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震惊当局的联名信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

376位村民联名写信,为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申冤;
中央政法委书记震怒,强力镇压民意,闹得鸡犬不宁。

徐大为事件

徐大为,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人,被迫害前是沈阳某饭店厨师。1996年炼法轮功后,按 “真、善、忍”要求自己,工作任劳任怨,处处帮助别人,帮着村里办红白喜事从不要任何报酬。是当地“公认的好小伙”,成了人们教育子女的榜样。


徐大为被迫害前几个月

徐大为善良、正直,曾在沈阳市的饭店当厨师。

2001年1月,27岁的徐大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重判八年。先后在沈阳大北监狱、凌源第一监狱、抚顺第二监狱、沈阳东陵监狱遭受酷刑折磨,被长期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吊挂)、强行灌食、胶皮管子打、针扎、电棍电击、注射摧残中枢神经的药物等方式迫害。2009年2月3日刑满释放时,他已是头发花白、骨瘦如柴、目光呆滞、不认识接他的家人了。

回家后,徐大为蹲在墙角,不敢动,咳嗽不止,连吐痰的力气都没有,也无法进食。身上有多处电棍电击的伤痕,手脚浮肿,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他家人告诉他:“到家了,别害怕。”劝了半天,他才坐到床上。一阵明白,一阵糊涂,清醒时说:“监狱太邪恶了,给打我针,打能致人精神病的毒药。铐在墙角,多次把我打得昏死过去……”

家人将大为送进医院。医生说:“人已经不行了,心脏衰竭,验血时抽不出血,皮肤僵硬无弹性;这种身体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早错过了医治时期。”

徐大为从监狱回家仅13天,就在医院离世。

联名信事件

噩耗传来,家乡父老无不伤悲,共有376人在为徐大为的申诉信上签名,要求政府给予赔偿,并追究监狱当事人的刑事责任。

一位大爷冒着严寒去帮助征签;另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说:“让我签一百次,我也签。”

一个做生意的沈阳人,在那正赶上签名,他说:“我得签,这个事我得支持。”

一位大叔说:“大为他只是个信仰问题,就把一个好人给弄死,应该去告他们。”

联名信涉及五个村,376人,其中有很多是一人代表全家的,实际想签名的人更多。这封代表着家乡父老心愿的申诉信,按法律程序上交,却引起了当局的极大恐慌。

此前也有过几次“联名上书”。2005年9月和2006年3月,湖南株洲市1061名法轮功学员家属联名上书国际人权组织,呼吁关注白马垅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2009年8月,56人联名在海外发表了《黑龙江学员家属集体控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控告书》,同时还呈交给了联合国相关人权组织、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中国人大、司法部、公安部、最高法院、黑龙江省委等相关机构。但像这样超出家属范围,普通民众联名为法轮功学员讨公道,还是第一次。这意味着当局栽赃法轮功、欺骗民众的谎言全部破灭。

威胁律师百姓,升为省级大案

当局不问民冤,反而袒护犯罪,一味打压受害者,威胁各村百姓!

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亲自下令,责令公安部和辽宁省委展开调查,抓捕联名信的牵头人。于是公安对镇里挨家挨户去盘查、恐吓,威胁村民不得上访告状,闹得全镇各村鸡犬不宁。

2010年4月7日晚,辽宁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书记带警察骗走了徐大为的弟弟徐有为,县公安局长王云飞,县司法局长盖成文以“违法、判刑”来恐吓徐有为,徐反问:“违的是哪条法?如果你们亲人遭到这样情况,你们就无动于衷吗?”公安强行给他戴手铐,徐不服,三个警察也没把他制住,于是强行把他塞进小车里带走,深夜才放回。后来还去盘问徐大为的父亲。

徐大为妻子迟丽华户口在盖州市暖泉镇三道沟村,当局怀疑她是联名信的组织者,四处追查她的下落,试图再次制造冤案。国保大队还把迟丽华的嫂子许凤珍抓去盘问。

与此同时,中共操纵司法部门对律师下手。先把代理该案的王景龙律师叫去省司法厅训话,勒令王律师解除代理诉讼协议,强迫退还徐大为家属交给他的律师费。又勒令其所在律师事务所全体律师作出书面检查。2009年5月26日,省司法厅又派人直接下到律师事务所公布处理意见。这是中共明目张胆干预司法和律师执业的违法行为。

国际舆论谴责,国内推卸黑锅

徐大为的相关事件被海外媒体追踪曝光,当局的丑行遭到海外人士的一致谴责。不断有海外电话打到国内有关部门质询情况,各级官员自知理亏,都在推托。

其实,在辽宁上上下下全面盘查“联名信事件”时,所有执行者都说:“这是周永康叫干的!”大家都知道这是缺德事,各级人员谁也不愿意背黑锅,把责任都推给了下达命令的周永康。

人民在觉醒

谎言欺骗一时,不能欺骗一世。随着真相传播,特别是栽赃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案”被彻底揭穿,越来越多的人从中共的谎言中惊醒,明白了“真善忍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是无辜的。376位村民联名上书,为法轮功学员讨公道,民心觉醒,难怪当局惶恐。

这场对信仰的镇压运动,既不合理又不合法,靠凌驾在法律之上的专制手段来迫害。各级官员、警察都清楚这一点,在真相面前,他们也在觉醒。徐大为的妻子迟丽华在《致有关部门领导的公开信》中写道:“不是所有的人都站在邪恶一边的。有很多的政府工作人员,知道了我的遭遇都很同情我,帮我想办法、出主意,告诉我应该怎么办。”如果人们都觉醒了,中共的专制将自行瓦解——可惜中共等不到那一天,因为天灭中共,已经拉开了序幕。

《九评共产党》的广泛传播,更多的人看透了中共的本质。这个靠欺骗、掠夺和暴力起家的邪党,从夺取政权后开始,就掠夺了所有人世代生息的土地,名为公有,实为一党私有!而今把仅仅几十年的使用权用天价卖给百姓,刮尽几代人的民脂民膏,拆迁圈地,巧取豪夺。

60多年来,中共用谎言和暴力维持着他的专制。在和平时期,不断搞政治运动,周期性地祸害百姓,造成了8000万人非正常死亡。我们简单追忆一下其中的几次运动:

1950年镇压反革命和土改两场运动,害死了1500万人,扣上“反革命”的罪名,“地富反坏”的帽子就可以整死!而今,“反革命”已经成为笑话踢出了《刑法》,共党高官子女纷纷移民国外(去看管贪污的巨款),按1980年前的说法,他们都是投敌的反革命了。

1959~1961年的大饥荒,当局宁可饿死那4000多万人,也不肯拿出战备粮来救济灾民,却疯狂外援求得国际对中共的好感,甚至把整船整船的救命粮支援阿尔巴尼亚做了鸡饲料。

1966年正式开场的文化大革命,中央派系夺权,煽动群众互斗、武斗,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记载:“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万8千余人非正常死亡;13万5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中死亡23万7千余人,703万余人伤残……”被中共废掉的前总书记胡耀邦曾对南斯拉夫记者说:“(文革)当时有约一亿人受株连。”

1989年,当反腐败、要民主的学潮升级为全民浪潮,危及高官的特权统治时,中共竟然调动保卫人民的军队用机枪、坦克屠杀学生,血洗北京,制造全民恐怖,然后用谎言欺骗全世界,给全国人洗脑,把学生定性为暴乱分子。

1999年,当局开始镇压蓬勃发展的法轮功群众,认为这“真善忍”的信仰衬托出了中共“假恶暴”的丑陋,这1亿人的善良的人群会威胁中共的专制,用现代化的手段在全世界造谣诬陷法轮功,进而开动全部国家机器镇压。从公开镇压,到秘密迫害,至今耗资数千亿元,已经超过一场战争。制造数十万人的冤狱,三千多人被害死,数万人失踪,迫害面达1亿人。

美国学者指出:中国的问题,是5000个家庭的问题。这5000个家庭,掌控着国家权力机器,拼命维护着特权统治。官方透露:中共最高层的12人,2004年公费开支3.26亿元,每人2725万元;省级干部99%的家庭国内资产超过1000万元;105名离休的省级干部年公费开支每人630多万元;是这些高官,拼命维护着他们政局的稳定,造成全党腐败,公款吃喝、旅游费用达每年9000亿元,更换高级轿车费用每年2000亿元……

路见不平,无刀可拔;专制之下,至少可以抵制它!

当今声势浩大的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浪潮,席卷华夏,不到6年已超过8000万人三退,这是人们远离邪党,抵制邪恶的正义之声。也是中华的觉醒,人民的自救。

中共的腐朽残暴,超过了任何末世的王朝。罪恶累累,必遭天谴。近年来天灾频发,敲响着天灭中共的警钟。不沾中共的恶报,退出中共,远离恶报天灾,是炎黄子孙最明智的选择。

在此,我们呼唤人间正义,也祈愿您有一个平安、幸福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