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营救工程师 联名增至两千三(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两个月来,秦皇岛昌黎县一千五百位民众联名救助法轮功学员周向阳的事件,在海外网站的接连报道,引起很大关注。周向阳夫妇的故事《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也感动着更多的昌黎乡亲。

虽然迫于联名信与控告的压力,天津市二检调查了港北监狱,但是从目前的反映来看,天津市二检难脱敷衍塞责,甚至包庇犯罪之嫌。在此情况下,联名支持救助周向阳的民众人数继续增长,签名范围突破本村本乡镇,现已辐射到昌黎县近十个乡镇,目前人数已近两千三。

近1500位乡亲纷纷签名,要求解救周向阳,依法处理监狱的酷刑犯罪。
近1500位乡亲纷纷签名,要求解救周向阳,依法处理监狱的酷刑犯罪。

支持营救周向阳的更多民众签名,目前人数已近两千三。
支持营救周向阳的更多民众签名,目前人数已近两千三。

无休止的冤狱酷刑 家属被迫控告监狱

原天津铁道第三勘探设计院造价工程师周向阳,出生于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马坨店乡,毕业于北方交通大学。他修炼法轮功,品行出众,是乡亲们的骄傲。在单位造价预算中小数点后的微小变动都可以使他“发财”,但他从未动心,拒绝污染,加上的他的稳重,认真,敏锐,成为那批年轻人中得到褒奖和奖金最多的一个,深受老专家的器重,有着很好的前程。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周向阳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周向阳

二零零三年五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周向阳被中共当局冤判九年,并被关进天津港北监狱,在那里,他遭受了彻夜电击,四个月的“地锚”等等多种酷刑折磨,在绝食抗争18个月后,二零零九年七月,周向阳身体极度虚弱,保外就医后,回到昌黎老家调养身体。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周向阳又一次被关进港北监狱。现在周向阳仍在绝食抗议,至今已近七个月之久。

向阳的妻子李珊珊,唐山丰润人,就学于河北师大外语系。与周向阳之前只有三面之缘,在得知周向阳家人都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迫害或流离失所,就主动承担起看望周向阳的责任,向监狱申请结婚,震动监狱,最后才见到向阳。然而却又因为帮向阳申诉,反被监狱陷害遭劳教十五个月,但她依然不改初衷,一等就是七年。直到向阳走出冤狱之门,终成了患难中的美满姻缘,然而幸福只有短短一年。

多年来,多位正义律师为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作的数百场无罪辩护,已经从法律上充份讲清了修炼法轮功、传播法轮功完全合法,而对法轮功的迫害从一开始就一直找不到法律依据,就此得出结论——对法轮功的打压才是违法犯罪,而且江泽民等中共首要分子在多个海外多国的法庭被指控犯有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

面对亲人再一次遭受冤狱酷刑,甚至非法的被剥夺会见权,周向阳家人忍无可忍,走上了控告之路,控告港北监狱曾经对周向阳酷刑犯罪行径。先是向阳老母亲递交了控告书,之后妻子李珊珊又写下来感人泪下的自述公开信递送到政府机构,这就是被明慧网等几大海外中文网站迅速转载的纪实故事《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

无名苦难感动乡亲 签名救助家乡好儿郎

随着公开信在家乡的流传,许许多多乡亲被他们的精神而感动,为他们的苦难而不平。后来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在港北监狱十天内被地锚酷刑(就是向阳遭受过的最严重的酷刑)折磨致死的消息传出。在家属的提议下,乡亲们纷纷签名,支持救助家乡好儿郎,要求政府惩办监狱的犯罪行为。

周向阳本村两千多人中就有近一千五百位村民签了名。虽然本村早就有人向上汇报了联名的情况,但中共没敢动作,在周向阳家属向县政府递交联名申诉信的时候,发现他们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也许是因为曾经有一次联名信事件遭到来自周永康的打压,却反而声名大振,所以中共这次不敢轻举妄动了,怕适得其反。

迫于众多乡亲的联名申诉和家属律师的共同控告,天津市检察院调查了港北监狱,然而当家属询问结果时,监狱管理局答复“根本没有这回事”,检察院答复—正在调查,却没有期限。这些政府机构的敷衍塞责,甚至是包庇犯罪的倾向,不断向民众证实着中共根本就无视法律,无视民意的本性。

许多乡亲见到向阳家属后追问近况,得知监狱仍没放人后,表示感叹。但是签名仍在继续,随着苦难故事的传开,昌黎县近十个乡镇更多的民众为救助素不相识的法轮功学员周向阳签名,甚至还包括唐山的20多人。

目前签名人数已达2294名,在原来1495名的基础上增加了799名。从采访的反馈情况来看,很多人早就想帮助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只是没有方式,此次能够参与联名救助法轮功学员,他们感到很欣慰。

一对青年夫妻都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如果咱们村都学大法,地里的庄稼谁也丢不了。 两位六十多岁的老年夫妇说:签,炼大法的都是好人,共产党没几个好人,共产党的天下杀人犯可以用钱买出来,炼大法的好人却被迫害。

一位五十多岁左右的男士说:看完了《给家乡人的信》我落泪了,我长这么大岁数都没掉过眼泪,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共产党真不对,对待好人还用这么大的刑法。一位大婶看完周向阳妻子的公开信后,一夜未眠,真不知这世道怎么了,正的说是邪的,真是黑白不分。

有一位曾经在镇里上班七十岁的老党员(现已退出),说:“原来共产党是这么个玩意。跟我们替它宣传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我们被他骗了几十年,这党太坏了。法轮功都是好人,救好人签名、签!”还招呼身边的一个人,“来救好人,你也签上吧!”

一位三十八岁的妇女说:“大法真神奇,前几个月我二胎妊娠反应,呕吐吃不进饭。后来呕吐都带血丝。我对着窗口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十分钟左右,症状减轻。第二天一切都好了。我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救大法弟子签名,我签! ”还有一村民说“我的命都是大法给的。营救大法弟子签名、我签!有一次下雨我开拖车急着往家赶。路滑遇到坑一颠,方向盘掉了。眼看车往河里扎。情急之下我大喊‘法轮大法好!’车‘咔’一下就站住了!”

七十岁的老俩口说:“签名能救人我们赶快签,人家全家都是好人!”

目前家属正在将第二批联名签名单,继续投递给相关政府部门,并就调查监狱工作的不规范甚至包庇监狱犯罪的倾向,如不调查证据线索,不告知调查性质,没有调查期限,不让律师会见受害人等情况,向上级监察机构申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