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晋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山西省晋中监狱(祁县监狱)内非法关押很多法轮功学员,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遭到各种各样非人的迫害。以下为突破重重封锁透露出来的部份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的部份情况,揭露出的只是迫害的冰山一角。

二零零一年冬天,为了反迫害,法轮功学员李海林、韩来清、郭金仙,印刷张贴、散发真相资料,被厂内叫“云子”的看大门的恶人恶告到派出所,而恶人“云子”得到四千元。三人在法院不配合恶党的迫害,不承认法轮功学员的行为有罪,在法庭上声明法轮大法是神圣的,恶党法院强判韩来清九年、李海林七年、郭金仙四年。韩在看守所不到两年时间里,就被恶人、恶警毒打过二次,上一次背铐。韩来清被关在看守所三号房里,李海林被关在四号房里,每天听到四号房里恶犯用各种流氓手段,酷刑毒打法轮功学员李海林,时间长达一个多月,李海林身心受到恶犯严重的迫害摧残,不让学、炼法轮大法身体出现病情,去一零九公安医院检查,生命出现病危也不放过,被恶警部门敲诈勒索钱财四万多元,才让保外就医。李回家学法、炼功身体好后,又被恶党非法收回监狱,被强迫做奴工生产。

韩来清在看守所求人写上诉证实法,恶党法院不采用而否定,二零零三年九月在送太原东太堡监狱时,身上装着给恶警看的真相心得。下午转送到晋中监狱。韩因不承认有罪,不配合恶警的迫害,第二天因不穿罪犯的衣服,被邪党利用的流氓暴力犯组长二愣,恶言恶语把韩拉到厕所,用木棍一顿毒打,又拉开双拳击打胸部,用恐吓、毒打让配合他,毒打后拉出卫生间,韩被强戴手铐站在院当中,让其他法轮功学员看。当时对关在严管号内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很严重,每个法轮功学员一个小屋,比全监最残酷的禁闭室还严。多次有犯人相劝韩向恶警妥协,韩不动心,被强拉到后院小屋内,开始施暴。有五、六个犯人在屋内等着,都是邪警利用的流氓工具,韩刚进去被恶犯把手铐提起用力往上来回拉,以加强痛苦,当时韩身重一百来斤,其他恶犯冲上去又一次毒打,有一恶犯用脚踢韩下身,被毒打在地强行往上穿罪犯衣服。韩不配合,有一年岁大的恶犯打累了,脱下鞋打韩的下身。韩嘴里喊着法轮大法是正法,恶犯们疯狂地毒打了三、四十分钟,韩昏死过去。有一恶犯经常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手段十分邪恶,恶犯韩宝州(大同人)用嘴里吐出的烟往韩鼻子内吹,韩被呛醒后,两恶犯架住韩的身体关到严管号内。这次毒打韩后,恶警恶人放出谎言来安定其他众犯,说韩喊打倒共产党。韩当时身体被打得全是紫黑,胸部、两腿最为严重,出气、下床小便都困难。恶犯要求韩去医院看伤吃药,韩拒绝了,几天后韩上身青黑,都移动到两脚、腿上,两腿、两脚胀的很粗。过几天后恶警利用太谷老乡姚宏武以拉家常、谈认识的方式引诱韩妥协。韩不动摇,狱政科长马明伟、曹科长等多人找韩谈话,要韩把衣服穿上。韩不理他们,只是说法轮大法好。当时屋内很冷,下过雨后往下漏水,白天见阳光时间很短,小便也在屋内,吃食刚能护住口气。

过了三个多月,二零零三年十二月,邪党又要强制转化写三书。邪党命令集训队各组长每人强制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名,韩被分给姚宏武的考核组。姚是暴力杀人犯,姚组屋内都是中队难管制的犯人,他跟韩说,集训队的劳改任务就是按邪党命令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三月,韩往家里写信,没有按照姚的要求写,姚把信撕了,用手打韩的左右脸,嘴、鼻子流出血,恐吓韩不能讲真相,并让韩给他洗衣服、饭盆,打、倒洗涮水。这次被打的原因是韩在二零零三年底不配合中队搞什么罪犯考试,姚记恨在心,刁难毒打韩。四月份,要韩写罪犯作业,韩不配合,又一次被姚犯毒打,把韩的牙打掉一颗,耳鸣很长时间。姚用床板打韩的后背、下腿,腰带都被姚打坏,床板被打断。姚说,政府要强制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一百天,不让中午休息,强迫法轮功学员干奴工活儿。这些恶党的流氓工具,恶警让他怎样就怎样,这些恶犯思想中装着“打了法轮功学员白打,打死算自杀”的邪念,转化了政府给好处,能减刑,什么坏事也敢做。5月一天下午,韩在练字时写了大法里面的字词,姚犯提前找了一条马达上用的三角带,关门一人毒打韩。姚犯打累了就休息会儿,用恶言毒语攻击大法,恐吓威胁要把韩的正信打掉。然后再打。其他人看到姚的暴恶行为,都不敢言论,怕惹事上身远离了。以前中队的人叫他神经病。这次打了很长时间,韩的背部被打得皮开血流、头晕眼胀、上吐下泻,晚上睡觉不能翻身。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的日子,每到七月二十日监内要残酷迫害。这次忻州法轮功学员赵海中、韩来清被邪警张锋认为是强制迫害转化对象。俩人被关在一号严管监室,强制体罚面壁,晚上十点才让睡觉。被罚站四天半后,把俩人分开,让写了三书的学员做转化工作。

这次被罚站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河北人栾福生、运城人孙红定。他俩都是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前后被恶党绑架进去的,一直被关在严管号内,承受着残酷的折磨。号内各关一名法轮功学员,放有便桶,不让活动,坐个小板凳,不让买食品,喝的开水有时被恶犯兑一半凉水,给的食物刚能维持生存。恶警恶人就是要在身心上摧残法轮功学员,暴打、威胁、强制洗脑是经常的事。栾福生在严管号内被迫害得出现了很重的糖尿病,倒尿桶都得用桶支立身体,邪恶分子还在强迫他写三书,并放出恶言说栾福生从河北跑到山西来闹。邪恶就是要把栾迫害死,来镇压其他有正念良知的人。栾在迫害中向恶警讲真相,恶犯二愣扶着栾向恶警办公室走的路上,有意把手收回后,栾面对地上就摔下去。恶警看到栾病危的身体,怕他死后不好推卸责任,又放出邪恶的谎言迷惑大众,要给栾去公安医院看病,正在给栾办保外就医。谎言背后是恶毒的手段,因栾是外地人,被绑架强判的时间是十年,就是迫害死也没有人敢管他,所以恶警把栾一直非法囚禁在严管号,一边残酷折磨,一边谎言迷惑大众。办、办、办,办了一年多,嘴在办,把栾迫害得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才真给办保外就医,让栾去外边消失。(栾回家第十九天离世。)

二零零三年,有一名忻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成卧床不起,腰椎做了手术。

从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这段时间劳教所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法轮功学员就是被恶犯(太谷县暴力黑社会杀人犯)曹元帅活活打死。

法轮功学员赵海中被关到三监区,三监区邪恶迫害也很疯狂,在吃饭时间里,全中队服刑人员都去外面吃饭,中队监室里只剩下法轮功学员,还有被邪警利用的恶人。侯生彪、胡文学、段帅等许多恶人,用毒打、恐吓、威胁、罚站等手段,把赵海中头部撞到暖气片上,后赵海中被带到医院缝针。

有一次恶人利用吃饭时间把法轮功学员康治国(太原人)留在监室内,恶犯段帅用膝部往康治国腰上部暴力顶撞,把康毒打的口吐鲜血、倒地不起,行走、生活都无法自理,卧床不起。这些都是恶警赵卫忠等指使恶人迫害的。恶犯们由于恶警撑腰,在监内更加无法无天,不参加体力劳动,做牢头狱霸,给恶警钱财,搞同性恋,用不正当手段拿食堂食物。恶犯段帅亲自向大众说:只要共产党让把女人带进来,就不出去了。这里有他施暴的空间,是恶党在放任这些恶人胡作非为。康治国身心受到残酷迫害,二零零五年六月在去卫生间的路上摔了一跤,半身麻木失去知觉,就这样被恶党恶人迫害死。当时有被恶党利用的犯人良心发现,把迫害的过程告诉了法轮功学员。恶警恶人谎说康治国是得病正常死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