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无锡市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的十二年来,中共及其“六一零”非法组织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从未间断过。以下是无锡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一年遭迫害的部份案例。

◇六旬老人陈冰玉三番五次被劳教、判刑、关洗脑班

陈冰玉,女,现年六十七岁,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一天晚,被邪党人员绑架到某宾馆十多天,强制洗脑。由于陈冰玉拒绝放弃信仰,邪党人员接着将她非法关押在无锡市第二看守所三十七天;后又转到某宾馆再次软禁;一九九九年十月将她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无锡市第二看守所。在这期间邪党人员隐瞒她的丈夫蒋金龙已死之事(她丈夫蒋金龙是被邪党人员逼迫后自尽)。在陈冰玉的非法劳教期还余三、四个月时,其妹妹探望时告知其丈夫死亡的消息,邪党人员遂将陈冰玉转往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陈冰玉在嘉兴娘家被无锡市北塘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三年,在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内,被强迫做奴工,所做奴工产品为出口的娃娃、服装、圣诞树等。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陈冰玉又被绑架到无锡“六一零”办的洗脑班近六个月,在此黑监狱受尽非人折磨,如洗脑班恶徒不准法轮功学员睡觉、不准洗漱、用风油精涂眼鼻、戴上头盔后用木棒敲击头部,以及罚站在粉笔画的小圈里,圈外周边都写上师父名字等。

二零零七年七月,陈冰玉被嘉兴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进杭州浙江女子监狱,刚一进去就被关在小号内迫害,直至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才出狱。陈冰玉被迫害致家破人亡,现只能一直寄居在嘉兴娘家。

◇屡遭精神病院迫害 戴礼娟含冤离世

戴礼娟一九九九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受中共邪党人员药物摧残,毒打致残瘫痪八年,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戴礼娟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到天安门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遣返回本地非法拘禁在无锡市精神病院(七院)四个月,多次被强迫注射不明药物;二零零二年三月,又被非法关进无锡金城湾洗脑班,恶人万会楼、王坚、吴俭、宁惠禹等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又一次将戴礼娟关到无锡市精神病院迫害,摧残,每天强迫吞不明药物;二零零三年三、四月份,戴礼娟又一次被当地派出所与“六一零”人员绑架,劫持到无锡金城湾洗脑班,并被转到徐州洗脑基地迫害近二个月。因戴礼娟绝食抗议,原本虚弱的身体被毒打得奄奄一息。中共恶人见其命悬一线,怕承担责任,连夜将她拉载回家,之后贼一样逃匿无踪。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当时生命垂危的戴礼娟已经无家可归。她的丈夫是受中共谎言与威胁毒害的警察,为了入党升级,不让她进门,强迫离婚,又有了后妻,新房,汽车。戴礼娟的母亲只能带着她租住人家的小屋,东住几天,西住几天。戴礼娟通过学法炼功,逐渐恢复健康。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戴礼娟在告诉世人被迫害的真相时,被北塘派出所警察吴健暴力绑架到北塘区公安分局,恶警们对她进行了令人发指的持续毒打,曾一夜二次送医抢救,恶警的迫害持续了三天三夜,后见她再次生命垂危,才让家人接人。恶警长时间毒打和药物注射等残酷迫害,致使当时年仅三十岁的戴礼娟全身瘫痪、大小便失禁、肌肉萎缩、皮包骨头,说话也很艰难,长期吐水,手指弯曲不能伸直,于今年三月二十八日离开人世。(下图为戴礼娟)

遭受药物摧残和毒打的戴礼娟枯瘦如柴、瘫痪在床直至离世

戴礼娟的母亲葛秀英,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日晚发《九评共产党》光盘揭露中共邪党迫害中国老百姓的恶行,被便衣恶人陷害,被无锡市滨湖区公安分局金星派出所绑架,当时在没有证件下就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还有老人的一千元生活费等等,家里被抢空。 葛秀英老人被劫持在金星派出所,二十四小时后又被非法关押在一家没人知道的宾馆里,恶警不让七十多岁的老人睡觉,还恐吓老人不说真相资料来源就让老人上大学的外甥女和孙女全部退学。(现葛秀英已回家)

◇梁爱英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梁爱英,女,军官世家,退休前是某国有企业的政保科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夕(七月十九日)就被邪党人员软禁在某宾馆;后又被关押在精神病院(无锡市第七人民医院)打毒针。二零零零年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因在劳教所开大会时呼喊“法轮大法好”被加期五个月;二零零七年三月因制作神韵光盘而被非法判刑四年。梁爱英被非法庭审时,全市众多法轮功学员前往法院正念支持。梁爱英当庭为自己作无罪辩护,震慑了在场中共人员。

梁爱英被非法关押在江苏南通女子监狱期间,丈夫在家猝死,家中仅剩儿子孤独一人。仅仅是为了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就被迫害得家破人亡。梁爱英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出狱回家,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戴相兰被洗脑班恶徒摧残致昏死数次

戴相兰,女,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被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关押看守所三次、非法劫持到无锡市“六一零”洗脑班三次,还被无锡市洗脑班转送江苏省徐州洗脑班基地(江苏睢宁县洗脑班)。在洗脑班遭受非人折磨:罚站、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不准洗澡、烟头或开水烫身体、捂住嘴后香烟塞鼻子,踢下身等,被摧残的昏死数次,经医生多次抢救才苏醒。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戴相兰在家被当地派出所片警上门被骗至派出所,到晚上其丈夫到派出所要人时,才被告之已送无锡“六一零”洗脑班,声称要关二个月。直至九月底戴相兰才回家。

◇七旬老人钱介荣多次遭非法劳教

钱介荣,七旬老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曾多次被中共人员绑架到无锡洗脑班和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六年,钱介荣老人遭无锡南长区金星派出所恶警残酷暴打,被打掉两颗牙齿,导致耳聋,并再次被非法劳教。二零一零年八月,无锡市荣巷派出所警察怀疑钱介荣发放真相资料,四、五个警察突然闯入老人家中强行把他拉走,并踢门、爬窗等手段破门进入其它房间,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并很快将钱介荣老人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无锡市第二看守所。至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七日所谓“期满”时,家人去接钱介荣回家,却被告之人已被转走至苏北兴化市洗脑班强制洗脑。直到九月二十七日钱介荣老人才被放回家。被抢走的电脑等私人财产至今未还。

◇潘旗珍被邪党监狱迫害出糖尿病症状

潘旗珍,女,六十五岁,本是肠癌患者,修炼大法后身体恢复健康。无锡市“六一零”为逼迫她放弃信仰,多次将她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其中有两次被摧残到出现“小中风”、“脑梗塞”的症状。二零零九年,潘旗珍被绑架到洗脑班。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无锡市南长区法院对她秘密庭审,非法判刑三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江苏省南京女子监狱,已被迫害出严重的糖尿病症状,但监狱及无锡市“六一零”仍拒不放人。

◇赵妤一直遭劳教所关小号迫害

赵妤,女,因坚修大法遭多次绑架,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后又被非法判刑五年,先后关押于南京女子监狱、南京浦口精神病院。当她被非法刑满释放之后,仍被非法软禁在兴化洗脑班迫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晚,赵妤在家被无锡市惠龙派出所及市“六一零”的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二年,现在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因坚持信仰不转化已半年多不准与家人通电话,不准见家属,并一直遭“关小号”的迫害。

◇施秉君两次遭非法劳教

施秉君,男,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多次非法关押、劳教,在劳教所常被恶人暴打,剥夺睡觉等摧残,在劳教所曾长期绝食抵制迫害。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晚,施秉君在四川成都被当地九江派出所二、三十个警察绑架至成都新津洗脑班,私人财物被抢走。八月十二日他被劫持到无锡市看守所,又被非法劳教二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江苏大丰方强劳教所。

◇张惠珠遭句东劳教所恶警恶犯摧残

张惠珠,女,无锡市胡埭镇人,被人恶告,遭绑架,二零一一年四月被劫持到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遭到的肉体折磨有:二个犯人夹控硬拖着她跑,还随意打、骂,不让她睡觉,常常被罚站到半夜二点,夏天中午站在烈日下暴晒,被逼写“四书”,恶徒用笔尖刺她手背,用手拧她的嘴,用笔尖刺她的嘴唇,用毛巾强塞进她的嘴,致使她满嘴是血,满手是伤。长期的体罚和折磨,使张惠珠身心遭到极大的摧残,体质越发瘦弱。

◇二零一一年被绑架到无锡市洗脑班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顾桂金、陈秀华、林月霞、钱丽华、王玉珍、王敏来、张阿连、吴其学等二零一一年被绑架到无锡市洗脑班迫害。其中中桥地区的张阿连、马山乐山新村的吴其学,于十一月被无锡市“六一零”劫持进洗脑班。王敏来在八月十三日被劫持进洗脑班,十一月二十五日日才被放回家。

无锡市洗脑班在无锡市贡湖大道二八八号“无锡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大院内。

◇二零一一年被非法拘留或劳教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沈巧筠,女,二零一一年三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金培霞,女,二零一一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二年,现在无锡市看守所。

沈 骁,男,无锡市人,二零一一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非法关押在大丰方强劳教所。

龚国兴,男,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一年出狱回家。

王力伟,男,锡山市张泾镇人,三十八岁,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二日被警察绑架。三月被非法劳教二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江苏大丰方强劳教所。

张梅菊,女,锡山市人,六十六岁,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三日遭绑架,曾被非法关押在无锡市钱胡路五百六十七号第二看守所。现可能被非法关押在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

王旭芳,男,锡山市港下镇人,四十二岁,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四日凌晨被港下镇派出所警察吕克等人绑架。三月被非法劳教二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江苏大丰方强劳教所。

董林仁,男,锡山市人,四十多岁,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下午被港下派出所、锡山分局绑架至洗脑班。现已回家。

“六一零”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各地“六一零”在过去十二年的时间里,一直操控公检法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