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沈阳第二监狱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按:下面的来稿记述了辽宁沈阳第二监狱里牢头狱霸肆意行凶、草菅人命的事实。这些牢头狱霸之所以为所欲为,是因为有狱警为他们撑腰。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二年的时间里,中共监狱的警察更是利用刑事犯人凶残的折磨法轮功学员,以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在明慧网上有大量这类案例的报道。本文中的牢头狱霸对普通犯人尚且如此凶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就可想而知了。

辽宁省沈阳第二监狱21监区(老残队)里面的牢头狱霸张宏(以下简称张)格外猖獗,视法律、法规如无物,私扯电源、烹炸煎炒、拉帮结派、淫威啸众、极度嚣张,更有甚者戕害人命如草芥。以下是牢头狱霸元凶张宏及其团伙犯罪事实:

张、帮凶王传臣、金银守、王辉(10月10释放)

1、被害人薛义彬(盲人)吉林榆树县人,死亡时间2008年8月2日。张安排金银守(绰号“护理杀手”)施行虐杀游戏,经常打骂,强行不给饭吃(饥食),其目的加速把人弄死。借薛脏为由,把薛拖至水房进行冲凉水澡,又名“冲凉死”。扬言薛拉肚,把屎尿拉在被褥上,借口强行把被褥给扔掉,再拖入水房,用自来水胶管插入薛的肛门里,把水龙头开关开至最大加压往肚里灌水,等腹部凸起后,张用脚狠踹薛的腹部,腹水随着踢力往下流淌,再灌再踢,直至虐待死亡,死后浑身伤痕累累。

2、被害人付殿国,47岁,瓦房店市夕阳红镇人,死亡时间2008年7月。张安排付的邻铺瘫子马万红实施虐杀游戏,心狠的马准备了针、木棍、皮带,进行针刺、棒打、鞭抽等一系列狠毒的手段进行虐待,张令杨殿富(精神智障)把付的双手捆在暖气管上,用脏兮兮的袜子塞进付的嘴里,并用胶带缠绕,对付长时间殴打,直至奄奄一息后,送省监管医院,当时由犯人周兴利护理,伤情过重死在医院。

3、任义顺,沈阳苏家屯八一镇人2009年入监,2010年3月8日被虐待致死。张嫌其走路声大,狠狠地暴打一顿,打致任不能下床走路,导致卧床。张安排王传臣(张的得力干将)“照看”又开始了虐杀游戏,王看任伤情过重交给金护理。任的儿子探视,张让“杀手金”去陪护监听,警告任不许对家人说脸上、身上的伤情,否则回来后整死他,任的儿子看到父亲的伤痕,向狱方讨要说法,无果。金把任家给带来的食品、财物据为己有、掠夺。张让杨殿富暴打任,几个月的虐待至任死亡。金也完成了他的虐杀使命,充实了他的“杀手”名头。任的儿子提出质疑,狱方出具一张正常死亡的证明,平息了任的家人的追究。

4、张作奎(脑血栓)海城市人,死亡时间2010年4月30日。张安排王辉实施虐杀游戏,象上述所言的情景一样,打骂、饥食、“冲凉死”、扔被褥。继而让杨殿富帮王辉打张作奎,张作奎忍受不了,痛苦地嚎叫,张听到后大怒,过去把张作奎狠狠地毒打一頓,用脚猛踢张作奎的胸、头部,把张作奎踢得晕死过去,抢救无效死亡。

5、杨殿富,沈阳苏家屯人,死亡时间2010年12月3日,被王传臣用木棍毒打致颅内大面积出血,站立不稳摔倒在地死亡,杨的女儿讨要说法,无果。

6、张下一个虐杀游戏的目标是郝新强。张把送郝“上路”的游戏交给张光敏做,由于郝的条件好,买通了张光敏,郝逃过了此一劫,至今住医院治疗。张见郝没死,把张光敏叫到眼前,大骂张光敏无能没用的东西。上级机关来调查真相时,张光敏说:有监区警察旁听,谁敢讲真话啊!所以张仍然得到监区的重用,仍在继续他的恶行。

7、彭启,建平县黑水镇人,由于郝脱离了虐杀处境,彭便成为下一个目标,由王传臣先施行虐杀,然后移交给“杀手金”,金按照张的旨意施行扔被褥、饥食、暴打、“冲凉死”。饿的彭捞厕所里的泔水吃,喝大便池里的尿水。“杀手金”给彭一根绳子逼其上吊自尽,被龚学伟及时发现救了下来,“杀手金”等人(王传臣、王辉)见彭未死,大打出手,把彭鼻梁骨打折,省监管医院有鉴定,浑身瘀伤,打得彭惨叫连连,惹恼张,张用鞋狠命抽打彭的嘴巴,把彭下门牙打掉。(调看十月六日监控录像)“杀手金”在厕所里痛打彭,逼彭脱下仅有的单衣、裤,扔掉,裸体跪爬到水房,接受“冲凉死”。长期的折磨,彭已形容枯槁、骨瘦如柴、形销骨立,奄奄一息(送省监管医院)被抢救过来,此杀人未遂事件,不知如何向彭的家属解释。

上述的“游戏”与网上传的“躲猫猫”死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小巫见大巫也。屠宰场也不过如此。综上所述桩桩属实,老残监区三分队的人有目共睹,人人自危,敢怒不敢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