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景县法轮功学员被毒打折磨案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景县很多法轮功学员修炼之前患有各种疾病,修炼法轮功之后疾病消失,获得身体的健康和道德的升华。可是中共于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之后,这些人只因为坚持做好人、说真话的权利,就遭到中共人员的绑架、毒打、酷刑折磨,这种暴行在二零零零和零一年间尤其疯狂。以下是河北景县部份法轮功学员被毒打折磨的案例。

白长歌遭受的迫害

白长歌,女,五十六岁,河北景县广川镇大董古庄人,九八年修炼法轮功。没炼法轮功前常年腰疼、背疼,白长歌炼功后,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常年腰疼、背疼都好了。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白长歌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进京上访,被当地恶人非法关押在广川镇政府,敲诈勒索钱财二千元。广川镇派出所恶警毫无人性的使用手摇高压电包电击她,手摇高压电包的电压瞬间可达上千伏,把她电击的全身痉挛、抽搐,白长歌感觉自己的心脏象被火烧烤的塑料布瞬间发皱缩成一团,疼痛使她晕厥过去。而后,恶警们把极其痛苦和虚弱的白长歌右手和右脚分别用手铐吊挂起来。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白长歌再次进京上访,被当地恶人绑架关押在景县看守所,在一次非法提审中,三个恶警轮流用橡胶棒疯狂暴打白长歌,致使她被打的伤痕累累,臀部都成了紫黑色。

酷刑演示:吊打
酷刑演示:吊打

白长歌因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判刑三年。先后被关押于石家庄监狱、承德监狱和保定满城监狱,历尽九死一生。

曹桂珍遭受的迫害

曹桂珍,女,四十八岁,河北景县梁集镇小南庄人。她三岁失去母亲,八岁得了大骨节病和胸膜炎,由于家境贫困,无钱医治,只能干挨着。病痛使她丧失了生活的信心,从小就形成了强烈的自卑感、恐惧心,不敢见人,不敢说话,几十年中她完全生活在身心的痛苦中。九七年十月,曹桂珍喜得法轮大法,在不知不觉中,她的病全好了。法轮大法使她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也给她的家庭带来了幸福和喜悦。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曹桂珍曾三次进京上访,三次被中共非法关押,并被恶人勒索共计五千元。

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曹桂珍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于石家庄劳教所,饱受酷刑摧残。恶警强迫她放弃修炼,每天让她坐小板凳。头不能动、不能说话;身体也不许动,不许上厕所,使人完全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之中。坐的腰酸腿痛。恶警为了折磨曹桂珍,强迫她面墙而站,两脚尖紧挨墙根,称之“照镜子”。一天二十四小时站着,不许睡觉。就这样足足折磨她五天五夜,她的腿都站肿了。

体罚示意图:面壁罚站
体罚示意图:面壁罚站

零一年二月,恶警对曹桂珍实施了最残忍的酷刑--吊背铐。这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百种酷刑中的一种,凡遭此酷刑的法轮功学员轻者昏死过去,长时间胳膊不能动,失去知觉,生活难以自理;重者胳膊残废。

酷刑演示:吊背铐
酷刑演示:吊背铐

以李平为首的恶警们将曹桂珍拖入一房间,冬天让她脱掉棉衣,把她两胳膊背到后背,用很细的白尼龙绳把两胳膊捆绑起来,并在两胳膊和后背之间塞上一个饭盆,然后将她吊挂起来,只能脚尖着地,脚一放平,身体的重量全在两肩胛骨上。脚尖把身体撑起来不一会就又承受不了,本能的想调整姿势以求缓解,但怎么也不行,没活动余地,两肩肿得很高,手背、胳膊也全肿了。疼的曹桂珍头晕、恶心,心跳的几乎从嗓子眼蹦出来。即使这样恶警们还用电棍猛电她的脸、脖子、手。当奄奄一息的曹桂珍被放下来后,两手臂不会动,两腿也不能走,完全瘫痪。

零一年五月二日晚十二点,四个喝醉的男恶警把曹桂珍拖入一间屋子,逼迫她放弃炼法轮功,曹桂珍拒绝。恶警们各自抄起早已准备好的电棍、橡胶棒、警鞭(外面是橡胶里面是钢丝)嚎叫着扑向曹桂珍。高压电棍发出的“啪啪”声以及放出的蓝色火弧、橡胶棒、警鞭暴雨般打在曹桂珍那瘦小柔弱身躯上的“嘭嘭”声、恶鬼们的鬼嚎声充满了整个黑暗的魔窟。恶警们轮流暴虐曹桂珍五个小时,曹桂珍全身无一处好地方,浑身紫黑色。

马立智遭受迫害事实补充

河北景县王谦寺镇法轮功学员马立智,女,四十二岁,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后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爱发脾气的毛病没了,以前的疾病,如腰疼、妇科病、失眠等也全好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疗效给马立智及家人带来了莫大的幸福。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马立智进京上访。恶警把马立智绑架到北京市怀柔县看守所。那里的恶警把她们身上的钱物都搜走,把她们衣服全扒光后,让她们在寒冬天挨冻。

零一年元月,马立智被非法劳教两年,她和景县二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送到石家庄劳教所迫害。马立智在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期间,恶警们为让她放弃信仰,逼迫她写悔过书,连续三天三夜被罚站,让吸毒犯杨风敏监视她,不让她睡觉,在屋里大、小便,她腿都站肿了。因信仰无罪,马立智在劳教所抵制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奴役劳动,遭恶警“捆绑”酷刑。恶警刘志英(劳教所中队长)叫了五、六个男恶警用很细的白尼龙绳把她的胳膊背到后面,用绳子把胳膊、腿勒绑起来,吊在脖子后面。把胳膊缠勒的全成了紫色,失去知觉,以致生活难以自理。

一次,恶警刘志英、白志宪等为逼迫马立智不炼法轮功,发疯般的把她摁倒在地,用电棍电她的脸部,用胶皮棒打她的臀部。马立智被迫害了一个小时,整个脸被电的全是豆粒大的黑斑,臀部被打成一个大硬块,成紫黑色。

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恶警为逼迫马立智放弃修炼法轮功,把她两臂背在后面捆起来,把人吊挂起来,只能脚尖着地,时间不长就累的难以支持,脚一放平,身体的全部重量都在两肩胛骨上。这是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百种酷刑中的一种,凡遭此酷刑的法轮功学员,轻者昏死过去,长时间胳膊不能动,失去知觉,生活难以自理;重者胳膊残废。马立智被放下来后,完全瘫痪。一个月后才能慢慢拿东西。

李瑞兰遭受的迫害

李瑞兰,女,六十岁,河北景县城关镇赵楼人。李瑞兰没修炼法轮功前,患有气管炎、心脏病、胃病、头疼病等。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病不治而愈。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疗效给李瑞兰本人及家庭带来无限的幸福,她的亲友和乡邻也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李瑞兰曾进京上访,三次被邪党非法关押,并被恶人勒索共计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李瑞兰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恶警强迫她面墙站,两脚尖紧挨墙根,恶警称之“照镜子”。一天二十四小时站着,不许睡觉。稍一合眼恶警就拧耳朵、拽眼皮、揪头发、打耳光、电棍电、胶皮棒打。就这样足足折磨她三天三夜,她的腿都站肿了。一次,李瑞兰因抗议非法迫害,遭四个恶警的暴打,他们把她拖到一间屋子,其中一恶警抡圆了手掌朝李瑞兰的头部拼命打,李瑞兰被打倒了,恶警们把她拽起来继续打。李瑞兰被打的头晕、恶心、奄奄一息。

二零零一年四月,李瑞兰绝食抗议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她被恶警强行灌盐水。恶警把橡胶管子经李瑞兰鼻孔、食道插入胃中,致使她呼吸困难、头晕、恶心、喉咙发痒、咳嗽,一咳嗽管子就动,胃就疼、憋气。恶警把浓盐水用大注射针管打进去,一次就打了三大管。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日晚,恶警们把李瑞兰拖入一间昏暗的房子中,四周站着一圈手持电棍、橡胶棒的恶警。李瑞兰被拖入后,有几个恶警不由分说,嚎叫着手持橡胶棒扑向李瑞兰,他们边打边嚎:还炼不炼?一帮恶警打累了,另一帮恶警手持着电棍又上来。就这样恶警们轮番施暴,李瑞兰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全身发紫发黑。

恶警为了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功,长时间不准睡觉、不准喝水、不准洗漱、不准上厕所,酷暑暴晒、冬天穿单衣站在寒风中,长时间罚站、蹲、坐等。

以上所述只是李瑞兰在石家庄劳教所中,遭受邪党迫害的点滴。

李秀坤遭受的迫害

李秀坤,女,六十三岁,河北景县梁集乡小米庄人。九八年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利用媒体全面栽赃、诬陷、抹黑法轮功。她为讲清真相,曾五次遭中共非法关押,损失钱物数万元。

二零零零年八月的某天,在景县看守所,恶警房春生用手掌暴打李秀坤的脸,致使她的脸肿大变形。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景县看守所指导员郭姓恶警两次暴力给李秀坤灌食。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李秀坤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零一年四月的某天半夜,恶警将李秀坤强行拖到一间室内,手持电棍轮番施暴,她被电击的头昏脑胀,遭电击处发紫发黑。为了逼迫李秀坤放弃修炼法轮功,恶警每天让她坐小板凳、头不能动、不能说话、身体不许动,也不许上厕所。

她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遭中共毫无人性的迫害。

刘淑清遭受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刘淑清,女,今年四十六岁,河北景县梁集乡孙镇南小庄人。没修炼前,曾患有类风湿病、关节肿大、胃病、失眠症等,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好人,不久,各种疾病全好了。

刘淑清没结婚前,公爹曾欠贷款。刘淑清婚后,公爹让刘淑清的对象偿还了两万多的欠款。当时,刘淑清还没修炼法轮功,家境也很贫困,对此,心里又气又怨,和婆婆常常吵架。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多年的怨气平服下来,主动化解和婆婆的矛盾,真心实意的孝敬公婆,使公婆见证了法轮功的美好。然而,这么好的法轮功,中共却容忍不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造谣诬陷,对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刘淑清曾遭中共五次非法关押、勒索一万元。

九九年十二月,刘淑清为法轮功去北京合法上访,被劫持回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释放时,刘淑清的丈夫前去接人,恶警欺骗和唆使其丈夫说,只要让刘淑清说不炼法轮功,就放人。其丈夫逼迫刘淑清说不炼法轮功,刘淑清不从,结果,遭丈夫暴打,眼睛被打的青肿,头部被打出几个大疙瘩,恶警们却在一旁幸灾乐祸。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刘淑清再次进京上访,被绑架到北京某派出所,恶警用高压电包电击刘淑清,当时,刘淑清被电击的全身痉挛,感觉心脏要从体内崩出来一样。后来,刘淑清被劫持回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遭勒索四千元。

刘爱英遭受迫害事实补充

刘爱英,女,五十九岁,河北景县龙华镇人。九七年三月修炼法轮功,没炼法轮功前,腰腿疼、气管炎已有二十多年,脾气暴躁,经常和家人吵架。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二十多年的腰腿疼、气管炎痊愈,脾气也改了,家庭其乐融融,邻居都说刘爱英变了一个人。

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刘爱英和亿万法轮功学员一样,为了向广大百姓揭露邪党对法轮功的谎言诬陷宣传,遭邪党四次非法关押。零一年一月十九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遭酷刑迫害。恶警为了转化刘爱英,每天让她坐小板凳。头不能动,不能说话,身体也不许动,不许上厕所,使人完全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之中。

恶警们为了逼迫刘爱英放弃修炼法轮功,分两班二十四小时轮流威逼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强迫她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一连五天五夜不让她睡觉。稍一合眼恶警就拧耳朵、拽眼皮、揪头发、打耳光、电棍电。

零一年五月的一天晚上十二点,喝的醉醺醺的七八个恶警将刘爱英拖入一间昏暗的屋子,恶警威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刘爱英抵制。上来几个恶警把她摁倒,疯狂的用橡胶棒死命打她臀部,恶警打累了,逼问:还炼不炼?刘爱英不语。另一群恶警手持电棍猛电她的脸、脖子、手和脚。恶警电累了,又逼问:还炼不炼?刘爱英不语。又一群恶警上来,他们用早已准备好的塑料鞋底左右开弓猛抽刘爱英脸。就这样迫害刘爱英五个小时。刘爱英的脸被电的、被塑料鞋底抽打的发黑,肿的完全变了形;臀部被橡胶棒打的成了僵硬的黑块。后来刘爱英的右臀部被打的起了一个比鸭蛋还大的包,化脓、流血,直到半年后她从石家庄劳教所回家才刚刚好,至今右臀部还有一个近三厘米长的黑色伤疤。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面对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中共邪党赤裸裸表现出一副流氓、恶霸、黑帮邪教的丑恶嘴脸。而法轮功学员让世人见证了坚贞、无畏、真诚、善良、宽容的高尚精神。

杨兰旗遭受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杨兰旗,男,河北景县龙华镇人,四十八岁。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做好人,多年的颈椎骨质增生不治而愈。杨兰旗为讲法轮功真相,遭中共三次非法关押,被勒索现金四千余元。

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杨兰旗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三大队。为了让他放弃修炼法轮功,恶警指使犯人轮流监控杨兰旗,不让他睡觉,熬了三天三夜。

零一年三月的一天,为了让杨兰旗放弃修炼法轮功,劳教所三大队韩姓的恶警暴打他,致使杨兰旗右眼出血,脸部肿大变形,一个月后才慢慢恢复。杨兰旗遭中共非法劳教时,他年近八旬的老母,承受儿子被冤入狱的打击,悲愤离世,那正是中国百姓准备过大年的日子。

孙连君遭受的迫害

孙连君,男,今年三十七岁,河北景县北留智镇辛宅村人。九八年修炼法轮功。

酷刑演示:沉重的脚镣
酷刑演示:沉重的脚镣

九九年十月,孙连君进京上访,遭非法抓捕,被景县公安劫持到景县看守所关押。他在景县看守所关押期间,遭看守所的犯人毒打两个小时,所长给他戴上十几斤重的脚镣四十天,他被‘吊背铐’半天。尽管这样,孙连君依然按“真、善、忍”做好人,给看守所的犯人们和警察讲法轮功真相,并善待每一个人。看守所生活条件极差,吃的、用的都是奇缺的,犯人们都吃不饱。孙连君把自己吃的节省下来分给犯人们。孙连君主动承担监室内每天的卫生清扫,十冬腊月天,室内都上了冻,他双手拿着结了冰碴的抹布,把监室内的地板擦的干干净净。人心都是肉长的,孙连君的善行感动了曾毒打过他的犯人们,犯人们向他道歉说:“法轮功真好,我出去也炼法轮功。”

孙连君在看守所遭非法关押期间,原北留智乡书记周瑞兴、乡长王万红向他七十多岁的父母勒索了三千元。景县原法院院长张海燕威胁孙连君,放弃修炼就可以回家,不然就判刑。孙连君说:“我只是想向政府说一句真心话,我不想欺骗政府,更不想欺骗自己的良心”。景县法院非法将孙连君判刑三年半,他被劫持到唐山丰南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孙连君在唐山丰南监狱四支队期间,遭恶警教唆的四名抢劫犯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许和任何人说话,逼迫他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放弃修炼法轮功。恶警看他仍坚信法轮功,将孙连君转入监狱二支队,下放盐场进行劳役迫害一年。

孙素英遭受迫害的补充

孙素英,女,四十四岁,河北景县广川镇大董古庄人,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没炼法轮功前,一直婆媳关系不和,吵架不断,这种情况持续了近七年。孙素英修炼法轮功后,按法轮功的“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主动找到婆婆说话,尽孝道之心。感动的婆婆逢人就说:我儿媳炼法轮功变了。

孙素英为了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造谣和迫害,几年来遭多次非法关押,并敲诈勒索钱财共计一万八千元。

二零零零年年底,孙素英遭邪党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零一年一月的某天,孙素英抗议恶警的迫害,恶警们把她关押在一间屋里,让她半蹲着把双手铐在冰冷的铁管子上,恶警把所有门窗打开冻她,从下午直到第二天。

石家庄劳教所的恶警,为逼迫孙素英放弃修炼法轮功,每天让她坐小板凳。头不能动,不能说话,身体也不许动,不许上厕所。

因修炼法轮功无罪,孙素英在劳教所抵制奴役劳动,遭恶警的捆绑酷刑。三个男恶警用很细的白尼龙绳把她的胳膊背到后面,用绳子把胳膊、腿绑起来,吊在脖子后面。把胳膊勒成紫色,失去知觉,生活难以自理。

捆绑酷刑:上绳
捆绑酷刑:上绳

王俊英遭受的迫害

王俊英,女,四十六岁,河北景县梁集乡小米庄人。九九年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做好人。神经衰弱症、盆腔炎、附件炎、肾炎等痊愈;王俊英主动化解多年与公婆的矛盾,尽孝道之心,得到乡邻的赞誉。她曾三次遭中共非法关押,被勒索现金数千元。

零一年一月十九日王俊英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七月的某天,恶警为了让她放弃修炼,将她关在一间屋里,吊铐在铁管子上,整整七天七夜。恶警队长刘志英,为逼迫王俊英写不炼功的保证,用电棍电击她的脸、脖子;而后,恶魔般疯狂的用手掌暴打王俊英的脸。为了折磨王俊英,恶警强迫她面墙而站,两脚尖紧挨墙根,称之“照镜子”。一天二十四小时站着,不许睡觉。稍一合眼恶警就拧耳朵、拽眼皮、揪头发、打耳光、电棍电、胶皮棒打。

石家庄劳教所的恶警,蒙骗王俊英的丈夫,利用其丈夫盼望妻子早日脱离劳教魔窟的亲情,每月让王俊英的丈夫去石家庄劳教所一次,其丈夫明知自己的妻子是好人、是冤枉的,在中共恶警的胁迫下、在内心极其痛苦中、在不情愿中每次伙同恶警迫害自己的妻子。

苏观富夫妇遭受的迫害

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八点,张涛(河北景县杜桥镇包村人)和一名司机,非法闯入苏庄村法轮功学员苏观富和王秀英夫妇家,同时,打电话叫来了本村书记苏景林。三人非法软禁并监控苏观富和王秀英。中午时分,河北景县杜桥镇派出所所长杨文忠、副所长孟凡兴、副镇长郑勇等十几人(来了四辆车),闯入苏观富和王秀英家,恶警杨文忠下令非法搜查,恶人们抢走了苏观富家的电视信号放大器、录音机、磁带、法轮功书籍等。之后,恶警杨文忠将苏观富和王秀英绑架到镇派出所,逼迫俩人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并勒索九千五百元(由苏庄村书记苏景林代交)。后来,苏观富要回三千五百元。

张兰俊遭受的迫害

张兰俊,女,五十八岁,河北景县龙华镇人。她从小就有胃病,还有头痛病、腰痛病、妇科病等,常年吃药。九七年三月,她修炼法轮功不到半个月,所有病都不治而愈。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疗效,使她的家人、亲友和众乡亲都见证了法轮功的美好。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兰俊向百姓法轮功的真相,遭非法关押。

零一年一月十九日张兰俊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恶警为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每天让她坐小板凳。采取军人坐姿,头不能动,不能说话,身体也不许动,不许上厕所。恶警们为了逼迫张兰俊放弃修炼法轮功,不让她睡觉,分班二十四小时轮流威逼她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强迫她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张兰俊绝食抗议恶警们的迫害,恶警把张兰俊捆绑起来强行灌食。他们把橡胶管子经张兰俊的鼻孔、食道插入胃中,致使她呼吸困难、头晕、恶心,钻心的疼痛使张兰俊浑身抽搐。

零一年四月十日晚,张兰俊被拖入一间亮着红灯的暗房中,房间四周站着一圈手持电棍、橡胶棒的恶警。有几个恶警不由分说,嚎叫着扑向张兰俊,电棍电、橡胶棒打,他们边打边嚎叫着:还炼不炼?一帮恶警打累了,另一帮恶警又上来。就这样恶警们轮番施暴,张兰俊被打得、电得奄奄一息,全身发紫发黑。恶警将张兰俊拖回去后又用手铐将她的双手铐在床帮上。至今张兰俊的腿上还留有一块块紫黑色的疤痕。

王秀明遭受的迫害

王秀明,女,五十多岁河北景县刘集乡高榔头村人。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做好人。同年十一月的一天,王秀明在刘集乡棉站卖棉花,棉站的人错给了王秀明一张一千元的单据(王秀明实际卖棉的钱只有几百元),王秀明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当场退还,令在场的人们无不感佩。这样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却遭酷刑暴虐。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本性“假恶斗”的中共利用媒体全面栽赃、诬陷抹黑法轮功,蒙骗全国百姓,然后暴力镇压。法轮功学员王秀明曾十次遭中共非法关押,被勒索现金八千四百余元。曾两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天晚上,在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恶警为了让王秀明放弃“真善忍”,五个警察把她拖到一间屋里,轮番暴虐。警察用电棍电击她的嘴、脚、手部,致使王秀明的嘴、脚、手部肿大并流黄水,脚不能行走,手不能拿东西,嘴不能吃饭。一轮恶警电击累了,另一轮恶警又手持胶皮棒上来,恶魔般疯狂暴打王秀明的臀部。恶警打累了,把王秀明吊铐起来,使王秀明的脚尖着地,就这样吊铐了三天。恶警见王秀明坚信“真善忍”不放弃,又将她拖到一间屋里,吊铐了二十天。

二零零三年中秋,王秀明再遭非法劳教两年,仍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的恶警,每天指派犯人殴打王秀明,致使她浑身瘫软,腿不能行走,神志不清,出现失语症(不能说话)和健忘症(没有记忆)。被释放回家后,半年多才慢慢恢复过来。

张桂贞遭受的迫害

张桂贞,女,四十四岁,河北景县刘集乡高榔头村人。九九年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做好人,三十多年的气管炎好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疗效使张桂贞的家人、亲友和众乡亲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桂贞和亿万法轮功学员一样,为了向广大百姓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谎言诬陷宣传,她遭中共八次非法关押,共计被勒索钱财六千余元。

零一年一月十九日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天,张桂贞又遭刘集乡恶人的绑架,在刘集乡政府被非法关押了四天四夜。每到晚上,恶人王景良、王晨雨、陶立春(又名陶庆华)等,用早已准备好的竹条、鲜棉花柴杆暴打张桂贞脸和手,四个晚上张桂贞被没人性的恶人暴打了四次。

石家庄劳教所的恶警为了折磨张桂贞,强迫她面墙而站,两脚尖紧挨墙根,称之“照镜子”。一天二十四小时站着,不许睡觉。稍一合眼恶警就拧耳朵、拽眼皮、揪头发、打耳光、电棍电、胶皮棒打。恶警,为逼迫张桂贞放弃修炼,每天让她坐小板凳。头不能动,不能说话,身体也不许动,不许上厕所。

辛洪文遭受的迫害

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河北景县杜桥镇派出所所长杨文忠、副所长孟凡兴、警员付永兴、辛富贵(辛庄村长)和镇政府姓聂的十几人(来了三辆车),非法闯入景县杜桥镇辛庄村法轮功学员辛洪文家,抢走辛洪文家的卫星接收机、电视信号放大器、录音机、磁带、法轮功书籍等。之后,恶警杨文忠将辛洪文戴上手铐绑架到镇派出所。在镇派出所付永兴暴打辛洪文,他的脸被打肿,左耳被打聋(两个月后才慢慢恢复过来)。之后,恶警杨文忠和付永兴把辛洪文劫持到河北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来,勒索辛洪文家人五千元才释放了辛洪文。

赵永峰遭受的迫害

赵永峰,今年四十二岁,河北景县原宋门中学教师,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遭非法关押四次,非法劳教两年,勒索现金六千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赵永峰进京为法轮功上访,之后,他被劫持到温城乡政府。原乡书记李玉生、葛乐带领张新军等人,用脚猛踢赵永峰的胸口,用拳头暴打他,并强迫他跪在脸盆上,用拖鞋底狠抽他的脸。李玉生拿一条腰带,狠抽赵永峰的臂部,致使臀部红肿持续了半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五日晚,葛乐几个人又迫害赵永峰,先强迫他跪在地上,然后暴打他的脸,接着又强迫他头朝下贴墙倒立着,然后让他蹲马步,蹲不好就打。最后葛乐气急败坏地用烟烫他的手腕和脖子,赵永峰手腕上至今还留有伤痕。第二天早晨,书记李玉生、乡长王志强让赵永峰在太阳地里蹲马步,蹲不好就用竹棍打他的后背、腿等处。

二零零一年一月,赵永峰被非法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劳教二年,关押到三零五中队。恶警强迫赵永峰对着墙站着,从早站到晚,一连站了三天。六月五日,赵永峰又遭罚站,六天五夜不让睡觉,致使赵永峰的腿脚重度浮肿。

二零零一年六月的某天晚上,在石家庄劳教所,恶警王四红把赵永峰弄进一间屋里,屋里坐着十多个人,个个怒目而视,他们对赵永峰叫嚣:不放弃法轮功就把你拉到三零一中队,让你尝一尝清末六大酷刑。他们强迫赵永峰“飞机式”,用胶带封住他的嘴,把点着的烟塞进他鼻孔里,一个劳教犯用木棍顶赵永峰的肾部、肛门等处。第二天,还让赵永峰“飞机式”,一劳教犯用肘狠顶他的脊椎骨,疼的他几乎昏死过去。

金秀贞遭受迫害的补充

金秀贞,女,今年七十岁,河北景县刘集乡苏楼村人,九八年修炼法轮功。金秀贞老人家境贫寒,还有一个残疾的孩子。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遭三次非法关押,被勒索钱财两千二百元。

金秀贞上北京讲法轮功的美好,被劫持到刘集乡政府。吴红旗、刘红文、王建扬等恶人,用手掌和木板条打金秀贞老人的脸、耳部、头部,打的老人眼冒金星、头昏脑胀、鼻子流血、脸部发青紫、肿胀变形,眼看东西好几个月都有阴影。恶人吴红旗还逼迫金秀贞跪在砖上,两胳膊向前伸直。金秀贞遭恶人迫害后,至今留下鼻子闻不见味、耳朵背等后遗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