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冠县“六一零”十一年罪行录(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接前文《山东冠县“六一零”十一年罪行录(五)》

二零一零年以来,山东冠县“六一零”恐怖组织在县委政法委书记韩金芳的指使下,执行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非法政策,他们上下勾结频繁开会制定迫害方案,施行绑架、酷刑等手段,疯狂封锁网络企图掩盖其迫害罪行,竭力打击普通民众的正义维权。

这一年多来冠县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二十多人被非法抓捕或传唤,十二人被非法劳教,三人被迫害离世。

一、频繁开会维持迫害

因为共产党在中国取得的政权不合法,就是它自己制定的法律它也没法遵守,其执法犯法剥夺人权致使中国社会问题层出不穷。迫害法轮功更是不得人心,为维持血腥迫害,山东省冠县县委频繁开会强化恶政。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上午,冠县县委在冠州宾馆贵宾楼四楼会议室召开全县会议,政法委书记韩金芳敦促全县各单位加大对法轮功的迫害力度。为了给恶警鼓劲,第二天他在全县公安系统表彰大会上对“六一零”人员给予奖励,接着又制定了二月二日的县政府文件,勒令各单位制定特大事件应急预案时必须加上高压迫害法轮功这一项,否则罚款五千至一万元。

恶人韩金芳
恶人韩金芳

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韩金芳纠集“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任广民、综治办副主任刘瑾、公安局局长石宝生在冠州宾馆召开了全县乡镇政法工作会议,会后,他命令任广民重新审定了构陷法轮功和涂抹法轮功真相标语的奖励制度。

由于“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任广民的迫害方案及其文件经常泄密,韩金芳心生芥蒂,想把任广民调到县交通局任副职,结果交通局长朱继武不要这个迫害法轮功的败类,最后把任广民安排到文化局工作。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韩金芳纠集“六一零”恶徒及各单位保卫科科长在冠州宾馆召开会议,任命公安局副局长王勇任县委“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和冠县“法制学校”(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校长的职务。

公安局副局长刘晓林在家中被人砍伤,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聊城市政法委书记汪文耀、市公安局长任建军前来探视,韩金芳借机汇报了对冠县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计划。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七日,韩金芳在冠州宾馆召开政法会议,为七月份的迫害制造声势。

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韩金芳到斜店乡开综合治理会议,在会议上他又诽谤法轮功并通过电视台向全社会放毒。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前后,冠县县委任命原柳林镇派出所所长何书侠接替陈月芝担任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之职,恶警张武担任副队长,店子社区东曲张固村的曲雷任教导员,贾镇派出所所长张子山任冠城镇(现改为清泉街道办事处)派出所所长。

中共最怕国内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消息在海外曝光。二零一零年八月中旬,公安局下了一道命令:一旦发现有外国人进入冠县一定立即汇报,叫嚣对藏匿不报者严惩不贷。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省“六一零”派人入驻冠县督导迫害,把烟庄街道办辖区列为重点迫害对象。

二零一零年九月下旬韩金芳到征兵会议,强调“政审”,凡是家庭成员和亲戚有炼法轮功的禁止入伍,法轮功学员家的子女不得报考政法、公安类的大学,机关招聘公务员更是如此,一名大学生到冠县公安局应聘,因其直系亲属炼法轮功就被取消了录用资格。

上图:“应征公民所在派出所政治审查情况”登记表及“说明”第三条
上图:“应征公民所在派出所政治审查情况”登记表及“说明”第三条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号韩金芳在电视上歇斯底里的诬陷法轮功,再次向全社会放毒。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日,韩金芳在“冠县平安志愿者协会”会上叫嚣法轮功是恶党的最大敌人,继续高叫加强对法轮功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韩金芳又在会上叫嚣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公安局局长石宝生积极配合,加紧了对公、检、法部门法轮功学员的跟踪和监控。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冠县县委召开所谓“政法暨信访维稳会”,韩金芳对二零一零年以来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人员和积极配合迫害的有关单位公开“表彰”。

韩金芳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得到邪党的赏识,二零一一年五月升为冠县纪委书记,其政法委书记一职由原清泉街道办事处恶党书记卢振龙接任。

为了继续营造迫害氛围,冠县“六一零”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底组织全县范围内的邪恶宣传,颠倒黑白诬陷法轮功。五月二十七日上午,公安局副局长王勇和“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石学增在清泉中学教学楼前为此活动打气,他们胁迫两千多名在校中学生参观诬陷法轮功的展板并强制在支持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征签布上签字。王勇叫嚣要让这个活动进乡村、进社区、进企业并长期维持下去。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和二十九日,韩金芳开了两次会议,在谋划一场新的迫害。

二、报复法轮功学员,企图阻止恶行曝光

韩金芳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可是明慧网上不断曝光“六一零”恶徒的犯罪行径,这使他整天提心吊胆,生怕他自己的罪行也被曝光。当他看到法轮功这些年不但没被迫害倒,反而得到了弘传,这些年冠县有很多高学历的优秀人士开始修炼法轮功时,就更加害怕,因为这些人知道他干的那些非法勾当,若明慧网将其曝光遭全世界唾弃不说,若被国际法庭立案可不是闹着玩的事。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二日,在海外配合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前驻美大使李肇星以旅游的名义窜到冠县,这给“六一零”恶徒注入了兴奋剂。韩金芳抖擞精神准备在冠县再搞一场迫害。冠县法轮功学员在劝善无果的情况下,于二月二十六日在明慧网曝光了他的犯罪行径。韩金芳害怕的事终于来了,他发现正义之剑就在自己头上,因为很多他密谋的迫害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曝光了,他知道一般人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只有自己身边的人才知道这些事情。从那以后,他看谁谁象“明慧通讯员”,整天惶惶不可终日。他回想去年七月中旬,县委书记洪玉振怀疑有人在他的办公室安装了窃听器,找来公安局技术人员搜寻,折腾了一天也没找到,就更加害怕。

本来韩金芳应该正视自己的罪错,抓紧悬崖勒马,但韩金芳不知好歹,他求得上级的支持后电令公安局副局长王勇和国保副大队长张武成立了“专案组”,追查文章的作者,勒令无论牵扯到谁,不惜一切代价要追查到底,一定要弄出结果来。

冠县法轮功学员这么多,大部份都能写文章也会上网,况且明慧网上关于冠县的报道也不一定是冠县学员写的,要找文章的作者那真是大海捞针。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早晨,聊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管某携八个县市的公安局局长开着十几辆警车来冠县助阵。他们怀疑内部人员泄密,抄了四个公安人员和两个“六一零”工作人员的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牙科医生邢勇和高明聚。到张广宝的牙科诊所抄家时,抢夺了笔记本电脑、现金及其他个人物品,张广宝不在诊所,他们就无理绑架了张广宝的妻子吴国敏,随后发出悬赏通缉令缉拿张广宝。那天资助张广宝开牙科诊所的棉麻公司法轮功学员董伟东在县城通往斜店乡的路口处被恶警堵截,另外还有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的家被抄。冠县“六一零”认为战果辉煌,那天上午在双赢饭店犒劳了参与迫害的恶徒。

两天后,他们又跑到了清水、贾镇、烟庄等乡镇,一些学员的MP3等物品被抢走。三月二十五日,城关镇朱霍三里庄法轮功学员郭凤英家被抄,在武训高中居住的法轮功学员周春宝及其母亲徐继梅被绑架,刚从劳教所回家不久的县医院护士万玉芬的电脑被抢走。这天上午,冠县四个恶警还窜至聊城香江市场将法轮功学员任明亮绑架。

法轮功学员张广宝的电脑恶警一直没能打开,拿到北京请高级技术人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无济于事,这次“六一零”恶徒真正知道了法轮功这个群体中有高端人才,公安部随督促冠县“六一零”抓紧查找。为了向韩金芳交差,王勇等恶警摇电话机对法轮功学员董伟东用刑,致使董伟东遍体鳞伤。一个多月后他们把董伟东劫持到山东第二劳教所加重迫害。恶警到董伟东家抄家时,董伟东年迈的父亲受到了惊吓致使病情加重,很快含冤离世,随后董伟东的岳父也去世,劳教所居然丧尽天良的不许董伟东为这两位老人送终。

为了加强“六一零”人员对网络的监控技能,韩金芳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举办了信息化培训班。其实早在二零零八年“六一零”就在监控网络,当时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陈月芝就在自己的轿车上安装了监控设备,她在张武、刘涛、岳希获等恶徒的帮助下,把冠县法轮功学员编号排序,对前十名重点监控。她把车偷偷开到法轮功学员的住宅附近非法搜取网络信号以截获上网信息,这样鬼鬼祟祟的监视了一年多,认为掌握了一些情况,就在二零零九年八月二日了对近百名法轮功学员突然袭击,抢夺了几十台电脑和一大批法轮功资料,有的恶徒为了向主子邀功,连学员家的影碟机也给抢走。

正当“六一零”恶徒害怕明慧网曝光惶惶不可终日之际,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四日,冠县恶警跟踪迫害流离失所法轮功学员王书华的稿件在明慧网发表,“六一零”胆战心惊,选多名恶徒到省里学习迫害手段,同时中共和山东省也派出了特务到冠县帮助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八日,韩金芳命令公安局副局长王勇等恶警突击搜查了五家网吧,抢夺了七十多台电脑,叫嚣哪个网吧敢上明慧网,一定加倍处罚并劳教判刑。那段时间冠县的网吧停业给民众的生活带来很大的不便。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冠县县委投资五百多万元建成的城区治安动态监控体系启动,这套监控体系有一百三十个激光高速视频探头,对城区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录像,将整个城区纳入了监控范围,其视频监控中心覆盖了城区十二条主干道、三十多条枝干道和四十多个重要路口。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山东省公安厅厅长吴鹏飞流窜到冠县时,对这一套监控设施非常欣赏。

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前后,韩金芳以恶党开“两会”的名义继续加强对法轮功的迫害,有很多学员被恶徒非法骚扰,恶徒王勇和任广民又对冠县的网吧进行了突击搜查。

绑架法轮功学员及勒令网吧停业都不能阻止明慧网曝光邪恶,明慧网上照样每天都报道冠县的相关信息,“六一零”恶徒枉费心机,个个垂头丧气。为了给冠县“六一零”鼓劲,山东省综治办副主任窦广平和聊城市政法委书记汪文耀于三月二十四日纠集济南、临沂、淄博等地的“六一零”暴徒到冠县召开座谈会交流邪恶招数,同时邪党中央、省、市的“六一零”特务也流窜到冠县协助迫害。

“六一零”人员私下对法轮功学员探风说,你们不写曝光文章不行吗?我们的回答是:行!我们可以不写,我们本不愿意写这样的文章,但是前提是你们必须停止迫害,没有迫害哪来的曝光迫害?我们写曝光文章不过是如实记录你们的所作所为,不是和你们过不去,目的是告诉你们迫害良善的可怕后果,让你们正视自己的罪错,既然怕曝光为什么还干这害人害己的勾当呢?

三、绑架关押、劳教定刑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惯用手段

这些年由于法轮功学员散发《九评共产党》及讲真相,广大民众已经知道了共产党是个祸国殃民的邪教组织。斜店乡前社庄村文化广场有毛魔头的石膏塑像,周围村民对此非常反感,塑像的一只胳膊不知被谁砸烂了。“六一零”恶徒怀疑是法轮功学员徐增侠所为,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清泉街道办派出所恶警张子山等开着四辆警车,由清泉综治办蒋某带路,把徐增侠家团团包围,要把徐增侠绑架,最后没有得逞。

恶警张子山
恶警张子山

冠县清泉街道办派出所
冠县清泉街道办派出所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冠县县委声称为配合聊城第六次人口普查要求各单位对居住人员进行从新登记,其实,他们是想借机绑架那些流离失所租房居住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八月四日上午十点多钟,城关派出所出动多名恶警到冠城镇耿儿庄村将串村卖袜子做小买卖的法轮功学员于志芳和陈秀平绑架。

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韩金芳纠集“六一零”及各乡镇头目在公安局开会。此前辛集乡冯杜庄发生鞭炮爆炸案,六人被炸死,冠县县委在全县掀起了搜查鞭炮制作点的行动,“六一零”借机对全县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新一轮迫害。会后清泉街道办五里韩村法轮功学员张淑英被“六一零”恶警劫持到桑阿镇乡派出所。为了摸清谁和张淑英联系,他们很快将张淑英释放而严密监视。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二日晚上,张淑英再次被绑架、抄家,恶警把年迈的张淑英折磨的生活不能自理,瘫在床上连吃饭都要靠家人照顾。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五日下午,贾镇派出所所长陈明华指使恶警王红瑞、秦鲁、王贵田和一个绰号叫王七的恶徒窜到王田村法轮功学员王以宾的肥料经销部非法搜查,劫走现金一万五千元、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mp3三个,还有身份证、户口本、手机等个人物品,将王以宾绑架到派出所后戴上脚镣在室外冻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下午转押到看守所时搜走了他身上仅有的四十元钱,二月十四日他们把王以宾劫持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六日上午,贾镇派出所所长陈明华指使王红瑞、秦鲁、王贵田和“王七”又窜至于林头村,胁迫村干部于书元、于书旺涂抹了法轮功真相标语,随后又窜到王田村,翻墙跳进法轮功学员王学田家进行骚扰;同时恶警郭振山等十几名恶徒窜至司庞庄村,翻墙跳进法轮功学员刘桂法家骚扰;恶警刘庆祥等窜至许辛村法轮功学员齐书洋家骚扰。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三日,辛集派出所长杨军将阎二庄法轮功学员王延君及其母亲绑架,把王延君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邢贵玲到监狱探视丈夫王洪朝。她在监狱院子里等了半天,狱警不让会见,反说她干扰社会治安,指使历城派出所的警察把她绑架。邢贵玲不上警车,恶警向她面部喷了一种刺鼻的药物,就这样,邢贵玲被他们劫持到派出所。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是冠县清泉街道办孤子头村古庙会,城区吕庄村法轮功学员张凤娥去赶会,被张子山等一伙恶警绑架。这天,法轮功学员张代玲的小女儿马锐也来赶会,恶警也将马锐绑架并到张代玲及其大女儿马慧家非法搜查,抢走马慧的电脑、打印机及其他个人物品,随后将马慧绑架到劳教所非法劳教,因马慧身体的原因劳教所拒收,“六一零”恶徒就以二万元的现金让其家人担保。期间张代玲多次到公安局找陈月芝讲道理,陈月芝说:“我们不讲法律,想把电脑要回去那是不可能的,染坊还能倒白布啊!我听共产党的。”陈月芝参与迫害法轮功已十年有余,冠县法轮功学员有多少人被她骚扰实难统计,她靠迫害法轮功发了财并于二零零九年八月由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升为局纪检书记,法轮功学员不断向她讲真相,可她一直执迷不悟。

据说张代玲和张风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因为她俩都年近八十高龄才监外执行。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恶警通知法轮功学员张凤娥、张代玲及其两个女儿到公安局签字,张代玲和张凤娥都说自己没有一点过错而拒绝签字。马慧被取保候审,恶警可笑的叮嘱马慧让她和她母亲张代玲断绝联系,若再联系立即把她关进劳教所。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上午,正是麦收大忙季节,韩金芳在冠州宾馆开所谓“维稳”会,要求各单位在七一之前对法轮功严密监控。当天下午五点左右,冠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三名便衣警察开着没有牌照的黑色轿车闯进桑阿镇申小屯村法轮功学员赵月云家跳窗进屋抢劫了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个MP4等个人物品,随后将赵月云劫持到聊城市看守所。七月中旬,“六一零”恶徒把赵月云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因赵岳云身体的原因劳教所拒收,“六一零”无奈的将她释放。在这之前,赵月云的丈夫申亮华曾两次被非法劳教,第二次劳教期满后被超期关押还被关进小号残酷折磨。在被迫害期间他女儿来回一千多里地前去探视,恶警违犯劳教所规定拒绝他们会见。

冠县棉麻公司法轮功学员王书华多次被“六一零”骚扰,卖掉在冠县的住房到聊城买房安家,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被绑架后关进聊城大市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冠县桑阿镇桑桥村法轮功学员申桂卫被冠县恶徒非法抓捕。

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晚,法轮功学员王卫东、许爱玲夫妇遭绑架。王卫东和许爱玲夫妇都是五十岁左右,王卫东是冠县粮食系统职工,许爱玲是电业局退休职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卫东、许爱玲夫妻屡遭邪党迫害。他二人在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晚上开车回家,遭遇派出所巡警的堵截盘查,因车上有几本法轮功书籍,被劫持到冠县崇文区派出所,随即又闯到他们家中非法搜查,室内被翻的一片狼藉,抄走法轮功资料、电脑及其它私人物品。

四、谎言毒害民众

中共心如蛇蝎,不但迫害法轮功,还要对普通民众强售其奸。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聊城市中共“六一零”在冠县实验中学办了诬蔑法轮功的展览,强迫全校师生观看,用谎言毒害无辜的青少年学生。

被强迫观看邪恶展板的冠县实验中学师生
被强迫观看邪恶展板的冠县实验中学师生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十多个年头了,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打倒,而且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在中国大陆也有很多民众找到法轮功学员要求学炼功法。邪党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彻底失败了。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全世界都看清了中共邪恶面目,它就象得了癌症的病人已无药可医,就是临死之前找人陪葬,而“六一零”这些恶徒不知死期将至,还在执行邪党的残暴政策,到头来害人终是害己。

(全文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