功学员的坚定信仰,而拒收。于是,恶警又把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拉回依兰看守所。过一段时间,又把宁淑贤和其他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万家劳教所。

到劳教所,开始强迫写“三书”,宁淑贤不写,就开始罚蹲,从早晨五点一直蹲到半夜十二点。因宁淑贤股骨头坏死,蹲不了,浑身冒汗,心跳,浑身突突。科长赵余庆说宁淑贤有心脏病,让刑事犯白雪莲往宁淑贤嘴里塞速效救心丸。宁淑贤白天蹲,晚上蹲,恶警不让睡觉,连活动一下都不行,稍微活动一下,白雪莲就用脚踹她。当宁淑贤蹲到第四天,恶警看宁淑贤实在蹲不了了,就问宁淑贤写不写“三书”,宁淑贤说不写,副科长姚福昌就给宁淑贤“上大挂”,上了半个多小时,那种痛苦,用语言难于表达。

在集训队,姚福昌把改写的污蔑大法的歌作为队歌,每天早晚让法轮功学员唱。班长李宪梅、刘宏宇巡视,看谁不张嘴,就报告给狱警。李宪梅看宁淑贤没唱,于是李宪梅报告给姚福昌,姚把宁淑贤和另一法轮功学员拉去罚蹲。等恶警赵余庆上班来后,他问宁淑贤为啥在这蹲着,姚向他说了原因,赵余庆就开始用小銬子把宁淑贤站着銬在床上,赵就开始打宁淑贤嘴巴子。打了一阵子后,赵、姚一人拿一根电棍,在宁淑贤的上半身到处电,把宁淑贤的脸都电黑了。从此这个邪歌再也不唱了。

在劳教所,每天都强迫做十几个小时的奴工,还经常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的录像,讨论、背守则等,不从者就挨打、电棍电,每天吃的是玉米面板糕,菜汤没有一滴油,还非常脏,菜都不洗,汤里有泥、虫子等。

三、又一次被非法劳教 关押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由于讲真相,宁淑贤被一不明真相者恶意举报,被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到依兰看守所,宁淑贤绝食抗议。第四天,王所长和谷海荣把宁淑贤送到县医院,从鼻子插管,野蛮灌食。灌完后,管也不给拔,宁淑贤呕吐不止。后来,恶人天天给宁淑贤打针。拘留十七天后,宁淑贤又被他们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劫持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

在前进劳教所,宁淑贤被每天强迫干各种杂活,背守则、规范。三月,市妇联来前进劳教所“慰问”,当班狱警于芳丽检查学员名签,检查到宁淑贤,问宁淑贤为什么没戴,宁淑贤说: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在劳教其中。于芳丽拽着宁淑贤的头发,打宁淑贤的嘴巴子,然后把宁淑贤拽到图书室,拿起拖布杆打宁淑贤嘴,把宁淑贤的嘴打出一道口子,血流如注。宁淑贤说,你警察打人犯法,我信仰真善忍无罪。于听后继续打宁淑贤。这时,队长杨艳过来了,看宁淑贤满身是血,拿纸给宁淑贤边擦边说,宁淑贤,你别说了,你到这个时候还洪法呢。这时,班长孙博又过来打宁淑贤,薅头发、打嘴巴子、用脚踹。等她们下班后,大队长张波接班,杨艳把宁淑贤的情况向张反映,张把宁淑贤叫到她办公室,让宁淑贤戴名签,宁淑贤不戴,她就用拳头打宁淑贤。张波打完后,包夹宁淑贤的狱警周木奇问宁淑贤为什么不配合,宁淑贤说我不是来劳教来了,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在其中。然后,周木奇也开始薅宁淑贤头发,打嘴巴子。从那以后,她们每个月都给宁淑贤加期,总共加期四个月。

四月二十日,一大队没有活,大队长王敏让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出去晒晒太阳,法轮功学员张滨凤耳聋,别人说话听不见,就看口型。狱警张艳丽见张滨凤看她,张艳丽就骂张滨凤,大队长王敏就说法轮功是X教。宁淑贤站起来说,法轮大法是正法。王说,宁淑贤,你过来,拽着宁淑贤头发往墙上使劲撞,把头撞了两个大包,下巴也打青了。然后,张艳丽给宁淑贤罚站,宁淑贤不配合。

三次非法劳教,宁淑贤承受了六年的牢狱迫害,经历太多太多的痛苦,这里只是其中几例,就足见中共邪党的丑恶。

中共迫害十一年来,不仅宁淑贤受尽了折磨,宁淑贤的亲人也承受了极大的痛苦,这都是中共和江氏集团一手造成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